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6)   2020-11-01 05:01:32  


作者: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七) 2020-11-01 05:02:18  [点击:16613]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七)


陈维健


习卫国的追思会在星期六的上午举行。教堂庄严肃穆,虽非巴洛克也非哥特式,没有管风琴,彩绘玻璃,神龛,烛台,吊灯等 ,但设计得相当明快简捷是后现代主义。棺木放在台前,老习的遗体经过整容安祥地躺在棺木中,拥着簇簇鲜花。前来参加追思会的男女大都穿着黑色的礼服。

我穿了一套黑色的西服,生平第一次挂领带不会结,吴传道帮着我把领带结上。吴传道曾参加过几次民运聚会。法国民运张健去世时我在家搞了一个小型追思会,吴传道作了祈祷。他在国内作为传道人受到打压来到了纽西兰。他口才很好声若洪钟,我曾建议他成立自己的教会,海外教会大都被中共渗透收买了。我们这次去国会请愿其中有一条就是教会被渗透的问题。

我们团体的人几乎都来了,有些从其它城市赶过来,连因某人爆料革命,于之产生间隙的大丁也来了。他是六四天安门的参与者,拿着燃烧瓶投向坦克的英雄。毕竟曾经一起走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情在,义在。

安琳教授也来了,还有三位国会议员。车祸发生的第二天,安琳教授在国会作证,提到了这次车祸,她说纽西兰价值联盟成员二死一伤,他们是为了抗议中共渗透,捍卫纽西兰价值而遇难的,政府应该有所表示。三位国会议员来参加追思会对老习来说是很高的荣誉。由于教会不想政治化,安琳与三位议员都没有发言,教会还拒绝电视台采访。追思会结束后为了留下历史,我们几个与安琳教授,三位国会议员合了影。

追思会由教会牧师主持也由牧师主讲,台湾教友作翻译。先是祈祷,后读圣经,再唱诗歌,都是应有程序。随后讲了习卫国参加教会以来的事迹。他说习卫国虽然英文还刚刚开始,但很勤奋,用不多的几个单字来表达他的观点。说到习卫国兄弟的政治态度时口气揶揄,对他去国会反对渗透捍卫纽西兰民主不着一字,完全没有对习卫国的光辉人生进行褒扬。事后很多人都对牧师的讲话不满,包括安琳教授。

牧师之后是习卫国女儿对父亲的追思。高挑的个儿端庄大放,父亲遇难让她超出年龄的成熟。她说在她心目中的父亲是最棒的,是无所不能的超人,父亲是她的榜样。讲到她们一家移民路上虽然十分辛苦,但父亲是乐观之人,一家生活其乐融融,没有想到一场车祸使他们的欢乐终止了。她放映了为父亲做的影视,虽然以家庭生活为主,还是将父亲的民运生活呈现出来,有好几张是老习与民运朋友在一起的照片,她没有彰显父亲的民运身份,也没有为此隐去,做得有分有寸真的很不简单,老习培养出一个好女儿。

我的发言按原有的程序排在后面。当时教会通过习太太向我表示不要政治化。我与老习是因政治而认识,是拥有共同的观念成为同道,不说这些,我又能说些什么。虽不情愿但不得不尊重他们。我是民运中的唯一上台追思人。

我写了讲稿,我一般不善用讲稿,这一次因要翻译,又怕到时情绪失控,说出教会不愿听的话来。翻译是阮吉老师,他英文好形像好在AUT大学任教。这几年我们在他的大学搞六四研讨会,去年大学校长被中领馆收买,突然取消了我们的活动,搞得我们措手不及。我的追思不长,全文放在这里;

今天所有的人,不管是习卫国先生的朋友还是认识与不认识他的人,都怀着一颗悲痛的心来到这里,为这个还是年青的生命骤然消失与之告别。一个人没有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一场车祸中瞬间失去了生命。作为他的朋友,我们悲痛欲绝。

我们与习卫国因着共同的理念,理想使我们成为同道。人的一生会遇到许许多的人,但要成为同道并不容易,特别在这个世俗,以利益为取向的社会中更是十分珍贵,我们互相激励,抱团取暖,我们的情义,义薄云天。

习卫国军人出身,有着战士的性格,他是捍卫民主,争取自由的战士。这一次车祸发生在去国会,捍卫纽西兰民主价值的途中,他是为民主自由而遇难的。同时遇难的还有王乐成。他们都是民主的烈士。

无论多么光荣的称号,都无法弥补妻子失去丈夫,子女失去父亲。父母失去孩子所带来的痛苦。生人作死别,恨恨那可论,念与世间辞,千万不复全。她们的伤痛是永远的,是深不见底的,只有上帝才能抚平他们的创伤。让他们的妻子,孩子,父母在关爱中生活下去。愿爱永远伴随着你们。

我们的好兄弟习卫国你一路走好,在地有我们亲如手足的兄弟,在天有着上帝的关爱,天地间是你如此热爱的自由。

向习卫国兄弟的家人,泣血致哀!

纽西兰价值联盟全体成员

短短的悼词,几度哽咽读不下去。最后我让全体纽西兰价值联盟成员站起来向烈士致敬!这个有点唐突。联盟实际上是一个非正式的没有名册的组织,当让大家站起来的时候,有些人犹豫了下,瞬间意识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都是联盟成员。

追思会还有几个教友作追思,一个是习卫国的英文老师都平实感人。最后再次祈祷,唱诗,圣乐,随后是围着棺木与习卫国作最后的道别。老习的女儿与朱大姐,王老师一起搀扶着习太太,这最后的一别,哭声撕心裂肺,空旷的教堂为之震颤。

抬棺6人我们选二个,选了同去国会的江阳朝与丁茂轩,他们是老习的手足兄弟,他俩个子高大英俊是我们团队的帅哥,今天都一袭黑色的西服,神态庄重,面色悲壮。六个人戴着白手套抬起呈亮的棺木,脚步齐整,缓缓步出教堂,将棺木徐徐送进黑森森的殡葬车,走在棺木前的是拿着老习遗像的女儿。

作 者 :陈维健
出 处 :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