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乌鸦嘴   徐孝连: 我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后的悲惨遭遇 2011-07-18 20:47:30  [点击:1549]
该文转自 中国社会民主党论坛
文章发表时间:2010年7月6日

我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后的悲惨遭遇

我叫徐孝连,怀着对自由世界的向往,2000年5月我前往美国“淘金”。先后到过北卡、南卡、纽约、田纳西、洛杉矶等地,在修理公司、广告公司、餐馆等处,什么活都干,但收入不高,只能勉强度日。2003年我开始边学习针灸、按摩,边在商场等处给客人服务,收入渐高,生活条件有所改善。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因是“黑户”,没有合法身份,为了逃避警察的检查,我经常四处躲藏,工作生活日益艰难。

在洛杉矶,我结识了一位姓潘的中国人,在国外遇到中国人,感到格外的亲切。老潘待人随和,讲义气,对我很照顾,经常帮我找工作,慢慢就熟悉了。看到我整天东躲西藏,居无定所,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徐,我认识一位朋友,叫草庵居士,天津人,很有能量,能帮你办理绿卡,有了绿卡,你就能名正言顺地工作了,这样整天躲来躲去也不是办法,我就是找他办的。我说:草庵居士?这叫什么名!老潘悄悄说:对外就这么叫,一般人不告诉,美国名叫梅威廉,你就叫他草庵居士。我急切地问:怎么联系,怎么办理?老潘说:你不用着急,草庵居士与“丽人足浴店”老板张宝祥先生是同乡,经常到那里做客,通过张先生一定能找到他。

通过老潘引见我又认识了张宝祥先生。为了能尽快见到草庵居士,我想到张先生店里工作。经再三请求,张先生同意先试用几天。如果行,可以在他店里工作一段时间。几天后,张先生表示满意,同意我留下来了,就住在店里。但张先生特别强调:因为我没有绿卡,一旦被警察查到,与店里没有任何关系,不负任何责任,同时每挣五美元,要交给店里一美元,作为租金。为了能见到草庵居士,我答应了。慢慢地,我了解到:草庵居士最近一直在当地一家电视台搞讲座,每月都能到到店里来一次。

2008年3月,经张先生介绍,我有幸认识了草庵居士。草庵居士问我:你听说过“中国社会民主党”吗?我说:有点印象,好像报纸、电视上提过。草庵居士说:“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张平等、博爱、民主、公正、自由,谋求建立完善的民主宪政,反对一党垄断和个人独裁,人人享有充分的民主和自由。如果徐先生愿意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我可以介绍你入党,并帮助你办理绿卡,改变生存状况,你好好考虑一下,详细情况下次再谈。我非常感动,在美国七、八年颠沛流离的生活,使我尝尽了人间冷暖。 “中国社会民主党”追求的目标,正是我一直向往的,此时觉得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苦等几天后,草庵居士主动找到我,请我介绍一下自己在国内的情况。我说:来美国前,一直在国内铁路工务段工作,曾担任过铁路桥梁质量监理,因在路桥质量问题上坚持原则,得罪了领导,感到在国内很难发展。经反复考虑,才毅然辞职出国寻求发展的。草庵居士又问了一些细节后,匆匆离去。

忐忑不安中,草庵居士终于来了,这次他带来了一式三份申请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的表格,上面写着我的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毕业院校和原工作单位,以及担任过铁道桥梁工程师、公务段主管、高级主管工程师,2005年10月在美国留学,准备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因反映上级领导贪污工程款,造成铁道桥梁质量出现严重问题,又不配合中共官员掩盖罪行而遭到政治迫害,于1999年被剥夺工程师职务和工作,并受到司法机关的监控。”等我看完后,草庵居士说:如果没有意见,请签字。我有点担心: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夸大,其他党员知道真相后,会不会说我不诚实?草庵居士说:没问题,每名党员的档案都是保密的,再说,不说得严重点,怎么申请政治避难,怎么办理绿卡?为了办理绿卡,为了追求一直向往的民主和自由,我毫不犹豫地签了字。看我签字后,草庵居士又说:办理绿卡还需要缴纳10000美元费用。我说:我现在的状况,只能是勉强糊口,没有这么多钱,我是真心实意地想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想为我们共同的事业尽点绵薄之力,党能不能考虑我的实际情况,少交或不交?草庵居士严肃地说:不行,钱是办理绿卡用的,必须交,但考虑你的实际情况,又是张先生介绍的,可以先交3000美元,其余部分等绿卡办下来后再补交,你想点办法,三天后把钱交给张先生。见我有疑虑,草庵居士低声说:张先生也是党员。我取出在美国打拼八年大部分积蓄,按期将3000美元交给了张先生。草庵居士、张先生都很高兴,草庵居士说:很好,以后你就是中国铁道部的官员了,但这只是第一步,以后还要按时参加我们安排的活动,具体情况张先生会通知你。几天后,张先生对我说:我现在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借我3000美元。我面有难色。张先生又说:办绿卡你还欠7000美元费用,这钱以后你肯定要交,到时你再交4000美元就行了,那3000美元由我来交。我犹豫再三,想到以后还要在他店里工作,就取出剩下的积蓄,再向朋友借了一些,凑足3000美元借给了张先生。

带着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和对国内现状的失望,我追随草庵居士先后于2008年4月在旧金山参加了抗议北京奥运――人权圣火传递仪式, 2008年10月参加了在蒙市图书馆举办的“中国民主运动2008年洛杉矶大会”。另外,还参加了2008年5月中国社会民主党在洛杉矶中国城一家饭店进行的人权颁奖活动和在海边举办的抗议集会。活动中我曾问过草庵居士和张先生为什么要举办这些活动,草庵居士说:一是扩大社民党的影响,吸引更多有志之士参加;二是目前申办绿卡采取政治避难的方法是个捷径,只有积极参加活动,才能申请政治避难。

这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张先生的店里,后来一个姓穆的先生和一个叫迈克的也来过,但不久就走了。为了能够理直气壮地工作和融入自由社会。因此,我多次催问张先生和草庵居士绿卡办的怎么样了。2008年5月,草庵居士来电话说:相关手续已经报到美国移民局,现在正等待法官审核,你不用着急。我心里总算有了底,只好耐心等待。2008年10月17日晚,草庵居士来电话通知我:20日到移民局面试,做好准备。我问:需要注意什么?草庵居士说:别的没什么,记住回答问题一定要诚实。我除了紧张、兴奋外,内心对草庵居士非常感激。

好不容易熬过两天,20日一大早我就到移民局排队等候,叫到名字后,法官单独接见。穆先生也来了,也是来参加面试的,彼此都很兴奋。终于叫到我的名字了,我走了进去,两名法官正在看我的资料。过了一会儿,一名法官问:这些材料是你写的吗?我想起草庵居士提到的诚实,回答:不是我写的。法官又问:是谁写的?我答:是草庵居士写的。法官生气了:胡说,这不是草庵居士的XX写的吗,你为什么说谎?你可以走了!我不敢多问,只好离开。出来后,我赶紧给草庵居士打电话,讲了事情经过,草庵居士说:哎呀,非常抱歉,我忘了这个细节了!我再打听打听,估计没问题,能通过,一周后,我告诉你结果。没有办法,我只好耐心等待。

一周后,草庵居士主动来找我,说:很遗憾,这次没有通过面试。不过不要紧,下次注意这个问题,肯定能通过。但再次申请,还需要交7000美元。我说:我前后已经交给张先生6000美元,怎么还要交这么多钱?草庵居士说:是吗?既然这样,你再交4000美元就行了。我说:再考虑考虑。

之后,我四处寻找穆先生,终于在一个商场边找到了他。我问:你的面试通过了吗?穆先生摇了摇头。我问:为什么?穆先生说:面试时,法官说我不诚实。我问:怎么个不诚实?穆先生说:法官问我这个材料是谁写的,我说是草庵居士,法官说这是草庵居士的XXX写的,对他XXX的字迹很熟悉,说我在撒谎,就让我走了。我问:办绿卡,草庵居士收你多少钱?穆先生说:收了我4000美元。听完穆先生话后,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们都被骗了,这帮骗子!那是我辛辛苦苦攒了八年的血汗钱啊!我找他们要钱去!

我立即找到张宝祥说:绿卡我不想办了,把6000美元退给我吧。张宝祥说:什么6000美元?我说:办绿卡我先交给你3000美元,后来你又借我3000美元,不是6000美元吗?张宝祥说:谁看见我拿你钱了,你还借我钱了呢!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是草庵居士让我把钱交给你的吗?不是为了办绿卡,我能给你这么多钱吗?张宝祥蛮横地说:办绿卡的事你找草庵居士去,反正钱我是一分未拿!我马上又给草庵居士打电话要求见面。草庵居士说:我现在很忙,三天后,我去找你。三天后,草庵居士来了,我把张宝祥也找来了,我对草庵居士说:绿卡我不想办了,按你的要求,我先后交给张宝祥6000美元,现在把钱退给我吧。草庵居士说:不对呀,钱不是张宝祥收的吗?怎么向我要钱!张宝祥粗暴地说:草庵居士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根本没有收你一分钱,你愿找谁要找谁要去,以后别为钱的事再找我了,否则对你不客气!说完后扬长而去。草庵居士耸耸肩膀两手一摊:那就没有办法了。我那个气呀,骂道:你们简直就是一群流氓和无赖!然后不欢而散。

以后,我又先后几次找草庵居士和张宝祥要钱,草庵居士总是说他很忙,没有时间,干脆避而不见。张宝祥开始不予理睬,后来火了:走开,再啰嗦马上从店里滚出去,人有的是!这段时间活不好找,我只好忍气吞声。当初,因为对他们的信任,交钱时没有写任何字据!到法院起诉,我是“黑户”,等于自投罗网;不起诉,在这里我无亲无故,孤立无援,钱根本要不回来!愤懑、懊悔、委屈、无助,恶火攻心终于使我大病一场。这期间,因为连续高烧,不断咳喘,我好几天滴米未进,根本无力工作,更无钱治病,没有办法,我只好从地铺上艰难地爬起来,哀求张宝祥:以前的钱我不要了,能不能先借点钱给我治病,等病好了,一定还你钱。张宝祥声色俱厉地说:我没有钱,你已经半个月没有交房租了,占着地方不干活,现在就给我搬出去!

身无分文,头无片瓦,我就这样张宝祥扫地出门!实在走投无路了,我只好到基督教会做礼拜,靠中午的一顿免费午餐艰难度日。患病期间,我感到格外凄凉和绝望,在美国辛辛苦苦打拼八九年的钱全被人骗走了,绿卡也没有办成,现在是一无所有了!有时候真想爬起来跟草庵居士、张宝祥他们拼了!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人多势众,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自己?已经离家这么多年了,家里怎么样了,可怜的妻子一直在苦苦撑着这个家,自己根本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在愧疚、自责中,越来越思念国内的妻子和亲人,回国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尽管回国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再来美国,但我认了!美国并不是人人向往的天堂!

在好心牧师的施舍、照顾和强烈的回国愿望支撑下,一个月后,我慢慢康复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拼命挣钱:针灸按摩、拉广告、洗餐盘……只要能挣钱,什么活都干!在凑足路费提前预订了打折机票后,2009年2月26日带着在美国打拼九年的辛酸、苦累,我几乎身无分文地回到了中国。

-----------------------------------------------------------------------------


送交者: 世外 于 北京时间 10/02/2010 (攻击期间计数暂停) [累积140分 给世外发悄悄话]

回答: (转贴)社会民主党“四大怪” 红外线 于 09/29/2010

主题:暴力删帖的社民党何谈民主自由?

[博讯论坛]
社民党论坛是刘主席与国内外党员沟通交流的平台,是致力于中国民主之士为社民党发展壮大建言献策的平台,也应该是曝光那些以社民党之名在外招摇撞骗之徒的平台!

前几日,我在博讯新闻网上看到徐孝连的文章——《我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后的悲惨遭遇》,读后倍感气愤,即提笔写下《“不搞政庇”的社民党》。文章对徐孝连的遭遇深表同情,同时也对党内某些党员大搞政治庇护赚取黑心钱表示强烈的谴责!本想通过论坛把这些人的丑恶行径暴露在党内成员面前,不想却在发帖不久即惨遭暴力删帖!

对此我气愤难平,不禁要问刘主席:一个连自己的缺点和错误都不能拿出来讨论的党是一个民主的党吗?一个在网络上正常发帖的自由都没有的党会是一个自由的党吗?民主自由不是标榜的,民主自由也不是作为口号用来喊的!我加入社民党就是为了中国今后的民主自由而来,但一个暴力删帖的党,一个连网络自由都不能保证的党让我对自己当初的理想倍受质疑!我在此强烈呼吁社民党论坛及刘主席本人拒绝“暴力删帖”,恢复民主自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