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唐夫   有趣的文章,看看,网友们怎么揭露的不良先生。 2019-02-21 19:33:28  [点击:18338]
当然,我知道徐的脸功是第一流的,就下面文章比较全面的揭露了不良先生种种怪癖行径。但我仍然不想把他看成是一个这样的专业特线的专业本领。但无限的事实,被网友的著文描述,不这样看他老先生,已经是说不过去的歪道理了。

为此,我也懒得来专著于此,就借力打力用用,给自己省点时间。让大家看看就好。
-------------------------------------------------------------------------------------

浅析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徐水良同志的典型变态人格 2014-06-17 12:00:59

徐水良关于中共特线占海外民运75%结论的由来

众所周知,徐水良具有严重的反社会人格,他在论坛上几乎没有朋友,四面树敌,他的大部分时间和帖子都在跟他的敌人论战。一个人如果与百分之七十五的人为敌,我们称他具有反社会人格恐怕没有问题。老路发现,他的反社会人格之形成与他的需要、智力、情绪与意志品质、性格和自我意识有关。老路愿意从心理学角度进行分析。

其一、所谓需要,就是在一定生活条件下,个体和社会所必需的事物在人脑中的反应。需要的产生是由于个体内部生理或心理上存在着某种缺乏或不平衡状态。例如:血液中血糖成分的下降会产生饥饿求食的需求,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会产生安全的需求,孤独会产生交往的需求等。需求可分为生理的需求,安全的需求,归属感和爱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等五个方面。需求一旦不能满足,行为人在某种条件下就可能会产生反社会行为甚至犯罪行为。徐水良来美之后,上述五种需求至少有四种得不到满足,生理需求也仅仅是解决温饱问题,因此,他形成反社会人格,有其现实的基础。

其二、徐水良智力的缺陷,也是他反社会人格形成的重要原因。一般来说,智力包含三个方面的能力,其一、是个体适用环境的能力;其二、个体学习的能力;其三、个体抽象思维的能力。徐水良来美十几年,无法融入美国社会,无法适用周边环境,个体学习能力极差,至今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更不用说英文。这种智力水平影响了他抽象思维的能力,无法对社会现象作出合乎逻辑的评价、推理和判断。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徐水良发表一些明显违背常识的谬论。

其三、气质缺陷也是徐水良反社会人格形成的关键因素。根据徐水良在网络上发表的帖子,他属于胆汁质气质,精力旺盛,脾气急躁,情绪兴奋性高,容易冲动,反应迅速,心境变换剧烈,具有外向性。这种性格使他情绪发生得快而且强烈、多变、易燥、易冲动,有时因为对方的几句话便怒从心起,在情绪爆发时难以自制或改变这种冲动状态。

徐水良的这种气质导致他的性格特征是极度的自尊、自高、私欲炽盛,多疑善嫉,常怀敌意,对任何跟他辩论的网友一律加以攻击,表现出明显的固执和爱钻牛角尖的特征。

最后、徐水良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感觉与事实状况存在巨大距离。徐水良极度自恋、自高、自傲,认为老子天下第一,从来没有看见他佩服任何一个人的理论或者观点。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投射自我。即个人想象中他人对自己的看法,想象中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以及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徐水良自以为他是民运第一理论家,他在民运中的形象最好,实际上这个自我感觉跟现实存在巨大的距离(有一位民运领袖就认为徐水良最大的问题是人品太差)。

一旦有人揭开这个事实,徐水良就会恼羞成怒,认为这是对他个人的污蔑和攻击,是中共特工和线人的阴谋。因为不认同徐水良这种自我投射的人实在太多,于是,海外民运中就有了百分之七十五的中共特线。

中国社会民主党副主席刘路

2014-06-17 09:08:50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8297

徐水良----一个用毕生精力“抓特务”最后精神分裂的特务


赖怡忠:大陆“民运分子”的内部矛盾一直十分尖锐,有时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彼此攻击的黑函满天飞,总是千方百计封杀对方的“资源”,并把对方诬蔑成“中共特务”。

游盈隆:你说得一点不错。在他们当中,好像已经没有人不曾被其他人指为“特务”的,即使那些在中国坐牢时间很长的(比如徐文立、任畹町),也未能幸免。“中共特务”就是敌人,就得置于死地,就得进行残酷斗争。这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颇耐人寻味。

赖怡忠:王丹告诉我,有个叫徐水良的,把“海外民运”里面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说成“中共特务”,还说“特务”在各个组织里都是头面人物,正在“领导民运”和“控制民运”。

游盈隆:我也听说了。所以,我们不能让“民运分子”在台湾设立分支机构,否则他们就会来台湾闹。这些中国人很难缠,不光是要钱,还要搞事。林樵清对徐水良很有看法,他认为徐水良是被刘青、薛伟利用来专门攻击其他派系的。“海外民运”实在太复杂了。

赖怡忠:徐水良诽谤“民运大佬”有时候不顾场合,听说他在抗议李鹏访美的集会上,以及在王若望的追悼会上,也喋喋不休地说张三李四是“特务”,结果被鲍戈打耳光。

游盈隆:美国那边的《世界日报》对徐水良没有兴趣,徐水良就说《世界日报》被共产党收买了。这个人很想出名,还自称“民运理论家”;出不了名,就造成心理不平衡。《世界日报》除了报道过徐水良移民去美国的消息,此后就再也没有专门关于他的新闻了。

赖怡忠:“民运分子”个个都自以为是大人物,不知天高地厚。徐水良指责《世界日报》排斥他,却故意捧鲍戈,说它“捧谁,谁就一定有问题;贬谁,谁就是真朋友。”

游盈隆:《世界日报》是大报,被它用第一版来报道过的“民运分子”其实没几个,主要取决于新闻的轰动程度。鲍戈曾好几次上了第一版,比如他绝食抗议日本天皇访华,还有他联络54人发起修宪运动,1997年他劳教释放,以及江泽民访美时他获准到美国,等等。

赖怡忠:最令徐水良不平的是,《世界周刊》还专门刊登了介绍鲍戈的长篇文章。其实,这谈不上捧谁贬谁。凡是主流媒体的热点新闻,都有可能成为《世界日报》的头版要闻。

游盈隆:鲍戈到美国时,纽约“民运分子”没有通知记者,刘青和吴弘达都排斥他,但是仍有上百名外国记者涌进肯尼迪机场等候。飞机航班及到达时间是路透社披露的。鲍戈启程前,法新社和香港无线电视台记者因为要采访他,而在上海遭拘留,这样事情便搞大了。

赖怡忠:在我的印象中,“民运分子”出名,大多离不开海外的组织为其呼吁和炒作,那才是徐水良所说的“捧”,比如魏京生、刘念春、杨建利、李少民等。不过鲍戈是例外。

游盈隆:徐文立、王有才、彭明都比徐水良出名,可是他们去美国时,《世界日报》就没用第一版位置发消息,《世界周刊》也未报道,主要是新闻性不够强。如果按徐水良的德行,他们也要骂《世界日报》被共产党收买了。徐水良心理不平衡,原因在他本身。

赖怡忠: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人到死也上不了第一版。除非他敢回国,不怕再次坐牢,才有机会出名。仅仅热衷于在海外参加一些会议,争个“主席”什么的,成不了大新闻。

游盈隆:不过,那还得看海外的组织是否肯为他推波助澜地进行造势。彭明、张林被抓、被判刑,就没成头版新闻。想必徐水良要绝望了。据说现在他不断诽谤王炳章、鲍戈、魏京生、徐文立、王希哲、任畹町、胡安宁,靠这样来宣泄心中的不平,打发每天的时光。

赖怡忠:当初王炳章、吴方城、唐柏桥、薛伟、刘青拉拢徐水良,只是利用而已,他却以为进了“核心层”。结果人家开会不通知他,不让他坐主席台,不登他的文章,他就记仇。

游盈隆:他没想到王炳章不让他成“正义党”核心,薛伟没让他进《北京之春》,刘青的“中国人权”拒他于门外,唐柏桥不许他碰“公民议政”,《大纪元时报》、“自由亚洲电台”都不请他当评论员,王丹的“宪政协进会”不要他,王军涛不让他参与《新闻自由导报》。

赖怡忠:还是林樵清说话一针见血,“凡是薪水高的、可出名的都没他的份”。人家搞活动时通知他来凑个数,或者引诱他去诽谤某些名人,可是到了分钱的时候,却都背着他。

游盈隆:徐水良只要稍微有一点自知之明,就不会以“民运理论家”、“主流民运”或者“民运核心层”而自诩了。被他称作“朋友”的,没有一个当他是“朋友”;被他诬为“特务”的,也没一个把他当“对手”,嫌他不够级别。他得到的是人家啐他唾沫,扇他耳光。

赖怡忠:民运里边一定有“共特”,但决非徐水良、陈破空、张菁、唐柏桥所诋毁的人。“特务”只会一味讨好他们,他要刺探情报,要搞离间,就得想方设法往各个组织里钻。

游盈隆:这是起码的常识。凡是民运搞活动,“特务”一定不肯轻易错过;凡是有新团体成立,“特务”一定会尽量参加。为了不让大家怀疑他的背景,“特务”总是要表演反共。他赞同台独,支持法轮功,或者奉承你,接近你,目的都在于让你把他当“自己人”看。

赖怡忠:对。相反,那些一贯坚持己见,不肯通融,对看不惯的人绝不交往,不参加立场相背的活动,不自吹反共,从不讨好这一派,转眼又投靠另一派的人,不会是“特务”。

游盈隆:鲍戈就是这样的人。他不认同民进党的政见,就一口拒绝访台,没有通融余地。记得那一次受邀来台参访的有谢万军、陈破空、石磊等。我们没有邀请徐水良,倒不是因为他写文章反对台独,那时候他是迎合洪哲胜、薛伟的。徐水良批台独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赖怡忠:谢万军当时告诉颜万进“鲍戈是反台独的”,但我们还是想请他来台湾了解民意,接触台湾政治人物,可是鲍戈很固执。他如果真是“特务”,岂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游盈隆:我们并不要求“民运分子”公开表态支持“一边一国”,没这个必要,只要他们能够与我们积极合作就行。过去我们对“民运组织”的资助实行“定额补助”,很容易产生弊端,现在改为“逐项审核”,这样就能使他们的活动更符合我们台湾政府的意图。

赖怡忠:我们支持他们,他们也得配合我们。总的来说,现在我们比较重视同年轻一辈的“民运分子”打交道,而对年事已高的那一些,即使知名度较高,也并不寄予多大希望。

游盈隆:在台湾,年轻人当中支持民进党的比例一直高于支持国民党,他们没有历史的包袱。我们转向支持年轻一代的“民运分子”,是基于同样的考虑。说白了,即便徐水良赞同台湾争取独立的主流民意,我们对他也没有兴趣,更何况这些年来徐水良等总是反复无常。

摘自《罕见论坛》
2006年8月6日


浅析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徐水良同志的典型变态人格 2014-06-17 12:00:59

徐水良关于中共特线占海外民运75%结论的由来

众所周知,徐水良具有严重的反社会人格,他在论坛上几乎没有朋友,四面树敌,他的大部分时间和帖子都在跟他的敌人论战。一个人如果与百分之七十五的人为敌,我们称他具有反社会人格恐怕没有问题。老路发现,他的反社会人格之形成与他的需要、智力、情绪与意志品质、性格和自我意识有关。老路愿意从心理学角度进行分析。

其一、所谓需要,就是在一定生活条件下,个体和社会所必需的事物在人脑中的反应。需要的产生是由于个体内部生理或心理上存在着某种缺乏或不平衡状态。例如:血液中血糖成分的下降会产生饥饿求食的需求,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会产生安全的需求,孤独会产生交往的需求等。需求可分为生理的需求,安全的需求,归属感和爱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等五个方面。需求一旦不能满足,行为人在某种条件下就可能会产生反社会行为甚至犯罪行为。徐水良来美之后,上述五种需求至少有四种得不到满足,生理需求也仅仅是解决温饱问题,因此,他形成反社会人格,有其现实的基础。

其二、徐水良智力的缺陷,也是他反社会人格形成的重要原因。一般来说,智力包含三个方面的能力,其一、是个体适用环境的能力;其二、个体学习的能力;其三、个体抽象思维的能力。徐水良来美十几年,无法融入美国社会,无法适用周边环境,个体学习能力极差,至今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更不用说英文。这种智力水平影响了他抽象思维的能力,无法对社会现象作出合乎逻辑的评价、推理和判断。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徐水良发表一些明显违背常识的谬论。

其三、气质缺陷也是徐水良反社会人格形成的关键因素。根据徐水良在网络上发表的帖子,他属于胆汁质气质,精力旺盛,脾气急躁,情绪兴奋性高,容易冲动,反应迅速,心境变换剧烈,具有外向性。这种性格使他情绪发生得快而且强烈、多变、易燥、易冲动,有时因为对方的几句话便怒从心起,在情绪爆发时难以自制或改变这种冲动状态。

徐水良的这种气质导致他的性格特征是极度的自尊、自高、私欲炽盛,多疑善嫉,常怀敌意,对任何跟他辩论的网友一律加以攻击,表现出明显的固执和爱钻牛角尖的特征。

最后、徐水良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感觉与事实状况存在巨大距离。徐水良极度自恋、自高、自傲,认为老子天下第一,从来没有看见他佩服任何一个人的理论或者观点。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投射自我。即个人想象中他人对自己的看法,想象中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以及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徐水良自以为他是民运第一理论家,他在民运中的形象最好,实际上这个自我感觉跟现实存在巨大的距离(有一位民运领袖就认为徐水良最大的问题是人品太差)。

一旦有人揭开这个事实,徐水良就会恼羞成怒,认为这是对他个人的污蔑和攻击,是中共特工和线人的阴谋。因为不认同徐水良这种自我投射的人实在太多,于是,海外民运中就有了百分之七十五的中共特线。

中国社会民主党副主席刘路
2014-06-17 09:08:50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8297

徐水良----一个用毕生精力“抓特务”最后精神分裂的特务


赖怡忠:大陆“民运分子”的内部矛盾一直十分尖锐,有时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彼此攻击的黑函满天飞,总是千方百计封杀对方的“资源”,并把对方诬蔑成“中共特务”。

游盈隆:你说得一点不错。在他们当中,好像已经没有人不曾被其他人指为“特务”的,即使那些在中国坐牢时间很长的(比如徐文立、任畹町),也未能幸免。“中共特务”就是敌人,就得置于死地,就得进行残酷斗争。这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颇耐人寻味。

赖怡忠:王丹告诉我,有个叫徐水良的,把“海外民运”里面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说成“中共特务”,还说“特务”在各个组织里都是头面人物,正在“领导民运”和“控制民运”。

游盈隆:我也听说了。所以,我们不能让“民运分子”在台湾设立分支机构,否则他们就会来台湾闹。这些中国人很难缠,不光是要钱,还要搞事。林樵清对徐水良很有看法,他认为徐水良是被刘青、薛伟利用来专门攻击其他派系的。“海外民运”实在太复杂了。

赖怡忠:徐水良诽谤“民运大佬”有时候不顾场合,听说他在抗议李鹏访美的集会上,以及在王若望的追悼会上,也喋喋不休地说张三李四是“特务”,结果被鲍戈打耳光。

游盈隆:美国那边的《世界日报》对徐水良没有兴趣,徐水良就说《世界日报》被共产党收买了。这个人很想出名,还自称“民运理论家”;出不了名,就造成心理不平衡。《世界日报》除了报道过徐水良移民去美国的消息,此后就再也没有专门关于他的新闻了。

赖怡忠:“民运分子”个个都自以为是大人物,不知天高地厚。徐水良指责《世界日报》排斥他,却故意捧鲍戈,说它“捧谁,谁就一定有问题;贬谁,谁就是真朋友。”

游盈隆:《世界日报》是大报,被它用第一版来报道过的“民运分子”其实没几个,主要取决于新闻的轰动程度。鲍戈曾好几次上了第一版,比如他绝食抗议日本天皇访华,还有他联络54人发起修宪运动,1997年他劳教释放,以及江泽民访美时他获准到美国,等等。

赖怡忠:最令徐水良不平的是,《世界周刊》还专门刊登了介绍鲍戈的长篇文章。其实,这谈不上捧谁贬谁。凡是主流媒体的热点新闻,都有可能成为《世界日报》的头版要闻。

游盈隆:鲍戈到美国时,纽约“民运分子”没有通知记者,刘青和吴弘达都排斥他,但是仍有上百名外国记者涌进肯尼迪机场等候。飞机航班及到达时间是路透社披露的。鲍戈启程前,法新社和香港无线电视台记者因为要采访他,而在上海遭拘留,这样事情便搞大了。

赖怡忠:在我的印象中,“民运分子”出名,大多离不开海外的组织为其呼吁和炒作,那才是徐水良所说的“捧”,比如魏京生、刘念春、杨建利、李少民等。不过鲍戈是例外。

游盈隆:徐文立、王有才、彭明都比徐水良出名,可是他们去美国时,《世界日报》就没用第一版位置发消息,《世界周刊》也未报道,主要是新闻性不够强。如果按徐水良的德行,他们也要骂《世界日报》被共产党收买了。徐水良心理不平衡,原因在他本身。

赖怡忠: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人到死也上不了第一版。除非他敢回国,不怕再次坐牢,才有机会出名。仅仅热衷于在海外参加一些会议,争个“主席”什么的,成不了大新闻。

游盈隆:不过,那还得看海外的组织是否肯为他推波助澜地进行造势。彭明、张林被抓、被判刑,就没成头版新闻。想必徐水良要绝望了。据说现在他不断诽谤王炳章、鲍戈、魏京生、徐文立、王希哲、任畹町、胡安宁,靠这样来宣泄心中的不平,打发每天的时光。

赖怡忠:当初王炳章、吴方城、唐柏桥、薛伟、刘青拉拢徐水良,只是利用而已,他却以为进了“核心层”。结果人家开会不通知他,不让他坐主席台,不登他的文章,他就记仇。

游盈隆:他没想到王炳章不让他成“正义党”核心,薛伟没让他进《北京之春》,刘青的“中国人权”拒他于门外,唐柏桥不许他碰“公民议政”,《大纪元时报》、“自由亚洲电台”都不请他当评论员,王丹的“宪政协进会”不要他,王军涛不让他参与《新闻自由导报》。

赖怡忠:还是林樵清说话一针见血,“凡是薪水高的、可出名的都没他的份”。人家搞活动时通知他来凑个数,或者引诱他去诽谤某些名人,可是到了分钱的时候,却都背着他。

游盈隆:徐水良只要稍微有一点自知之明,就不会以“民运理论家”、“主流民运”或者“民运核心层”而自诩了。被他称作“朋友”的,没有一个当他是“朋友”;被他诬为“特务”的,也没一个把他当“对手”,嫌他不够级别。他得到的是人家啐他唾沫,扇他耳光。

赖怡忠:民运里边一定有“共特”,但决非徐水良、陈破空、张菁、唐柏桥所诋毁的人。“特务”只会一味讨好他们,他要刺探情报,要搞离间,就得想方设法往各个组织里钻。

游盈隆:这是起码的常识。凡是民运搞活动,“特务”一定不肯轻易错过;凡是有新团体成立,“特务”一定会尽量参加。为了不让大家怀疑他的背景,“特务”总是要表演反共。他赞同台独,支持法轮功,或者奉承你,接近你,目的都在于让你把他当“自己人”看。

赖怡忠:对。相反,那些一贯坚持己见,不肯通融,对看不惯的人绝不交往,不参加立场相背的活动,不自吹反共,从不讨好这一派,转眼又投靠另一派的人,不会是“特务”。

游盈隆:鲍戈就是这样的人。他不认同民进党的政见,就一口拒绝访台,没有通融余地。记得那一次受邀来台参访的有谢万军、陈破空、石磊等。我们没有邀请徐水良,倒不是因为他写文章反对台独,那时候他是迎合洪哲胜、薛伟的。徐水良批台独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赖怡忠:谢万军当时告诉颜万进“鲍戈是反台独的”,但我们还是想请他来台湾了解民意,接触台湾政治人物,可是鲍戈很固执。他如果真是“特务”,岂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游盈隆:我们并不要求“民运分子”公开表态支持“一边一国”,没这个必要,只要他们能够与我们积极合作就行。过去我们对“民运组织”的资助实行“定额补助”,很容易产生弊端,现在改为“逐项审核”,这样就能使他们的活动更符合我们台湾政府的意图。

赖怡忠:我们支持他们,他们也得配合我们。总的来说,现在我们比较重视同年轻一辈的“民运分子”打交道,而对年事已高的那一些,即使知名度较高,也并不寄予多大希望。

游盈隆:在台湾,年轻人当中支持民进党的比例一直高于支持国民党,他们没有历史的包袱。我们转向支持年轻一代的“民运分子”,是基于同样的考虑。说白了,即便徐水良赞同台湾争取独立的主流民意,我们对他也没有兴趣,更何况这些年来徐水良等总是反复无常。

摘自《罕见论坛》
2006年8月6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2-21 19:50: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