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刘因全   ZT:曾大军事件及其引发的唇亡齿寒效应 作者:刘晓东(笔名三妹) 2016-09-17 10:11:17  [点击:457]
曾大军事件及其引发的唇亡齿寒效应

作者:刘晓东(笔名三妹)


2016年1月5日博讯网发出消息,家住纽约并长年以海外民运人士的名号为掩护的共特曾大军在某政府的暗中帮助下,解脱美国政府的电子铐,成功逃到墨西哥而后逃回中国。曾大军的共特身份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人人皆知,因为他所在的海外民运组织社会民主党(简称社民党)的数个成员三天两头群发揭露他特务的声明和文章,铺天盖地指称他是共特,请见下面附件的其中一个报导。所以,曾大军被美国政府调查和逃跑的消息传出后,并没有引起民运圈内外的惊奇和震动,就连一直被人质疑的特线队伍中也是一片沉寂,谁还会犯傻出来为这个共特说话做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呢?


可是,“怪事”还就出现了,而且不是犯傻而是居心叵测。在曾大军消息发出六天后,在卞和祥发电邮石破天惊地宣布将要写“我怀疑唐柏桥是特务的十大疑点”一文的第二天,正被我、卞和祥和曾宏三人猛攻其诈骗恶行的民运惯骗唐柏桥,于1月11日发出一封电邮为曾大军说话,他胡乱分析一通后表示强烈怀疑此消息的真实性,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信誓旦旦发誓说:“如果曾大军确是中共特工,我与他不共戴天;如果曾大军是被别人污蔑陷害,我与污蔑陷害他的人不共戴天!” 唐柏桥虚张声势的惯用伎俩用在这里,给人的感觉不过是他唇亡齿寒的心虚和慌张。他又拿出另一偷梁换柱转移目标的惯用伎俩,把矛头指向美西社民党的中执委卞和祥,说,曾大军没有破坏社民党,卞和祥才是破坏社民党的罪魁祸首,又狐假虎威地威胁说:“我正在協助司法部門全面調查此人(指卞和祥),請了解他的背景和他曾所做過的破害民運的事情的人與我聯繫。”真是漏洞百出、语无伦次!你自己还要别人协助你提供卞和祥的情报,美国司法部门如何用你这个对卞和祥一无所知的人去协助他们? 还谎说协助他们全面调查?看来,这个惯骗确实被曾大军事件吓得不轻,连说谎质量都严重下降。这些谎话和虚招显然都是在欲盖弥彰。一个因为信用败坏连普通工作都被主流社会拒绝的无业游民混混,岂能受到司法部门的信任,更谈何协助工作?


揭露曾大军分裂社民党的文章和质疑其特务的文章均可在网上查到,十年以来,曾大军的共特身份已经闹得人人皆知,唐柏桥怎可能不知道?其实,唐柏桥比谁都更心知肚明。正如他在脸书中所言,曾大军是他的朋友。另外,他们两人都暗中跟中国驻纽约总领馆、中国驻联合国使团负责特工事务的官员曾晓华联系密切。唐柏桥的受害人曾宏在我写的唐柏桥如何行骗的采访录中对唐柏桥与曾晓华的密切关系有过披露,在此我们不妨重温一下这段叙述。


“唐柏桥自称共产党方面也很重视他。有一位叫曾晓华的中共驻纽约联合国的高级官员长期与唐柏桥经常不定期私下来往,唐柏桥自己说是‘单线联系’, 唐还说曾晓华经常用公款请他吃饭和喝酒。在我出院后,唐柏桥神秘地问我:‘你住院时,那次我来看你,你知道为什么我来晚了?’ 他又答到:‘我与曾晓华见面去了。当时我忙着要走,我告诉曾晓华我还要去医院看一个人,曾晓华马上就警觉地问,是不是那位姓曾的?曾晓华还问我你得的什么病,我严词拒绝告诉他。’说完这个场景和故事,唐柏桥又严肃地强调说:‘所以我们必须要更加小心。’我相信唐柏桥与曾晓华关系很密切,也相信曾晓华确如唐柏桥所言是个中共高级特务。但我半信半疑曾晓华当时就能知道我住院,还关心我的病情。我算什么人物,需要中共这样费心注意?这很像是唐柏桥自己在费心利用和蒙骗我。他总是时不时地编造一些这类的场景和故事,制造恐怖气氛,以图吓住当时没有美国生活经验的我,为的是加强对我的控制。”


几年前,卞和祥也告诉过我唐柏桥和曾大军的特殊关系,最近又经我核实如下:

2009年至2010年间,卞和祥、唐柏桥、李大勇三人共同建立了一个名为“反共阵线”的电邮群组,召集来许多海外知名反共人士在群组中,讨论反共大业。因为唐柏桥操作电脑娴熟,所以主要由他做进出人员的电脑操作。但三个召集人通过规定:群外任何新人进来都要经过三人中的任何两人同意,以保证群组成员的纯洁和安全。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卞和祥偶然发现曾大军的电邮出现在邮群中,卞和祥大为吃惊,便去问李大勇是否是他把特务曾大军放了进来,李大勇说他绝对不会做这个事情。卞和祥便去问唐柏桥说:“李大勇和我都不知道曾大军进入群组,肯定是你一人所为。你违反规定,放这种可疑人物进来,让他监视记录我们的反共言谈,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唐柏桥无法抵赖,哑口无言。卞和祥和李大勇要求唐柏桥拿掉曾大军,唐拖着不办,卞和祥自此再也不去那个邮群了。卞和祥说,唐柏桥以是他朋友为幌子把可疑的共特人物偷偷带进反共人士的重要会议或重要活动中远远不止这一次。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别打电话给当时与曾大军争吵得最厉害的社民党负责人刘因全,让他把保留的所有双方争论记录、文章和声明都电邮给我,我想了解真相。收到他发来的数十篇资料后,我耐心地在这些陈芝麻中浏览,发现曾大军为达到挑动和蛊惑作用,一直不断地制造荒诞无稽的、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这也是中共特务惯用的伎俩。考虑到篇幅,只举此一例为证,刘因全当时在电邮中指出了曾大军这个荒诞无稽的谣言:“他(曾大军)反复造谣说:草庵拿着我(刘因全)的信,拜会了江泽民、曾庆红和薄熙来,这不是瞎扯吗?”


海外民运重要组织中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分裂过五次,在2011年的头8个月中发生了四次分裂事件,导致最终的大分裂,这五次分裂事件都与共特曾大军的挑拨破坏有关。


第一次分裂是2001年,在曾大军的挑拨下,时任社民党主席刘国凯和副主席方圆之间发生矛盾,造成互相撤对方职的乱局。
第二次分裂是2011年初的二中全会,曾大军挑拨刘国凯不准许日本党部的中央委员王亭芳参加会议,造成争吵和分裂。以后的数次分裂都是在2011年同年内连续急剧发生。
第三次分裂是曾大军挑拨主席刘国凯要开除中执委蔡登文,刘因全要求以党章规定办理,刘国凯提出分家。
第四次分裂是在曾大军挑拨下,刘国凯提出提案,开除王希哲和草庵居士,刘因全不同意,导致混乱和分裂局面。
第五次分裂是曾大军带头公然践踏社民党党章,在诸多社民党高层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1年8月召集部分党员召开了所谓的社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简称三大),推选曾大军成为主席,造成最终的大分裂,详情请见下面。


私心很重的社民党主席刘国凯无视诸多党员对共特曾大军频繁挑拨和蛊惑行为的不满,反而把与曾大军势不两立的刘因全等反曾人士当成头号敌人来打,反诬刘因全等反曾人士是制造分裂的总后台,同时刘国凯却把制造分裂而犯了众怒的共特曾大军当成了接班人,刘国凯说:“是特务也要用!” 因此,曾大军才有恃无恐地私自召集了社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在刘国凯的扶持下当上了社民党主席。这就导致了社民党的最终大分裂,分裂成美东社民党,美西社民党和社民党革命委员会三摊。刘国凯也与曾大军达成交换,后来在曾大军的帮助下悄悄进入中国,并得到有关方面的款待。


美西社民党和社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成员都说美东社民党中尽是些特线,而美东社民党后来两次“诚恳地”说好话要求合并,并托人从中斡旋,美西社民党坚决不同意合并,并说:“合并就是给那些在美东社民党中的共特来探听我们情报的机会和饭碗,让美东社民党的特务们自己在一起呆着去自己探听自己吧,他们探听不到咱们这边的情报,就在中共那里失去了价值,也失去了向中共讨钱的饭碗!”


其实,曾大军被美国政府戴上电子铐跟踪调查,除了因为他破坏海外民运外,还因为他触犯了美国利益:他假借海外民运人士的身份帮助中共政府诱骗两个美国政府线人进入了中国大陆,被中共国安将三人全部抓住,曾大军假装坐牢半年,而后又回到了美国,那两个美国公民被中方以间谍罪判长期徒刑关押。


有反共特经验的明眼人一看便知,曾大军逃脱美国政府的跟踪逃回中国的消息千真万确,曾大军是板上钉钉的共特,明眼人一看也能估计到,美国政府对曾大军的探底,不会不取得社民党中反曾大军的强硬派党员的协助。民运惯骗唐柏桥对此消息的胡乱分析和强烈怀疑,是他故弄玄虚、欲盖弥彰的心虚表现。他有意开脱共特曾大军分裂社民党的恶行,指鹿为马地栽脏卞和祥,也是他故弄玄虚、欲盖弥彰的心虚表现。


惯骗唐柏桥2016年1月13日在脸书上这样写到:“我已初步了解到最近关于曾大军所谓潜逃回中国的消息极有可能是有人恶意捏造。根据我向美国有关司法部门了解到的情况,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曾大军是中共特工,也没有给他戴过电子手铐。有人显然企图把水搅浑,贼喊捉贼。”


常识告诉我们,美国政府决不会向唐柏桥这样的外人泄漏还没定案的对曾大军的调查情况,连FBI跨部门之间都极为保密,他们又怎会如此明确告知唐柏桥这样一个与此案无关的、在美国二十几年信誉极坏的、从未有正当职业的无业混混?再有,既然惯骗唐柏桥如此肯定地说 “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曾大军是中共特工,也没有给他戴过电子手铐。”为什么他却又不太肯定地说:“……消息极有可能是有人恶意捏造。” 既然唐柏桥有美国政府如此肯定的亲口告知的消息,为什么他不上网公开谴责海外消息源头博讯捏造?唐柏桥这些前后矛盾的谎言,分明是他“企图把水搅浑,贼喊捉贼。” 说到底,还是他故弄玄虚、欲盖弥彰的心虚表现。


从惯骗唐柏桥这段假话就能明显看出,唐柏桥的脸书是在欺骗没有美国生活常识的国内人,用的还是他当初欺骗曾宏、郭进、张凯臣等没有美国生活经验的人的同样的胡编烂造手法。


现在,曾大军的特务身份暴露了,一跑了之了,曾大军的朋友唐柏桥开始惴惴不安了,于是威胁说他去了“司法部門”报告了刘晓东、卞和祥和曾宏揭露他诈骗的三个人,曾大军消息发出前他就说了几次了,终于去了当地小城San Jose的FBI填了个“抱怨表格 Complaint Form”,于是就狐假虎威了,又像打了鸡血一样满篇假话新编了。演什么戏呀,连个响应的观众都没有,美国司法部門可不像曾宏、郭进、张凯臣等受骗人那么好骗。你纸上谈兵虚张声势有什么用呀,连小孩子都蒙不了,还想蒙美国司法部门? 再说了,美国司法部門是你家开的?由你这个惯骗说啥是啥?你说的那些虚晃一枪的威胁话假话岂能掩盖你唇亡齿寒的心虚,最终你还不是像曾大军一样落荒而逃。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二0一六年一月十五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6-09-17 10:59:2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