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草蝦   姚依林與89風波的物價前戲 2017-01-19 06:49:45  [点击:238]
http://m.weidu8.net/wx/1009148160094165
历史背影中的姚依林

作者:吕陈君




按:
今天发一篇吕陈君的旧文。姚依林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有一席之地,而对他的研究很少,这篇文章也说不上是深入的研究,但是,总的评价,是符合实际的。



姚依林(1917年9月6日-1994年12月11日)



我原来从未听说过姚依林这个人,也没有专门研究过党史。去年姚氏宗亲会有人找我策划一部姚的传记(2017年是他百年诞辰),我就上网查了查,这才知道姚是何许人也,尤其查到他竟是“老王”的岳父时,顿时让我产生了好奇。此后,我便查阅了网上几乎所有姚的资料,对其历史地位也作了一番分析,结果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真是不说不知道,说出来吓一跳。我就先简单概括成以下三个方面来讲:



第一,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不久,就成为分管经济的副总理,并兼任了国家计委主任,主持编制了“六五”、“七五”、“八五”规划,十三届进入常委,主管经济工作,一直到十四大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确定后才退下来。姚任副总理这差不多14年的时间里,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的重要探索阶段,也是计划经济向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过渡的关键转型时期,他虽然不是经济政策的最终决策者,但却始终都是其主要执行者,很多重大经济决策也都是通过他的“下传上达”来形成的。所以,从经济史的角度来看,姚的历史地位无疑是非常特殊的、重要的。



第二,在副总理任期内,姚推荐了很多专业经济人才进入了政府序列,这一点也非常关键,它微观上改变了党对经济工作的传统领导方式,相当于最终形成了一个技术化、职业化的政府经济内阁,我把这个转变称之为“政治经济学向行政经济学的制度变迁”。因为,在计划经济时代,指导思想是政治经济学,经济是为政治目标服务的,但市场经济转型要求政府必须按照经济规律来管理经济事务,行政是为经济发展服务的。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思想观念转变。由于姚的职务关系,他对此政府职能的历史大转变无疑也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82年1月25日,陈云同国家计委主任姚依林(中)、副主任宋平(左)交谈



第三,由上述两点,就可推知,姚在政治上无疑也是一位相当厉害的人物,因为在中国,最大的政治就是用人。姚是陈云在经济政策上的代言人,在中共元老里,陈在经济与人事这两个方面是具有很大决策权的,甚至比邓小平的影响还要大,姚深得陈的信任,他在党内的人缘又颇佳,亦能被各派势力所接受,这就是他自己的本事。所以,姚在推荐部长、副部长这个层次上,还是具有较大影响力的,这些人后来多数成为了中国经济的实际掌权者。姚担任副总理的这14年,是元老们逐渐交班并形成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过程,这一段政治转折历程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元老们设定的政治权力格局就决定了此后中国的大致走向,并一直影响至今。在姚大力推荐的后来进入核心权力圈的人里,我只提朱镕基、王岐山两位就足够了。这至少说明,姚看人还是很准确的。



但让我更加感到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一位理论上看来非常重要的党内元老级人物,在网上却很难查找到有关姚的有价值的研究材料,除了千篇一律的官样文章外,根本就找不到姚自己写的文章,也很难找到别人研究他的文章,他就像是一位隐藏在历史皮影戏幕后的“拉线者”,观众们是看不到其身影的。唯一公开出版的一本书就是其堂妹姚锦跟他的访谈录《姚依林百夕谈》,但这本书是以谈家常的形式来进行的,对他的思想谈得不够深入,且只谈到“文革”结束为止,对他担任副总理这段最重要的经历完全没有谈到,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姚依林



但看得出来,姚本人是想通过这个访谈来表达自己某些思想观点的。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梦奎曾是姚的下属,他回忆说:姚的性格就是“老练沉稳、寡言慎行”,“他很少讲话,但所讲必深思熟虑,往往言简意赅,击中要害”。姚属于那种纯粹技术型或事务型的领导人,他很少讲话,也从不写文章,因此他做过什么,内心究竟有何想法、思想,就几乎不为外界所知,这或许是他被研究者忽视的原因,但这也可能恰恰是他所乐见的:有些政治家就愿意躲在幕后,而不愿意在前台表演。




姚依林和朱镕基



现在,学术界对姚依林经济工作思想的研究基本上还是一个空白,所以我下定决心来写一篇探索性的文章,争取描绘出一幅较为清晰的、完整的其个人历史肖像。姚的资料很少,要写一部大传很难,但写一篇小传还是可行的。我逐渐就被这个想法吸引住了,愈发觉得姚是一个“迷”(估计是心理暗示作用),他是党史、经济史上的一位“潜伏者”,一位不露声色的“经济操盘手”,一位善于藏势的“政治谋略家”。




在延安劳动时期,王岐山与同为北京知青的姚依林女儿姚明珊相恋,后结为夫妇



我认为,如果解开这个历史之“迷”,就会搞懂当前中国经济改革面临的诸多深层次问题究竟在哪,其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是一个历史形成的大传统,它大致经历了三个历史发展阶段,一是革命战争时期的管控经济,二是建国后的计划经济,三是改革开放后的市场经济,但无论哪种经济形式,其核心结构却是始终不变的,这就是经济和政治的关系。如果不理解中国经济运行的核心机制,我们就不可能正确理解当前中国经济改革的价值取向,也就很难真正解决好市场和政府的界限。



所以,要写好姚,关键就是要写出其背后的经济史,他是党内这套经济领导制度历史形成的重要参与者之一,我称他为“新中国行政经济学的主要奠基者之一”。建国后,姚就一直担任财贸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可以说是经历了新中国历次重大的经济变迁,我希望通过写姚,来把党史中的经济制度变迁大致梳理清楚。



历史的背影渐渐远去,但其幕后的真相从未被人遗忘。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3/20/5071654.html

您的位置: 文学城 » 新闻 » 焦点新闻 » 李鹏姚依林架空陈云 政治局绝口不提令人震惊(图)
李鹏姚依林架空陈云 政治局绝口不提令人震惊(图)
文章来源: 多维 于 2016-03-20 10:09:21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52671 次)
吴伟原先就职于国务院研究室,是当年政治体制改革办公室的人员,对于80年代改革的很多事情是实际参与和经历过的,甚至当时也参与起草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文件。在天则所第513次双周论坛上,吴伟做了题为《关于80年代政治改革史的若干问题》的发言,其中谈到在1988年物价闯关抉择中,中共高层之间鲜为人知的权力博弈。本文为吴伟在此次论坛上的

部分发言摘录。



物价闯关当中的邓小平与陈云

1988年,也就是十三大之后不久,中共高层在推行经济改革方面,发生了一个重大失误,就是“物价闯关”。这个物价闯关实际上就是要实现价格体制的转轨,把已经形成的价格双轨制尽快地转变成市场体制,由市场来决定价格。这个当时叫做物价闯关,就是要闯过经济改革的价格关。今天我的讲座虽然以政治体制改革为主题,但对“物价闯关”问题也想简单涉及,因为这个失误的发生,是导致十三大后经济、政治形势由好变坏的一个转折点,也是赵紫阳在中共高层的政治博弈中失去主动权的开始。

那么,要闯完全的市场关,当时的历史背景是什么?第一背景是已经试行了几年的价格双轨制,推动了中国民营经济发展,这一点在座的诸位很多都是经济方面的专家,我就不多讲。其次,这个价格的双轨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新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一点,价格双轨制造成了权力寻租,造成了官员的腐败,造成了所谓的官倒和民众当中对官倒的怨气。这个问题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是没有的,只有在价格双轨制的时候,开始出现了。第三个方面,就是价格的扭曲,物价年年在上涨,那几年物价大家都知道上涨得很厉害,到1988年初的时候已经达到了15%、16%。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提出了,这一关早晚要过,长痛不如短痛,要实行物价闯关。

物价闯关到底是谁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在中共党内文件当中至今讳莫如深,包括在《邓小平文选》、《邓小平年谱》、《邓小平传》,陈云的年谱、传记,以及有关领导人著述当中,基本上谁也不涉及。

赵紫阳对这个物价闯关是个什么态度?应该说对价格问题,赵紫阳早有看法,认为价格问题必须解决,当年价格上涨的速度已经到了几乎难以承受的程度。但是,赵紫阳虽然要解决物价问题,但他在1988年年初的时候并没有提出要尽快过这一关的问题,没有讲要尽快的实现价格并轨。

这个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提出来的呢?现在查到的资料是1988年5月5号,李鹏去拜访了邓小平。这个时候刚刚召开了七届全国人大,李鹏在全国人大上被任命为国务院总理。他当选了国务院总理以后,这是他第一次去见邓小平。而且在邓小平年谱或者是李鹏的经济日记等等资料当中看,这也是1988年李鹏第一次去见邓小平。就在这次他单独去见邓小平的谈话过程当中,邓小平先是问这次人大会议人大代表意见最大的是什么?李鹏说是物价问题,然后由这个话引出来邓小平讲了一大段所谓物价要闯关,要尽快解决双轨制的问题,并让李鹏带话给中央常委和政治局,告诉他们尽快要做这个工作。这样李鹏回来以后很快就向中央常委们传达了邓小平的意见。这件事情是没有公开的。

邓小平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提出要闯关呢?后来经过我和一些朋友访谈,最后发现是这样一个过程,就是在1987年年底,在十三大刚开完的时候,当时有一些青年经济学家,或者是红二代,像孔丹、秦晓、马凯,这些人,他们在一起议论中国经济改革问题时,提出一个说法,叫做改革遭遇泥潭期。物价问题是经济改革当中最难闯的一关,在以往社会主义国家改革,像匈牙利等国家经济改革过程当中,改革物价往往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社会上会出现一系列的群体性事件、游行示威等等问题。所以,他们提出改革遭遇泥潭期,中国现在也进入这么一个阶段,是不是趁着邓小平、陈云这些老人家还健在的时候,靠着他们的权威把这一关闯过去。他们提出这样一个想法。

这个想法后来他们通过一些渠道传到了邓朴方的耳朵里,就是趁老人家们在的时候,赶快闯过这一关,大概邓朴方回去以后跟他们家老爷子复述了这个看法。老爷子那段时间对经济改革也很关心,对物价问题,大概这个和他的思想是很合拍的,这样他就在李鹏拜访他的时候,就要李鹏向中央转达尽快搞物价闯关。这个事就是这样缘起的。

应该说赵紫阳当时的看法和邓小平是一致的,他开始时对物价闯关是支持的。所以在1988年5月16号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赵紫阳第一次提出物价要尽快理顺,要过关的问题。之后5月19号的常委会上赵紫阳再一次谈到这个问题,并且常委会决定国务院成立物价委员会,由姚依林负责制定物价闯关方案。1988年5月30号,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再一次确认了前两次常委会的决议。5月30号这次是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各省委书记扩大参加。虽然也有些人有各种各样的担心,但是并没有明确表达出来。5月30号政治局扩大会议还是通过了要制定方案,准备物价闯关。这是物价闯关这个决策提出的过程。

那么,邓小平提出了物价闯关,咱们党内还有一个和邓小平几乎并列齐驱的老人家,号称经济专家的陈云对物价闯关是什么意见?当时他在物价闯关当中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说实在话,在2005年前的那些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陈云对物价闯关有什么不同意见。

大家可能都知道,陈云往往和邓小平有不一致,在很多时候,在一些观点上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邓小平是不一致的。十三大以后中央政治格局发生了一个变化,就是“三老”都退出了中央常委,邓小平也不再担任中顾委主任,把这个职务让给了陈云,邓小平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李先念则是全退,把他的国家主席位置让给了杨尚昆。但不管怎么说,邓小平和陈云当时仍然是党的主要的领导人,军委主席和中顾委主任。军委主席提出物价闯关,中顾委主任发表了什么意见?说实话在那段时间我确实没有听到。我当时曾是十三届三中全会文件起草组成员,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方面任何的信息。

后来在2005年的时候,《炎黄春秋》第10期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九八八年物价闯关前后》。文章署名很正宗,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作者以一个中央部级机关,而且是中央文献整理机关来署名,可见极其郑重其事。这篇文章当中明确谈到,1988年5月18号,姚依林向陈云通报中央常委进行物价闯关的意见,请注意,5月16号赵紫阳主持了第一次提出物价闯关的常委会。5月18号,会后第三天姚依林向陈云汇报,陈云就表达了他对物价闯关有不同意见,认为这里面经济问题很多,他讲了一大堆意见。在那篇文章里还记载,5月29号,就是5月30号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前一天,李鹏也去向陈云汇报,陈明确反对拟议中的价格、工资改革办法。而且那篇文章里面用了一个词,说陈云斩钉截铁的说,价格在你们有生之年理不顺,财政补贴取消不了。这篇文章后面还有一个短短的后记,说明此文摘自中央文献出版社刚刚出版的《陈云传》,是其中一节,由金冲及主编。

讲陈云在物价闯关有不同意见这篇文章,是在2005年公开的。我看到这篇文章以后,感觉很突然,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当初也算是在中央核心机关,但是没有听说这个问题。我就去问鲍彤,鲍彤说他那几年几乎列席了中央所有政治局会、常委会和思想宣传工作小组会议,他从没有在这些会议上,在那段时间听说过陈云对于物价闯关有过任何不同意见。后来我又去问李树桥,他是赵紫阳的秘书。李树桥说他在2005年之前也不知道,后来他也是看了《炎黄春秋》这篇文章,才知道陈云在物价闯关当中有那么多不同意见。

那么,这个事情就很奇怪,以陈云当时在党内的位置,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第一位的顾问,顾问有不同意见,中央常委需不需要听取呢?第二就是向顾问汇报的这两位常委,一位是姚依林,一位是李鹏,在听了中顾委主任有不同意见,他不需要向赵紫阳,向中央常委、中央政治局报告吗?但是遗憾的是姚依林是在中央常委会两次会议之间,5月16号会议和5月19号两次中央常委会议讨论物价闯关问题之间汇报的,为什么他5月18号见了陈云,说闯关闯不过去,5月19号开会,姚依林作为中央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而且负责制定物价改革方案,这样一个身份却没有传达陈云的意见呢?同样,5月29号李鹏见了陈云,陈云斩钉截铁的说你们闯不过去,但是第二天就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难道李鹏作为国务院总理、中央常委不需要向政治局报告?可惜,他也没报告。

这个事情公开出来是在2005年,恰恰在2005年赵紫阳在1月17号去世了,这篇文章是赵紫阳去世以后发表的。这篇文章还有一段话,说是说中央政治局在8月15号会议上通过了物价改革方案,陈云的意见没有被采纳。我看了这段话以后,感到很吃惊,陈云有意见吗?当时党内外怎么都不知道?而知道陈云有不同意见的是李鹏和姚依林,他们为什么不向中央常委会汇报?不向中央政治局汇报?然后在2005年赵紫阳去世之后,又来指责赵紫阳没有采纳陈云的意见?现在已经无法搞清赵紫阳当时是否知道陈云有这个意见,因为赵紫阳已经去世了。如果没去世,我们还可以核实一下。现在只能去问当时赵紫阳身边的几个人,但他的秘书们都不知道陈云当时有这个意见。

这是为什么?后来我曾经和鲍彤探讨这个问题,说为什么当时他们不汇报,鲍彤的看法是,他们不敢跟常委、政治局汇报这个问题,因为李鹏和姚依林都很清楚,物价闯关是邓小平的意见,是邓小平让李鹏向中央转达的。如果他们再转达一个陈云的反对意见,那就等于他们给邓小平添乱,等于他们站在陈云这边反邓小平。所以这两个人都很清楚陈云的态度是反对物价闯关的。但是他们都不敢把这件事情公开出来。当时这两个人,一个是国务院总理、中央常委,一个是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中央常委,负责经济工作和负责物价改革方案制定的两个主要负责人,竟然采取了这样一种态度。真的不能让人理解。当然这是我的感慨。

1987年8月15日,中央政治局开会,通过了物价改革的方案,决定用五年的时间理顺物价关系。通过之后,在工作上却出现一个失误。当时已经物价闯关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邓小平几次见外宾都讲物价闯关,老百姓中间已经产生了对物价要上涨的预期。在这个时候,对政治局会议决议该怎么处理?从赵紫阳本人也好,鲍彤也好,或者是中央工作的这些谋士们也好,对于经济改革这个问题大家都缺乏经验。当时只记得十三大提出重大的问题要让老百姓知道,重大的问题要由人民讨论,就是要公开。从十三大召开以后,政治局会议每次都要发新闻公报。所以1988年8月19号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大早就播发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新闻公报,表示要用五年的时间理顺物价关系,进行物价闯关。结果从8月19号开始,全国各地开始大规模的抢购和挤兑。这个现象大概延续了两个多星期。现在看来,这是对于公开化、透明度这把双刃剑的把握和运用有问题。

赵紫阳8月22号左右结束北戴河办公回到北京。中央政治局会议开完了之后,北戴河会议就等于结束了。赵紫阳回来以后看到各方面报来的各种各样的资料和简报,对于整个物价上涨十分忧虑,因为当时一个星期以后,物价已经涨到了20%多。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赵紫阳先是找了杨尚昆,又找了薄一波。以杨尚昆在党内地位,他和邓小平私人关系和工作关系来说,他是邓小平和中央之间的联系人,而且物价闯关的意见又是邓小平提出来的。所以赵紫阳先找了杨尚昆和薄一波,他们两个人看到当时形势确实很严重,对物价闯关也很犹豫。赵紫阳提出,是不是物价闯关这件事要缓一缓,他们两个表示赞成。这是23号。在24号赵紫阳又找了李鹏、姚依林两个国务院主要负责人,一块商量这个问题,他们也表示赞成。这样在26号赵紫阳征求了邓小平的意见,赵紫阳说要见邓小平,邓小平说就不见了吧,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按照你们的意思办吧。实际上邓小平是不高兴的,他提出物价闯关,你们到现在不过了。但放缓的意见又是中央常委提出来的,薄一波和杨尚昆也支持,所以他就说按照你们的意见办吧,不见了。

就这样,赵紫阳在8月29号召开了中央财经小组会议,决定向中央建议,闯关放缓。物价闯关这个决策是中央政治局会议做出来的,要改变它就需要相应的程序,赵紫阳开中央财经小组会议,首先财经小组要作出决定,向中央常委和政治局建议撤销前面的物价闯关决议。中央财经小组做出决议以后,9月2号,中央政治局再次召开扩大会议,通过了物价闯关放缓,并在这个会议上提出了下一步的任务是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此后,9月15号召开中央十三届三中全会,也通过了治理整顿的决议。

但是,这段时间又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按照鲍彤回忆,在赵紫阳在征求杨尚昆、薄一波,包括李鹏、姚依林等等这些人意见的时候,中央财经领导小组还没做出决策的时候,8月27日,李鹏通过国务院秘书局给各省打了一个电话,说物价闯关暂缓执行。在中央还没有正式作出新的决策的时候,财经小组没开会,政治局没开会,中央全会也没开,他就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全国,物价闯关暂缓执行。物价闯关是8月15号中央政治局做出的决策,你一个总理在中央领导机关没有做出其他决策之前,你有什么权力向全国发出这样一个通知?接着国内外就出现了很奇怪的舆论,就是国务院纠正了中央政治局的错误,这个说法开始出现了。

在8月29号中央财经小组开会决定向中央政治局建议物价闯关暂缓的第二天,8月30号李鹏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做出六点决定,把物价闯关要延期的说法很快发向全国。请大家注意,中央财经小组是中央领导经济的一个专门机构,但是它不是中央政治局会议,也不是中央常委会,更不是中央全会。29号中央财经小组刚刚说我要向政治局报告,建议修改上次政治局会议决议,但是中央政治局还没有开会呢,国务院就率先开了一个常务会,然后把这个决策发到全国了。这个事弄的赵紫阳很恼火,因为甚至香港都出现了国务院和中共中央,就是李鹏和赵紫阳出现矛盾这种说法。

在中央做出了物价暂缓闯关的9月2号政治局会上和9月15号的中央三中全会上,赵紫阳都提出,这个事是由我主持做的,我应该负责,他为此承担了责任。李鹏和姚依林在这个时候觉得赵紫阳终于犯错误了,就开始在国务院范围,在经济改革领域,开始不太听赵紫阳的意见了。要知道,赵紫阳当时仍然是中央财经小组组长,李鹏和姚依林只是财经小组成员,中央早就明确关于经济方面决策要由财经小组负责,但是这个时候财经小组说话却不太算数了,李鹏也不太听话了。据说,陈云当时说了一句话:国务院终于“改变了不作决定的形象”。

1988年底的12月26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了一次“生活会”。会上,李鹏、姚依林带头批评赵紫阳对国务院工作“过问太多”,李鹏说他这个总理很难当。同时,他们对赵紫阳提出的一些改革开放政策,提出了质疑。会上姚依林直截了当地问,攻价格关这是什么意思?是怎么出来的?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其实物价闯关提出的过程他们也很清楚,但是他们心里又有一个鬼,就是什么呢?他们知道物价闯关是邓小平提出来的,那是李鹏转达的,但是他们又怀疑物价闯关是赵紫阳跟邓小平先去建议的,邓小平考虑好了又让李鹏转达的。所以他们追究物价闯关到底是谁提出的。这等于给赵紫阳又出了一个难题,物价闯关明明已经失败了,赵紫阳又不能说这件事是邓小平建议的,赵紫阳就说这件事是我主持的,我领导做的计划,应该由我承担责任。赵紫阳一直讲这个话。赵紫阳又把后来改变决策的过程也讲了一遍。这些讲话房维中那本《在改革风浪中前进》资料集1988年卷收录了这次政治局会议的发言记录,但是他收录的是根据他自己记录整理的,内容不全。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