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草蝦   Zhenjianh1949鎮江淪陷記 2018-08-20 06:07:57  [点击:5975]
红色军阵
镇江解放记实
2009-05-29
DYSZH
1949年4月23日,是我们镇江获得新生的日子,60年前的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根据毛主席、朱总司令的一声命令,百万雄师横渡长江,一举解放了长江以南地区的人民群众。温故知新,解放前夕的峥嵘岁月历历在目,仿佛又把我们带回到那往昔的场景……
一、国共两军的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部署情况
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的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连连胜利,在 “三大战役”中,歼灭国民党政府军154万余人,解放了东北全境、华北大部以及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大军直抵长江前线。在蒋家王朝摇摇欲坠的紧要关头,蒋介石在1949年1月1日发表《新年文告》,表示愿与中共商讨“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具体办法;声称“只要和平能够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决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但他提出的和谈五项条件的核心旨意,仍是继续维护国民党对全中国的统治权。
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主席的名义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一针见血地指出,蒋介石所提出的五项和谈条件,不是和平的条件,而是继续战争的条件。严正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足够的力量和理由,确有把握,在不很久的时间内全部消灭国民党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上进行和平谈判。这些条件是:(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变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
蒋介石在其求和阴谋遭到毛泽东主席“八项声明”的强大威严和深刻揭露之下,被迫于1949年1月21日以“因故不能视事”为由,宣布“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代理其总统职务。但蒋介石仍然独揽着国民党的党政军大权,妄图利用李宗仁与中共“和谈”之机,争取在3个月到6个月的时间内,在江南重新编练200万新兵,以图重整旗鼓,卷土重来。
1、国民党部队的江防守备实施情况
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前,任命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九江以东之江南广大地区所有武装部队均归其掌握,担任长江防守及后方治安之维持。所辖部队计有:正规部队:2 1个军,下辖60个师,177个步兵团,1个军属炮兵团和1个军属骑兵团。准正规部队:7个交警总队,3个宪兵团,3个高级指挥部特务团,1个总统府警卫团。特种部队:1个装甲车团、1个战车团。
  在兵力部署上,于上海至湖口段沿江地区及浙赣线以北地区布防,组成两道防线:沿江为第一道防线,共18个军,其中淞沪警备司令部所辖第三十七军、第七十五军、第五十二军,担任金山卫、吴淞口至白茆口段的防御;第一绥靖区所辖的第一二三军、第二十一军、第五十一军、第四军,担任白茆口至镇江段的防御,第五十四军位于丹阳、武进地区为战役预备队;第六兵团和首都卫戍总部所辖第四十五军、第二十八军、第九十九军,担任镇江以西之桥头镇至马鞍山段的防御,置重点于南京及浦口、浦镇地区;第七绥靖区所辖第六十六军、第二十军、第八十八军,担任马鞍山至铜陵段的防御,另以十七兵团的第一0六军位于泾县、宁国地区为预备队;第八兵团所辖第五十五军、第九十六军、第六十八军,担任铜陵至湖口段的防御。担任上述江防守备的第一梯队,分别以一部兵力控制长江北岸若干要点及江心洲。第二道防线布设于浙赣线及浙东地区,沿该线及其以南地区共7个军,即第七十三军、第八十七军、第七十四军、第八十五军、第十八军、第六十七军、第十二军,担任纵深防御。
2、人民解放军的战役决心和部署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向长江以南进军”的既定方针,中央军委决定,以第三野战军和以肖劲光为司令员兼政委的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及华东、中原地区部分武装共约120万人,在由邓小平为书记的总前委的统一领导下,准备于三、四月间发起进攻。根据第一阶段的渡江作战任务与部署,人民解放军组成3个突击集团:以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指挥第二十军、第二十六军、第三十四军、第三十五军,第十兵团指挥第二十三军、第二十八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一军及苏北军区3个独立旅,共35万人组成东突击集团,由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指挥。该集团除以2个军于战役发起时攻占浦口、瓜洲等地钳制南京、镇江之敌外,6个军由张黄港至口岸段100公里正面上实施渡江,得手后,除留一部歼灭沿江残敌外,主力迅速向沪宁铁路挺进,控制该路一段,有依托地向宜兴方面扩张战果,切断宁杭公路,会同中集团聚歼南京、镇江地区之敌。
以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指挥第二十一军、第二十二军、第二十四军,第九兵团指挥第二十五军、第二十七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三军,共30万人组成中突击集团,由三野第一副政委谭震林指挥。该集团由裕溪口至枞阳镇段实施渡江,得手后,除以足够兵力寻歼沿江当面之敌外,主力迅速东进,截断宁杭公路,与东集团会合,围歼南京、镇江地区之敌。
以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指挥第十军、第十一军、第十二军,第四兵团指挥第十三军、第十四军、第十五军,第五兵团指挥第十六军、第十七军、第十八军,以及地方部队共35万人组成西突击集团,由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副政委张际春、参谋长李达指挥。该集团在枞阳镇至望江段,并以安庆东西地段为重点实施突破。任务区分:第三兵团由安庆以东至枞阳段渡江,挺进歙县(徽州)截断徽杭公路,尔后沿公路东进;第五兵团在安庆以西至望江段渡江,尔后沿浮梁、婺源直出衢县,控制浙赣线,断敌退路;第四兵团于望江至马垱间渡江,尔后沿江东下,接替第九兵团攻歼芜湖敌军的任务,并准备参加夺取南京的作战。
总前委认为,渡江战役成功之关键是中、东集团的对进会合,但东集团在渡江登陆后可能遇敌顽强抵抗,因此决定中集团较东、西集团提前一天发起战斗,以吸引和分散敌军的注意力。渡江后,中集团统归粟裕、张震指挥,以便中、东集团密切协同,合围歼灭宁、镇之敌。
二、镇江地区党政军民迎接解放的准备工作
抗战胜利后的镇江地区,斗争形势十分严峻。领导这一地区中共地下党组织中共华中十地委由于叛徒的出卖而遭破坏,书记金柯、副书记杨斌相继被捕,前者叛变后者牺牲。重建的十地委由陈云阁任代理书记,统一领导镇丹扬工委、澄锡武工委和镇句县委的工作,后将澄锡武工委划出,镇丹扬工委和镇句县委(改称茅山工委)划归华中二地委领导。在华中二地委的领导下,镇丹扬工委和茅山工委在各条战线积极发展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斗争,多方收集情报,筹集军粮,为迎接解放做了大量地准备工作,为镇江及其周边各县的解放作出了杰出地贡献。
当时驻扎在扬州仙女庙附近的我第二十军,担负着从镇江县大港镇到姚家桥一带线的渡江作战任务。这条长达50余公里长的渡江战线,渡口较多,情况复杂。为了搞清楚具体情况,军部首长决定派出侦察兵摸清情况。军参谋长廖政国向军侦察科长周曼天交代了侦察任务,并指定侦察一连指导员任长生具体担负这项工作。镇丹扬工委找到大路的地下党员孙广春同志,并安排与当地国民党驻军素有交道的冷其邦在二十军军部接受了掩护和协助工作的任务。从3月28日起,分三路摸清江南情况:第一路是王家山嘴和龟头山两个渡口,第二路是从大路镇到姚家桥,第三路是大港镇。他们巧借“慰问”国民党驻军等方法逐一摸清了当地驻军的布防、编制、工事等情况,胜利完成了大军交给的侦察任务,使军部首长得以作出从扬中渡过夹江、于姚家桥登陆的战斗决策。同时,以新四军江南留守处的名义致函工商人士,募集军粮300余石,在战斗打响后乘乱智取险遭焚毁的大米100万斤。
由镇丹扬工委赵文豹单线领导、长期战斗在敌特内部的秘密党员邱涌泉,利用担任中统江苏省实验区留守主任兼行动大队代理大队长的职务便利,保护了许多革命同志,掌握了姚桥到高资江防阵线的敌军驻防情报,搞到了《镇江江防设施图》、《省保安司令部密码》、《共党线索名册》等重要敌档。
中共镇江地下工委派遣吴伊明打入江苏省保安司令部,他接受工委书记胡果的指示,设法在保安指挥部文书家中搞到了镇江军事防务地图。
句容地下党组织争取到国民党句容参议会副参议长、县党部书记王振尧交出句容地形详图进行复制,参议员张达之将自己的短枪送给地下党使用,并将其在城内的住所提供给地下党作为落脚点和联络站,参议员樊道生帮助掩护一位从南京大逮捕中转移出来的地下党员,还向党组织提供了当地的地主、富农拥有枪支情况的情报。句容地下党同时成功进行了国民党侦抚队头目的策反工作,将他们管辖的200余人枪交给地下党调遣。
中共茅山工委在丹阳城建立了地下党外围组织“解放社”,先后在职工、店员、进步学生、社会青年中发展社员70余人,分布在报社、纱厂、学校和商店等处,通过各种关系,搜集到蒋匪军的江防地图、国民党驻防的第五十四军在丹阳、武进、江阴一带兵力部署和中统、军统特务组织和伪政权的军事、财政、金融、粮食等基本情况,派人送交茅山工委书记康迪同志,并组织了大规模的护厂、护校,反对南迁活动。
为了保障解放大军渡江之后顺利实现接收任务,镇江地下党组织提出要求,一定要保证电厂、水厂的正常供电和水源畅通。由于地下党组织的严密部署,大军的迅速渡江南下,国民党反动派未能在仓皇逃跑之前对电厂和水厂进行任何破坏,保证了整个市区的水电供应正常运行秩序。
三、国民党反动派的垂死挣扎
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政治军事形势,1949年1月以后,国民党反动政府先后举行重要军事会议4次。蒋介石下野前3天,首都卫戍总司令张耀明在南京国府路桃源新村司令部所在地召集南京附近各部队团长以上人员举行会议,蒋介石亲自训话,大意是:一、我们官兵之所以打败仗,是太不注意军风纪,部队军容不整,像叫化子一样,换防部队在南京大街上挑着稻草走,到处拉的是马粪,这样叫外国人看不起我们,以后换防部队,不许通过城内。二、我们的官兵太不争气,要是这样下去,打不过共产党,将来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3月31日,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在南京孝陵卫召集所属军长以上(首都卫戍部队则为团长以上)人员举行江防会议。参谋总长顾祝同、国防部长徐永昌、海军总司令桂永清、联勤总司令郭忏以及行政院长何应钦等均出席。何应钦宣读了蒋介石的亲笔信,大意是:我已离开,中央尚有200万军队,这是党国的基石,希妥为爱护。接着,何应饮讲话说,总统虽已离开,仍在惦念我们,大家应当好好努力。三次大战必然爆发,美国会继续援助我们,京沪地区必须保持。顾祝同讲话说,我们只要守住长江就有办法。你们都是军校学生,共产党来了,我们想当白华亦不可能,希望大家努力工作,消灭共产党,才有光明前途。最后汤恩伯大骂板桥起义部队,并说要悬赏5万银元捉拿起义人员。
4月,国民党参谋总长顾祝同召开作战会议,研究江防作战对策。国防部次长秦德纯狂妄地说:“长江自古天险,曹操、符坚都渡不过来,何况共产党,除非他是天兵天将。”
联勤副总司令张秉钧说:“据我所知,每个师人数平均不到5000人,以三分之一作直接配备,不过1500人,再除去连、营预备队外,则真正警卫江边的,每师还不够1000人,这样怎能守得住?”
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汤尧代表总司令建议道:“重点方面采取间接配备,控置强大预备队,乘敌军半渡而歼灭其主力,非重点方面采取直接配备,现在必须把敌人主攻方向弄清楚。”
顾祝同说:“先判断一下敌人主攻方向是否在瓜洲、扬中方面?国防部第二厅厅长侯腾回答:“依据种种情报,敌人主渡方向是在瓜洲、扬中方面。”
奇怪的是,在这个会议上,本该唱第一主角的应当是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他从头至尾一声未吭。尔后在长江防御作战的过程中无人可以调度其一兵一卒。直到南京失守后在上海召开的一次军事作战会议上,在检讨南京作战责任之时,他才出示了蒋介石的一张手令,明白道出了他奉委员长指令集结主力退守上海的目的,是为了突击抢运上海国库的黄金白银到台湾。至此,国防大员们终于明白:不要说是南京,就连上海也是守不住了。
国民党政府不甘心坐以待毙,不断派遣高级将领沿江进行视察,督促部队加强防务,美国军事顾问团也派出军官参加活动。1949年2~3月间,第一绥靖区司令官、江苏省主席丁治磐偕同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从崇明岛到仪征,一路视察江防,严令部队加强工事,扫清射界,塞河布雷(如在瓜洲渡口凿沉铁驳船数只并布雷等),控制船只,在江岸之后的重要地带构筑二线预备阵地及游动炮兵阵地,并加紧训练工兵爆破、架桥、布雷技术以及步兵乘船登陆动作等。4月中旬,京沪杭警备副总司令李延年偕同美国军事顾问团,从上海起溯江而上视察江防。18日视察江阴附近的二十一军,19日视察江阴要塞及扬中附近的五十一军,20日~21日视察了镇江、金山、焦山及大港一带,20日晚宿在镇江第四军军部,21日视察至南京止。沿途指示部队加强工事及训练,并到处打气说“防守长江要有信心,等二线兵团建成,即可反攻”云云。在第四军军部时,李延年还对军长王作华说:“如果共军在你们当面渡江,我会马上调两、三个军及两个游动炮兵团来增援你们,放心固守好了。”
在第四军军部的晚宴中发生了一件趣事。席间,第四军副军长李子亮向李延年敬酒,借机要求:“总司令给我们派两个炮兵团来,那我们作战就有办法了,我代表全军官兵敬总司令一杯酒。”这时,在座的美国军官听了翻译之后,就转问李子亮:“你们这个军有多少炮,有美国炮没有?”李子亮答:“只有12门日本炮,没有美国炮。”这名军官马上大发雷霆:“那么多的美国炮到哪里去了?都运到台湾去了吗?这样怎么不打败仗?”大家顿时哭笑不得,最后还是李延年陪着笑脸说:“现在还是喝酒,暂时不谈这个问题。”这样才把场面敷衍过去。
国民党《江苏省报》在1949年《元旦社论》中发出哀鸣,抱怨反动当局:“要干,不象是抖擞精神,……,想拖,就怕岁不我与,拖不下去。”“遗臭而不流芳,何以自解?“看天时,念国运,不禁泫然!”
国民党江苏省政府在丁治磐的统帅之下,加紧了对镇江地区政治、经济与军事防备的控制:
国民党江苏省高等法院于1月7日电令镇江各地方监狱“将所押已判决死刑及无期徒刑人犯,造册报院”;
从3月28日22时起,镇江全城戒严,清查户口,9时起鸣放汽笛,全城交通电讯一律停止,对查获未有申报户口及无身份人员一律拘禁;
加紧征兵,将征兵年龄放宽至20~30岁,在省县机关团体中组织独立队,18~45岁的青壮年人员,一律参加保庄(保街)队,以50人编成一个中队,100人编成一个大队,负责协助驻军守护碉堡、关卡、桥梁;
戒严期内,第一绥靖区司令部规定,封锁长江通航及铁路运输,明确所有船只日落之后一律停航,如有不服管制,一经发现立即击沉,在规定的时间里,铁路两侧2公里以内地区,无论军民一律停止通行;
强迫征缴壮丁费、自卫特捐费,强行征集民工修筑防御工事。
4月12日,驻汤山整训之九十九军(京沪杭总部直接控制)军长胡长清命令其所属之二六八师前往茅山地区清剿人民游击队,并对该师师长李慎言说:“汤总司令认为茅山是江防盲肠,必须彻底肃清该处人民游击队,要我认真负责,迅速完成任务。”后因汤恩伯与顾祝同意见不一致,茅山清剿计划才中止实施。
4月22日,国民党丹阳县长王公常下令,将关押在牢房内的9位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秘密活埋在新北门河沿,又命人将另外2人推到县府内的深井里。
四、国民党江防溃败及被歼之经过
北平和谈宣告破裂。4月21日午夜,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主权的独立和完整。”人民解放军渡江各集团,在总前委的统一指挥下,按照既定部署,以排山倒海之势,打响了震撼中外的渡江战役。
4月20日20时,中集团首先行动。第九兵团第二十五军、第二十七军和第七兵团第二十四军、第二十一军组成的第一梯队,在裕溪口至枞阳镇段发起渡江突击。滔滔大江上,数千只战般冒着猛烈炮火勇往直前,至21时许,第二十五军、第二十七军、第二十四军首先攻占鲫鱼洲、黑沙洲、紫沙洲、闻新洲等江心洲,歼敌一部。随即强渡夹江,迅速突破鲁港至铜陵段敌江防阵地,接着向敌纵深发展进攻。中集团第二梯队第三十军和第三十三军于21日、第二十二军于22日开始渡江南进。在中集团突破芜湖至铜陵段江防后,敌长江防线被撕裂,汤恩伯连忙于21日赶赴芜湖部署堵截,但就在当天晚上,东、西两集团同时向长江南岸之敌发起声势更大的突击,致使敌军千里江防全线崩溃。
21日19时,东集团的第十兵团指挥的第一梯队3个军----第二十九军、第二十八军、第二十三军,在张黄港至七圩港一线并肩强渡长江。20时许,各军突击队陆续在长山、王师塘、天生港等地突破国民党军江防,连续击退敌第二十一军、第一二三军、第五十四军的多次反扑,并向两侧及纵深发展。同时,经管文蔚同志组织秘密工作争取的国民党军江阴要塞7000余名官兵宣布起义,掉转炮口轰击国民党军阵地。22日下午,第十兵团进抵香山、定山、秦皇山、南闸、横土镇、百丈镇一线,控制了正面50公里、纵深10公里的滩头阵地。23日,继续向敌纵深进攻,相继解放常州、无锡等地,切断并控制了宁沪铁路。担任第二梯队的第三十一军,紧随第一梯队渡过长江,投入战斗。与第十兵团并肩渡江的第八兵团,指挥第二十军及第二十六军一部于三江营、永安洲一线渡江,占领了扬中岛,23日强渡夹江,击溃抵抗之敌,进抵丹阳至陵口一线。23日,第二梯队第二十六军主力及位于镇江对岸的第三十四军开始渡江,于次日全部进入江南,占领镇江;担任钳制南京守敌任务的第三十五军,23日攻占浦镇、浦口后,于当日晚渡过长江,解放南京。国民党统治22年的反动历史宣告灭亡。
25日下午,第二十八军占领宜兴,第二十三军于同日黄昏占领溧阳,南京至杭州的公路被我全部切断。由江防战场上溃败下来的芜湖、南京、镇江之国民党第四军、第二十八军、第四十五军、第五十一军、第六十六军等5个军的残部及其后方辎重争相南逃,惧我围歼,遂避开公路,沿宜兴以西的山间小道窜入郎溪、广德地区。26日,我中集团的先头部队已进入郎广地区。同日,我第二十八军占领长兴。27日中集团之第二十七军在吴兴附近与东集团二十八军打通了联系,把南逃之敌合围在郎广地区的山区,敌军10万之众左奔右突乱作一团,到处觅路突围却投生无门,至29日上午全军覆灭。
五、镇江民众欢庆解放
4月22日下午,京沪杭警备司令部第一绥靖区司令丁治磐给驻守镇江的国民党第四军下达了当晚撤退的命令。是日晚20时,实行宵禁的汽笛声就响了起来,残兵败将们慌作一团的逃离了镇江这座古城,镇江警察局和消防队的官兵也在夜色的掩护下离开防地,唯有那些杂牌部队和小股零散分队没有掌握情报,待他们得知主力已经逃跑之时,顿时作鸟兽散。许多平日里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丘八”们,现在到处哀求百姓“赏”件便服穿穿。从4月22日夜里到4月23日清晨,满大街四处都是国民党军胡乱丢弃的粮食、枪支和服装,镇江火车站内外被挤得水泄不通,站内的火车无论是客车或是货车,上上下下都挤满了逃命的人群。可是这些火车一辆也无法开动,原来,司机根据地下党的指示,早就将车头隐蔽起来,连扳道工都失去了踪影。
地下党为了保障大军进城前的城市安定秩序,秘密通知镇江商会会长陆小波等人组织起商会自卫团武装,自西向东沿大西路布设岗哨,维护治安,并平息了高和泰面粉店抢劫事件。
各乡公所也接到通知,他们派出几十支小分队,打出“庆祝镇江解放!”“欢迎人民解放军!”的大幅标语,边敲锣边宣传“各行各业,照常营业,毋相惊扰,防止破坏!”有效地安定了民众的情绪和街面的正常秩序。
4月23日下午,地下党工作人员分头到各工厂、学校传达组织上的指示,4月25日,宁静的校园里又响起了朗朗地读书声。
在解放大军尚无足够足够船只运送大部队过江之时,大路、姚桥沿江一带的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于23日清晨云集江边,高举大幅标语,热情呼唤:“解放军快过江!”大路船民丁冬率先摇船出港,继而广大群众纷纷划出在敌封江扣船期间冒着生命危险收藏起来的罱泥船、木盆,穿梭往来江面,迎接人民子弟兵。上午10时左右,一支由鲇鱼套率先登陆的解放军先头部队迈着骄健地步伐沿金山河、小码头街进入了镇江市区。随后大部队从江北的六圩登船直抵镇江。
解放军后续部队陆续登陆后,迅速分头占领了金山、焦山、北固山和九华山及西门、南门两个火车站,控制住城内外各个制高点,切断了交通运输线路,银行、机要、媒体等单位也实行了军事管制。镇江人民箪壶食浆、欣喜若狂地欢迎着人民子弟兵,整个城市沉浸在节日般地狂欢气氛之中……
句容县长陈天秩早就派员前往桥头镇,了解到长江对岸驻军是解放军第三十四军何基沣部。4月23日,又派出陈进修、赵全嘏二人见到了军长何基沣、政委赵启民。何军长致信陈天秩,要求其立即起义。下午,陈天秩即召集部下宣布了起义的决定,并作出由县长带领保安团到城东镇句公路两侧迎接解放军、主任秘书张子然会同公安局长维持县城秩序、各乡镇各安职守准备交接的指令,后来被解放军领导称之为“给长江以南各县的和平解放作了个典范。”
扬中的解放倒是费了一番周折。4月22日清晨,我三野九兵团第二十军五十八师从江都的嘶马、杨湾一带渡江,在万福桥码头附近登陆向栏杆桥与沙家港码头一带江边进发,解放了扬中县三茅镇以西地区。第二十军军部及六0师从泰兴县口岸、龙窝口、永安洲一线,跃过长江抵达扬中的老郎街附近地区,接着在该地区及下八字桥、思议港等地,与国民党军第五十一军四十一师一二三团和一一三师两次激烈交战,并于12时肃清残敌,解放了扬中本土。
23日,第二十军兵分四路,跨过夹江驰骋江南。五十八师越过栏杆桥和大路镇之间江面,经埤城东侧直取丹阳县城北面的聂家桥;五十九师从西新桥渡江,经姚桥、丁山,开进丹阳县城;六十师兵分两路,一路从四墩子港一带跨过夹江,途经访仙桥、孟河占领陵口;另一部从扬中六圩港、思议港南渡,消灭了吕城的守敌,就此切断了京沪铁路动脉。第二十六军从大港奔袭埤城,第二十三军也在东侧攻克了武进魏村向东的江防工事。
4月22日下午15时,丹阳县长王公常命令其手下爪牙骗开银行大门,窃取金圆券1600万元,抢走大米2000余石,强行拉走民船50余艘,胁迫保安团、自卫队员1000余名,向珥陵、金坛、溧阳一带逃窜,被我第二十三军中途截住,是年9月20日在丹阳召开万人大会公审枪毙了王公常。
4月23日,丹阳全境宣告解放,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欢迎亲人解放大军,部分群众和受害者亲属,在新北门河沿挖掘遇难者的坟茔,字字血、声声泪地控诉着反动派的惨绝人寰。中共茅山工委书记康迪同志率领坚持留守的地下党干部和解放大军、南下干部胜利会师。
天亮了,解放了,人民从此翻身当家作主人了!
史料来源:
1、中国文史出版社《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七卷《京沪地区国民党军的江防守备及崩溃实况》、《镇江江防第四军的覆灭》;
2、《镇江革命史料选》第10辑《镇江解放纪事》;
3、方志出版社《坚持江南迎解放》(1945—194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