[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草蝦   鐘錦江潘晴談秦晉 2020-08-28 15:42:04  [点击:4832]
送交者: 与狼共舞 于 February 22, 2005 13:03:33: 东西南北论坛
小钟,你好!

看了你写给诸位同仁的公开信,你不安的心情已跃然于信中,你对局面演变成“令亲 者痛仇者快”感到难以释怀。于是站出来呼吁:“同道朋友以大局为重,息事宁人,理 智地处理目前这种无为的纷争”。首先谢谢你的一片诚意!毕竟,同道中人开始理性的 讨论是解决问题的开端。基于对你一番诚意的尊重,也基于十多年来朋友之间的交往,因此,本人不揣冒昧,就一些不同的看法提出来与兄商榷,不妥之处,还望兄海涵!

一,纷争的起源:

从表面上看,是很容易将责任推给处于争端的某一方的,比如:推给潘晴,李清,袁红冰,倪育贤,甚至还可引出老薛,方圆,魏京生,陈维健等人。一句话就够了:“破坏民运大会吗”!而且又使:“我们每个人都丢分失面子,唯有让共产党看了笑话”。确实义正词严,令人为之耸然。但是,只要我们冷静下来多思考一下对方的理由,也许结论就不是这样了。所谓“兼听则明”讲得就是这样一种道理。

此外,除了在共产党专制统治之下,在这个世界上,让别人说话天塌不下来。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多年来追求自由,人权和民主的朋友,尊重别人言论自由的权利,已成为尊重民主原则的第一要素。而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其实,只要把心放平下来,先认真看一看对方在说什么?说的有没有几分道理?我几天前已将联络处成立以来的有关资料,编辑成册后发给了大家,如各位能静下心来看一看,想一想,自然能够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材料本身是客观事实的记录,当然,同仁们的看法一定会“见仁见智”。其中也一定会有人提出批评的意见,只要你说得对,我一定会认真思考其中的道理,并引以为戒。从而改正那些属于我自身的错误。因此,我本人到是不惧怕批评的意见,包括网上的批评,只要你说得对就行了,更何况在一个资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想堵住舆论的监督怕是不可能的,民运中人又不是孩子,自然能分辨真伪,不知兄以为然否?

二,对秦晋的评价:

可以这样说,对秦晋的评价是这场纷争表象之后的深层原因,而且秦晋的表现是这场纷争加剧的直接由来。一言以蔽之,是民运中的中坚力量(请允许我先如此地沽妄称之),对秦晋的“政治信任度”不够。特别是秦晋这一次处心积虑地破坏民运的团结。更造成了同仁中对他的不信任!而且这又是一大批人。所以,尽管我尊重小钟你对秦晋的好感,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一切“不信任”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其历史根源的。我与秦晋曾有过长期在民运方面的合作。尽管小钟你也承认秦晋“他身上有不少缺点和弱点,有这样和那样的毛病”,但这并不是问题的本质。原因是,缺点和弱点是我们每一个人所共有的,正所谓:“人无完人”。抛开人性上的优缺点不谈,长期以来我对秦晋的评价一直是正面的,而且经常在别人那里替秦晋辩护,总是说秦晋“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只要他真的来反共,从来我都是支持他的”。如若要谈私交,我自认为和秦晋的交往不比跟李清的差,甚至还要更好些,直到秦晋回国事件的发生---

此事缘起于老万最后一次来澳洲,而那段时间在澳洲坚持民运的人已经不多了,秦晋是其中的一位,因此我们交往密切。那天在我家中聚会,秦晋向老万提出他打算回国去看看,当时我们都不同意。老万更是用了三条理由来说服秦晋:

1,如果说,你回国的目的是开展民运?那样一定会面临危险,而你现在担任着民阵副主席,如何的回法?出了事,组织上目前并没有救援你的能力,更何况中共对放人回去是有“条件”的?(你是否准备接受“条件”?)

2,如果你是打算回国探亲?你父亲刚刚来澳洲住了一年多,而且和你家里的关系相处并不融洽,因此要住在外面,靠自己去打工生活。你母亲又不在了,你回去有什么亲好探?(需要冒此风险?)

3,如果你是打算回国做生意或寻求发展?你在国内又没有什么背景,不象我当年还有一个“四通”,还有着许多商业方面的关系,而你的经历决定了你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真不知到你回去后能做成什么样的生意?(不太有说服力?)

因为当时我们都不同意秦晋的想法,所以秦也只好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了。老万还很诚恳地对秦晋说了些鼓励的话,意思是:“骨头不能软,队伍不能散,旗帜不能倒”之类的话语,这事情也就过去了。不料,没过了两个月,秦晋突然地跟我说他已经订好了回国的机票,打算立即回国。我问他:老万同意了吗?秦晋说现在已来不及考虑老万的意见了,希望我能担任他的海外联络人,万一出事好开展救援工作,并商定了联络方法。

于是秦晋就这样踏上了回国之途。(事后才知道:一些知情人传过话来,说是中领馆已和秦晋谈妥同意他回去的)于是,一方面我打电话告诉老万,另一方面焦虑的等待着秦晋的消息。结果一等就是一个半月,我遵照事前的约定,在没有确切的消息前不能进行公开营救,只能是和老万保持着联系。

终于电话来了,一接是秦晋本人,告诉我,他已经回来,盼速见面。我立即赶到秦晋的家里,第一句话就是:秦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晋回答我说:回去后他们(指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把他给抓了,而且态度是很凶狠的,威胁他说随时都可以送他到监狱里去。于是他只好对他们采取合作态度,秦晋说:潘晴,对不起了,许多事情我推到了你身上。在那种情况下,我只好是什么都说了,你要体谅我的难处,因为我拿的是中国护照,他们真的可以那么做,关我,判我都有可能。反正我们的活动都是公开的,就算我把兄弟们都卖了也没有什么关系。而因为我的态度合作,他们才不光没有对我怎么样,反而让我到北京去了一趟。李克威过去讲“韬晦之计”,你就理解为我是“骗一骗”共产党吧。

我当时回答秦晋说:推到我头上没关系,反正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再多多少罪名都是一刀。不过,你先要回答我:民运你还干不干!秦晋回答说:他们放他出来当然是有要求的,不过他已想过了,民运他还是要干的。我当时就回答秦晋:只要你还干民运,那我们仍然是朋友,但希望你不要再反悔了。

事情本来已经过去,对秦晋我也真的原谅了。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东华时报》朱大可采访一事,秦开始替共产党鼓吹。又发生了多起原民运人士回国后被国家安全部审讯的事情,多位当事人的所谓“海外民运活动的证据”都与秦晋有关,特别是原民运中许多人使用的是化名也逃不过去,(包括秦晋这个名字也是化名)这些人在被国安部多次找麻烦后,回来后向我强烈地投诉秦晋的出卖,说有些只有当事人和秦晋知道的事情,国安部居然也知道。因此,一度在悉尼,很多原民运圈的朋友见到秦晋是惟恐避之不及。此一状况一直延续到我离开澳洲(一九九八年六四活动之后)。三月份这次开会,许多来宾将有机会和澳洲众多民运圈的朋友们相聚,自然能够听到,看到真实的情形。

但即使是这样,面对海外民运风雨飘零的现状,我依然对秦晋抱有善意的期待。原谅他可能是人性的弱点(意志不够坚强),但他只要继续反共(而不是另有企图),我还是对秦晋持包容的立场。从新西兰会议到纽约的会议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在这次会议筹备初起时,袁红冰向我了解秦晋,说悉尼有许多秦的负面传闻,问我秦的政治背景如何?我还是说秦晋不是共特,最多是性格上有弱点(即骨头软了一些),秦晋这个人愿意做事,而且也有能力,因此我们应支持他来筹备好这个会。因而与袁达成共识,袁才同意出任筹备工作的协调人。当后来,秦晋一意孤行使得矛盾越来越激化时,我还是力争能劝秦晋做出必要的退让,希望他不要走的太远。

为此,我被老倪,老薛,老魏和李清等人正面批评过,甚至一度怀疑我丧失政治立场,但我仍在争取最后的妥协。而真正让我警觉起来的是秦晋居然向我“策反”,话里行间姿意挑唆我和一批资深民运人士的关系,倪,薛,魏,袁等人均在其中,并且用暧昧其词的政治术语诱导我,这样我不得不对秦的背景产生了怀疑。而正是秦的这种“策反”战术使得我彻底地清醒了过来,知道了此番“内争”的背景并不简单。因而我和老费在电话中也谈及了我的顾虑,但我们大家还是取得了一个共识:认为把会开好更为重要(即秦晋的问题可以先放一放)。因此,到了一月八日会议时,在秦晋公然地挑衅和攻击老倪,李清和自民党时(在这之前已有多次),我们仍然采取了极其克制的态度。目的只有一个,顾全大局,把会开好。

三,有关联络处的作用: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事情并不总是按照人们良好的愿望去发展的。一月八号会议之后,秦晋公然不遵守会议已形成的决定,反复在筹备组人员问题上做文章,这样才进一步引起了澳洲民运朋友中许多人的不满,因此他们要求表明态度,无非是表明不争名争利,愿做老黄牛,一起来把会开好的立场(原本有二十三人签名,但我认为袁红冰先生是协调人,不适合参加联署,在请我代发邮件时给去掉了)。

这一表态虽和秦晋争权争利的做法形成了对比,但如从大局着眼,这不正是调动众人积极性的好时机吗?(如果真的出于公心的话)。但这些原本是正确的态度,不知是刺激了秦晋哪一点,居然他就“瞒天过海”地玩弄阴谋,彻底地推翻了各组织已参与了两个多月的筹委会,而搞出了他的那个什么“中国民运2005澳洲大会”的新闻来。请注意!在以往的任何会议文件草案中均没有这个名称,而只用了“2005澳洲民运大会”的字样。即使是林牧晨起草的新议程中也只是建议使用:[“为中国民主运动的胜利而奋斗”动员大会]的字样。使用“中国民运2005澳洲大会”这样的会议名称是引起强烈反弹的导火索。

这样一来,不光是被秦晋一脚踢开的联络处内的组织,而且这对所有的民运组织都是一种侵犯。道理很简单,凭什么“中国民运”就被你秦晋一家代表了,何况你那个什么会议的背景又十分复杂。(可参见方圆代表工党的答记者问)

这样才会有四个组织的公开声明,而且仍然是正面的希望大家要珍惜民运来之不易的联合局面,最激烈的用语也只是说:任何想利用召开“民运会议”来达到“个人目的”的企图,注定是要破灭的!任何想借用“中国民运”的整体旗号,来达到破坏海外民运组织走向进一步联合的“阴谋”,是注定要失败的!并且在最后仍呼吁:“所有参与和认同民运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为维护海外民运的整体形象不断进步而努力。

使海外民运从今日起,能够逐步走上精诚团结、健康发展的正确道路”。请问小钟,这些话又哪一点说错了呢?难道秦晋就不能正面的接受这一合理的呼吁吗?为什么秦晋要一错再错,继续发出那个假大空的“中国民主运动集合再出发”的声明呢?仍要继续以他秦晋的个人意志来代表整个“中国民运”呢?对此,我们是克制的,没有再发声明。而是把这个问题提交联络处例会来讨论,会上虽然对秦晋是批评的,但仍然是尊重程序,希望秦晋能做出适当的补救,重新对会议的名称以及举办单位做一个实事求是的说明,这又不难做,而且这样做只能给秦本人树立正面的形象,也可以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谅解。大家也可以放下心结来共同把会开好。会后,我发的会议纪要只是如实地反映了会议的过程,(这又不是写小说可以随意发挥?)所有与会者都可以做证(包括那些在旁听的非正式参加者),你秦晋心不虚,为何不在会议上辩解呢?为何又在事后抛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回复”来歪曲真相呢?为何在大家为顾全大局,接受由民阵一家来主办这次会议时,秦晋要首先对潘晴发难并采取“人身攻击”呢?(在这之前,我还给他发了EMAIL祝他节日快乐!)他不是很讲中国人的“人文传统”的吗?那我的回应也只好是“有来无往非礼也”了。

所以,我不完全同意小钟你的这样一段评语:[当初成立联络处,本是为各民运组织建立一个合作的平台,是团结的标志,如今却成了勾心斗角的舞台,成了内讧的角斗场],更不能“不分是非”的同意你另一段话:[这年头,黑道上有黑道上的规矩,白道有白道的潜规则,咱这条光明大道也总该讲个“共同对敌”的硬道理吧。无论如何,“拆台砸场子”的做法与我们的身份不符,并损害我们的共同利益。]如果你坚持说:“拆台砸场子”确有其事的话,那么首先来砸“联络处场子”的就是秦晋。否则一个从去年就决定的由四家组织来共同发起筹备的民运会议怎么一下子就被秦晋“砸掉了”呢?小钟,我知道你是善意,但在这里却表现的缺乏“是非观念”,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的确要有来承担责任的方面,但首先是秦晋应负的责任。还是引用袁红冰先生对这一过程的评语吧:“这次民运会议的筹备就是被秦晋破坏的”。袁红冰先生和秦晋总没有什么历史恩怨吧?而且袁红冰先生刚流亡不久,内心里又是多么的希望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民运同仁们会聚一堂,共襄此番民运盛举。难道他也要砸这个场子吗?所以,小钟,我们批评起别人来时首先要反观自身,看看是否站在了一个公正的立场上。不然的话,你即使是好心也未必会造成好的效果。

四,有关“公开的密谋”

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参加这个“公开的密谋”的人有我,有李清,方圆,袁红冰,陈维健,程哲,倪海清,王功彪,陈超,高建,余世新,朱惠林,倪育贤,薛伟,魏京生等人(还有更多的人没有说话,但并不是不清楚事实真相)。如果你认为我们这些人都不是“民运清流”的话,那也没有关系,我们可是充分尊重你“言论自由”的权利,并欢迎所有民运的“清流”们都来监督我们这些“浊流”,这样我们不是可以慢慢地就变得不那么“浊”了吗?如果你和你们那些“清流们”实在是不齿于和我们这些“浊流”为伍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那样会有损于你那“本地区民运整体的智商和情商水平”。我们还是甘当“浊流”好了,因为在我们这些“浊流”的心里面,是不懂那些“智商和情商”的,我们只认为:追求自由和民主需要的是人的良知和勇气,需要的是坚守民运道义责任立场的历史承担。尽管这样做与你所说的“智商和情商水平”相差得太远,但我们对此也无怨无悔!而且仍将义无反顾地在追求中国民主化的道路上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最后,欢迎你用任何方式(不管是善意的或恶意的)对我和我们(即使是称作“浊流”也没有关系)展开公开的,私下的,网上的,网下的各种形式的批评。我坚信:真理只会越辩越明,而只有专制政权才会堵塞言路,以所谓的“伟,光,正”来代表十三亿人的意志。至少在这一点上,你我也许能够达成共识了吧?当然,前题是你不能太爱惜羽毛,也要做好从“清流”变成“浊流”的思想准备,这一点我可是真心的为了你好!

衷心的祝你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潘晴

18/02/2005于纽西兰

送交者: 与狼共舞 于 February 22, 2005 13:06:36:

诸位同仁:

近来,澳纽民运圈围绕如何合办一次民运年会,演变成今天这样令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着实让人不安,昨日,从网上一篇未署真名的,且文字和逻辑混乱的文章上,我们看到某人对这个会和筹办此会的朋友的攻击,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对此深表遗憾,并在此呼吁:同道朋友以大局为重,息事宁人,理智地处理目前这种无为的纷争。

毕竟,如果民运会议开不成,:我们每个人都丢分失面子,唯有让共产党看了笑话。我等在悉尼滩上与秦晋交往合作十多年,对秦晋是了解和信任的,尽管,和我们每个喝狼奶长大的中国人一样,他身上有不少缺点和弱点,有这样和那样的毛病,但是,我认为,秦晋是一个重情讲义表里如一的朋友,是一个有气节有理念,信念坚定的志同道合者,我谨在此请求民运朋友们给予他本人,及其所投身的民运事业以应有的帮助。

当初成立联络处,本是为各民运组织建立一个合作的平台,是团结的标志,如今却成了勾心斗角的舞台,成了内讧的角斗场,实在有违初衷,看来,联络处的议事规则及运作方式需要修订,既然是同道中人,大家在组织活动过程中,能支持的自然应当鼎力支持,即便不支持,至少不能拆台,这年头,黑道上有黑道上的规矩,白道有白道的潜规则,咱这条光明大道也总该讲个“共同对敌”的硬道理吧。无论如何,“拆台砸场子”的做法与我们的身份不符,并损害我们的共同利益。

鉴于这些日子的纷争已严重地损害了大洋洲地区团队的整体形像,鄙人不得不郑重指出:日前某些人在“公开的密谋”里和串连中用小手段的做法违背民运精神,那种往“身边的朋友”身上泼脏水的做法为本地区的民运清流所不齿,那种用缺乏常识的判断,用有悖于情理的逻辑推理来否定“身边的朋友”的做法与本地区民运主流不相容,

它更不代表本地区民运整体的智商和情商水平。

最后,欢迎同仁私下里予我以善意的批评和指正,但恳请前辈晚生等切忌在网上回应。拜托!

最后祝朋友们健康,愉快!

钟锦江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