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草蝦   yangjia杨佳的面具与血迹 2013-08-08 07:46:13  [点击:75317]
震惊——杨佳案可能还有一名“面具人”杀手!
http://bbs.hsw.cn/read-htm-tid-660778-ordertype-desc-displayMode-1.html
陕西万人相亲
原标题:“面具人凶手”是不是杨佳?
来源:斩云剑的《法天下》博客 http://www.fatianxia.com/blog/51563/ 2008-11-17

二审法庭上,面对公诉人以监控录象对杨佳的指控,杨佳说:“怎么能证明(监控录象里)那个戴面具的人就是我?”杨佳发问得自然,也非常合理。要证明那个“戴面具的人”(以下简称“面具人”)是杨佳,理所当然你应该拿出证据。但是,控方公诉人似乎没有回应杨佳的发问。

不过,注意到上海警方侦察终结后给出的两个证据:

1、杨佳在上海买过一只3M防毒面具。有购买时间,有购买地点,有购买方式(网上求购),有杨佳联系售货人的手机号码,有物品价格,有购物发票,还有售货人陈舟的指认。

2、根据21楼孔中卫的证词和督察室其他几个人的印证:他们制服戴面具的人以后,他们摘下了那个人的面具并放到跑步机上,他们看到的这个人是杨佳。

这两个证据,被上海警方用来证明“面具人”就是杨佳,应该是很“确凿”了。承认其“确凿”的前提是:上海警方所依据的证据不是伪证。是否存在伪证以及可能伪在何处,本文稍后有分析。本文主要表达以下三点:

一、“面具人”是不是杨佳,有一个不可忽略的逻辑
上海警方在依据上述证据证明“面具人”即杨佳的时候,一定没有意识到:在把这一“证明”应用到事件发生的实际过程的时候,它必须面对并应当符合一个不可忽略的逻辑。这个逻辑就是:

如果,被害人的血迹留在了3M面具上,同时也应该留在、并且留在了杨佳的身上,那么,这个“面具人”便是杨佳无疑。否则,“面具人”就不一定是杨佳,同时不排除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

根据血迹《检验报告》,3M面具上留有血迹的被害人有3个,分别是:徐维亚(交巡支队警察)、李珂(科技科警察)、方福新(治安支队警察)。下面,先分别看一下3位警察的伤情:

1、徐维亚:
据《尸检报告》:头面、颈项部:前额部有长 5 厘米的缝合创口,深及皮下;左颊至左颞有长为 14 厘米的缝合创口,深及肌层。两处创口均创缘整齐、创壁光滑、创腔内未见组织间桥。躯干、四肢部:左颈下有长为 1 厘米的缝合创口。右胸第二肋、锁骨中线处有长为 2 厘米的缝合创口。右胸及腹部有呈倒“L”型缝合创口:于右乳下右腋前线左至剑突出处长为 18 厘米,剑突处至脐处纵形长为 28 厘米,深及胸腹,探查胸腔、腹腔积血,左侧肺脏、肝脏均有破裂口。右腋中线第六肋间有长为 2 厘米的缝合创口。两侧腹股沟有长为 1 一 2 厘米的缝合创口,并伴有皮下淤血。左上肢 1 *2 一 4 * 5 厘米的散在皮下出血斑,左上臂略肿胀。右肘关节处有长为 12 厘米的缝合创口。左股下段外侧有 3 / 5 厘米皮下出血。以上创口均创缘整齐、创壁较光滑、创腔内未见组织间桥的特点。

徐维亚的伤情,可以简明表述为:

头面与颈项部:缝合创口2处,分别深及皮下和肌层。

躯干与四肢部:缝合创口7处,其中最大的一处深及胸、腹,在右胸及腹部呈倒“L”型缝合创口:于右乳下右腋前线左至剑突出处长为 18 厘米,剑突处至脐处纵形长为 28 厘米。

也就是说,“面具人”对徐维亚一连捅剌了9刀,其中致命的一刀深及了胸腔和腹腔,致被害人胸腔、腹腔积血,肺脏、肝脏均有破裂口,创口长达46厘米。

2、李 珂
据《尸检报告》:头面、颈项部:左额部有长为 4 厘米的皮肤划创,左唇处有长为 2 厘米的皮肤划创,左下领处有长为 3 厘米的皮肤划创,此三处均仅深及皮下,创缘整齐、创腔无组织间桥。躯干、四肢部:右胸于锁骨中线第三肋处有长为 5 厘米的缝合创口,深及胸腔;右腋前线第三一第四肋间有长为 8 . 5 厘米的缝合创口,深及胸腔;右乳头下由胸骨旁线至腋中线处有长 21 厘米的缝合创口,深及胸腔。右胸腔有积血,右肺上叶见贯穿性损伤,右肺动静脉裂伤。左手拇指近节腹侧有长为 3 . 5 厘米的缝合创口,左手食指近侧指间关节腹侧有长为 3 厘米的缝合创口。以上创口均创缘整齐、创壁较光滑、创腔组织间桥不明显。

李珂的伤情,可以简明表述为:
头面及颈项部:皮肤划伤3处,深及皮下;

躯干与四肢部:缝合创口5处,其中有3处深及胸腔。

也就是说,“面具人”对李珂一连捅剌了8刀,其中致命的3刀扎进了被害人的胸腔,最长创口达21厘米。

3、方福新
据尸检报告:左胸部于左乳头处下第四一第五肋间由胸骨至左腋前线处有长为 16 厘米的缝合创口,创缘整齐、创壁较光滑、创腔无组织间桥,相应处胸廓壁肋间呈洞状创口,创道深及左胸腔、左肺,左侧胸腔有积血,左肺下叶有贯穿性创口。

根据方福新的伤情,“面具人”只对准方福新的胸部剌入了致命的1刀,创道深及胸腔、左肺,创口长达16厘米。

至此,与“面具人”有关的3位殉命警察的伤情已经明了。根据三位遇害警察的伤情,那个“面具人”加害三位警察时的惨不忍睹不难想见。接下来,便是问题的实质:“面具人”最不容易染到被害人血迹的3M面具上都留下了3位被害人的血迹,那么,在如此凶残的屠杀过程中,“面具人”比防毒面具受物面大十几倍的身体上或者衣服上却一点也不留下3位被害人的血迹,这可能吗?这不可能。

偏偏,《血迹检验报告》告诉了人们:杨佳身上没有这三位被害人的血迹。哪怕杨佳的身上或者衣服上有三位警察中任何一位警察的血迹呢,我们也可以认定“面具人”就是杨佳了。但是,杨佳身上偏偏没有其中任何一位警察的血迹。面对实际发生的这个结果,一口咬定那个“面具人”就是杨佳,显然这在逻辑上是站不住的。

本人尊重逻辑,因此认为,逻辑之外没有真理。当实际发生的事情不能把“面具人”与杨佳连结成为同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只能说:不能确定“面具人”就是杨佳。

二、我看上海警方给出的那两个证据

本人尊重逻辑,同样尊重证据。当针对“面具人就是杨佳”提出质疑的时候,这质疑也就意味着本人认为,上海警方有可能涉嫌伪造了证据。

首先,看上海警方给出的第一个证据:

杨佳在上海买过一只3M防毒面具。有购买时间,有购买地点,有购买方式(网上求购),有杨佳联系售货人的手机号码,有物品价格,有购买发票,还有售货人陈舟的指认。

这个证据,看似蛮确凿的,但还是有点不那么确凿。因为,无论谁要购买一只3M防毒面具,这些个“有”都是少不了的,且发票上只需要售货方盖章,并不需要购买人签字。涉及到杨佳的只有其中两点:

1、杨佳用来联系的手机号码(13162590196)

售货人陈舟所说的这个手机号码是不是杨佳的,我们不好确定(如果杨母恢复了自由,倒是可以问一问杨母)。不过,却看到过有人转发的2007年10月4杨佳于上海在网上发过的一则“求租自行车”的广告,其中也有一个手机号码,现将内容如下,孰真孰假,或许那个131是杨佳后来注册的新号?请网友自做判断。

作者:租辆车 回复日期:2007-10-4 9:49:24 
    我在上海旅游,找不到出租自行车的地方,租到6号中午    
    一天10-20元,住在闸北火车站   
    恒丰路的车摊去过,太贵     
    谁能告诉我哪里能租到自行车? 请用短信告诉我(不接电话) 13693628964    
    谢谢

2、关于陈舟对杨佳的指认
对这个指认不想多说。只质疑一点:让陈舟指认的方式是照片指认而不是对实体人指认,至于他指认的那个8号照片是不是杨佳,天知道。

其次,看上海给出的第二个证据:

根据21楼孔中卫的证词以及督察室其他几个人的印证:制服戴面具的人以后,他们摘下了那个人的面具并放到跑步机上,他们看到这个人是杨佳。

终于有目击证人把杨佳同“面具人”连结到一起了。通篇《一审判决书》中,这算是唯一能把杨佳同“面具杀手“直接连结到一块的目击证言了。

但是,孔中卫的证词可信吗?

孔中卫本来是受害人(死伤警察上升到11个的那第11个就是他),他却当起了证人。

本来,所有受害人和其他证人谁也没说自己受到过“喷雾器的攻击”,孔中卫却能编造出“他一边对民警使用喷雾器一边挥刀”。因了孔中卫的证词,“警用催泪喷射器”成了杨佳行凶的证物,而上海警方刑侦竟没有去核实这支“警用催泪喷射器”的来历。

如此所谓“面具人即杨佳”的证据,更大的一个缺陷在于,正如网友4452所说:在制服杨佳后,在场那几个警察,为什么竟没有一个人用手机把戴面具的杨佳拍下来呢。人们从网上看到的被控于案发现场的杨佳,可都是没戴面具的杨佳呀。这样的“证词”,与作证的警察“空口无凭”又有何异?

别忘了,郑州黑马也提出质疑:在21楼2110 室门口与南侧电梯之间的地面上有一处 60 厘米 * 50 厘米的血迹,如此大片血迹还没有哪个相应的被害人认领呢。据血迹《检验报告》,21楼血迹均为被害人李伟(分局督察)所留。而李伟,只是右脸侧被划成轻伤,21楼的另一个被害人吴钰骅,也只是右上胸部有一处软组织裂创长为 3 厘米的轻微伤。孔中卫们是不是也能证明一下,受了轻伤的李伟和吴钰骅,他们何以能在21楼留下如此大片血迹?

三、“面具人”若不是杨佳,应该另有其人

这是对上海警方提出质疑时不得不面对的逻辑。

如果,“面具人”活着,还不好说。

如果,“面具人”已死,本人试以为可能会有如下特征:

1、在行凶开始需要遮盖自己面孔而不被熟人过早地识别出来;

2、可能与徐维亚、李珂、方福新三位被害警察有着要命的结;

3、《血迹检验报告》未公布的3M面具上另外两处血迹的主人;或者,一个没有在3M面具上留下血迹的人;

4、该人的身体或衣服上应该有徐维亚、李珂、方福新三位或者其中一位的血迹。

5、时间上,……。

咳!真相,其实就记录在上海警方至今没有公开的闸北分局底楼大厅和治安支队值班室那反映案发现场全过程的监控录像里。把那完整的监控录像公开,一切迷团都会立刻烟消云散,人们将无需质疑任何问题。

上海警方为什么就不能把那完整的监控录像公开呢?莫非,真的是因为“此事事关国家利益”?

不得其解。



附相关资料1:《东方网》7月8日转《新闻晚报》报道:碰巧于7月1日到闸北分局办事的吴女士对记者谈到,她上午9点35分走进大楼,坐电梯上去,在21楼紧挨楼梯的一个办公室办事。 “办事中,有个年轻人推门往里看了我一眼后又转身走了。后来想想,那个年轻人看上去非常平常,没有发现他身上有血迹、有凶器。”“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才意识到,当时推门进来的就是杨佳。”

附相关资料2:杨佳7月1日上午去21楼督察室寻吴钰骅讨“说法”、“解决问题”。被控在21楼后,在现场对谢有明律师说:“刀是在21楼捡的。“

附相关资料3、新民网报道,从庭审(二审)现场了解到,杨佳在上午的庭审中,对案发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全部表示“不知道”,包括案发时监控录像中的人他看后也表示“不记得”。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