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十三)   2020-11-15 01:02:42  


作者: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十四 2020-11-21 21:09:34  [点击:13565]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十四

陈维健

十月一日,中共国庆日,我们带着习王两位的照片在中共驻奥克兰总领事馆前举行国殇日活动。我们要让中共看到,并不因为两位同道兄弟逝世而放弃斗争,而是以更大的活动让两位安息。这次活动到了二十多人,比往年多了一些。我将小余在医院问好的视频发给大家。他已经能开口说话了,但语音不清,像洋人说中文一样。看到小余这个样子,大家是又喜又悲。

纽西兰疫情第二次暴发后,进入三级警戒,一切非必要的社交都被禁止。直到国庆前夕从三级降到二级,才得以去看小余。他已转入奥克兰康复中心。医院虽然开放探视,依然严格限制人数,除出小余夫人外,只给三个名额我老江还有安琳。医院离我家很近只有三五分钟的路,我每周都会经过医院去我岳母家,他家离医院不足百米,似乎是一种情缘。医院林木扶疏,环境清幽,一幢幢的木屋蜿蜒在路的两旁,不时看到护士陪着病人,在小径上炼步。

小余在康复中,每天都有许多康复活动,手臂提升,手指灵活度的训练,腿步走路的训练等科目。他的记忆基本已经恢复,过去的事都还健在,只是车祸发生的这一段时间他还没有恢复。他还不知道同车的习王两位同道已经去世。

小杨与我老江商量是不是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了。小扬怕小余自己通过网络知道情况,打击会更大。我将车中的遗物两台他的手机交给了小杨。一台手机壳破碎已经不能用了,另一台还是完好的。小杨把电源线充上电,小余立即说不要打开,手机潮湿。说这个话很显然他的智商已经恢复。


要不要告诉他,看着小余一边与他说着一些平常的话,一边私忖。我的心七上八下的拿不定主意,这是我人生当中最难的一件事,自从车祸以来,我知道迟迟早早这件事总是要由我来做的,虽然非常残酷。他是车中的幸存者,两个同车的人的死对他来说会是什么样的震憾。

我鼓足勇气问,你还记不记得车祸是这样发生的,车上还有其他什么 人。他摇着头说不知道。我说你一点也记不得了吗?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又犹豫了。

我把小杨叫到门外,说是不是再等几天。小杨想了一下,“还是说吧,这一关迟早总要过的。”

我知道这些日子,小杨为此事心理压力很大,确实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与小杨坐在床的两边拉着他的手。老江挨在床尾的架子上正对着他。

小余我要对你说一件事,你要有心里准备,要坚强。我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些发涩。

他点点头仍然没有意识到我要对他说些什么。我开始把事情发生过程简略告诉他。你们的车在过汉姆顿Tokoroa这个地方遭遇了车祸,与你同车的习卫国,王乐 成已经死亡。他听到这里两眼发楞,嘴巴张得像鸡蛋那么地大,许久没有合下来。良久他才说是真的吗?泪水从眼眶中滚了下来。我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一只手摩挲着……

警方当场就作出结论,你们的车没有一点错,错完全在对方,因大雨视线不好,路滑,他们的车先撞到与你同方向的卡车上,失控后撞到你驾驶的车,完全是躺着中枪。我在说这些的时候,看得出他在极力去搜索记忆,极力在想弄清我所说的事情的来胧去脉,但一片空白。我知道他一时还无法相信我说的。对于失去了那段记忆的人来说,要他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确实很难。

小杨把他的手拉过来放到胸前,我们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那个时候,我们只觉得天昏地暗世界都变了,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好在已经过去了,现在让我们陪伴你一起渡过。

我说我们都过来了,时间会恢复一切,抹去痛苦,天大的事时间都会将它淡化,平静。老江欠着身说,我们会天天来看你,陪你渡过难关。

护士进来了,要给他注射清水,因饮水还有些困难,容易呛到肺部,直接要向体内注水,他的肚子上还留着注射用的管子。

护士给他做着这一切的时候,他的情绪并没有格外的波动,他还对护士说声谢谢。仍然得出他在竭力地掩饰着情绪。我们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与他告别。我对小杨说今晚要护士多加关注。

几天后再去医院,小杨说你们走后,他情绪失控,痛哭不停,失了魂似的整晚没有睡。不断地在寻找记忆,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说的是真还是假。他不相信车上只有二个人,他反反复得地问车上只有二个人吗?我儿子在不在上面。她告诉他儿子不在,即刻用视频让他与儿子说了话,他始信儿子不在车上。我问他为何认为儿子在车上呢?她说本准备带儿子一起去的,所以脑子里还存有儿子去的印象。

是的,每次活动小余都是带着儿子,这几年我们也是看着他儿子长大的。这次去首都国会,他自然想带儿子去长长见识。


转眼已是百日,我们为习王两位做了百日祭,这一天同道们都来了。我在家中车库阵列了车中清理的遗物。这些遗物触目惊心,面对遗物一一向大家作了介绍。这些染着血的遗物是我们团队宝贵的财富。

大厅设了习王两位的灵堂。遗像,香烛,鲜花。文一又作百日祭对联。我播放了大提琴独奏曲“殇”,低沉哀伤的音乐声中,一个一个缓步来到灵堂前向他们鞠躬,致语。一种崇高的情感油然而起。三个多月来,悲,哀,痛,切,情,义,友,谊锤炼成崇高,将我们这些平平常的兄弟,带到没有经过生死洗礼很难企及的精神高度。时值,纽西兰国家电台对此作了采访。我说:他们是捍卫纽西兰民主价值遇难的,希望政府给他们以荣誉。

721遇难告一个段落,我的遇难记也到此结束,心也开始平常。我知道人生之中,有些灾祸是无法避免的,天塌下来,顶得起顶不起都得扛着。我们这个团队在灾祸中走过来了,前面的路还很遥远,我们的脚步不会停,锵锵有力,勇往直前。

此文结束之时,想起明未清初柳如是的二句诗;

“海内如今传战斗
田横墓前更堪忧“

我将它改为;

反共如今传捷报
习王墓前泪奔流

以此纪念721纽西兰民运遇难的习卫国,王乐成,重伤的余洪明。感谢各位同道互相搀持一路过来。

附全文: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陈维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