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zl周黎揚:苏联军事顾问崔可夫眼中的抗日战争   2021-02-03 09:23:40  


作者: 草蝦   聯共間諜周黎揚文革遭迫害 2021-02-03 09:45:12  [点击:11896]
文革备忘录-伤天害理欺师灭祖

致江苏省洪泽县政协前副主席陆航如先生的一封信

陆航如先生:
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倏忽间已过去40年了。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陆先生,我是周祖德,还记得我吗?
首先我不得不说,我记你很清楚,终身难忘:1966年夏,你在南京农学院对我的咆哮喝斥,四十年来言犹在耳,挥之不去。
我没把握你是否还记得我,这是因为,我只是当年受你欺凌的众多公民之一,而你作为迫害人民的红卫兵头目,不一定能记得为数众多被你侮辱和损害的人,所以如果你已经把我遗忘了,我是不能指责你记性不好的。
还是让我来帮你回忆一下吧。
1966年夏季,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地席卷祖国大地。
那一年,我是19岁的高中生,在南京十三中上高三,住校生。
我的父亲周黎扬,时年55岁,长期担任南京农学院外文教研组主任。
8月下旬某日按例返家,抵家门时,恰逢家里高朋滿座,原来是你率领红卫兵小将十数人正在我家抄家。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坐在门口台阶上,看见我来了,他表面平静,以激愤口吻对我说,“你看,从前是国民党特务来抄家,现在他们也来了!”。
迄今为止,我仍庆幸这一段话没被你们一伙听见,而引来现场斗殴。父亲性格刚烈而不识时务,我并不赞同他在那样危险的场合说那样的话。
这时,你带领的一名抄家队员过来对父亲说了什么,只见父亲一言不发,顺手拿了倚在墙脚的一把斧子快步进屋。
后来才知道,是你抄到家里的一个小柜子,其中有个抽屉是上锁的打不开,问父亲要钥匙。父亲直接用斧头把抽屉劈开,以方便你们抄家顺利进行。
其实这个抽屉是我的,里面全是我的东西,与父亲无关。
这个小柜子我保留到2002年乔迁新居前才丢弃。几十年以来,这个父亲用斧头劈开,有明显斧劈痕迹的抽屉,是我家的文革纪念品。我时常告诫女儿,这就是红卫兵抄家的见证,而且每说一次,你的红卫兵光辉形象总要浮上心头,拦也拦不住。
父亲在文革中经受了你带领的红卫兵的非人的折磨和凌辱:游街,戴高帽,泼墨汁,殴打,斗争会。你是组织者,当事人,其中细节你比我更清楚。
父亲1911年出生在河南信阳。他的亲叔周寂伦是信阳第一任共产党书记(见“豫南忠魂谱”信阳地区民政局/中共信阳地委党史征编委会编),1927年被国民党枪决在柳林车站(后其妻按师级干部家属抚恤,1964年来我家作客)。受家庭影响,父亲十几岁就是村里共产党的儿童团长。1925年14岁父亲加入共青团,入团介绍人是肖楚女。此后,在武汉周恩来领导下的中央军委做交通,给毛泽东,刘少奇等中共领袖送信。1927年春经周恩来指派,担任中共总书记陈独秀的警卫组长。这年秋季,共产党送父亲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1929年回国后周恩来派父亲去唐山搞工运,不幸被捕。后关押在天津第三监狱,与彭真一间牢房。参加了彭真领导的狱中斗争。两年后转山东反省院,因罹患严重肺结核,监狱怕他死在里面,允其保释,1934年4月17日,父亲是躺在担架上抬出牢门的。为此父亲被辱为“61人叛徒集团”成员。
顺便说一句,父亲的姐夫陈声煜(上网查询)也是中共早期革命者,1927年遭国民党枪杀。其婚姻介绍人是留法同学周恩来。我的表姐陈彬现已快80岁了,是陈声煜的遗腹女,现居北京。陈声煜早在中共七大上就列为革命烈士。另一堂姐周祖林的父亲是红军团长,早年牺牲。建政后周祖林入北京人民大学学习,现居广州。
上述情事均有文件记载。因而可以肯定地说,我周家是共产党出身,在中共的旗帜上,有周家先人的鲜血和奉献。
抗战前期,周恩来在重庆约见父亲,要求父亲做情报工作,父亲从此走上了这条凶险的人生之路。建政后中央19号信箱曾有一信给父亲,称其脱党后为党做了大量工作,撰稿人代表中国共产党对父亲表示感谢。
父亲还是抗战老兵,在前线亲手用机枪射杀日本侵略者,身上留有日本弹片和伤痕。
因你带领红卫兵来我家抄家打斗等事,父亲写信给周恩来。周恩来一直以理性和良知对待父亲,多次对父亲的求助信予以批复,特别是1973年最后一次批复,使父亲的境遇得以很大改善。
文革前父亲长期担任南京农学院外语教研组主任职务,这也是国家对他的一种承认和安排。打倒四人帮后,父亲担任过两届省政协委员。因文革造成人才断层,学校师资不足,他授课直至80岁,是一位享受国务院津贴勤恳工作的老人。
父亲是你的老师,以中国的传统道德而言,你对父亲的行为是伤天害理,欺师灭祖。从政治层面看,你是无视历史,迫害前辈。你陆航如何德何才,有什么资格迫害一个为追求革命理想坐过国民党反动派牢狱而历经磨难,在抗日前线抛洒热血,在学校教书育人的老人?你在文革中抄家,批斗老师的行为,即使是根据当时的法律也是严重的违法和犯罪。
今天,胡总书记带领我们构建和谐社会,我衷心地赞成和拥护。违法犯罪而不受惩罚,这是历史的不公正,也肯定是违背构建和谐社会的宗旨的。
二战过去已61年,犹太人对当时犯下滔天罪行的纳粹分子穷追不舍,直至如今。同样,中国的法律和良知也不容许宽恕你这种人。
我期待着历史清算你的一天,还正义于人民,也让历史教育国人:一个人只要违法犯罪,无论过了多久都应该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
关于你抄家对我家庭造成的财产损失,我周家后人保持追究的权利。

周祖德
南京市民
2006年8月20日
zudezhou@126.com

资料查询索引:

1)周黎扬:抗日战争期间苏联军事顾问团在中国
http://www.qikan.com.cn/ArticlePart.aspx?
titleid=banc20050804

2)无名英雄范季曼传奇 - 其中有父亲协助其越狱的

描述
http://qkzz.net/Announce/Announce.asp?

BoardID=18200&ID=163934

3)李光汉-第五期黄埔学员
其中记有傅懋恭(彭真)与父亲的狱中活动
http://zhwsw.com/shop/xiandaimingren/1226989472103.html

附文:
*这是我根据与父亲谈话的笔记写的一则纪念短文
说起来咱周家是早期的共产党了。父亲周黎扬是河南信阳人,他一家为中国革命牺牲多人,而且史有记载获有官方的承认。因为家庭的原因,他很小的时候就是村子里的儿童团长。1925年14岁时已是共青团员,入团介绍人是肖楚女。就在这一年他在武汉周恩来领导的中央军委当了一名“交通”,就是跑腿的信差。因此他见过包括毛泽东刘少奇在内的众多历史人物。1927年5月,周恩来指派父亲担任中共总书记陈独秀的警卫组长。父亲说,这警卫组有4人,全是大孩子。中共党魁配警卫,当从父亲始。
这里说一说父亲的抗日故事。1929年父亲从莫斯科中山大学回国后,去上海找到周恩来。周即派遣父亲到唐山煤矿搞工运。1930年3月12日父亲因组织“飞行集会”被捕。在天津第三监狱坐牢时,与彭真一间房住了两年,染上了肺结核。之后转到山东反省院,健康日益恶化,监狱见他病重怕他死在里面,允他保释。父亲是躺在担架上抬出监狱的,这一天是1934年4月17日。
可能是因为年轻吧,出狱后父亲经过一段时间调养,身体有了好转,他又启程来上海找周恩来。但此时已是顾顺章叛变之后,中共组织已遭破坏,周恩来已离开上海了。就在父亲走投无路之际,恰逢军委会招考驻外人员,父亲经几轮考试通过。1935年7月先派到新西北利亚,之后调莫斯科大使馆武官处。全面抗战爆发后,父亲坚决要求回国参战。他还说,客观地说,在苏联也根本呆不住,因为无论走到那儿,人家一看到你就会声色俱厉地说,你这年轻人怎么还在这里,日本人把你们中国领土都占了,还不赶快回去打日本!
当时是杨杰任驻苏大使,父亲要求回国参战的愿望就是在他任上实现的。父亲升任中校后回国。
初时, 父亲担任驻兰州办事处主任,负责接收苏援军火和安排援华人员的生活。据他说当时苏联军援有36个加强师的装备,大炮500门。苏联人开卡车把军火运到兰州交接。父亲还说,他们的飞行员都是团长以上军官,到中国降职使用,来中国实战和检验武器性能。
苏军总顾问崔柯夫(后为苏联元帅)来华后,父亲任其首席翻译。在重庆举行的战情汇报例会上,蒋介石或何应钦与崔柯夫之间的交谈就是经由父亲完成的。南岳军事会议开过三次,其中两次父亲担任蒋介石的翻译。这是二战时期中苏外交的严肃的场合,如果父亲的俄语和军事知识不过硬,上级绝对不敢把这个角色交给他,他也担当不起。
父亲是河南乡下出来的孩子,论读书他只上过小学。后来虽然进入所谓的莫斯科中山大学,但这个学历可能历来未获中国教育部的认可。该校出来的人能掌握俄语的,十无其一。父亲能有一些学问,只能归功于他的勤奋学习和在苏联当兵的经历吧。我母亲也记得这些事,说他每次会后回家总是非常之兴奋。
苏援军火随即分发到各部队,其顾问培训我军人员。苏军顾问为了了解其武器的效力和中国战场的情报,走访各大战区并深入火线。因工作关系,父亲去过抗战8大战区中的7个。见过众多的军界人物,如李宗仁等,也有幸与日本人在全国各地前线相会。上了前线,苏军顾问,伙夫,每个人都是战士。抗战头几年父亲认为运气不错,因为与日本人对射时衣服给子弹打穿好几次,人却毫发无损。
他参加了在长江边炮击敌船的作战,当时在安徽的贵池和大通地区驻有两个重炮团。日本人占领了城镇,而广大乡村还是在我们手里。对日情报做的好,日船动态都很清楚。然后选择有利地点,隐蔽大炮预设参数,待其经过时开炮轰击,非常奏效,予日寇以重创。
1939年12月15日是父亲不能忘怀的日子,这一天,他确认自己打死至少6个日本人,地点是安徽青阳。这天清晨,苏军副总顾问波格留勃夫(苏国防部作战厅长时年54岁)一行7人,由中方4个文职,6个川军伴随,在经过一个小山头时,忽闻枪声,发现已与日军迎头相遇。波非常镇定,当即挥手下令散开,边跑边掏手枪。这时苏军顾问一行在右,父亲在左。这是一个很小的山头,看到日军约有半个连60多人。
刚接火,我方机枪手就给一枪打到头上阵亡。战机间不容发,父亲扑上去拉过机枪就开火。父亲说,距离太近,日本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pingzai”都听的清清楚楚,父亲的枪口差不多顶着日本人打,一扫一片。日本人没有机枪,全是步枪,火力不济,又位于低处不利地势。特别是由于我方及时散开,火力点分的开,又事出突然,日本人在第一时间没弄清主攻方向,致使把握机枪的父亲有了难得的侧击角度。日本人发觉不对劲,丢下20多具尸体逃走了。这一仗我们也死了好几个,一位营长负伤肚肠子流出来。我问父亲害怕吗,他说真的一点不怕。反正怕也没用,只有拼死才有生的机会。这一回父亲的军衣又一次被子弹打穿。
这是一次遭遇战,日本人并不知道他们遇上的是苏军副总顾问。如果他们有情报,是专门来收拾苏军顾问的,那就麻烦了。父亲这次用的苏制机枪,与他在苏联当兵时用的机枪完全一样。平时的军事训练,在战斗中的确是派上了大用场,救了自己的命。他说,在其他战场虽然经常同日本人对打,但距离远,不能确定打死他们没有,但这次,他亲见自己打死至少6个日本人。因此,父亲认为他参加抗战是净赚的,并且为此而一生都感到欣慰!
1943年4月的一天,在广东韶关(当时省政府在此),父亲迎来了另一个不能忘怀的日子。这一天,他随苏军战车顾问去视察一所坦克学校,并准备作学术讲座。在韶关火车站,忽遇日机来袭。这个顾问穿一身苏军军装,直立在那儿看飞机,而飞机正直冲过来,传来了炸弹临头的呼啸声。父亲猛地一把将其推倒,自己也伏下。就在这瞬间炸弹爆炸了。硝烟初散,苏军顾问起身过来喊父亲,父亲一边叫他快走,怕有延时炸弹还要伤人,一边准备爬起来。但无论如何不能动弹了,一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定神一看,下身全是血。当时不知伤情也不知道能否活下来。幸而韶关的伤兵医院就在附近,父亲很快给抬到那儿抢救。原来弹片在他大腿上挖掉了一大块肉,也碰伤了骨头。
医生对他说,有一块弹片嵌在骨头上取不下来了。他在韶关的医院疗伤两个半月后返回重庆。
这位苏军战车顾问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回去后向军委会报告了事情的经过,并评论说,他还没见过象父亲这样面临危险而如此冷静的人。鉴于父亲在危急时刻救助友军而本人负伤,军委会予以传令嘉奖。
这一次,日本炸弹给父亲留下了终身的纪念,那就是他大腿上那个少了一大块肉的丑陋的凹坑。近年来父亲快速衰老了,大腿萎缩只得我手臂粗,这个伤疤逐渐变小,要仔细找才能看到一点痕迹。
1995年是抗战胜利50周年,这时女儿在南京金陵中学刚升高一。大概是学校搞活动,有一天,班长要求同学中有爷爷的举手。很多人举手,女儿也举手。班长接着说,爷爷当过兵的举手。这时只剩女儿一人的手还高举着。
于是班上决定来拜访这位抗日老战士。女儿领着十几个学生浩浩荡荡来到南京农业大学家里,听父亲讲打日本的故事。父亲这时是84岁,身体尚好。他有超群的记忆力,还有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故事。那天父亲非常高兴,见面后还合影留念。照片保留着:一群灿烂的娃娃,围着一位抗日老战士。
父亲在抗战胜利后生活了60年,在我的记忆中,这就是父亲参加抗日战争得到的惟一的一次褒奖。 然而重要的是,在外敌入侵民族危亡的关头,父亲尽了一个中国公民的义务,是前线杀敌的一条热血好汉,我为此感到骄傲。
父亲于2005年8月故去,他的抗日故事,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


1949年3月1日,范行被陈恭澍交给保密局上海站叶翔之拘押威海卫路17l号上海警备司令部第一稽查大队部审查。4月11日晨,在难友周黎扬的帮助下越墙逃出虎口,穿里弄,走捷径,就近找到一位民盟盟员冯和法。他对冯和法说:“我为了营救被捕学生,被警备司令部抓去,刚越狱逃出来,请你千万设法帮忙找一个隐蔽的住处。”

范行知道冯和法是专门负责做掩护进步人士工作的,才直率地向他提出这一要求。冯和法毅然应允,请范行到北四川路底自己母亲那里去住。范行说,特务正在搜查,肯定过不了北四川路桥。于是,冯和法便找到信得过的同事姚方仁,谎称范行是自己帮人做纸张生意的押运员,在路上被土匪打伤了,请姚设法找个地方住几天。姚方仁想好了住处,当即叫了一辆汽车,又为范行包扎了头部,便把他带到自己的女友徐莲芬家住下来,一直平安地住到5月27日上海解放。

上海解放了,范行从“地下”走到地上,找到徐淡庐,又一次向组织申请恢复党藉。华东军政委员会联络局局长何以端说:立即设法找到刘逸樵了解。未找到刘逸樵前,是否先重新入党?范行坚决不同意。上海剧专迁入延安西路新址,更名为上海戏剧学院。范行被任命为该院舞美系主任。9月,范行协助上海市人民政府破获了原国防部第二厅焦建和潜伏特务案。

1950年4月,陈恭澍在郑介民领导下布置大陆工作,同时仍搜集情报。在南京潜伏的特务胡永安奉陈恭澍之命,来上海找范行,被拒绝后被捕。秋,陈恭澍从香港派女特务杨静到上海找他进行策反,要范行在上海建立秘密电台、收集情报,被他再次严辞拒绝。迅速向组织汇报,在上海火车站将她捕获。直到1984年范行被平反后,陈恭澍才真正相信范行是共产党的人。

九、受牵连冤狱二十年

1955年7月26日,范行受“潘(汉年)、杨(帆)冤案”的株连不幸被捕入狱。

1956年10月,因“用手枪逼迫进步作家”“不肯认罪交枪”,从严……。

范纪曼说:“我为‘潘案’入狱审查,所有问题的责任,上面有潘汉年同志扛着,我充其量只是执行者。唐弢公开发表文章强加于我的罪名:用手枪迫害进步作家,这就非同一般了。还要我交代这手枪的来源,因为潘汉年不会把手枪发给部下的。还一再追查这手枪的下落,严厉责问我‘藏在哪里?’——这真是从何说起,没有的事,我实在无法交代。反复向我交代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坚决说没有。就说我态度顽固、不老实,给我从严判刑二十年。”

1976年10月,刑满释放,回原单位上海戏剧学院“监督劳动”,时年71岁。

1980年8月,经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复查,纠正原判,彻底平反昭雪。

1984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批示:“恢复范纪曼同志党籍,其党龄从1926年转党时算起,参加工作时间从1925年入团时算起。强加给范纪曼同志的一切诬陷不实之词全部推倒。”


1990年12月6日,范纪曼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84岁。

范行(纪曼)先生从一个进步青年,成长为超级情报员,得益于不断学习和广泛的人脉,以及多才多艺、平易近人的风格。能同时或先后为共产党、国民党、苏、美、日几方面提供情报,真可谓天才的情报大师。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2-03 10:16:0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