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1997香港消失的英国荣光? 2021-06-25 16:55:02  [点击:4398]
1997香港消失的英国荣光?
香港之殇,文明的挽歌----香港沦陷24周年祭

1997年6月30日,英国人遵循传统,体面、尊严地撤出香港,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彻底弃支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三个法律性文件奠定了香港的特别行政区的地位
80年代英国方面关于香港交接的信息
对联合声明的回顾和评说
英国人遵循传统,体面、尊严地撤离香港,1997年6月30日交接完成。

1842英清南京条约,大清国的九龙寨炮口下,不许人类居住的香港荒岛,由大清皇帝转让给大英女皇及其后世继承人,永远拥有、治理依其法律,始于穿鼻草约,是由大清国蒙古贵族琦善提议的,是正常的君主之间的保护地的易手,哪个君主保护的好、造福的好,就得到居民的真诚拥护和皈依,而非“割让”,那是野蛮黑帮的剁手割肉。

1972年邦交正常化后,我家叔祖父时为大阪华侨总会理事,飞到香港再到故乡,开始让全族人享受了统战待遇。1997年前,我每月一次去深圳皇岗口岸交货给香港的货柜车,代理出口了第四航道局麻涌预制件厂的水泥块,用于填湾造地在添马舰海军基地,成了查尔斯王子交接主权的舞台。看那坑了我三十万支币的皇岗海关大楼下,曾经碾碎了我们同学的坦克,隆隆驶来,不禁泪下。

关于这个英支香港交接啊,因为当时从大清国有合法的继承权呢,是支那民国或曰中华民国,所以共产党支那呢不是合法的有权继承人。但是大英帝国呢考虑到香港这地方跟支那连在一块儿的,所以只能找它。当时要谈判是因为什么呢?大英国的风俗习惯就是,凡事得有根据,这地方不是我的本土,即使是英国本土的话,也得有根据,原先是谁的地方,是不是啊?

那么大英国呢,因为这个新界地方啊,租约已到,而没有了新界的香港呢,已经是不可想象的,整个已经是连为一体的了嘛,所以在这样情况下呢,这个英国人呢就向支那提出了一个方案,说不如把这个永久割让的香港啊九龙啊,跟这个只有租借租约的新界呢,打包作为一个整体,然后呢,这个永久割让的香港九龙主权呢,我也不要了,全部算成你的领土,主权给你,全香港的治权还由我行使,等你改革开放完全成熟了,再搞二次移交治权。这就是“以主权换治权”的来头。

但是邓小平一听来劲了,得寸进尺说不行,主权给我以后,治权也得给我。还有这个是不是要驻军的问题,当时的港澳办主任姬鹏飞说,这是一个可以商量的问题。有人说主权是不可以商量的问题!什么叫主权?他认为主权就是我派一支军队去能对待一切,这个才叫主权。这种名义主权,他是不懂的,比如说我们纽西兰的名义主权是属于大英女王的,但是大英女王实际上不要这个玩艺儿,她仅仅是作为一个虚君。但是支那人是不懂这个虚君制的名义主权,认为主权就是我的,我说了算,我派人想干啥就干啥。

还有一个问题呢,当初英国人提出的方案呢,是三方谈判,就说是让香港政府作为独立的一方,代表着香港市民,因为他们是在英国式文明、海洋法系下成长起来的好几代人,在精神上是英国人,但是血统上感情上还有一个“中国心”。他们是接受了文明熏陶的,也就是刘晓波说的300年殖民地的模范。那么邓小平呢就反对,说你不能让一个私生子来参加谈判。

大英帝国呢,绝对不是一个想多占地的,没有大一统的思想。当时为什么她开创了这个日不落帝国啊,是她有了工业文明的实力,还有精神文明的精髓。当时从事航海的西班牙其它各国啊,都没有能够担当起这个使命。只有大英帝国看到了这一点,就是她呢在全球各个地方,就占据一些重要的交通点,负责维持海上交通的安全,但是并没有想直接的多占地方。这个一定要注意的,因为英国式的统治跟支那式统一是大不一样。

她就是建立几个殖民点,连接起来一个海上交通网络,她只从事自由贸易。英国政府能干的事情就是维持,以大英女王陛下政府的名义呢,派军队守住这些海洋上的交通据点。其它的生意呢,都是私人行为,没有说是由英国政府直接去搞“国有企业”,没有!即使东印度公司,也是商人的一个组织,向女王取得一个执照,不是一个政府机构。我们可以比较这个印度,在1947年以后呢英国撤出印度。

印度在1857年之前的历史是非常恶心的,因为她作为一个古老的佛教帝国呢,已经被伊教统治了六百多年。伊教军队在杀到了那个佛教大本营那烂陀寺的时候,下令全部的佛人啊,从两个门儿中选择,一个生门一个死门:放下佛经背叛释迦摩尼,皈依伊教,就可以有活路;另外一门呢,继续信佛,走过去就砍头。但是没有一个后悔的。

所以呢,在印度啊,伊教徒和佛教徒,当然所讲佛教是包括很多种的佛教啊,因为印度语的佛教泛指多神论的智慧教育,不是仅仅只有一个释迦摩尼教,还有,呙士瓦那教,耆那教,锡克教,,,很多种的可以统称为佛教。而在汉语一般所讲的佛教呢,是指“释教”释迦摩尼佛教。所以在一元神的伊教侵入印度后,跟多神的各种佛教,是不能共存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那么在当时,英国取代了印度的伊教蒙兀儿帝国之后呢,对大家的方法是让人自治。

印度独立也可能是二战的一个后果啊,因为太平洋大战的时候呢,日本人在推销他的模式,说我们亚洲人也可以独立,不受欧美白人的殖民统治,法国、荷兰、英国、美国都可以诐赶走。所以在英属印度呢,就掀起了一个民族独立运动。但那个时候呢,英国人就告诫:你们印度跟那个日本情况是不一样的,一旦独立,以后肯定是要打破现在的和谐局面,发生血海深仇的。那么印度人说我们宁可承担这个血流成河,也要独立,表态的就是那个甘地,还有尼赫鲁,还是伊教徒领袖真纳,等等。

这个甘地啊还有尼赫鲁啊他们一定要这个独立,那么就有了蒙巴顿勋爵提出的一个印巴分治方案,预先把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地方先给分开,你们过得好还可以再统一,对不对?但是过的不好呢,你们不要互相仇杀,各有各的地盘。结果呢英国人一走,这个独立的印度领袖甘地就诐刺杀了,然后呢,印巴战争就爆发了。呵呵,英国人已经体面的走了。

所以比较一下就可以看到,英国人体面的撤出印度在1947年,其实也很早就想撤出香港。但是那时的支那局势太乱,民国政府逃到台湾了,已不具有这个接收的能力了,而统治支那的这个共产党呢,又自绝于文明世界之外。所以香港这个烫山芋啊,就一直由英国人攥着。其实英国人也不管,方法就是让人自治,所以支那式的劣俗裹小脚啊,在九龙寨那些土著自治区,还保留了很久,最后是由香港人还裹小脚,所以有了著名的“香港脚”。

那么呢,回到刚才说的,邓小平说不存在这个三脚凳方案,就说只有我们中国政府,和你们英国政府,哪里还有一个第三方独立的香港政府?不可能!因为,香港人民是属于中国人民,代表中国人民的就是我们中国政府;香港政府只是你们英国政府的一个派出机构,不是一个独立的第三方。他就不知道,英国式的自治啊,地方政府是根据当地的市民自治的意愿,仅仅做一个矛盾的裁判者,还有一些实在是必需的公用事业,就由政府来负责经营,就这些事情,但它并不是管一切的,英国式的政府不是这样的。

所以呢,英国当初提的方案是让香港的市民啊,就是已经接受了文明化几代的这些市民,也作为独立的一方来参与会谈。这样呢,英国政府,支国政府呢,提供各自的背景支持。但是香港的当时有这个立法会就相当于议会,是民意机构啊,是反映民意的,钟士元等人,诐邓小平粗暴地拒绝了。由于跟英国人打交道很久的这个姬鹏飞,表态说,可以让香港市民的代表在筹委会谈,我们也可以不驻军,让香港市民自治,结果姬鹏飞被干掉了,导致他儿子姬胜德诐清洗。

那么英国人体面的撤走之前呢,干了力所能及的能为香港父老争取福利的一切努力,但是最大的问题是,香港人发挥主导作用的,就是香港的那些大商人,他们是贪得无厌的,像包玉刚啊李嘉诚啊。这些大亨为了他们的财团更加做大,就很无耻的巴结邓小平,获得在支那发展生意的机会,当时我在的那个中国船舶工业公司啊,就有包玉刚是第一个客户,合作开办了香港华联船舶公司。

由于香港市民啊,都很无奈的看着这些新贵大亨们争先恐后的去舔共产党的臭脚,为共产党说好话。有钱人都这样说嘛,那么没有钱没有势力的人呢,也不能说什么,包括支联会支持支那民主运动在香港的同仁,李柱铭,司徒华这些人,都是坚决的主张香港回归支那。因为香港人的普遍想法是在英国人治下还是二等公民,加入支那之后呢就可以享受特权?

香港的那些资本家可以教共产党怎样从政客变成资本家赚钱转轨。香港的那些民运人士呢,可以教共产党怎么样搞民主,搞议会政治。还有香港的那些文化演艺人员啊歌星啊影星啊,也可以到支那去发展演艺事业,教他们怎么样玩儿这些现代的市民文化,摆脱共产党的那个窑洞文化。所以富商,政客,文艺,三个代表就决定了香港的方向。

香港人如果有成熟的独立意识,如果说愿意争取独立的话,那个时候局势是很好的。共匪为了改革开放利用香港,还不敢在香港捣乱,香港这个下金蛋的凤凰窝,是他唯一能跟世界接轨的一个点,也是支那货物向全世界出口的唯一的泄殖孔,所以那个时候呢是最好的机会。但是很遗憾,香港人主动丧失了身价,在可以卖个最好价钱的那个时候。结果呢现在支那沿海各个城市口岸都很行了,香港成了臭港了,所以就像不再需要她下蛋的老母鸡,只能弄死了,煲成老鸡汤。

所以,我们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高明,能很体面的撤出:看看你们这些支那人啊,不可教也,1842年以来,我把你们的祖宗领出了埃及,你们呢还是眷恋的回头,那没办法,我不跟你们玩儿了,只能很体面的撤出。那个时候我还是在广州西关的,记得整夜的看电视啊,当时是这个查尔斯王子有这个首相,外相,参谋长,还有这个彭定康。支那去的江泽民,李鹏,钱其琛,张万年,董建华。那个李鹏就拒绝握手跟彭定康,无礼。

所以现在香港人为什么喊这个时代革命光复香港,特别是有一首歌叫Gloria to Hongkong,翻译成荣光回归香港,是什么荣光啊?是指查尔斯王子在那个交接的时候,他从香港带走的那份荣光,希望他再回到香港,带回荣光,就是这么个意思。他很体面的主动弃支,这是英国人的高明之处,也是他的伟大,他的心胸坦荡之处,说了Hope Hongkong will have a peaceful future,希望香港有个太平的未来,结果太平吗?

谢谢。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7-16 21:22: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