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潤濤閻:上世紀最大騙局:毛岸英毛岸青是假的! 2020-11-24 22:48:37  [点击:17795]
潤濤閻:上世紀最大騙局:毛岸英毛岸青是假的!
來源: 潤濤閻 於 2016-04-15

(提示:這篇文章應該是一個係列,放在一起太長。但防止讀者不能在一時間讀到完整證據鏈,隻好放在一起了。超長,慎入!)

毛澤東與楊開慧有三個兒子,大兒子毛岸英出生於1922年,13個月後二兒子毛岸青出世,到1927年又生了毛岸龍。由於毛岸龍下落不明,而毛岸英毛岸青宣稱被找到了,根據官方文獻記載,毛岸英死於朝鮮,毛岸青後來變成了傻子後與韶華結婚並育有一子毛新宇。

然而,根據潤濤閻考證,所謂找到的毛岸英毛岸青二人並非真的是毛澤東的倆兒子。為了澄清誰誰是誰,本文用毛岸英、毛岸青代表毛澤東的倆兒子,而後來找到的所謂的毛澤東的倆兒子則用他倆自己給出的名字楊永福、楊永壽。

(一)關於毛岸龍的下落楊永福楊永壽與當事人的說法不同

據文獻記載,關於毛岸英哥仨如何達到上海的,有三個版本。一個是:“1930年11月,楊開慧犧牲,湖南省黨的地下組織將三個孩子護送到上海,經上海地下黨組織安排,三個孩子進入董健吾牧師(當時是中共地下黨員)任園長的大同幼稚園。”第二個版本:“1930年,楊開慧英勇就義後,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三兄弟在黨組織的安排下,跟著外婆、舅媽到了上海,來到叔父毛澤民、叔母錢希鈞的身邊。毛澤民將三兄弟安排住進了上海秘密黨中央機關特科工作人員董健吾創辦的大同幼稚園。”第三個版本:“1930年楊開慧犧牲後,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兄弟三人就跟隨楊開慧的母親在家鄉板倉生活。國民黨在長沙地區到處抓捕共產黨人和進步群眾,毛岸英兄弟三人的安全也受到威脅。在上海地下黨中央機關工作的毛澤民同誌(毛澤東大弟)經請示黨組織同意,將毛岸英兄弟三人接到了上海。”

雖然上麵說法不同,但總體上來說是毛澤民安排哥仨去了上海,具體是誰護送的,與本文要探索的無關緊要。到了上海後的安排,所有的版本都比較一致:經毛澤民找到董健吾,毛岸英哥仨便被安排到了上海大同幼稚園。幼稚園表麵上是一個收養社會流浪兒的教會組織,暗中卻是共產黨撫養革命烈士遺孤的福利機構。當時幼稚園的負責人是中央特科情報科成員董健吾,他對外身份是牧師。

接下來便有了說法上的矛盾。下麵分章節逐一介紹。

(1)有關毛岸龍的下落

毛岸龍到底是跟倆哥哥流浪時走丟了,還是得病死在了大同幼稚園?在整個毛澤東時代,官方都說毛岸龍是跟著倆哥哥討飯流浪時走丟了,導致黨中央甚至毛澤東的親戚比如賀子珍的妹妹等人一直到處尋找毛岸龍。毛岸龍失蹤說均來自楊永福和他妻子劉鬆林、楊永壽和他妻子韶華:在1931年夏天,秘密黨組織遭破壞,董健吾身份暴露,幼稚園的工作人員或被逮捕或隱蔽起來,孩子們因無人管理而流落到街頭。毛岸英背著小弟,攙著大弟,三兄弟從此過著流浪兒的生活。毛岸龍突然發燒腹瀉,毛岸英帶著毛岸青出去乞討,回來時毛岸龍就不見了。

上麵由楊永福楊永壽說出來的毛岸龍丟失了的說法全國人民人人皆知。直到毛澤東死後由大同幼稚園當事人陳鳳仙才講出楊永福、楊永壽二人的說法是瞎掰,事實是:“1931年5月底或6月初的一天夜裏,毛岸龍突然生病,腹瀉、高燒,由我(保育員陳鳳仙,又名秦怡君,李求實夫人)抱到附近的廣慈醫院就診。醫院診斷為噤口痢,經救治無效當夜死亡。次日由幼稚園負責行政事務工作的姚亞夫買棺入殮處理了喪事。”

電視劇《毛岸英》情景展示的是這一種說法。作為該電視劇總顧問兼總監製在接受專訪時說:“醫院的一位女同誌曾對岸英說他弟弟得病毒性痢疾去世了。”

上麵講的“岸英”不是死在朝鮮的楊永福,而是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

潤濤閻的解釋:後來被找到的二人是湖南流浪乞丐楊永福和楊永壽,二人根本就沒有三弟,也就在被追問毛岸龍去了哪裏時謊稱是走丟了。由於他們二人被毛澤東接納為兒子,官方也這樣報道毛岸龍的下落,搶救、下葬毛岸龍的當事人不敢在那階級鬥爭殘酷無情的年代裏說明真相。而當毛澤東死後,尤其是胡耀邦撥亂反正人人可以說實話時才調查出來了毛岸龍的下落。從此共產黨的宣傳機構再也不承認毛岸龍失蹤的說法可信。

2013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誕辰120周年,中央決定開展隆重紀念活動。6月26日,韶山毛澤東同誌紀念館專題展區經過兩年的重新調整,正式對外開放,共展出文物、圖片600餘件(張),其中不少珍貴文物係首次展出,背後藏著秘密故事,其中對毛岸龍的說明是:1931年初,毛岸龍由叔叔毛澤民安排進入上海大同幼稚園,不久因患痢疾去世。(參見《毛澤東愛子毛岸龍生死迷霧重重》)

潤濤閻的解釋:顯然,楊永福楊永壽哥倆並不知道毛岸龍的確切死因,二人死前都一直說毛岸龍失蹤了。表明楊永福楊永壽是假的毛岸英毛岸青無疑。

(2)流浪六年的楊永福楊永壽與毛岸英毛岸青的曆史事實不符

根據後來官方的說法:“因顧順章、向忠發先後叛變,使上海地下黨組織遭到很大破壞,黨組織在緊急隱蔽有關人員的同時,對大同幼稚園收養的多名烈士子女也進行了疏散。當時采取了三種疏散方式:有家可歸的回家,有親友的投奔親友,無家又無親友的由黨組織托付給可靠人家。也就在這期間發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1931年5月底的一天,毛岸龍突然生病,腹瀉高燒,送醫院後被診斷為緊口痢,經救治無效於當夜病亡。毛岸英、毛岸青屬於第三種疏散的烈士子女,黨組織決定把兄弟倆托付給董健吾撫養。毛岸英、毛岸青在董家住了一年半左右,並受到了良好的照顧,吃得飽穿得暖,有時還能看上電影。由於董健吾家‘鬆柏齋古玩號’是中央特科的重要聯絡點,這裏不僅人來人往,而且距租界巡捕房又很近,黨組織考慮到毛岸英兄弟倆滿口湖南話,一旦遇到警察和特務盤問,後果不堪設想。便又將兄弟倆托付給董健吾的前妻黃慧光撫養(此事發生在1933年8月)。董健吾把毛岸英、毛岸青送到黃慧光家時隱瞞了他們的身份,隻說這是他朋友的兩個孩子,暫時住在這裏。黨組織每月給30塊錢。後來,黨組織沒錢了,董健吾失去了固定收入,黃慧光是家庭婦女沒有生活來源,自己有四個小孩,加上岸英兄弟一家七張嘴天天要吃要喝,日子過得艱苦了起來。生活艱苦,吃不飽肚子,還要挨打受罵。岸英自小就愛憎分明,一天,他看見岸青又挨了打,便離家出走了。”

而楊永福和他妻子劉鬆林先後提出二人流浪六年(楊永福的說法後被劉鬆林改成五年(劉在武漢的演講)。劉鬆林曾說:“我們結婚後,岸英曾一次帶我去西四勝利影院看電影《三毛流浪記》。當時,他觸景生情,非常激動。電影結束了,影院裏的人都走空了,他還沉浸在電影的情節中。他告訴我,他和弟弟在上海流浪的經曆與三毛非常相似,說自己與三毛相比,除沒有給資本家當幹兒子和沒有偷東西兩點外,三毛所吃的苦他都吃了。回家的路上,他一直默不作聲,他應該又想起了自己在上海不堪回首的6年流浪生活,我沒有打攪他。後來,他也還曾帶過其他人看這部電影,我想這與他個人的特殊經曆有關。”

後來劉鬆林的該說法導致被告。2002年1月19日,劉思齊(=劉鬆林)應邀到武漢理工大學演講。劉思齊在演講中稱:毛岸英和毛岸青在上海“像三毛一樣流浪了五年”。對此,董健吾之子董龍飛認為,劉思齊的演講中“有與曆史事實不符之處,有些言論汙蔑詆毀了董健吾,損害了董家人名譽,使其精神受到了損害”,逐向武漢市武昌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劉思齊停止宣傳與曆史事實不符的言論,並登報賠禮道歉。

董家後人提起民事訴訟的依據,來自於1979年中組部的一項調查報告。當時胡耀邦負責平反冤假錯案,他指示中組部組成三人調查小組,專門赴上海調查了毛岸英兄弟三人在上海時的情況。通過訪問當事人、證人和當時的地下黨領導人,以及查閱檔案資料,勘察毛氏兄弟居住過的地方,最後撰寫了一份《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在上海時的情況》調查報告,其中寫到“……毛岸英和毛岸青在董健吾家中,生活雖困難,但無流浪、虐待事實……”。另外董家後人對“毛岸英兄弟流浪街頭長達五年之久”的說法也提出了異議:毛岸英兄弟倆是1933年8月來到黃慧光家的, 1936年6月黨組織送他們前往蘇聯,就算毛岸英兄弟倆剛到黃慧光家就立即出走,流浪時間最長也不會超過2年10個月。

潤濤閻的解釋:楊永福在看了《三毛流浪記》後深深感到那是自己和弟弟楊永壽的親身經曆,當場顧不得以前說出的謊言了,便說出了真相:他和他弟弟二人流浪了6年。如果他真的是毛岸英,那他就不會把在大同幼稚園和董健吾家一共三年多的美好時光忘記而把流浪二年十個月說成是流浪六年。

(3)楊永福楊永壽被強行說成是毛岸英毛岸青

當年“毛岸英““毛岸青”二人被找到的過程一直諱莫如深,連到底是怎麽被找到的也無人得知。直到胡耀邦派調查組到上海查找有關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的曆史來龍去脈時,李雲才出場說出她是當年找到毛岸英毛岸青二人的唯一之人。2011年11月29日,記者采訪了當年中央特科在上海的最後一位成員——李雲,才公開了許多鮮為人知的珍貴史料。對於當年毛岸英、毛岸青在上海失蹤和尋找的過程,幾十年來李雲一直緘口不言,直到今天家鄉來人采訪,她才首次透露這段曆史。根據老人的說法,毛岸龍也不是早年謠傳的走丟了,而是在1931年“因病夭折”。董健吾告訴特科領導毛岸英毛岸青二人在董健吾的前妻黃慧光家由於不知為何毛岸青挨了打兩個孩子就出走了,開始了流浪生活。特科領導立即布置地下黨員分地區仔細尋找,但一無所獲。

1935年秋,上海的地下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中央特科成員大部撤離,隻有少部分末暴露身份的成員留在上海。當時特科的總負責人是邱吉夫,主管情報工作的是李雲的丈夫徐強(對外稱老金,也是李雲的直接領導)。一天,徐強突然嚴肅地通知李雲,要她想辦法上街尋找兩個男孩子。孩子的身份對她也是保密的,隻知道這兩個孩子是烈士後代,大的十三四歲,小的隻有十一二歲。

老人回憶說:“接到尋找兩個孩子的任務後,我趕緊上街,可上海那麽大,到哪裏找?找了好些天,都沒有發現他們,同時尋找過程中還要小心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一天,我一路尋找,後來走到城隍廟附近,想買碗粥填肚子。我看到粥攤邊上有兩個孩子,很瘦,穿的衣服也很破,年齡是符合的。旁邊的人說,這兩個孩子,從來不說話,很可憐的。我就請他們吃碗粥。吃後他們還是不開口,問什麽都不講。當時我也不敢多問,急忙回去向上海地下黨領導人馮雪峰匯報了這個情況,並領著他們兩人洗了個澡,換了衣服。馮雪峰立即換了便裝趕來。馮雪峰來了後,連哄帶騙帶著兩個孩子去了吃飯的地方,還不斷跟他倆套近乎,可兩個孩子很警惕。飯吃過後,大概跟馮雪峰熟悉了,馮雪峰問他們是哪裏人,其中一個孩子才說了句是湖南人。毛澤東是湖南人,這下確定了兩個孩子的身份。兩個孩子找到後,董健吾通過張學良,讓人於1936年6月帶著兩個孩子經法國去了蘇聯。到了莫斯科以後,他們被送到國際第二兒童院,各自取了蘇聯名字,開始了在蘇聯的生活。”

李雲在此還特別強調了一點:她1930年入黨,1932年被調到中央特科工作。中央特科是一個非常嚴密的組織,紀律非常嚴格,特別是情報工作。對上級的命令,必須絕對服從,不能問也不許問。她在徐強單線領導下,擔任過報務員、交通員。徐強後來做了她的丈夫,並肩戰鬥了幾十年。

原文來源:《大眾文摘·解密(文史版)》

潤濤閻的解釋:李雲並不知道讓她去找的兩個孩子是毛澤東的孩子,而被告知是烈士的孩子。她在此強調她不該知道的就沒問。她天天在找倆孩子很久也沒著落,又害怕暴露自己的身份,當她看到年齡看上去差不多的兩個乞丐就帶走了,交給了馮雪峰。文人馮雪峰唯一知道的信息是:這倆孩子是湖南人。顯然,貓膩就在這裏。李雲不知道讓她找的孩子是毛澤東的兒子。而在這裏她說“毛澤東是湖南人,這下確定了兩個孩子的身份”與她前邊說的不知道讓她找的是誰的孩子相矛盾,表明是她聽到馮雪峰說讓她找的是毛澤東的兒子後她才知道的。從此,她便害怕了,因為她顯然聽到馮雪峰問了那倆孩子的名字了。由於馮雪峰未留下有關倆孩子的隻言片語,我們無法得知當時更全麵的確切真相。但我們可以做出簡單的合乎邏輯的推測:

這倆孩子是湖南人,年齡也跟毛岸英毛岸青差不多,就容易被馮雪峰認同他倆就是毛澤東的兒子。這倆孩子是很聰明的無疑,尤其是老大。經曆了六年的流浪生活,閱曆豐富。做夢他們也想有個富裕人家領養他們。當得知這善良女人不是簡單行善給他倆吃的或領養他們,而是在替別人尋找孩子時,他倆必然清楚對方搞錯了。這倆孩子的父母帶他們從湖南來到上海做生意,被圖財害命者給殺了,他們有幸跑掉活下來了而已。也許對手並不想做事太絕斬草除根。所以,他倆當然不回答馮雪峰的問話。他倆越是不說話,馮雪峰越是認為他們就是毛澤東的孩子,害怕給國民黨詐出真實身份。而他倆的小加九則是:萬一那個丟失兩個孩子的家長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說不定會領養我們呢!當李雲得知組織上讓她尋找的是毛澤東的孩子而非烈士的孩子後,內心忐忑不安。烈士死了,孩子是否是真的無法得知,也沒人關心,可以蒙混過關。從她看到的兩個孩子對馮雪峰的追問給出的眼神和表情等肢體語言,便猜測她找錯了人。如果李雲確定自己找到的真的是毛澤東的倆兒子,那可是天大的功勞,她李雲不可能隱藏了一輩子此秘密,應該邀功才對。尤其是毛澤東打下天下後,她幫助毛澤東找到了倆兒子功勳卓著。毛澤東死前都不知道是她找到的這倆孩子。倒是馮雪峰邀功了,而且貪功之己有。毛澤東隻知道是馮雪峰為他找到的倆兒子。馮雪峰與毛澤東在中央蘇區時就是特別親近的朋友,毛澤東後來對馮雪峰非常反感,世人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有不少人猜測毛澤東為何不喜歡馮雪峰,給出的理由五花八門莫衷一是。潤濤閻今天告訴你:那是因為毛澤東認為馮雪峰在倆個兒子上欺騙了毛澤東。連倆孩子的真實身份都沒搞清,至少是對毛澤東的不尊重。馮雪峰從1954年開始就遭受批判,後來的遭遇更慘。大家都知道這是毛澤東故意找他的茬造成的,至於為什麽,人們不清楚。

根據潤濤閻的推測,馮雪峰並沒有故意欺騙毛澤東,他見到李雲給他找到的倆湖南乞丐就如同座山雕見到了朝思暮想的聯絡圖,理所當然認為李雲給他找到的就是毛澤東的倆兒子。馮雪峰為了讓毛澤東的倆二子早一刻喜笑顏開,便告訴他倆:你爸現在是共產黨的最高領袖。他倆聽後自然害怕,騙一個普通的失去兒子的富豪都辦不到,隻能盼望被領養而已,可是要騙領袖級別的大人物,那是找死,便戰戰兢兢,宣稱自己是楊永福而非什麽毛岸英。他倆越是害怕,馮雪峰越是認同他們就是毛岸英哥倆。可當他倆得知他們不是去延安見丟了倆兒子的毛澤東,而是直接去蘇聯,便開始配合了。反正是走一步看一步,對乞丐來說,能到外國留學、生活,那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他倆此時的心理便倒過來了:由“害怕說成是大人物毛澤東的兒子而遭受懲罰”變成“害怕被發現不是毛澤東的兒子而被遺棄”。走出這一關而不被察覺的關鍵是不說話,話多語失。但聽話,聽從安排,事事都點頭。這樣,在沒與毛澤東見一麵的情況下,也沒有問出他倆的名字是不是毛岸英毛岸青就稀裏糊塗地把他倆送到了國外。真實情況隻有到了1936年他倆回到了延安才被毛澤東發現。

(4)真實的毛岸英毛岸青最可能的下落

簡單回顧一下上麵提到的毛岸英毛岸青的簡曆,其實過程並不複雜。毛岸英哥仨是1931年初到了上海大同幼稚園,此時一個九歲一個八歲一個四歲(取整數)。不到半年毛岸龍得毒性痢疾死在了醫院(五月底六月初),埋葬時有棺材,丟失一說是瞎掰無疑。顧順章是四月底被捕,向忠發是六月22日被捕24日被殺。顯然上海特科組織疏散發生在顧順章被捕之後和向忠發被殺之前,也就是五六月份。大同幼稚園一直開到六月初。此後毛岸英毛岸青哥倆便去了董健吾家,在那裏生活了一年半到1933年8月,董健吾把他倆送到董健吾的前妻黃慧光那裏。

在上海特科人的眼裏,周恩來是他們的老大。從遵義會議後周恩來便對毛澤東非常尊重,董健吾不僅僅是看在周恩來的麵子上對毛澤東的仨兒子特別關照,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周恩來給照顧毛澤東兒子的人每月30塊現大洋。在日本進關以前,清華北大學生每年的學費也就是20到30塊錢。要知道,毛澤東在北大當圖書管理員時的工資是每月八塊錢。董健吾願意留養毛澤東的兩個兒子在自己家中,敢冒被抓被殺風險,也有每月30塊錢的物質誘惑。後來萬不得已才因隻會講湖南話的毛岸英二人留在家裏風險太大而把他倆轉到前妻那裏。

前妻黃慧光為何會收養毛岸英毛岸青二人?

黃慧光是在董健吾與一同革命的女同事勾搭成奸後被遺棄的,也有黃慧光擔心害怕丈夫當地下黨被連累的因素才答應與董健吾離婚。離婚後的4個孩子都跟著黃慧光,董健吾把毛岸英毛岸青讓黃慧光收養,這30塊錢也讓黃慧光給他生的四個孩子有飯吃。等於肥水不流外人田。黃慧光自然接受這樣的好事。可到了董健吾拿不到中央發下來的錢後(中央特科整個係統在上海已經支離破碎,活著的也互相不聯係了,害怕被抓),黃慧光無法接受白養毛岸英毛岸青了。這就有兩個選擇:一是打他們,最終逼他倆滾蛋。但這有風險,說不定這倆孩子會報複她。另一選擇就是把他倆換成錢。也許一開始黃慧光走的是第一個選擇,等到他倆被打後滿臉怒氣【毛澤東的爸爸是暴脾氣(毛澤東自述的),毛澤東也是不吃虧的主,那毛澤東的兒子們也不是窩囊廢一級的軟柿子。】此時黃慧光發現逼走他倆的後果非常危險,便聯想到自己被女共產黨員小三換位、被男共產黨員丈夫拋棄,對共產黨的仇恨那可是深入了骨髓。這倆孩子不知道是哪個共產黨的血脈,但一定是共產黨的後代無疑,董健吾的大同幼稚園就是專門撫養共產黨烈士後代的機構,反正這倆孩子的父母都不在世了,沒必要為他們倆擔當被政府抓的風險。

當時國民黨在顧順章叛變後搗毀上海特科時發布布告,凡是隱藏地下共產黨的格殺勿論,凡是舉報共產黨和他們親屬的有償。出於害怕被牽連、出於對共產黨的仇恨、出於對賣掉共產黨烈士的後代有償,三個因素的其中任何一個都能讓黃慧光把毛岸英哥倆出賣給國民黨換成錢,何況三個因素都湊齊了。國民黨晚上去她家抓走倆孩子然後殺掉,由於不知道他們是毛澤東的後代,也就給點小錢而已,也不會上新聞,畢竟殺死孩子有點惡毒,就像殺死小蘿卜頭被曝光導致很多文人痛罵國民黨蔣介石一樣。所以,毛岸英毛岸青應該死於黃慧光拿不到共產黨的錢了後不久的1933年。

董健吾去黃慧光處查看毛澤東的倆孩子時黃慧光自然不會告訴他是她出賣了毛岸英毛岸青,而是說她沒錢買糧食養他們倆,因為打了老二,老大就帶著他出走了。董健吾肯定害怕了,他知道那倆孩子是毛澤東的後代。尤其是此時毛澤東在延安已經是權高位重了。他當然能判斷出最大的可能是黃慧光這個恨共產黨、見錢眼開的短視婦人把毛岸英毛岸青出賣給了國民黨換了錢。但他不能這樣告訴共產黨上級,因為毛澤東的孩子是交給他照顧的死了他有責任,何況那女人還是他的前妻。他隻能告訴上級說毛岸英毛岸青出走去流浪了。上級立刻派人在上海四處尋找。三年時間內把上海大街小巷搜查了無數遍也沒發現毛岸英毛岸青的蹤影,但根據周恩來的指示,尋找一直沒有間斷,李雲是最後一撥。理論上講,楊永福楊永壽哥倆在六年的流浪生活中的最後兩年多時間裏應該被尋找毛岸英毛岸青的地下黨特科人員詢問過。隻是碰到的都是負責任的人,最後才碰到了怕暴露自己身份而敷衍了事交差就行的李雲(她認為反正就是烈士的倆孩子,錯了也沒什麽大事何況烈士是死了的人,其他人無法辨認出來,乞丐本身更不會說出真相放棄前途而繼續流浪生活),也碰上了個書呆子詩人急切邀功的馮雪峰,才有了後麵精彩的故事。

(5)楊永福楊永壽回到延安

在蘇聯期間,楊永福楊永壽以毛澤東的孩子身份處處被照顧,但也算是被監督,到哪裏去、能否留在蘇聯都不是他們自己能決定的。1946年黨組織要他倆回國,也許是毛澤東的命令,他倆就必須服從,不論心裏多麽忐忑不安多麽擔心害怕。

楊永福楊永壽哥倆以毛岸英毛岸青的名義回國到了延安後,最想見他們的是毛澤東無疑。毛澤東在1927年底去上井岡山離別時毛岸英5周歲(取整數,4.8 或5.2 歲在這裏沒必要),毛岸青4周歲。此時再見麵哥倆已經是19年後的24歲和23歲的成年人了。如果論孩子的貌相沒有毛澤東楊開慧的蛛絲馬跡而判斷此二人屬於狸貓換太子,可靠性不是百分之百,畢竟人到了老年才有與父母不可分割的印記(此話題後麵有更詳細的交代,在此按下不表),但毛澤東毫無疑問會問及小弟弟岸龍的話題。由於楊永福楊永壽哥倆隻知道他們代替的是毛岸英與毛岸青,從未聽說過還有個小弟弟毛岸龍,倆人突然就懵了,本來在蘇聯的多年時光裏哥倆就探討未來不得不回到中國去見毛澤東時如何才能躲過毛澤東的盤問,可萬沒想到還有個毛岸龍的事。聰明的楊永福當即給出了個說法:“每天背著小弟拉著大弟流浪乞討,有一天岸龍突然發高燒,我就帶著岸青去乞討,回來就發現小弟不見了。”

毛澤東是什麽人?他如何能被一個年輕人騙過去?察言觀色他便得知是馮雪峰搞錯了,把兩個會說湖南話的乞丐當成了毛岸英毛岸青給送到了蘇聯。此時的楊永福楊永壽畢竟還做不到麵對突如其來的處境而喜形不於色。

那毛澤東為何不把當事人馮雪峰叫過來把找到倆孩子的來龍去脈搞清楚?

因為毛澤東一直在慶幸自己沒斷子絕孫,這對於天天看線裝書的毛澤東來說是至關重要的,至於是不是他要讓他的孩子接班成為北朝鮮的金家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能被敵人罵成斷子絕孫。他整自己人無數,殺敵人無算,被人罵成斷子絕孫是比被敲脊梁骨還難受的。當他知道那倆孩子不是他的兒子後,便將計就計,就坡下驢,認了這倆兒子。即使以後能找到真的毛岸英毛岸青,到時候再給出說法不遲,就說我毛澤東虛懷若穀,早就知道真相照樣把窮人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這更令人崇拜其高尚品德。何況那時周恩來等人都領養了烈士後代,有兒女的葉劍英鄧子恢等人照樣領養了烈士遺孤。在毛澤東看來,不就是吃飯時多兩張嘴?反正飯也是公家的。

對於毛澤東來說,關鍵的一點是他不允許別人騙他。根據這個原則,他理應把馮雪峰叫到眼前詢問,結局當然會立刻水落石出。但這對毛澤東來說沒任何好處。他清楚那個馮雪峰就是一個詩人,充滿了浪漫情懷,又是自己的好友,絕對不是故意騙他的。最可惡的是這倆孩子竟然知情不報。估計毛澤東權衡利弊後覺得還是借刀殺人比較好。可派他倆去前線打仗,哪個軍頭也會把他們保護起來。倒是在農村有不少地痞流氓,讓他倆去農村參加土改,說不定這事就成了。於是毛澤東便跟他倆說:“你們在蘇聯長大,中國的事你們不太了解,需要到下麵去鍛煉。你們是毛澤東的兒子,更需要到基層,親自參加土改,對你們的成長有幫助。”這就是在1947年初楊永福去了山東搞土改,楊永壽去了東北搞土改的過程。不論山東還是東北,都是土匪聚集的地方。帶他倆去的人都有極左性格。比如派帶楊永福去山東搞土改的就是左棍康生。可這哥倆命大,都沒碰上要他們命的,表明他倆很聰明。據報道,去黑龍江克山縣搞土改的楊永壽在那裏糾正了左傾錯誤,導致了不少人免於被殺。他還用中文自編了多首土改民謠。

楊永壽在蘇聯學的是俄文,他的中文底子應該是在上海時經商的他爹給他倆放入私塾學堂學的中文。這興許是他倆沒跟父母一起被殺的原因。他倆在學堂住宿逃過了一劫。待沒人給他們交學費他們才被學校攆走從此流浪六年後被尋找毛澤東倆兒子的李雲誤認。楊永福楊永壽的確切年齡我們無從得知了,興許比毛岸英毛岸青大一點也是可能的。這就解釋了他的中文回國後還能編寫民謠的水平(有相反的報道,說他倆在蘇聯時不會用中文書寫,隻好用俄文寫好信後由朋友幫忙翻譯成中文再寄回中國)。對比真的毛岸青,隻在大同幼稚園待了幾個月,可以學點學齡前的一點點算數語文。幾個月學不了多少字。後來就在幹革命的董健吾夫妻家中,董健吾的親人隻說他倆在董健吾家有吃有喝,有時董健吾夫婦帶他們去看電影,沒說雇人教他們學習。董健吾的前妻是個家庭婦女,每天照顧六個孩子,董健吾的親人也沒提他倆在黃慧光家有人教他們學習。從這方麵看,楊永壽能編寫土改民謠如此紮實的中文底子不是真的毛岸青所能具備的。

天下打下來了,楊永福楊永壽也就回到了北京,入住中南海。騙了毛澤東的楊永福楊永壽哥倆土改這一關就這麽平安過去了,令毛澤東內心裏失望之極。反觀楊永福楊永壽哥倆,誤以為真的騙過了毛澤東,從此自信心爆棚。

(6)楊永福大膽搶毛澤東的幹女兒

烈屬寡婦張文秋有三個女兒(見下圖)。



左邊的是所謂的“毛岸青”,最右邊的男人是劉思齊改嫁的丈夫。三個女人分別是:最左邊仔細端詳毛澤東的是三女兒,毛澤東另一邊的是大女兒(劉思齊)和二女兒(韶華)。

張文秋曾經是毛澤東的鄰居,她把她大女兒劉思齊托付給毛澤東當她的幹爹。從此,幹女兒劉思齊就跟在幹爹毛澤東身邊。尤其是江青因為發現毛澤東的這個幹女兒總是往毛澤東那裏跑而吃醋。楊永福對毛澤東的這個幹女兒一見鍾情,對江青指責毛澤東認幹女兒非常惱火,曾在毛澤東麵前怒斥江青。後來毛澤東得知楊永福在追幹女兒,久而久之二人還談起了戀愛,並提出要跟劉思齊結婚。毛澤東大怒,堅決反對楊永福幹涉毛澤東與幹女兒的關係,不允許他倆結婚。

理論上推理是劉思齊跟幹爹談:你不能跟江青離婚,雖然你告訴我說她得了卵巢癌後手術割掉了卵巢而喪失了性欲,但你跟我說你不能跟她離婚。那我跟你兒子結婚,我是你名義上的兒媳婦,你可以派他去外地工作,把我留在中南海。這不是更能掩人耳目嗎?毛澤東這才答應了劉思齊可以與楊永福結婚。毛澤東與楊永福大吵大鬧不讓他與幹女兒劉思齊結婚的事,整個中南海人人皆知。鬧得毛澤東也不好意思繼續大罵他了,隻能找機會讓他為國捐軀了。

楊永福去朝鮮前並沒有告訴新婚妻子他要去哪,顯然是毛澤東給他的建議別打攪她。有文件披露說是楊永福托人告訴妻子他出差了。當他跟彭德懷去了朝鮮後,按照毛澤東給他的教導,他從未給新娘子寫過信交代一下他在朝鮮。他死後的差不多三年時光裏,他法律上的妻子從未跟她也住在中南海的幹爹打聽過丈夫出差去了哪裏,為何近三年都沒給她寫過信。直到新婚夫妻分手兩年八個月後的一天,她才問起幹爹“毛岸英”(=楊永福)去了哪裏。幹爹才告訴她他去了朝鮮一個多月後就去世了。幹女兒聽到這裏才在幹爹懷裏大哭了起來。她內疚是自己配合幹爹害死了與她毫無恩怨並深深愛過她追求過她的乞丐楊永福。在後來的訪談中,她劉思齊說起這件事時是這樣解釋的:“我那時年輕,還不懂得丈夫走了三年妻子應該過問一下他去了哪裏、為何三年都沒給我來信。”

就學於莫斯科大學、北京大學的女人、毛澤東的幹女兒竟然不知道丈夫走了三年不給她寫信她需要跟身邊的公公打聽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別說能讀大學的女人了,就是不識字的白丁,新婚丈夫出差別說差不多三年沒消息,就是30天她都得惦記著,就得跟身邊的公公詢問是怎麽回事。就算丈夫出遠門,30天妻子放心,三個月遝無音訊,新婚妻子又沒有跟其他男人出軌,婚姻是真實的,那她能不急得跳腳?我們結過婚的男男女女,大家捫心自問:這等婚姻是正常的婚姻?丈夫隻告訴妻子出差,不告訴去哪裏,本就對新婚妻子不尊重。什麽政治啊,鬥爭啊,把新婚妻子仍在家自己出遠門還不告訴她去哪裏,妻子怎麽想?天下都打下來了,丈夫也不是去外國當間諜,就算是出國當間諜,別的人不告訴怕走漏風聲,有何必要隱瞞新婚妻子?這是對妻子的不尊重。走了快三年遝無音訊,妻子不過問原因。如果你的腦袋沒被門夾過,你絕不會把劉鬆林真的與愛著他的丈夫接了婚的事當真。這事如果發生在美國,那移民局一定判斷出是假結婚拿綠卡的所謂的夫妻。

得知楊永福死在朝鮮後,這新婚寡婦在中南海跟毛澤東又生活了八年才改嫁,把人生中最美麗最美好的青春埋葬在了中南海厚厚的紅牆內。在這漫長的八年時光裏,她每年夏天都跟毛澤東去北戴河。據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撰文說,劉思齊在北戴河隻跟毛澤東談話,其他人她理都不理。

顯然,得知楊永福死了的消息後,劉思齊極大可能得了抑鬱症。她變成了個誰都不理的孤獨女人,有她自認為中南海人人知道她的秘密而無臉見人又不得不出來放放風才到北戴河散散心的原因。

(7)彭德懷雪夜拜訪金日成後搞清楚了天大的秘密

曆史上曾經發生過一些令後人難以置信的真實故事,其一就是彭德懷猛扇金日成耳光,而且是在金日成手下人和彭德懷手下人麵前扇的,金日成想隱瞞被扇耳光的事都辦不到。

對此,在場的人不得要領,便猜測是在第五戰役期間金日成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而私自下令北朝鮮軍隊撤出戰鬥惹怒了彭德懷。而不信彭德懷會扇金日成耳光的人找到了證據:金日成根本就不知道彭德懷的第五戰役作戰計劃,彭德懷也沒讓金日成的部隊參戰,從而判斷出彭德懷扇金日成耳光是無中生有。然而,在場的人不止一個承認了彭德懷扇金日成耳光的事實。在廬山會議彭德懷倒台被批時,“不尊重友邦、搞大國沙文主義”便是彭德懷的一大罪狀,說的就是他扇金日成耳光的事。彭德懷對此沒有提出反駁。

1955年金日成曾到中國與彭德懷見過麵,跟外賓見麵時要有其他外交人員或翻譯在場。金日成與彭德懷舉杯,表麵上看是金日成原諒了彭德懷,而事實上是金日成想找機會跟彭德懷聊聊家常,告訴他他不知道的內情。

金日成終於找到了這樣的機會,那是1957年11月2日彭德懷陪同毛澤東訪問蘇聯,在11月16日,彭德懷得到了毛澤東的同意去見住在蘇聯別墅休假的金日成。彭德懷沒有帶身邊的王樹聲、肖華等軍人一起去,隻是帶了俄文翻譯孫立忠。據後來孫立忠的文章說,彭德懷帶他在去見離莫斯科40公裏開外的金日成,說彭德懷與金日成談了兩個多小時。但孫立忠沒說他也參加了彭德懷與金日成二人的會談。金日成是在中國長大的,講一口流利的中文,自然不需要翻譯,何況孫立忠是俄文翻譯,不懂朝鮮語。顯然他隻是陪同彭德懷去的,到了會見時他就在大廳裏等著,這更符合常理,畢竟他隻是個年輕翻譯。孫立忠從未提及彭德懷與金日成密談的內容。

從東方文化角度來講,金日成與毛澤東都是國家級領導人,按共產主義運動陣營裏的排位順序此時應該是斯大林第一,毛澤東第二,金日成與胡誌明比毛澤東低一點,但還是屬於同一個級別的。如果說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屬於專製社會的皇帝,彭德懷就是大臣。按理說金日成也在蘇聯,中朝兩國領導人會麵,應該是毛澤東與金日成二人。彭德懷為何敢越位去見金日成?顯然是金日成派人跟彭德懷聯係上了,彭德懷也想借機給金日成道歉,因為扇耳光後金日成到北京時對彭德懷非常尊重。據孫立忠描述,當他們的車到達金日成別墅時金日成已經在寒風裏提前出迎了。下麵是連孫立忠都不知道被金日成彭德懷二人至死沒留下筆墨的金日成與彭德懷密談的內容,由政治家們肚子裏的蛔蟲潤濤閻提供。

二人寒暄落座後彭德懷先給金日成道歉,說自己脾氣太壞,加上當時的第五戰役太悲催,就跟您老動了手,一直內疚。今天有機會給您道歉,倍感榮幸。

金日成聽後皺起了眉頭:我還以為你彭德懷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現在看來,彭總你還是悶在鼓裏!你為何扇我耳光?那是因為你在朝鮮的誌願軍司令部(簡稱誌司)換過六個地方,挨過美國空軍九次轟炸!你找不到原因,便認為是我給敵人通了情報,目的是借美國的炸彈殺死你,因為你不尊重我金日成,我殺死你後毛澤東便會派林彪來指揮誌願軍。我在東北聯軍時最佩服的是林彪,而與你彭總沒接觸過。林彪打仗我佩服,而且他會更尊重我金日成。你這樣判斷是合理的。尤其是毛澤東的兒子被炸死後,你非常痛苦,因為你知道我並不清楚毛澤東的兒子在你身邊,那我想炸死的不是毛澤東的兒子而是你彭德懷,你便對我恨之入骨,找到機會扇我耳光,一是報複,二是對我警告以後別再把你的地址通過間諜告訴美國人。你說我猜得對不對?

彭德懷一聽愣了!這金日成與我彭德懷一樣有話直說啊!佩服!然而,彭德懷不知如何應對對方的坦誠,隻能皺眉頭,也從內心裏佩服自己當年的判斷是準確的。

但聽金日成來了一句:彭老總,你的猜測是錯的!我當時的確不知道毛澤東的兒子在你身邊,但暴露給美國空軍你們誌司所在地的不是我,而是你們中國人自己。

彭德懷又愣了。彭德懷早就把身邊知道誌司所在地的人一個個都仔細過濾過,沒發現有這樣的人。便問金日成此人是誰。

金日成反問彭德懷:

“在11月24日前是不是美國的偵察機去誌司那裏偵查過?”

“對啊!23日那天就在我辦公的房子上盤旋了一陣子後我們才決定以後白天要到防空洞躲避。”

“那你想想,那陣子你和北京是否有很頻繁的電報往來?”

“是的!我們研究好了的第二戰役作戰計劃電報發給毛澤東後他改了很多便打過來,我們再研究然後又發過去,他又打回來提出很多建議。所以,來來往往電報很頻繁。”

“這就對了!毛澤東為何管你那麽仔細?你想想看,他能不知道美國偵察機能準確定位電報發出地?”

“這個我當時就反複想他怎麽那麽囉嗦,這麽長這麽頻繁的打電報如何不讓美國情報機構測到?可您老別忘了,我身邊有毛澤東的兒子!所以,即使是電報導致的被美國偵察機發現了我們的住處,那隻能說毛澤東太大意了,對作戰計劃的重視超過了對他兒子性命的重視。”

“哈哈哈!我說老彭啊,你到今天都不知道毛澤東為何要抗美援朝。你聽我說說我的看法對不對。”

“您講。”

“毛澤東抗美援朝的目的有四個。在講這四個目的之前我需要問你一件事,我在中國的時候就聽說毛澤東的三個兒子都成了乞丐,後來找到了兩個,老大和老二。他倆年齡隻差一歲。後來找到的這兩個你都見過,憑你的直覺,找到的這兩個看上去也是隻差一歲?還有,跟著你的老大他看上去有毛澤東的痕跡?一句話,那倆孩子真的是毛澤東的倆兒子?”

“老金啊,您這玩笑開大了!中國共產黨員裏哪裏有人如此大膽敢騙老毛?”

“老彭啊,我隻是提醒你一下,你自己以後慢慢想。我是判斷出來了,那倆孩子根本就不是毛澤東的兒子。”

“老金啊。我還真的懷疑過為何這毛岸英相貌上一點老毛的痕跡都沒有不說,他弟弟就更差的離譜了。他倆相差至少三歲以上,而不是隻差一歲。這毛岸英的氣質性格與老毛也是沒一點相似之處。我也自言自語過,老毛怎麽會有這麽個兒子呢?可您要知道,這倆孩子是老毛當年的好友、沒心機的文人馮雪峰給他找到的。是他親自寫信給毛澤東邀功幫他在上海找到了他倆兒子。退一萬步,就算馮雪峰搞錯了,那老毛的其他兒子也都死了,就算領養倆兒子有何不妥?他為何要借美國轟炸機把他殺掉?”

“這不難理解。毛澤東把自己的兒子還是長子都送前線成了烈士,那毛澤東的威望就更高了,他就更容易一輩子當政啊。還有,領養是領養,訛騙是訛騙。毛澤東怎麽能容忍別人騙了他?尤其是毛澤東發現這倆孩子自己清楚是騙了毛澤東,他倆要是在延安第一次見到毛澤東時就說出真相說哥倆是被動的,怎麽解釋馮雪峰都不聽,那毛澤東就不會怪罪他倆了。還有一個原因:毛澤東的兒子死的死丟的丟,他害怕被對手罵成斷子絕孫,也就忍下了這口氣。等到有機會再報複他倆不遲。”

“佩服!您是能鑽進毛澤東肚子裏的人啊,判斷的非常有道理。有一點您不知道,在老毛讓這孩子跟我來之前,他們爺倆因為一個女人而打架,老毛大罵,而他也大聲吵鬧,中南海人人皆知。後來老毛同意了他跟這個女人結婚。她本來是老毛的幹女兒,在老子身邊晃蕩時被兒子一見鍾情了。他要是不跟老毛大吵非要娶老毛的幹女兒,老毛也許就對他不告訴老毛他不是毛岸英而原諒了他也說不定呢。”

“老彭你這一說就更與我的判斷吻合了。這是一個目的,另外三個目的......”

“老金啊,我知道另外三個目的分別是:借機炸死假毛岸英時也把我炸死。如果他兒子不來我身邊,通過跟我沒完沒了地電報聯係而借美國之手炸死我,一定有人會懷疑老毛是故意借刀殺人。有他兒子在我身邊我倆一起死,就不會有人懷疑是老毛故意借刀殺我了。第三個目的是殺掉林彪的兵馬。雖然是我當總司令,可誌願軍裏的大多數軍人還是林彪四野的。林彪的四野號稱百萬大軍,老毛需要給他瘦身。而且,四野裏哪部分來,也是老毛敲定的。裏邊國民黨降卒比例很高。老毛對國民黨投降的官兵是不信任的,因為他們沒經曆過共產黨的政治教育。老毛也看不起國民黨的官兵。最後一個目的是他跟我當麵講的,他說:‘我們一出兵,斯大林就對我們不懷疑了。’是斯大林讓他老毛出兵朝鮮的。”

“老彭厲害!我一直以為你是帶兵打仗的,對政治不在行。今天看來我錯了。還有一件事,就是你知道為何毛澤東對美國兩次提出的停戰談判態度大相庭徑?”

“今天聽您老這麽一說我都明白了。到了第五次戰役後美方給出的停火條件遠遠低於第二次戰役後美方給出的停火條件。第二次戰役結束時我們已經收複了三八線,老毛不停戰可他也沒有能力解放南朝鮮,我一直不理解他的用意。到第五次戰役後,還是在三八線。顯然,在第二次戰役後,老毛抗美援朝的四個目的隻實現了兩個:一是斯大林滿意了,二是炸死了他一個假兒子。到第五次戰役後,林彪的四野死掉的達到了老毛的預設目標了,唯一遺憾的是我彭德懷還活著。他覺得我的命硬,再來九次轟炸我還是死不了。所以,他就認了,對於停戰條件,他不怎麽感興趣。”

“看來老毛這人怎麽想的,我們隻要稍微一動腦便可明白。”

“您老先接受我的道歉吧!我就是沒有您的政治頭腦才誤判的,才扇了您耳光。我現在追悔莫及啊。”

“老彭啊,這你就錯了!我感激你的那個耳光啊。沒有那個耳光,我絕不會在美國不撤出南朝鮮的前提下我就把誌願軍全部轟走。我做那個決定就是想到你那個耳光,而且是在我手下人在場時扇的,在我腦子裏你不是彭總司令,而是代表著中國。現在看來,我當初的決定是對的,我把延安派徹底從我的班底掃除幹淨就避免了給中國當藩屬。正是因為你的耳光徹底斷絕了我與中國人真心友好的想法,我才有今天與毛澤東平起平坐的地位。這都是你老的恩賜,我才跑到這裏跟你談我的真心話。當然,我清楚你就是死到臨頭也不會出賣朋友,我才敢跟你交心。”

“這一點您說對了。就是老毛再找機會弄死我,我寧死也不會出賣您老對我的真誠相待。”

回到北京後,彭德懷不出賣金日成,便沒告訴毛澤東金日成跟他談了什麽。毛澤東心裏忐忑不安,但他清楚此時彭德懷知道了死在朝鮮的是楊永福以及為何毛澤東反反複複在電報裏討論第二戰役作戰計劃,包括雞毛蒜皮的細節都打長時間的電報,其目的就是要借刀殺人,而且是倆,一箭雙雕。毛澤東打下天下後,所有的人都稱他為主席,唯獨彭德懷喊他老毛。毛澤東在中南海跟女孩子們跳舞,彭德懷就當麵指責毛澤東搞後宮。毛澤東清楚:彭德懷到北朝鮮指揮作戰,那裏他人生地不熟,藏起來很難,隻要毛澤東不斷地給他打電報,美國情報部門就會發現電報發報之處,炸死他就易如反掌。隻要彭德懷不清楚楊永福不是毛岸英,他就不會懷疑毛澤東打電報的用意。此時的毛澤東更清楚:與金日成密談後的彭德懷內心裏已經與毛澤東不共戴天。金日成為何要教誨彭德懷?毛澤東清楚:金日成這樣做就是挑撥離間。彭德懷握有軍權,如果他知道了毛澤東早就想要他的命,那他就會找機會孤注一擲,來個魚死網破。如果毛澤東猜到彭德懷會相信金日成的指點迷津,那毛澤東就會幹掉彭德懷。對金日成來說,彭德懷幹掉毛澤東是上策,從此在國際共產主義陣營裏,金日成的資格就更老了。如果是毛澤東幹掉彭德懷,對金日成來說這雖然是下策,也算報了扇耳光的一箭之仇。

可彭德懷沒想那麽多,以為金日成與他肝膽相照,告訴了他實情而感激金日成呢。

與金日成見麵後的彭德懷,時時刻刻小心謹慎,不再找毛澤東的茬,還提出把軍權交出來。毛澤東沒發現彭德懷有跟毛澤東魚死網破的蛛絲馬跡,但時時刻刻都對他心存芥蒂。本來毛澤東是想讓副主席高崗取代副主席劉少奇的,陳雲找到鄧小平,告訴他高崗後麵有彭德懷和林彪,如果高崗取代了劉少奇,那以後你我都得靠邊站。我們倆先後去找毛澤東,出賣高崗。毛澤東得知高崗的後麵有彭德懷,便當即轉了180度,幹掉了高崗。這就是高崗死後多年劉少奇在廬山會議上說當年不是高崗利用了彭德懷,而是彭德懷利用了高崗的緣故。

當彭德懷得知大躍進死了太多的人後,立刻判斷出毛澤東會把大躍進的屎盆子扣在劉少奇鄧小平二人身上,畢竟執行大躍進的是劉鄧。彭德懷誤以為清算大躍進導致餓死人災難的廬山會議就是毛澤東打倒劉少奇的決戰。考慮到劉鄧聯手的勢力太大,彭德懷想出了個絕妙的辦法:他揚言要扇鄧小平耳光!因為彭德懷的下屬從四川寫信告訴彭德懷,四川餓死如此多的人,把罪責讓李井泉擔當是不公平的。因為鄧小平擔心大城市包括北京都沒糧食導致劉少奇鄧小平跟隨毛澤東搞大躍進而遭到清算,便命令李井泉把所有倉庫裏的糧食上交給國家。李井泉惹不起鄧小平,就照辦了。鄧小平認為四川遠離北京,死的人再多也比餓死北京人好辦點。彭德懷要扇鄧小平耳光的話被楊尚昆告了密,鄧小平聽從楊尚昆的建議謊稱大病一場,腿也疼,隻能住院治療,就不參加廬山會議了。本來毛澤東是想把大躍進的罪責推給在第一線的劉少奇,可他一想到彭德懷用扇鄧小平耳光的言論阻止了鄧小平上廬山,表明幹掉劉少奇是彭德懷夢寐以求的,他要報三十年代劉少奇突然大批特批彭德懷的一箭之仇。這是打下天下後彭德懷親自告訴毛澤東他要找劉少奇談話,問他為何在三十年代故意詆毀我彭德懷。毛澤東以前以為彭德懷與劉少奇不睦是因為他秉性所致,看不慣劉少奇靠溜須拍馬搞個人崇拜還幫毛澤東整人,現在發現彭德懷跟劉少奇勢不兩立還有個人恩怨的曆史。相比之下,毛澤東懼怕彭德懷還是超過懼怕沒有軍隊的劉少奇。

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天天納悶,為何毛澤東還不動手?我配合你幹掉劉少奇,否則我不是白白得罪鄧小平了不說,你老毛要單獨背上大躍進餓死人的曆史罪名。等到會議快要結束了,彭德懷等不及了才寫信提醒毛澤東:大躍進餓死的人太多了。他誤以為毛澤東不知道餓死那麽多人。在長信中毛澤東能看出:彭德懷把大躍進正確的政策(毛澤東定的)與執行中的錯誤(劉少奇鄧小平搞的)區分開來了,等於告訴毛澤東餓死人的罪惡可以推給劉少奇。毛澤東終於等到了彭德懷跳了出來。在毛澤東眼裏,彭德懷是要當大英雄的,當年不經毛澤東批準就擅自搞了個百團大戰,把抗日英雄的帽子戴在自己頭上而毛澤東反對彭德懷打日本、隻打內戰、發展自己軍隊不抗日的內心暴露無遺。抗美援朝,彭德懷高興極了,他又有機會當大英雄了。現在大躍進餓死人了,是毛澤東劉少奇幹的,彭德懷一定會出來“為民鼓與呼”。毛澤東當即在彭德懷與劉少奇等多人麵前挑撥離間說:你彭德懷能不能在我死後不造反?我死後誰還能管得住你?這就是讓劉少奇死戰彭德懷。

毛澤東清楚彭德懷信中說的內容是真實的。大躍進餓死那麽多人而毛澤東要是顛倒黑白倒打一耙說彭德懷是反黨分子,其危險還是不小的。開會的人心裏都有一杆秤,都清楚彭德懷是對的,而打倒彭德懷是違反人心與天理的。所以,毛澤東亮出了兩張牌,一張是“軍隊不跟我走我就去井岡山”---恐嚇牌,另一張是我無後了,兒子死的死瘋的瘋---悲情牌。甚至說出自己“應該斷子滅孫。(毛澤東原話)”,這兩張牌一出手,毛澤東又贏了,彭德懷輸個精光。毛澤東在此提到他無後了,斷子絕孫了,還有另一用意:你彭德懷別用曆史罪名圈我入套,我斷子絕孫了,不在乎曆史名聲也要把你幹掉。雖然他口頭上這麽說,但他心裏還是懼怕他死後遭鞭屍的。在對彭德懷的審查期間,劉少奇建議對彭德懷判處死刑,報告打到毛澤東那裏,毛澤東沒答應。第二次還是建議彭德懷以“裏通外國”罪判處死刑,毛澤東還是沒簽字,等於沒認可。

毛澤東反複領教了彭德懷的命太硬。在井岡山時期有一次彭德懷的第三軍團被國民黨圍殺幾乎全軍覆沒,眼看他自己也要被活捉便大喊身邊的人一起跳崖,為共產主義流盡最後一滴血。當他跳崖後醒來發現自己沒死而是掛在了一棵大樹杈子上。這棵大樹隻掛住了他一個人。他想自殺都死不成;胡宗南十萬大軍殺不了他;百團大戰時彭德懷的指揮部離日本軍隊最近時隻有500米遠,日本人殺不死他;在朝鮮美國轟炸機9次成功轟炸了他的住處,沒傷到他一根毫毛。彭德懷當上了抗日抗美民族大英雄,大躍進餓殍遍野,彭德懷站出來“為民鼓與呼”,再次在曆史上留下了大英雄的重重一筆。此時誰殺了彭德懷,誰就是曆史上第二個秦檜。劉少奇想當秦檜,毛澤東倒不是不想當趙構,而是他清楚彭德懷的命太硬,殺了他自己可能也得很快被閻王爺帶走,他也不想成全視死如歸的彭德懷當上曆史上的第二個嶽飛。而且毛澤東公開殺死彭德懷,後人在彭德懷廟裏給彭德懷鑄的銅像前邊下跪的毛澤東劉少奇二人鑄像用的則是黑鐵。門口的對聯隻改一個字,便是:青山有幸埋忠骨,黑鐵無辜鑄罪人。所以,不論毛澤東對彭德懷“剛愎自用,目空一切(毛澤東原話)”多麽恨之入骨,他也不敢公開殺死彭德懷。

上麵用如此長的篇幅寫彭德懷,就是因為彭德懷的命運與楊永福的死分不開。如果金日成沒機會私下裏密會彭德懷,毛澤東不懷疑彭德懷知道了毛澤東要借刀殺了他,也就會在廬山會議上利用彭德懷等人的力量把大躍進的罪責栽到劉少奇的頭上,以後有機會再整彭德懷不遲。曆史發展過程會改寫,但專製製度下的絞肉機互相殘殺是無法停止的,跟隨毛澤東打天下的功臣們的悲慘結局是注定不會改變的,改變的隻是時間順序。

(8)毛澤東一句話嚇傻了楊永壽

楊永福死在了朝鮮,與他是否吃蛋炒飯關係是怎樣的?如果他不吃蛋炒飯,興許他也跟著他人去防空洞而死不了。不過,那隻是暫時的,他的命已經掌握在毛澤東手裏。無論如何“做蛋炒飯煙囪冒了煙而被敵機發現”的說法站不住腳。北朝鮮大部分是山地與丘陵,農民零零散散地生活在山區,到處都是冒煙的農家煙囪,要是有冒煙的房子都炸,那不知炸死多少人後才輪得到炸死楊永福和高瑞欣。事實上,早在前一天美國偵察機就捕捉到了誌司的電報機頻繁地發出的信號,不論第二天煙囪冒不冒煙,給總司令部扔凝固汽油彈是必然的。

楊永福死後,楊永壽一直被埋在鼓裏。當他得知他哥哥被炸死在朝鮮,他當即找毛澤東發怒,因為那是他唯一的親骨肉,而且是哥哥帶領著他流浪六年,一步步把他拉扯大,生死與共,其恩情超過一般人的父愛。楊永壽清楚,是因為他哥哥跟毛澤東爭毛澤東的幹女兒才導致被毛澤東借刀殺死的悲劇,他的滿腔怒火難以壓製住。毛澤東待他發完脾氣後問他:你們哥倆騙我,不告訴我實情你們並不是毛岸英毛岸青,在古代這是欺君之罪。你以為我就那麽好騙?你們倆乞丐竟然想玩弄我毛澤東?

楊永壽回複道:我們哥倆沒騙過任何人,也沒騙過您。當時我們哥倆怎麽跟馮雪峰爭辯說我們不姓毛,我們不是什麽毛岸英毛岸青,我們是楊永福楊永壽。可我們說不服他。

毛澤東憤怒地質問道:你說這些我相信是真的,但你們回國到延安與我第一次見麵時為何不告訴我實情?我問你們岸龍怎麽回事,你們當即就慌了。從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們倆是在騙我。我倆兒子隻差一歲,你們倆差多少歲?如果你們倆任何一人說出真相,我也不會怪罪到你們頭上,也會收你倆為養子,對外就說是我的倆親兒子。可你們耍小聰明,想騙過去!

楊永壽道:您錯了!我們倆害怕的是一旦告訴您實情,馮雪峰就倒黴了,我們不能恩將仇報。沒有他,我們倆就得繼續討飯。所以,就隻好支支吾吾了。

毛澤東道:你現在還在找理由狡辯。你哥哥竟然敢跟我吵鬧,非要娶我的幹女兒不可,這哪裏是對養父的報恩?簡直就是把我不當回事。

楊永壽一聽果然是哥哥與毛澤東爭女人而導致被送到朝鮮而死在了那裏。毛澤東沒放過我哥哥,他也不會放過我。想到自己大難臨頭,當即嚇得小便失禁,旋即昏迷了過去。楊永壽在醫院裏醒來後覺得隻有裝瘋賣傻一途了,便從此胡言亂語。當毛澤東得知楊永壽的確瘋了,也就不再關心他了。楊永壽跟醫生總是談一些類似夢話毫無邏輯的言論,偶爾提到蘇聯。醫生們想到他可是毛主席的兒子,也就提議去蘇聯給他治病。很快得到了上麵的批複,楊永壽就再次去了蘇聯。本來他想在蘇聯度過餘生,不用擔心在毛澤東身邊晃蕩會喪命了,可中蘇關係破裂,蘇聯便把毛澤東的兒子送回了中國。

然而,毛澤東還是不會放過這個曾經成功騙了他的乞丐,尤其對他是否真的得了精神病也是半信半疑,因為毛澤東對醫生的話向來是存疑的。他擔心這個孩子會繼續騙他。被騙了的人總是神經兮兮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毛澤東也不例外。

楊永壽回到國內時要求到東北給他安排個地方,他不想回北京。這樣,組織上也就答應了他的要求,讓他在大連養病。

毛澤東得知他回國了,也沒跟他打招呼就去了大連,便更加懷疑他在躲著自己。作為養子,越是有病越應該來到養父身邊。可他總想離自己遠點。他到底是真的有病還是裝的,需要了解清楚。恰值寡婦張文秋又來看大女兒,便與毛澤東交談起來。張文秋說起自己在北大讀書的二女兒也到了該找婆家的年齡了,可惜岸青去了蘇聯。毛澤東告訴她那個傻孩子回國了,在大連養病呢,也不知道他的病有幾分真幾分假。張文秋便說,男人到了結婚年齡不結婚,沒病也得鬧出病來不是?給他娶個媳婦,說不定他的病就好了。毛澤東一聽,當即眼前一亮:這可以看出來他到底是真病還是跟我裝瘋賣傻躲著我。倆人一合計,便給倆年輕人謀劃好了婚姻大事。楊永壽得到毛澤東命令回北京與劉思齊的二妹結婚。

楊永壽可為難了!答應結婚吧,那個女人就是害死他哥哥的劉思齊的妹妹,這叫不是冤家不聚頭;不答應吧?那就等於自己並不是真的又瘋又傻,而是裝的!如果暴露是在騙毛澤東而裝瘋賣傻,那可是死路一條。就隻好裝到底了。

楊永壽對女人早就在得知哥哥死了時徹底免疫了,他早已決定終生不近女色。可改名韶華的這個嫂子的二妹對這婚姻本來是抗拒的,因為她在北大已經有了對象---徐海東大將的兒子徐文伯。二人早就海誓山盟了。可她擰不過老媽的執著,對她的諄諄教誨便是與毛家攀上親家是親上加親。韶華問母親怎麽會忍心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又瘋又傻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張文秋告訴她:隻要一結婚,他的病就好了。他本來就是個很聰明的人,一旦好過來,就算嫁得值。

結婚後,楊永壽想起嫂子的妹妹就想起嫂子,那個毛澤東的幹女兒。想起嫂子就想起了哥哥的慘死,便害怕得渾身打顫,哪裏敢行肌膚之親?不僅裝瘋賣傻,還在睡覺時躲著她。

當毛澤東得到韶華的匯報後便安排了一出留給後人研究其心理的一幕:毛澤東與韶華在楊永壽麵前十指相扣,看看他的反應。毛澤東告訴韶華,這樣可以刺激他一下,讓他有反應。而內心裏他是在測探楊永壽是否是裝瘋賣傻。如果是真的又瘋又傻,那他就不會在意他媳婦與養父十指相扣曖昧無窮;如果他是裝瘋賣傻,那他的眼神表情變化便會顯現出來。請看下麵的兩張圖片。顯然是同時照的,隻是韶華的位置不同,但都是在丈夫楊永壽麵前照的。楊永壽經得起考驗,表情上沒有憤怒或吃醋的顯現,都是呆呆傻傻的樣子。

韶華這招沒令丈夫得到效果,便找到醫生,要醫生幫助解決丈夫無性生活能力的疾病,傻不傻倒先放在一邊。醫生無法得知楊永壽屬於心理陽痿,因為他不知道楊永壽的內心世界裏對這樁婚事是何等恐懼,便以為又瘋又傻的他沒性能力屬於生理疾病。在那偉哥還沒出世的年代,醫生對此生理疾病愛莫能助。

沒有不透風的牆,何況中南海內的故事都是在紅牆內發生的。毛澤東與韶華十指相扣、與幹女兒在丈夫死在朝鮮後又在中南海共同生活了八年才改嫁的事實,令中南海的人們背後議論紛紛,說毛澤東跟兩個兒媳婦扒灰(參見李誌綏的書)。楊永福死在朝鮮後新婚寡婦在中南海跟毛澤東又生活了八年的漫長歲月裏,她每年夏天都跟毛澤東去北戴河。據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撰文說,劉思齊在北戴河隻跟毛澤東有談話的時候,其他人她理都不理。

顯然,得知楊永福死了的消息後,劉思齊極大可能得了抑鬱症。她變成了個誰都不理的孤獨女人,有她自認為中南海人人知道她的秘密而無臉見人又不得不出來放放風而去北戴河的原因。

事實上這是對毛澤東的誤解。且不說毛澤東是否與這姐倆有曖昧關係,就算有,楊永福楊永壽哥倆與毛澤東毫無血緣關係,算不上什麽扒灰。在知情的毛澤東眼裏,根本就沒有扒灰的心理障礙。

然而,劉思齊韶華這姐倆、楊永福楊永壽這哥倆,加起來的四人,都是老天捉弄人的悲劇,都是值得同情的小人物。那些貶損她們姐倆貶損他們哥倆的人們,看到潤濤閻這篇文章後就消停吧!以前的詆毀屬於不知情的誤解,可以原諒。





這兩張照片應該是在同一天照的,我博客裏曾轉帖過另外的毛澤東與韶華(注意:不是兒媳婦的關係)倆人坐著時十指相扣的照片。

(9)楊永壽至死不承認他姓毛

楊永福楊永壽哥倆在強行被馮雪峰認同是毛岸英毛岸青哥倆後背送往蘇聯。在蘇聯以及從蘇聯回國到在朝鮮去世這段時間內,楊永福是否曾經以毛岸英的名義簽署過信件,我沒找到確切的證據,比如親筆簽名。有文章提到楊永福承認自己是毛岸英,比如他去參加土改時。但楊永壽則在任何時候都沒有承認過自己姓毛。在蘇聯的時候,他的名字叫亞曆山大.楊。在回國後他被派往東北參加土改,他以楊永壽的名字參加的。他走後當地人才傳出他是毛岸青。從1960年在毛澤東張文秋二人的捏合下與韶華結婚後,他就回到了北京中南海家中隱藏了起來,誰也不見,根據已知材料,隻是在1962年劉思齊帶著改嫁後的新丈夫、韶華、韶華的三妹一起去見毛澤東時,楊永壽才一起跟著去見了毛澤東。在會見時他坐在與毛澤東最可能遠的地方,目光朝向與毛澤東相反的地方照了合影。見圖一。從此,他再也沒見過毛澤東,包括毛澤東在彌留之際他都沒去見一麵這個養父。他低調生活著一直到毛澤東去世。毛澤東去世後他才公開露麵。

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的文章《在毛岸青、邵華家做客》中提到他去湖南板倉在簽名薄上寫下的是“楊岸青”。他很聰明,如果寫楊永壽,大夥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便會問他這名字的來龍去脈。但他不想留下自己曾承認姓毛的記錄,便寫下了“楊岸青”。好在楊開慧也姓楊,在場的大家就自然而然地認為他不想姓毛,喜歡隨楊開慧的姓。可大夥還是以為他寫錯了。文章作者自以為是地認為是“他打開了幼年時與楊開慧感情的閘門!”

他的姓與楊開慧的姓碰在了一起顯然是巧合。在湖南楊姓是大姓。

到目前為止,我們找不到楊永壽曾經親自簽名自己姓毛的記錄。他不認同那個搞死他哥哥的毛澤東是什麽偉人,而是殺死了他哥哥並拉著哥哥的老婆八年不改嫁,還當著他這個養子的麵與韶華十指相扣,公然侮辱他。盡管他清楚是毛澤東在測試他是否裝瘋賣傻。所以,他也就不想認賊作父,堅持死不改姓。

(10)是胡耀邦把機會留給了潤濤閻

這裏首先提出潤濤閻第24定律:

政治騙子也是一步步從小騙到大騙走過來的。在這個過程中,騙子本人一定也經曆過被騙。這就導致了一個惡性循環。所以,當你看到一個巨大的政治騙子騙人總是成功,有非凡人所能想得到的騙術,那表明他一定有過常人想象不到的被騙經曆。拿毛澤東的例子來說,他的政治騙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那一定表明他也有被楊永福楊永壽哥倆騙成毛岸英毛岸青的令人匪夷所思的令人難以想象的經曆。這不僅僅導致被騙者毛澤東對假毛岸英毛岸青的摧殘,也導致他對世人的不信任甚至報複。

說到這裏一定有人會出來問:為何中央黨校那麽多研究毛澤東的教授、那麽多研究政治研究心理學的專家教授、那麽多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都沒人發現這個上世紀裏最大的欺騙事件?十億人裏為何隻有你潤濤閻獨辟蹊徑發現了這個天大的騙局?

其實答案很簡單:整個地球上的人隻有哥白尼一人破解了太陽不是圍著地球轉而是地球圍著太陽轉的謎底。如果說“真理隻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那是指真理的總和,如果說某一個具體的真理,那往往隻掌握在一個人手中。十億人還是百億人與發現真理一點關係都沒有。那些研究毛澤東的專家教授們都是混飯吃的,他們如同我後院的螞蟻,時時刻刻為了眼前利益而奮鬥著。凡是與個人眼前利益無關的真理在他們和十億人眼裏一文不值,沒有探討的必要。而潤濤閻是專門為了探索真理而來到人間的。

從理論上推理,胡耀邦應該是第一個發現這個上世紀最大騙局的。

毛澤東與他的所謂的兒子們兒媳婦們非同尋常的關係令胡耀邦內心裏產生了對毛澤東人品的懷疑,不是所謂的路線之爭權力之爭那麽簡單。胡耀邦認為毛澤東是一個極端惡毒的暴君,比如他竟然把他早期的摯友、幫他把倆流浪兒子找到了的馮雪峰打成階級敵人,殘酷迫害自己的恩人。這就是典型的恩將仇報了。為了徹底清算毛澤東的罪行,胡耀邦需要找到馮雪峰幫毛澤東找到倆兒子的證人和來龍去脈,這樣他才能在一大批毛左們麵前說事實講道理。可當他得知毛澤東是被騙了的受害者後,他自然也就不公開這個秘密了。這對中國那時候撥亂反正盡量肅清毛的流毒沒好效果不說,絕大多數人是不相信有人膽敢欺騙毛澤東的。

按邏輯推理,潤濤閻認為胡耀邦是明白了楊永福楊永壽哥倆不是毛澤東的兒子的第一人,因為胡耀邦看到了這些完整的證據鏈:

1. 經過胡耀邦派調查組的調查得知,毛岸龍由於在大同幼稚園傳上了惡性痢疾而被送往醫院,有醫生證人,有他死在醫院後幼稚園負責人買棺材給他下葬的證人。此時毛岸英毛岸青都在同一個幼稚園,幼稚園的領導人是地下共產黨,他知道死的是毛澤東的小兒子,那他一定會通知毛岸英毛岸青哥倆,不會背著倆哥哥而暗自下葬,沒這道理也沒這必要。按照中國千年來的常理,毛岸龍下葬時即使幼稚園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參加葬禮,他倆親哥哥一定會參加。而且在參加毛岸龍下葬時,毛岸英毛岸青哥倆會哭得死去活來。可找到的這個“毛岸英”竟然說毛岸龍是在他們哥仨乞討時發高燒不能去乞討(而不是在幼稚園時得的病),他帶著毛岸青去乞討,回來後毛岸龍就不見了。等於不是死了而是丟了。如果他真的是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那他一輩子也忘不了小弟弟死在醫院,尤其是下葬時的場景。就這一條,胡耀邦就會判斷出這個找到的死在朝鮮的“毛岸英”是冒牌貨。

2. 真的毛岸英與毛岸青年齡隻差13個月,而找到他倆的李雲竟然說組織上告訴她要找的是兩個湖南男孩,大的十三四歲,小的十一二歲。這句話表明她找到的倆人相差不是一歲的樣子,她才篡改組織上讓她找的倆孩子的年齡差別。組織上非常清楚這倆孩子隻差一歲,應該告訴她:“兩個十三四歲的孩子”才合乎情理。中央特科花費了幾年的功夫和大量的金錢找人,連找的倆人差多少歲都不清楚,那共產黨特科裏的人也太蠢了,根本就不適合幹這行。胡耀邦看到李雲的交代,便知裏邊的貓膩了。何況胡耀邦在延安時也說不定親眼見過找到的這哥倆年齡上相差即使不超過三歲也絕不是一歲就納悶過呢,這次當上了黨主席他才有機會下令對此事調查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3. 毛澤東對幫他找到兩個親兒子的馮雪峰恩將仇報。就算毛澤東是個無情無義的政客、暴君,馮雪峰對他沒任何威脅,根本就不是他的政敵,他有何必要對恩人如此絕情?

4. 為何找到這倆孩子的李雲對此事件隱藏得死死的直到毛澤東去世才公開?這是天大的功勞,她為何不說出真相?尤其是當她聽到毛岸英死在了朝鮮成了烈士後,她應該邀功才對。可當她知道毛澤東在那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內鬥中真的戰勝了張國燾王明等對手而獲得了天下後,她後怕死了。好在馮雪峰獨吞了這功勞,主要是因為馮雪峰是毛澤東的摯友,而毛澤東根本就不認識李雲一個幹活的,加上馮雪峰人品還說得過去沒在挨整時把李雲咬出來,她才在戰戰兢兢的日子裏逃過了毛澤東血淋淋的鍘刀。她清楚毛澤東為何要把自己的長子送往朝鮮而很快就死了的原因,全國人民此時就是她清楚這裏邊的貓膩。胡耀邦想到這裏,就明白了為何毛澤東不讓把毛岸英的屍體或骨灰運回國埋葬在楊開慧墓旁。楊開慧死時最擔心最掛念的是三個孩子。長子死了,把屍體葬在媽媽身邊,是最起碼的對楊開慧尤其是對毛岸英的尊重。他在九泉之下也想回到媽媽身邊。恰恰是因為他不是楊開慧所生,毛澤東才不能讓他的屍體埋葬在楊開慧身邊,這是毛澤東對楊開慧負責的態度。胡耀邦此時對毛澤東如此處理這件事理解了。

5. 中南海都知道毛澤東與兩個兒媳婦關係不正常,一個是丈夫走了不告訴她去哪裏,三年不見麵沒收到信,新娘子竟然不聞不問,而且公公就在中南海的家裏。這不符合常識。毛澤東還與韶華十指相扣照相,還是在毛岸青在場時。這是公開對兒子的侮辱。毛澤東有必要當麵羞辱自己的親骨肉而且他還是有病之人?就是看在楊開慧的麵子上,再缺德的人也沒必要這麽對待自己的兒子吧?隻有當胡耀邦知道這倆女人與毛澤東根本就不存在兒媳婦的關係,他也就理解了毛澤東與韶華十指相扣是測試假兒子是否真的又瘋又傻還是裝的。

6. 文革開始後,江青在北大公開講話時突然說:“階級鬥爭搞到我家裏來了。特務搞到我家裏來了。張少華(韶華的名字)在不在?再看看張承先的幹部路線,在領導核心中有個張少華。她的母親張文秋是全國通報的政治騙子,張少華她自己說是毛主席的兒媳婦,我們根本不承認。”她邊說邊哭。

隻有當胡耀邦清楚了毛澤東與這找到的倆假兒子的關係,他也就理解了江青的所作所為。

7. 打從1962年,毛澤東再也不見“傻兒子”。按照常理,自己的孩子越是有殘疾,當爸爸的越是心疼,越是倍加嗬護。毛澤東在臨死前躺在床上時,如果這個傻兒子真的是他親生的,那他一定會把他叫到身邊。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是最普通的道理與常識。可毛澤東就是快死了也不見一見他唯一活著的在中南海身邊的兒子。很多在海外的兒子得知老父處於彌留之際也長途跋涉往回跑去互相看最後一眼。況且在毛澤東死後,毛岸青出來露麵,並沒有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舉動,他理應在父親彌留之際去見一麵,可他就是不去。毛澤東還有個六歲的孫子毛新宇,也在中南海,可毛澤東就是沒見過他一麵。隻有當胡耀邦清楚了這個毛岸青根本不是毛澤東的兒子,才恍然大悟,一切過去無法解釋得通的現象一下子就都解釋得通了。

8. 這個傻兒子至死不說自己姓毛。在1979年他被邀請去湖南板倉參加紀念館落成儀式,他在簽到簿上在眾目睽睽之下落款是“楊岸青”。這也是胡耀邦起初納悶的地方。當他清楚了他本來就不姓毛,而且他裝傻充愣才活了下來,胡耀邦認為他是個聰明人,而且一生與哥哥的小姨子不行男女之事。至於毛澤東如何對待這倆女人,與他楊永壽毫無關係。“愛怎麽折騰就怎麽折騰吧。我失去了哥哥換了個養父,遠不如跟哥哥一起討飯度日時更有尊嚴更自由,所以,我不會姓你那個毛。”

所以,潤濤閻猜測,從以上八條胡耀邦理應得出楊永福不是毛岸英,楊永壽不是毛岸青的結論。而且整個烏龍事件的來龍去脈非常清楚。

那為何胡耀邦不把真相留給他人以便未來曝光?

這有兩種可能:一是胡耀邦也是對真理視而不見之人;二是他清楚這樣的彌天大謊世紀之最大騙局一定會有潤濤閻的文章橫空出世。

整個事件具備了完整的八大證據鏈。這上世紀裏最大的騙局未來會被搬上銀幕,不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第一個提出“我們所知道的毛岸英毛岸青不是毛澤東的真兒子,而是假冒人物”的版權歸潤濤閻。

(11)看圖說話(證據在文章裏,圖片也有點附加值)

我回國時在機場嚇了一跳。接我的人中還有個人,他是我大舅。可我大舅早就去世了,他怎麽會來機場?原來他是我大舅的三兒子。可我怎麽也對不上。我最後見到這個表弟時他還是個孩子,長得一點不像我大舅。因為我沒見過我大舅小時候是什麽模樣。

我還鬧了另一個笑話。我弟弟帶我去看我當年的一個好友。我見的是好友的孫子,可他長得就是我好友的兒子,一模一樣,便喊名字東征,弟弟告訴我這是東征的兒子!因為我出國前東征20歲還沒結婚,此時他兒子也20歲左右了。當看到好友的兒子時,我認為是我的好友本人!他大笑說我爸都是老頭了啊。這令我弟弟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他常常見他們,長得差異很大,我怎麽都搞出了不可思議的笑話。其實人與父母的長相隻能在同齡時比較才能看到人從小到老都有父母的痕跡。同一個人,小時候與老了時貌相是天地之別。

林彪的女兒林豆豆小時候長得沒有林彪的痕跡,陸定一的老婆就懷疑她是葉群在跟林彪結婚前就跟陸定一睡過了,她一定是陸定一的女兒。這事把林彪氣瘋了,林彪不得不在政治局會議上發紙條說他與葉群結婚時葉群是處女。關鍵是陸定一的老婆沒見過年輕時的林彪。如果陸定一的老婆活到今天,看到今天的林豆豆,她就清楚那是林彪的女兒無疑。

下麵是一些年輕時長得不像爹媽的人老了後的照片,你可看到他們老了後都有父母的痕跡。表明遺傳學是科學。

步入老年的習近平可以看到老年習仲勳的影子:



陳毅的兒子與粟裕的女兒老年後可以看到的影子在下麵:





步入老年張之洞的孫女依然有爺爺老年時的影子:



被找到的死在朝鮮的所謂的“毛岸英”沒活到老年我們無法得知他老了後是什麽樣子。楊開慧三十歲就死了,我們也沒機會看到她老年的樣子。很幸運的是,所謂的“毛岸青”則活到了老年。如果你認為老年的他有一點點毛澤東老年時的影子,那你的大腦小時候不是被門夾過就是被驢踢過或者遊泳時*****了。

看人要看麵部骨骼的構造,而非皮肉,因為皮肉受胖瘦的影響極大。毛澤東的麵部骨骼與所謂的“毛岸青”的麵部骨骼差異之大,大過馬與驢相比較,大到馬與牛的差異了。就是風馬牛不相及。這裏不是貶義,隻是做一個生物學比較。



由於照片不是三維的,有時候側麵照更能顯示出骨骼構造的差異。剛好這張照片裏的倆人都是側麵照,可以看出二人的麵部骨骼構造差異極大。比如楊開慧和毛澤東的下巴骨頭是比上牙齒部分靠後的,而這個所謂的毛岸英毛岸青的下巴骨骼是朝前突出很多的。隻是在不同的年齡段,比較起來很難,但仍可看出麵部骨骼的巨大差異:



附錄:

1. 很多曆史上的說法是不靠譜的,比如說“毛岸英”去朝鮮是毛岸英自己報名的。在2001年,《黨史研究資料》把這個問題厘清了。據該文介紹,讓毛岸英參加誌願軍,聶榮臻元帥和總參作戰部部長李濤是直接當事人,他們二人的說法,與一些黨史刊物宣傳的毛岸英“第一個報名參加誌願軍”,有著明顯的衝突。李濤在毛岸英犧牲後,曾給周恩來寫過一封檢討信。該信全文如下:

“副主席:

昨天證實毛岸英同誌犧牲的消息後,不勝痛念與悼惜。這次派他隨彭總赴朝的經過,特就我所知道以及經我辦的情況向你報告並請求組織上給我以應得的處分。

彭總臨行的前夜(10月7日夜)聶總長交待我給天津黃敬市長。要他立即通知岸英回京,以便第二天清早隨彭總飛赴東北(我隻知道是去東北)。正在我搖了幾次電話未通之時,適李克農同誌也來作戰室了解情況,他見我在搖黃市長的電話找不著毛岸英,當他知道了要派毛岸英隨彭總去東北的事情後,他便馬上告訴我岸英不在天津,已經他派到北京機器工廠做工。克農同誌並告訴我岸英的電話號碼,適岸英同誌外出,旋又經過葉子龍的機要室才把岸英接到居仁堂。克農同誌還當麵叮囑岸英同誌,告己改變了他的任務,要隨彭總赴東北,岸英欣然接受了。以後便回主席家裏去過夜,第二天便隨彭總赴東北了。

……”

從這封信可以看出,不是“毛岸英”自己要求去抗美援朝的,而是聶榮臻跟毛澤東談誰去當彭德懷的俄文翻譯時毛澤東提出要“毛岸英”去的。如果沒有毛澤東的首肯,量他聶榮臻吃了豹子膽他也不敢擅自做主把毛澤東的長子派往前線。事實上,這資料還不全。毛澤東跟彭德懷談要他帶“毛岸英”(=楊永福)去朝鮮在前,而聶榮臻找毛澤東問哪個人當彭德懷的俄文翻譯合適在後。毛澤東跟彭德懷談完了,聶榮臻後腳就到了。

2.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在其《廬山會議實錄》一書中提及毛澤東在1959年7月23日的講話中,曾三次念及自己“無後”: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有兩條罪狀:一個,1,070萬噸鋼,是我下的決心,建議是我提的。……主要責任應當說在我身上。過去說別人,現在別人說我,應該說我。過去說周恩來、陳雲同誌,現在說我,實在是有一大堆事情沒有辦。你們看,‘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無後乎?中國的習慣,男孩叫有後,女孩不算。我一個兒子打死了,一個兒子瘋了。我看是沒有後的。一個大煉鋼鐵,一個人民公社。大躍進的發明權是我,還是柯老?我同柯慶施談過一次話,我說還是我。……始作俑者是我,應該絕子滅孫。

(潤濤閻的解釋:楊永福被燒死在朝鮮發生在大煉鋼鐵、大躍進之前,而毛澤東提到的他應該絕子滅孫的兩大罪狀發生在楊永福死後多年楊永壽瘋了多年後。前因後果毫無邏輯可言。表明他的話言不由衷,目的是掩蓋他借刀殺楊永福、事後逼瘋楊永壽的真實曆史故事。心理學告訴我們:假如活著的傻子是毛澤東的真實兒子,那他就不會詛咒他兒子以後也不會有後代。說不定哪天他就有了孫子呢。就是因為他清楚即使傻子有了後代也不是他毛澤東的孫子,他才敢說自己絕子滅孫。因為那是事實而不是對傻兒子的詛咒了。)

(文章中的照片都是來自網絡)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