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幽灵   酥书输舒 2008-10-17 23:15:56  [点击:198]
寄妻



唐夫


为你
端一杯月光
喝下去
就来到远方

舔出
颗颗晶莹的泪珠
在幽梦里
佐料

曾把
身影折叠为
太平洋的波涛
在山涧回荡

而今
语言也成微软
软软绵绵的进入
你的磁场

2008-10-19



瑛儿:

曾经三国演义上有段吹嘘关公的坐怀不乱的滑稽剧,不知古训里的授受不亲到此何解;以至于嫂嫂落水都需三思踌躇,是不是可以援手相救?也许,有些人就有这样的能耐。拿我给你写信当坐怀来比喻的话,或者呛了满嘴巴水,换了角色的你,倒可能成为关公,慢慢的看着想。 呵呵!

人生百态,感情万端,在交错参差的境遇中,同声相和,同气相求是最正常不过的现象了。我体谅你的忙碌,长期的,毫无规律的,没有定期的休息,是很疲倦,很烦恼,精力也会不济。你说为了不至因想我而终日惶惶不知所措,才选择投入紧张的大学学科,用繁重的功课和必须完成的作业来抵消,搪塞,以减弱分离的痛苦;与此同时,因一个“忙”字,你也顺水推舟的“破罐破摔”,连一分半秒,或者用三五分钟来回应我的只言片语都挤不出来,也懒得去用“奶瓶”。要知道,感情舞台上是只有唱双簧,而不能那唱独角戏做连续剧的。

爱是种雷电,相辅相成,阴阳交汇,正负撞击,那是自然的交配,好比我们入性的谐调,要进出有绪,感应脉冲,乐趣,情趣,意趣,一趣接一趣窦生连绵,如果只是你翻来覆去,我则以杜甫的“风雨不动安如山”对待,会有刺激,会产生高潮吗?即使偶尔会有,也属不正常行为,岂能持久。你让我爱你持续不断,余味无穷,浮想联翩,那是因为我们曾经做得完美无遗,相辅相成,彼此都不会守株取猎。不然,怎会那么满足,无穷的,无限的满足,像灵丹妙药,点缀了生活,打发了日子,烹调了光阴。在感情与性的山脉上,我们是那么飘飘欲仙的起伏逶迤,一波连一波,经久不息。

这比喻你最能解,联想这么简单的道理,以及我这两天的信略有稀疏,失衡,我无法沉醉在往事的回忆中不能自拔,老是述说存年久事,像一个独自在街头买瓜的小贩,连问价的都没有,这生意还不垮么?幸好初恋的时候,你倒显得很像唧唧复唧唧的木兰。

再说,这周的我打工的体力活与时间的运用才恢复常态,不那么紧张了,本想好好调整,认真的阅读点书籍,加之想为旷世纪大侠杨佳呼吁,写点像样的文字,耽误这两天没有给你来信,昨天对话,你有点牢骚,甚至怕我从少来信开始,就会不那么……的恶性循环,唉!这让我默然良久,觉得不能不费点周折的给你谈谈。

我们的通讯,你不能仅仅把我当作者,来而不往的阅读,我该怎么想?你就拿自己的忙碌来安慰自己,真的忙得分秒皆无?我看你时常为了等我,可以整小时的麻木在电脑面前不写半句的等(当然,你拿这时间去完成课业,一举两得呀),多奇怪的现象。再说,你现在的科目属文,写作与此对你来说,又是多么重要的,值得练笔的台阶,给我回信不正好能训练思路流畅,慎密,连贯。文字的技巧就像工艺品,需要打磨,想有闪光的价值,不千锤百炼,不精心修饰,不反反复复修改,不熬炼耐心,是绝对不会挥发任由,随心所欲。说文章自天成,妙手偶得之的文人,那是谐语,不辛勤劳作,决不可能。可你连给我简单的活都想“赖”掉,那你的毕业论文怎么做。老曹喻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你倒好个洞明练达。老实说,你的写作能力还需提升,这些,还要我明示?好比我已经进入了你的身体,你能没有反映我的“承幸”?当我在遥远的北欧给你发出强烈的性感语言,势若神交,往往我的体会就像人们需要的伟哥那样给你,而你却像有沼泽似的特异功能静观其变,像有秋水在枯井里的耐心如镜,像巫山只有云而没有雨那么的诡异阴霾,像沙漠只有烈日而没有清泉的贫瘠荒乏.....,嗨!我的最亲最爱的比我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老婆,你这行为,是不是有点滑稽,有点失职?正确的说法,也许要怪IQ。在身体的体能方面,你是那么娇好如意,而精神的神智方面就显得如此别具一格,倒是我不解之处。这么下去,我的文字怕会出现“阳痿”,那你才会哭笑不得D。

好啦,忍不住牢骚一下,响鼓也得重锤吧。我还是争取早点回来,回到自己的家,护着自己的老婆度日才舒服,人生欢乐本来不多,我都快到龙钟境地才碰到你,一下还童起来,当然万分珍惜。真正的富裕不是用金钱获得,而且用感情建立。我们都知道这个真谛,更加渴望再在一块,多多的享受黄金时分。说到此,我的《黄金时分》为名之作,也是你最喜欢的。

昨天在工作休息室里,和一位爱沙尼亚女工聊起来(七个工作伙伴都不会英语,我只有用芬兰语跟她们硬磨,练练也好),她常从赫尔辛基海港回去她的故乡探亲,这位精干好强的女人,高高的,瘦瘦的东欧白色人种,说话也激昂流利,不时流露出被共产思想侵袭过的恶习,不具备芬兰人的温文尔雅。她嫉妒我有这里的国籍,并玩笑的挖苦我这也能获得护照,言下之意,她来芬兰三年半,连申请都没门,据说现在严格的芬兰语考试,吓到多少想入籍的“老外”。我笑笑调侃她:你得等上十年,就无忧无虑获得啦,她气得撇嘴。与之闲聊,让我想到从这里去爱沙尼亚快轮只需要两小时,南下拉托维亚,立陶宛,然后是波兰,德国,瑞士,意大利,这一路对我很有诱惑。那天她拿份报刊上的广告给我看,标注的船票来回这两国之间价格才12欧元。我真有点想蠢蠢欲动,骑摩托车奔驰一趟试一试,又觉现在的天气得是太凉。况且,我又不愿意耽误才获得的工作职位去烧掉银子。明年吧,我很想横穿欧洲南北,等你来了再说,我们一块走,更好。

目前的这份工作我还是想尽量保留,环境幽雅,工作轻松,地点位置皆宜,干长点对你来芬兰容易。我想在不影响辞工的情况下,力争半年时间住台,然后我们一同出游,通过长途的单车运动,把你的身体状况提升到最佳境界。随之我再回芬兰筹备你来的一切必须条件,一份工作,一套住宅,一个完整的家,这是明年要做的事,紧紧的与眼前的景况牵扯。说这些,你都知道。令人想来,人生啊,真没有清净的桃源。写到此,一瞬闪念:我要是能削掉三千烦恼丝,顶起亮光光的脑袋面壁,也许那活儿还真不错。你说呢?!

夜间起来,本想读书,一想你,就忍不住啰嗦了这些,一小时过去,幸好今天是周末。

2008-10-18 --19
最后编辑时间: 2008-10-18 23:59:3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