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十)   2020-11-01 05:09:18  


作者: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11) 2020-11-01 05:20:21  [点击:15871]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十一)/陈维健

乐成的事一直牵挂在心。老习下葬后的一天,白流苏告诉我警察找到了乐成的女朋友,已与她见过面。乐成有女友这是以前不知道的。

白流苏是刚到团队不久的一个,第一次见面是支持香港抗争活动上,手上抱着一个孩子。白流苏很容易想起张爱玲《倾城之恋》的主角。白流苏是她的网民,时下的人都有网名,取这个名应该是“张粉”了。她不叫我老陈叫陈叔,个子很高在部队呆过。

她说王乐成的家属已将丧事委托他的女朋友了,托了一家华人殡仪馆。又说家人不愿政治化,不要让民运同道参与此事,否则会影响他们在国内的生活。听了心里五味杂陈。我不以民运身份参加,作为朋友总可以吧,再说乐成的死亡书是我签的名,他的殡葬我应该见证一下。她回讯说同意了。我说光我一个人不太好再带一个人过来一起见证。

我是与阮吉一起去的,依着发来的地址到了那里。说它是殡仪馆与普通的居民宅无异,如果没有那块唐人殡仪馆的牌子,这也算是纽西兰的奇葩,对死一点都不忌讳,左右邻舍视若平常,院与院只有一道篱笆墙。

在院子里停好车进了屋子,原来的厅改作了办公室。流苏抱着孩子已在那里了,还有一位中等个子稍胖的女士与她坐在一起。流苏介绍她叫Yuki是乐成的女朋友。

出事后寻找乐成的家属一直是个问题,我们对他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连他住在哪里也不清楚。他很谨慎总觉得老共要暗害他。小董刚从领事馆出来的那一会儿,他对我说会不会是中共的苦肉计,派到我们这里来的。我让他放心,我们没有这么重要老共要派一个人过来。你不必害怕。我反共三十年,老共也没能把我怎么样,这里毕竟是民主国家。

殡仪馆女老板一身黑色套装,以前应该是见过的,这个唐人殡仪馆在我们“新报”登广告,一直到报社关闭为止。也许殡仪馆这种生意,中共也赖得去做说服教育工作。我与她招呼只说是死者的朋友。她问人到齐了没有。Yuki说等一等还有我的姐姐,正说着她就来了,想来她与乐成是熟的。

我们到了后院的停尸房是车库改造的,房内有一只巨大的冰柜用作储藏尸体。棺木靠着墙根放在推车上,用几块三夹板粘合而成,没有着漆,没有装饰,连手柄也没有,棺内无花无物。乐成高大的身躯躺在里面,显得单薄,局促。他的脸敷上了厚厚的白粉加了胭红,像是戏文中的人,那副老旧的淡黄色边框的眼镜没有了,他应该戴着伴随他半辈子的眼镜走的,没有了眼镜总觉得少了什么,我习惯了戴着眼镜的他,一个中国的文人怎能没有一副眼镜。他的身上覆盖着一块银色的裹尸布,算是唐人殡仪馆的中国元素了。如若是中国元素应该放一些他平日的欢喜之物,他是读书人,放一本书,放一支笔与他相伴。

我与阮吉,乐成的女友她的姐姐,还有汉姆顿的黄先生五个人站着一排,由老板主持追思。我参加过大大小小追思会不知凡几,乐成的追思会是如此地简陋不堪。想想平日的同气之谊,不禁悲从中来。

乐成的儿子通过视频对父亲作了追思,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对父亲的追思如同党八股,国内的洗脑教育可见一斑。我不忍将孩子说成是小粉红,他父亲因良心与崇高遭受迫害流亡海外,对儿子来说应该是家仇国恨,他却爱党爱国。我无法判断这个年青人到底是被洗了脑还是恐惧。但我真的感到心寒齿冷。他的父亲是如此地优秀,超越了生活在他周围的人,又被周围包括亲属的流俗势利所包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英雄的悲哀。

五个人简短地作了讲话。我站在棺木前向乐成鞠了躬,说了声乐成对不起,就哽咽得说不下去,扑向棺木抚棺而泣……

乐成是我们团队中的读书人,他除出工作就泡在图书馆,好几次去接他参加活动,他都在图书馆等我。有一次,他对我说看了你岳母岳父放在图书馆的书。什么时候有幸见见两老。有一次我家派对岳母来了我介绍他认识,岳母这辈子最器重的就是读书人。她把她的一本《右派情踪》签了字送他,还送了一本岳父陈朗写的《何以艺为》他如获至宝。

近年来纽西兰的活动都是他写报导,活动完了他回家执笔至深夜,从不耽误发稿时间。他文字功底深厚报导很有文采,与他木纳的外表迵然不同,不显山不露水是个内秀之人。我有许多话要说,想说不能说,家属再三告诫,我再不情愿也得尊重家属啊!

火葬场的车来了,司机把棺木板盖上,用罗丝拧住。我想一起去火葬场,老习是送到最后,乐成不能就此别过。老板说服务中没有这一项,如果要去还得加钱,看火花算是一项服务。我当即到办公室掏了钱,Yuki把钱塞回我的口袋,看得出她与乐成朋友时间并不长但有情有义。

火葬场在一块老旧的墓地中,一间仓库样的房间放着砖窑一般的焚尸炉,简陋得没有丁点死者的尊严,家属的情感照顾。车倒着开到焚尸炉前,棺木从车内拉出搁放在炉前。炉工拿了一支水笔让我在棺木上写下死者的名字。我不知道为何?什么用意?难道这是确认死者的凭证吗?我拿着笔手有点儿颤抖,那天签下乐成的死亡认证书,今天又要写下乐成的名字把他送进焚化炉,我稳不住自己的手,抖得厉害,写得歪歪斜斜。

尸体推进炉膛,关上铁门看不到火焰,只看到烟囱冒出了青烟,这就是乐成,乐成成了缕缕青烟,白衣长风,袅袅而去……
最后编辑时间: 2020-11-03 16:26:0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