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柳如是 草庵,这事是真的吗?   2011-07-18 21:06:15  


作者: 草庵居士   简答如下: 2011-07-19 03:05:07  [点击:1187]
文章提到的徐孝廉(原文中把名字搞错了)与穆君、迈克均为社民党党员。诸位均可以与其人查证此事。张宝祥为民主党人。

此文为疑似中共伪造污蔑。

知道美国法律的人通过此文就知道其不合逻辑及法律。

1.“在洛杉矶,我结识了一位姓潘的中国人,在国外遇到中国人,感到格外的亲切。老潘待人随和,讲义气,对我很照顾,经常帮我找工作,慢慢就熟悉了。看到我整天东躲西藏,居无定所,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徐,我认识一位朋友,叫草庵居士,天津人,很有能量,能帮你办理绿卡,有了绿卡,你就能名正言顺地工作了,这样整天躲来躲去也不是办法,我就是找他办的。我说:草庵居士?这叫什么名!老潘悄悄说:对外就这么叫,一般人不告诉,美国名叫梅威廉,你就叫他草庵居士。我急切地问:怎么联系,怎么办理?老潘说:你不用着急,草庵居士与“丽人足浴店”老板张宝祥先生是同乡,经常到那里做客,通过张先生一定能找到他。”

文中所指老潘系指潘晴先生,潘晴先生是通过我介绍认识徐孝廉,而且是潘晴先生居住新西兰,是短暂来美开会时认识该人。与徐孝廉有过短期接触,并期望其在洛杉矶组建自民党党部。上述该文完全是臆造。

2.“好不容易熬过两天,20日一大早我就到移民局排队等候,叫到名字后,法官单独接见。穆先生也来了,也是来参加面试的,彼此都很兴奋。终于叫到我的名字了,我走了进去,两名法官正在看我的资料。”

移民局从未有法官,法官是隶属法院,在美国,无论是移民法庭,刑事法庭、民事法庭都是一位法官审理案件。即使是移民局的移民官审理案件也是一名移民官单独面谈审理。所以上文内容完全是不懂美国法律胡编乱造。


3.“过了一会儿,一名法官问:这些材料是你写的吗?我想起草庵居士提到的诚实,回答:不是我写的。法官又问:是谁写的?我答:是草庵居士写的。法官生气了:胡说,这不是草庵居士的XX写的吗,你为什么说谎?你可以走了!我不敢多问,只好离开。

“穆先生说:面试时,法官说我不诚实。我问:怎么个不诚实?穆先生说:法官问我这个材料是谁写的,我说是草庵居士,法官说这是草庵居士的XXX写的,对他XXX的字迹很熟悉,说我在撒谎,就让我走了。”

移民官连本居士儿子的字体都认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此看来,美国移民局是本居士私人开的。事实上,移民官只有审核案件的权利,不能拒绝申请和拒绝面谈。即使是有疑问,也需要面谈之后发出拒绝信,然后送交移民法庭由法官审理。

4.“我立即找到张宝祥说:绿卡我不想办了,把6000美元退给我吧。张宝祥说:什么6000美元?我说:办绿卡我先交给你3000美元,后来你又借我3000美元,不是6000美元吗?张宝祥说:谁看见我拿你钱了,你还借我钱了呢!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是草庵居士让我把钱交给你的吗?不是为了办绿卡,我能给你这么多钱吗?张宝祥蛮横地说:办绿卡的事你找草庵居士去,反正钱我是一分未拿!我马上又给草庵居士打电话要求见面。草庵居士说:我现在很忙,三天后,我去找你。三天后,草庵居士来了,我把张宝祥也找来了,我对草庵居士说:绿卡我不想办了,按你的要求,我先后交给张宝祥6000美元,现在把钱退给我吧。草庵居士说:不对呀,钱不是张宝祥收的吗?怎么向我要钱!张宝祥粗暴地说:草庵居士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根本没有收你一分钱,你愿找谁要找谁要去,以后别为钱的事再找我了,否则对你不客气!说完后扬长而去。草庵居士耸耸肩膀两手一摊:那就没有办法了。我那个气呀,骂道:你们简直就是一群流氓和无赖!然后不欢而散。”

本人从未收钱,该文也证实本人未收钱,只是暗示本人收钱。实际情况是,徐孝廉生活困哪时,我曾资助其三千美元。

5.“在好心牧师的施舍、照顾和强烈的回国愿望支撑下,一个月后,我慢慢康复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拼命挣钱:针灸按摩、拉广告、洗餐盘……只要能挣钱,什么活都干!在凑足路费提前预订了打折机票后,2009年2月26日带着在美国打拼九年的辛酸、苦累,我几乎身无分文地回到了中国。”


事实上,徐孝廉短期返国后携带妻子及孩子移民早已离开中国。在洛杉矶,盛雪生病之时,特意赶来为盛雪治疗。当时有数位民运人士在场。


最后本居士的疑问:为何在社民党出现重大风波的时候,乌鸦嘴要做出这种蒙骗不懂法律之人的人身攻击?其目的何在?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7-19 03:09: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