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2)   2020-11-01 04:04:44  


作者: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3) 2020-11-01 04:37:51  [点击:17429]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3)


陈维健


(三)

到了旅馆大厅已经有人在等,一位是大纪元时报的Daisy,一位是住在威灵顿来参加国会活动的同道是小余联系的。Daisy本准备报导我们今天的活动,还联系了几家媒体。在反中共渗透问题上与她有过多次合作。昨晚通了话,她从安琳的推特上知道出了事。她走过来,默默地拥抱我,我一下子泪奔了……

她从一个修练人的生死观安慰着我。让我不必过度悲伤,接下去你还有许多事要做,你不能垮。


这一晚大家都没有睡着,红肿着眼早早地下得楼来。江朝阳与他的新娘已经坐飞机回奥克兰,他要陪护老习家属与小余家属赶过来去医院。乐成是单身没有家属在此。

大家都是第一次来首都,我说既然来了去看一下国会吧,也代老习,乐成两位兄弟看一看。我们在国会大厦前为他们两位致哀,蜂巢式的国会大厦布满了厚厚的云层,清晨的空气寒冷得令人哆嗦,我们站在露湿的台阶上为习,王两位同道低头鞠躬。

纽西兰国会大厦是以蜂巢为型,象征着议员都是为选民忙碌的工蜂。我来过国会无数次,有一次是陪魏京生来,当年的工党议员菲尔高夫,在国会餐厅自掏腰包请我们吃饭,还在国会提出向魏京生致敬,此情此景历历在目。另一次是民运人士王小选进入国会我们去祝贺,党魁罗林在国会接待了我们,叫了外买在他办公室就餐。如今物是人非,菲尔高夫成了奥克兰市长与中共沆韰一气,王小选离开了民运被中共统战。这次来本想活动结束后带他们参观国会,介绍我们民运与国会的历史变迁。国会对外开放可以旁听。没有想到习,王两位永远留在了来国会的途中。

回程是一场考验,惊魂未定的我们处在对车祸的恐惧中。大家都一夜未曾合眼,悲痛击倒了我们。一路上胆战心惊,我坐在副驾座上全神贯注,小文与小刘换着开。回程走的是一号公路,道路宽阔许多。出了威灵顿天气也开始好转,薄薄的云层,露出了淡淡的阳光。

一路上电话铃声不断,此事通过不同的渠道广为人知,都焦急地前来讯问。海外的民运朋友也打来了电话,猜测是中共所为,要我千万小心,立即到车行去检查,有无动过手脚。我表示目前还不清楚事故发生的原因,要到警局了解情况后才能作出判断。我们这辆车是小刘的,因要开长途出发前作过全面检查。

开出北帕平原,路面开始向上升,进入了壮丽的雪山高原,棕褐色的茅草在风中发着呼呼的啸声,天地苍茫辽阔。每次经过这里总为她的苍凉之美所震摄,但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摄人魂魄,此景时情,乃知此为色身所泊的山河大地。这里纽西兰著名的国家公园,坐落着魏巍的Ruapehu雪山,雪峰是毛利人的圣地,传说人的灵魂会通过雪峰登上天堂。望着云雾中时隐时现的雪峰,我想习,王两位的兄弟是不是已顺着雪峰登上了天堂。

路上与出事点Tokoroa警局联系,处理事故的警官在那里等着我们。Tokoroa是北岛怀卡托地区的大城镇,位于罗托鲁瓦西南30公里处,靠近马库山脉(Mamaaku Ranges)的脚下,素有木材之乡之称。大约下午二点多到达了那里找到了警局。警局平常如居,墙面用的是实木。负责事故的警官已等着我们了。

在办公室的黑板上看到了,习卫国,王乐成,余洪明的拼音名字。乐成的拼写是Wang Yuezhong(此时我们才知道乐成的本名)坐下后,警官给我们讲解事故经过,他边说边在纸上画出了事故的示意图。

1点零5分在过了小镇大约5分钟的一号高速公路上,在Galaxy Road路和 Campbell Road之间的一个弯道上,一辆向北行驶的黑色皮卡越过道路中线,擦碰到了南行的货车,失控后迎面撞向习卫国这辆红车。红车被撞后翻身滑行,皮卡被撞到路边沟里。警方得知车祸后立即赶到现场,救援部门出动了四架直升机五辆急救车,以及一个快速应对小组。习卫国与王乐成被诊断当场死亡,余洪明与皮卡车上的二位受伤。由于当时气候状况不好,直升机带着重伤的小余,另二位伤势较轻由急救车送到怀卡托医院。习,王两位的尸体送到较近的Rotorua医院太平间。

警官对我们再三解说,红车完全没有责任,处在安全驾驶过程中。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开车的是小余。红车是习卫国刚买的,他说车况好开他的车。小余开Ubud可以说是职业司机,开车十分稳当,这次事故完全是躺着中枪。

听完警官的解说悲不胜悲,就这样二位兄弟在半途中与我们阴阳永隔。我问警官对方这辆车是什么人,他说是kiwi这是对本土出生人的称呼,更进一步的情况不便告诉我们。

离开警局,警官带我们去Rotorua医院看习卫国与王乐成。

去医院的途中去了出事点。出事点在一个弯道上,弯度并不大,视线距离还是很好。出事点已经清扫干净,出事车辆在路面上留下的擦痕依然清晰可见。路上来往的车辆呼啸而过,一如平常,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低着头试图寻找到一点红车的碎片,除出玻璃碎片一无所有。很难想象昨天的今时,发生了一场如此惨烈的车祸,车毁人亡,夺我两位兄弟之命。老天爷呀!为何要造化出这样一场车祸,你老抬一抬手,不就过去了吗?我抬起头来,赫然看到路旁一棵参天的大松树,正是英雄就义,青松作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