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美国支那政策的一个重大误区 2020-12-19 19:50:22  [点击:15020]
美国支那政策的一个重大误区
代發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媒体爆料:川普总统执政后改变了美国的对华政策的方向,与一位名叫余茂春的美籍华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报道称,余茂春1962年出生于重庆,1983年南开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留学并加入美国籍。他在中共的体制下成长的经历,使他对中共的本质有着深刻的理解。他提出“中共≠中国、中共不代中国人民”的观点,对促成川普政府制定“反共不反华”的对华政策起了重要的作用,成为改变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推手之一。这一政策立即受到了海外所有反共华人的欢迎和赞赏。一时间,全球反共媒体(尤其海外华人反共自媒体)掀起了“中共≠中国”、“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中共是邪恶政权”、“天灭中共”……的反共高潮。
我对此既感到高兴又不苟同。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中共的本质,不能苟同的是我认为这些说法恰恰是把中共与中国、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关系搞错了。为此,我担忧美国的对华政策可能会走入恶性循环的陷阱。即一旦推翻中共,或者中共改变政策,美国就会重新恢复与中国的合作与伙伴关系,中国重演韬光养晦伎俩,再一次崛起,又成为西方的最大威胁……如此循环轮回。我这种担忧的理由和依据,已在2017年我写的《解密中国和西方的差别之真相——中西文化基因结构的研究》书稿和2020年5月5日我对白宫安全事务副顾问博明先生所作的“五四”中文讲演的评论文章中作了详细的学术论证。
今天反共人士说的“中共是个黑帮组织”、“邪恶势力”……等言论,其实我早在30多年前就已经说了。我多次对人说过:“CCP是全世界最最坏的党”、“当今中国是中国5千年历史以来最黑暗的时代,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政府象共产党这样对待自己的老百姓的”……等言论。我在1999年写的《困惑的思索》一文中,记录了我从中共的哲学理念、组织架构、运行机制等角度分析了中共的本质,中共自称的“伟大、光荣、正确”六个字我已改为“虚伪、无耻、残忍”。我对中共本质的认识有自己的学术论证为依据。我认为中共与中国、中共与中国人民是不可分割的,也是切割不开的!这种观点来源于自己30多年对中西两种文化基因结构的独立研究。
我完全能够理解反共人士的“中共≠中国”、“中共≠中国人民”、“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等观点。从斗争策略上说,这些说法对于唤醒更多的中国人一起反共确有现实意义。但从理论上来说,这些观点其实是一个认识误区,因为这只是表面现象,而不是本质。如果美国用非本质的现象作为制定对华政策的依据,那么,势必难以避免不掉入恶性循环的陷阱。对此,我重申几个观点:
(一)国内外的反共人士之所以要奋起反对CCP,根本原因是CCP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邪恶势力,中共暴政集团充当了全人类最凶恶的敌人!中共用各种流氓手段、以卑鄙、无耻、邪恶、残忍的方式对外扩张,对内残害中国的异见人士,泯灭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天天在作恶,犯下了反人类的滔天大罪。但是,人们却没有再进一步去想一想:中共的作恶和所犯的罪行,受害的对象究竟是些什么人?是所有的人吗?不是!事实表明,中共打击迫害的对象是有特定指向的。在国内,矛头专门针对那些要求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的人,对外的矛头则专门指向西方民主国家,尤其是美国,对专制国家和反美势力却全力支持。这个事实说明,中共的打击对象或支持对象是以某种意识形态来划分的。意识形态属文化范畴,因此,准确地说,中共是受某种文化的支配在行事的(不全是马列的共产思想和社会主义),凡它不认同的文化,必受打击迫害;凡它认同的文化则予以保护和支持,拉拢或结盟。因此,中共并不孤立,中共有自己的跟随者、同盟军和支持者,这是一个严酷的事实。
因此,如何反共?必须正视的一个问题是:跟随中共、支持中共的势力究竟有多大?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暂且不说世界范围的双方力量对比,仅就中国国内或在华人的范围来说,受中共打击迫害、坚决反共的人数,其实只占所有华人中的少数;而跟随中共、支持中共(包括中立)的人数却反而占了大多数。这个真相,才是中共与中国、中共与中国人民之间关系的本质!所以,当我们说起“中国人”这个概念时,千万不要以为14亿中国人是一个整体!“中国人”、 “华人”的概念是分为“小群体”和“大群体”两个部分的。而中共恰恰属于那个大群体,确确实实是这个大群体中国人或华人的代表!
(二)这个事实是有分子人类学的科学依据的。中国人自称是龙的传人,是同一个血脉的民族,这只是一种表达民族主义的文学语言,适用于政治鼓动和煽情,但不是真相,并非科学语言。分子人类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所揭示的真相是:中国人的主体基因是O-M175,但其中有4%的人并没有这种主体基因,却拥有P-M45主体基因,而P-M45恰恰是白种人(洋人)的主体基因。也就是说,“中国人”这个概念中,真正的中国人占96%,而4%的人其实是徒有中国人外貌(黄皮肤黑头发)的假中国人,骨子里却是白种人。(96%与4%的比例未必准确,这与统计的取样方式或取样数量有关,但“中国人”、“华人”的概念分为“大群体”与“小群体”两个部分是确定无疑的。)
分子人类学还揭示:人体共有8万多个基因,但控制外貌特点(肤色、眼色、发色、体形等)的基因只占1%不到,90%以上的基因都在控制人的各种能力(思维能力,创造能力、社交能力、艺术能力……)。这些能力都会集中反映到人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上,而且也只能通过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才能表现出各种能力。而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正是“文化”的核心内容,属于文化的范畴。一个人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则构成了一个人的文化特征。从族群的角度来说,这些文化特征便形成了这个民族的集体人格。所以,识别一个人究竟属于哪个人种?主要的标志不是看他的外貌特征,而是看他的文化特征(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的特征。
其逻辑是:不同人种的DNA结构决定了不同人种的文化基因结构,不同的文化基因结又形成了不同人种或不同民族的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以及集体人格的文化特征。因此,“中国人”这个民族,内部存在两种完全不同的DNA结构,天然地把中国人分裂为96%的大人群与4%的小人群两个部分。这两个群体的文化基因结构、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是完全对立的。小群体的假中国人本能地要追求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而大群体的真中国人则缺失这种本能,却具有甘当奴才、不当奴才便当造反派、有了权就搞专制独裁的本能。到了现代社会,大群体中国人中的精英分子便组成了CCP,并成为大群体中国人的代表。而这个小人群本来就是一伙徒有中国人外貌特征的假中国人(我称之为“投错胎”的人),他们是“外黄里白”的真白种人,必然成为中共迫害和打压的对象。因此,小群体“中国人”本能地视中共为“邪恶势力”、“暴政”,他们天生就是反共分子、中共的死敌。可见,“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的说法是不对的,正确的说法是“中共不代表小群体的“中国人”( 假中国人 )”!中共不代表小群体的“中国人”,并不表示中共不代表大群体的中国人!所谓的“中国人民不是中共”,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小群体的假中国人不是中共”。大群体的中国人和中共都把小群体“中国人”骂成“汉奸”、“洋奴”、“西狗”…… 上下合力打击迫害,便是有力的证明!
(三)可悲的是,小群体的假中国人一直把自己混同于大群体的真中国人之中,误以为自己追求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的理想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诉求,这是君子以己之心在度小人之腹,完全是表错了情!出现这种误解的原因有三:一是不知道分子人类学的最新成果(2013年才完成)所揭示的真相;二是还没有形成从人的DNA结构和文化基因结构的角度去认识人类社会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的思维方式;三是不敢正视人类不同的人种之间存在优劣差异的客观事实,生怕被扣上“种族主义者”的骂名。
我长期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的理论研究(本科和研究生学的是经济专业,但主要精力却用在中西文化的比较研究上),为了寻找中国和西方各种差别的根源,我破解了中西文化基因的密码,弄明白了人种DNA结构与文化基因结构的关系,从“中国人”存在两个群体的真相中,才真正看清了中国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社会一切矛盾的终极根源。
为此,我无法认同“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的说法,反而认为中共与中国人民(指大群体中国人)是不可分割,也切割不开的。依据是中共与大群体的真中国人具有相同的DNA结构(主体基因都是O-M175)和文化基因结构,由此形成的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都也是相同的。所以,中共是大群体中国人的代表,而大群体的中国人则是中共的社会基础。这是中共与中国人(大群体)的真实关系!中共并非无根之本、无源之水,大群体的中国人正是中共得以生存的土壤,得以生存的坚实的社会基础,把中共与大群体中国人的关系比作“鱼水情”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大群体的中国人,没有权时甘当奴才,一旦有权随时可转身为专制独裁者。没有权时,即使是个老百姓,但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集体人格与中共成员及其当权者并无区别,每个老百姓本能地渴望向上爬、渴望获取权力、渴望做“人上人”,个个都是潜在专制独裁者,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已。一旦有权,中共现有的所有作派,每个老百姓天生都会,个个驾轻就熟。任何一个老百姓只要发了财或有了权势,马上就耀武扬威、妻妾成群,本能地过起帝王式的生活。这个大群体的老百姓在当奴才的时候从来不会去追求自由、民主……,完全没有自由、民主……的理念和意识。因此,一旦自己当了官也根本不可能给老百姓自由、民主……。比如,那个在梁家河下乡的知青,即使全家受迫害,也只知道忍受,从来不会思考如何追求人权、自由、民主……。因此,一旦自己当官掌权,本能地就会搞专制独裁,怎么可能会给老百姓人权、自由、民主呢?所以,这个大群体的中国人在本质上个个都是潜在的专制主义者,没有权时便当奴才。即使反抗专制,也只是更换专制独裁者而不是摧毁专制制度。他们只要求统治者开明一点、别太残暴就心满意足了,不仅不会改变专制制度,反而会本能地抵抗民主制度。所以,中国人总是以5千年的“悠久历史”而自豪,嘲笑西方的民主制度“不过2-3百年历史”。黑格尔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几千年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大赌场,恶棍们轮流坐庄,混蛋们换班执政,炮灰们总是做祭品,这才是中国历史的本来面目。”恶棍与混蛋源源不断地从大群体的中国人中滋生出来,正是这个民族的天然属性和标志,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依然如此!这是这个民族的DNA结构和文化基因结构所决定的。否则,中国人就不叫中国人、中华民族也不成其为中华民族了!
独裁者与专制制度都必须有适合它的土壤才能生存,有了坚实的社会基础才能维持下来。如果只反独裁者,只反专制制度,社会基础没改变,那么,专制与独裁必然永远轮回、循环往复。小群体的假中国人总是用自己的集体人格、价值观和思维方式试去解读大群体,甚至为大群体的各种丑行和恶行进行粉饰和辩护,把大群体的本能行为视为“受了中共的欺骗的忽悠”,这完全是自作多情的判断错误!不仅忘却了大群体中国人的那些充当中共的走狗和打手,在参与迫害小群体的“中国人”过程中,毫无 “枪口提高一公分”的仁慈,反而是心狠手辣、丧心病狂,唯恐下手不毒,在完成上级指令之外还要再补上一刀!
(四)中共与大群体中国人的“鱼水情”关系,仅从中共党员队伍之庞大就很说明问题。中共本是一帮借着马列的口号(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起家、剝夺地主资本家的财产、然后共产共妻的土匪。在整个夺权过程中,用尽各种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耍阴谋、施鬼计,不仅取得“革命成功”,而且队伍不断壮大。这表明,大群体的中国人完全认可了中共所作的一切罪恶行为!中共夺权后成了既得利益者,吸引了越来越的大群体的中国人参加他们的队伍,不仅意味大群体的中国人接受了中共的全部邪恶,而且还甘愿充当中共的走狗、炮灰和打手。这就是当今中国仍有那么多人还在崇拜毛泽东、拥护中共而充当5毛小粉红的根本原因。而小群体的假中国人却对这种现象只看作是“脑残”、“愚昧”、“受了中共蒙蔽”,看不透是根植于大群体中国人的骨髓和血液里的文化基因结构所决定的本能使然。由此认为“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并试图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这恰恰使自己陷入了打脸自己的陷阱。
殊不知,把某一个国家的执政党与该国人民分割开来的思维方式,始作俑者恰恰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类集权统治者。他们一向认为,反动政府及其执政党都不代表人民,只是一小撮。毛泽东就常说:美国政府是坏的,美国人民是好的,美国政府不代表美国人民,要把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区分开来……这类话。凡是他不喜欢的执政党(无论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度国家),他都会套上这种逻辑。从理论上说,这是情绪化的语言,专门用于政治煽情,是一种以主观情感替代客观事实的非理性思维,貌似有理,其实很荒唐。
事实上:每个执政党的上台,无论用什么方式上台,都有其历史的必然性,都是彼时彼地该国人民的选择,反映了彼时彼地的人民的意愿和意志。民主国家的民选政府是最明显的典范,执政党必须拥有50%以上的选票才能上台。即使专制国家,虽然不是民选,但执政者在上台之初,也是有群众基础的。一般来说支持者也不会少于30%,否则就上不了台,即使上了台,也维持不住政权。
当今中国,中共之所以能执政并维持下来,恰恰就是它有广泛的社会基础。且不说中共执政初期的支持者不会低于95%,即使今天全党腐败、病入膏肓、上下烂透的情况下,支持率也不会低于50%。而西方民主国家的执政党上台,也只不过满足50%而已,超过60%就不得了了。中共之所以在烂透了情况下还能获得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是不奇怪的。
中共有一支9千万党员的队伍,如果每个家庭有一个党员计,一人入党能够给全家带来好处,那么,以一个3口之家来说,中共的支持者就达2.7亿人。如果党员的父母、岳父岳母都是非党人士,那么,中共的支持者一下就可达到6.3亿。如果每个中共党员还能影响几个非党朋友并给这些朋友带来好处,那么,中共的支持者就可按7.2亿、8.1亿、9亿、9.9亿……的数字攀升。所以,中共自豪地声称:共产党员好比是“种子”,这个“种子”可以在大群体中国人的土壤中“生根、开花、结果”。这种事实,怎么能把中共与中国、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割开来呢?
(五)“投错胎”的现象在人类各个人种和族群中都普遍存在。不仅中国人里有一个小群体假中国人的真白种人,而且在白种人里也有小人群的假洋人(主体基因可能是中国人或其他族群的人)。黑种人、棕色人、其他黄种人中也都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每个人种或族群中都存在内部的大人群和小人群之分(小人群可能还不至一个),每个小人群的DNA结构与大人群是不同的,由此形成的文化基因结构也不相同,因而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都不相同,这种状况导致了每个人种和族群内部都是争斗不断,也是人类社会每个国家和民族内部矛盾丛生、纷乱绵延的根本原因。人种与民族杂居越多的国家,内部矛盾和争斗也就越复杂。西方国家在人权、人道主义的“政治正确”名义下,保护不同人种的权利和信仰,因此,西方国家的社会矛盾的种类也更为复杂。尤其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国家——美国,各色人种杂居一起,民族的多元化引发的社会矛盾也越复杂化。
在美国,白种人内部本身就有一小部分人假洋人,那些徒有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外貌的假洋人,其实并没有P-M45的主体基因,却拥有其他非白种人的主体基因。而非白人的其他人种,各自只有小群体的人才是真洋人(拥有白种人的主体基因P-M45),大多数的非白人的DNA结构仍然是该种族的主体基因。因此,真正拥有主体基因P-M45的美国人(包括白种人和有色人)面临着来自各种非白人种的文化的挑战,他们要捍卫纯真的西方文化所受到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其他西方国家也如此。所以,西方文化及西方文明不断地在受黑人文化、伊斯兰文化、中华文化、左翼文化或极左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潮等文化的冲击,由此引发美国(包括其他西方国家)经常会发生局部的社会动荡和骚乱。然而,真正的白种人(包括西方国家所拥有主体基因P-M45的人)却能把西方世界建设成人类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正是彰显了真正的白种人是人类最优秀的人种!遗憾的是,真正的白种人在全人类中只占少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良币必遭劣币驱逐的规律,注定了拥有P-M45主体基因的真白种人面临被围剿、受挑战的坎坷命运!
(六)从人种DNA结构和文化基因结构,以及由此形成的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去观察、分析、揭示各个国家和民族的内部矛盾或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纷争不断的根源,是研究人类社会的本质及其规律的一种新思维和最有效的方法论。这种思维方式和方法论的有效性在生物学和医学的研究领域已经有了很好的示范,即研究人体和其他生物的本质与规律时,不管从哪个角度或分支学科去研究,最终都是在人和生物自身的基因结构上才找到真正的答案。
研究人类社会的本质及其规律也如此。如果把人类的社会结构比作一棵大树的结构,那么,一棵大树的结构是:树的种子长出树根、树根长出树干、树干再长出大大小小的树枝与树叶。不同树的种子长出来的树根、树干、树枝和树叶都是各不相同的。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人种的不同DNA结构就好比是树的不同种子,人种DNA产生的文化基因结构相当于树种发芽长出来的树根;文化基因结构所形成的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就相当于树根长出来的树干;而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浸透在政治、经济、文化(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领域的各种社会现象和社会活动(包括衣食住行的生活习性、民俗民风……)则相当于粗大的树干所散发出来的大大小小的树枝与树叶。凡是已经发生过的各种社会现象和社会活动就成了“历史”,而当下仍在进行中的各种社会现象和社会活动便是“国情”。
树的结构显示:不同的树,它的树枝树叶的形状和颜色是各不相同的,原因是它们的树干不同;而树干的不同又是因为树根的不同;树根的不同则是树的种子不同!所以,要研究树的本质和规律,虽然可以从树枝树叶入手,但最终还得在树的种子、树根和树干中找到真正的答案。
同样道理,人类社会各个国家和各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国情都各不相同(即不同树的树枝树叶各不同),这些不同,其实都是各个民族不同的行为方式的结果;而行为方式是受思维方式和价值观支配的。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又是该民族的集体人格的表现。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集体人格则相当于一棵树的树干,它们是文化基因结构(树根)的产物。而不同的文化基因结构又是人种DNA结构所决定的(树根由树种决定)。这就是人类社会结构的逻辑关系!由此引出了二个重要的结论:
(1)不同人种的DNA结构所形成不同的文化基因结构及其演绎出不同的集体人格、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构成了不同的文化特征,并凝结成不同的人类文明最核心的内容。这些文化特征浸透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个领域,便形成了该民族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因此,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之间所发生的矛盾与争斗,无论是政治斗争,还是经济利益争夺或军事冲突,从本质上来说,其实都是不同的文化和不同文明的冲突,政治、经济、军事层面的斗争只是文化和文明冲突的表现形式而已。
(2)在一棵大树的结构中,树种、树根和树干都是相对确定和稳定的,而树枝树叶则是易变的、不稳定的(如树叶会变绿变黄或落叶)。因此,研究树的本质及其规律,必须抓住具有确定性和稳定性的树种、树根和树干,而不是树枝树叶。繁茂的树枝树叶虽然庞大而美丽,令人眼花瞭乱,但呈现的只是现象,只能作为研究树的入口处,真正要搞清楚树的本质及规律则必须深入到树的种子、树根和树干里去找。
同理,在人类的社会结构中,人种的DNA结构(树种)、文化基因结构(树根)、集体人格、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树干)是最具稳定性和确定性的因素,而政治、经济等各种社会现象则是不断在变动、不确定和不稳定的。事物的本质和发展规律是由其内部最确定和最稳定的因素决定的。经常变化、不确定和不稳定的因素往往只表现为现象,现象只能作研究事物的入口点,构不成事物的本质,更揭示不了规律。因此,真正要认识人类社会的本质及其规律,不能停留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国情的这些现象的层面,就事论事地分析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国情是很难看清本质的。只有从人种DNA结构、文化基因结构、集体人格、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这些具有确定性和稳定性的因素中去寻找根源,才能真正揭示人类社会的本质和发现规律。
(七)根据这样的方法论,我得出的研究结论是:人类每一个人种都各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从各个人种的长处和短处的比较来看,不能不承认,人种之间是存在优劣之分的,而白种人则是所有人种中最为优秀的人种。承认这个客观事实,不仅不是种族歧视,反而是最有效的反种族主义!
人们之所以要主张“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正是因为人种有优劣之分,所以才需要提倡“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维护所有人种的人权!如果不存在人种的优劣差别,又何必提倡“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 岂非多此一举?我们不必回避人种差异的事实,只有正视这个事实,才能真正消除种族歧视!否则,所谓的反种族歧视,结果反而是强调了维护劣等人种的人权却打压了优等人种的人权!似乎只有处处照顾劣等人种或劣等民族才不是种族歧视,岂不荒唐?例如,今年6月美国的黑人反种族歧视,竟然反出了一个“黑人命贵”运动,出现白人要向犯了重罪的黑人下跪的局面,便是最荒唐的反种族歧视的典范!
所以,理想的人类社会格局,不管人种的优劣差异有多大,都应该互相尊重、平等相待。各人种、各民族都应和睦相处、求同存异、共同发展!而不是谁征服谁、谁统一谁!因为各个国家和各个民族的人种DNA结构以及由此形成的文化基因结构都是天然的秉性,各自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国情……其差异与优劣都是各自的集体人格、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之本能使然的产物,所以,人类不可以同一种方式生存,不能强求人类的文明都统一为一个模式!人类的文化和文明天然地是多元的,只能各自独立、互相并存!人类社会不存在、也不可能实现统一的大同世界和所谓的“共产主义”、“人类共同体”等乌托邦!人类只能按照各自的文化和文明各自守望自己的家园、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平等相处、共同发展!只有这样,人类才能避免互相争斗、互相杀戮,才能彻底消灭战争、保障世界的永久和平。
(八)这样的人类社会格局,从基督教的角度看,恰恰就是上帝的本意。《圣经》的“诺亚方舟”故事说到,上帝把诺亚一家从大洪水的灾难中拯救出来后,诺亚一家人经过不断的繁衍,子孙满堂,世世代代生活在一起,还不知敬畏地造了通天塔,上帝为此很生气。上帝强行把诺亚家族拆散开来,把诺亚的子孙统统发送到各地,让他们各自讲不同的语言,不让他们互相来往和交流……。这个故事虽然无法考证,但隐含了人类各个民族的起源之深刻寓意,暗示了上帝所安排的人类社会格局是各自独立、互不往来,禁止人类互相交流,要求人类各民族各自相守自己的家园,平等相处、互不干涉、共同发展。这应该视为上帝创造人、并给人类安排好的社会格局的本意。
然而,人类总是难改始祖亚当和夏娃的原罪,不仅经不起苹果的诱惑而偷吃,而且也经不起互相交往的诱惑,忍受不住各自相望自己的家园之孤独与寂寞,违拗上帝的意志而偷偷地互相来往,为此而发明了语言翻译的方法和各种交通工具,越来越频繁地互相交流,不同的人种和民族还互相杂居在一起,打着“加强合作与交流”的旗号,搞起“全球化”,企图构建“人类共同体”……。殊不知,这恰恰是是对上帝的最大冒犯!结果导致人类无休止地冲突和杀戮。在这些漂亮的口号背后,其实都是某一人种、某类国家和某类民族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妄图以自己的文化和文明强迫别的人种、国家和民族接受,实现统一的人类文化和文明!这种“合作与交流”、“全球化”、“共同体”,只是得益于少数人,不仅不造福于大多数人,反而是祸害世界的极大犯罪,人类永无宁日的真正根源!
(九)对此,人类若要想实现永久的世界和平,就必须回归上帝的意旨。按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原则,把人类各个民族内部“投错胎的人”都纠正到正确的位置,即按照人种DNA的结构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或文明类别(即由文化基因结构演绎出来的集体人格、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特征或类别),进行国籍重组。也就是,把各个国家和各个民族内部投错胎的小群体都调整到真实的人种里去,让他们各自回归本应属于自己的家园。然后,以文化特征和文明类别互相脱钩、各自相守自的地盘,互不干涉。尤其在当今世界,三大文明(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之间的冲突最为堪忧,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祸害,必须先行彻底的互相脱钩。
以重组国籍的方式实行彻底的脱钩,虽然比较复杂,但并非不可行。鉴别一个人的真实人种属性,不是看外貌特征,而是看文化取向、文化特征和文明理念,这才是真正的人种属性的外在标志,是完全可以鉴别出来的。(具体操作暂且省略)
(十)据上所述,再回头看中共与大群体中国人两之间的关系,清楚地显示:他们完全是一个整体,不仅无法区分开来,也根本不可能互相切割。事实证明: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领袖和政党!小群体的假中国人是绝不可能产生出中共这样的政党的,只有大群体的中国人才会产生出中共这样的政党及其独裁领袖!(犹如美国的左翼分子不可能选川普当总统、保守主义者不可能选希拉里或拜登为总统一样)因此,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反共不反华”对华政策完全是一个误区!笼统地“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 恰恰是一个陷阱,应改为:必须把中共与小群体的“中国人”(假中国人)区分开并相切割。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与大群体的中国人不可分割”,不表示所有的中共党员都是坏人,更不表示大群体的中国人都是坏人。一个人的人品与文化取向、文化特征和文明理念是两回事,人种的真实属性的外在标志,主要是文化取向、文化特征和文明理念,而不是外貌特征,也不是人品的好坏。对此,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最需要做的是:
(1)解救小群体的假中国人,把他们全部移民到属于他们本应回归的西方家园。
(2)把大群体中国人中的已经移民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海外华人(尤其中共党员)统统驱逐出去,他们不属于西方国家,应该让他们回到中国去,中国才是他们的家园。
(3)美国和西方国家必须看清楚:中国对西方的威胁,本质上是文化的浸透和腐蚀。经济崛起、政治浸透、军事威慑都只是现象,核心是对西方文化和西方文明的腐蚀和毁灭!(比如,中美贸易战表面上是经济利益之争,背后却是承诺不兑现、破坏WTO规则、钻法律空子、打擦边球、偷盗知识产权……,这恰恰是文化,是中国特色的集体人格、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而非经济问题。)所以,美国和西方国家不能停留在经济、科技、政治、军事层面看待中国的威胁,更不能停留在只是保护自身经济利益的层面,而是要捍卫西方文化和西方文明不被腐蚀和毁灭,这才是国家安全的核心!
(4)对此,相应地要从法律层面调整某些国内政策,禁止国内的公司为了经济利益而牺牲国家安全、拿国家安全与中共作利益的交易!对于那些为中共站边的公司和企业家、政商学各界人士要保持高度的警惕(白、黑、黄、棕各色人中都有为中共站边的人),这是一群利用西方的自由与民主制度配合中共毁灭西方文明的内奸,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国家安全具有极大的潜在威胁,必须“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的方式相待,不能用“政治正确”的方式处置。
最后编辑时间: 2020-12-24 18:52:3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