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刘军:此生难忘721 2020-09-24 06:37:24  [点击:22462]
此生难忘721

刘军


回到奥克兰的第二天7月23日早晨,我与海江兄约好,到纽西兰民阵主席习卫国烈士家看望遗孀及子女,没想到陈老,草虾,徐文等也来了,只因去银行取现金慰问难属,稍迟了一些。五个人不约而同出现在习家,都是在7.21清晨坐一辆黑车一起出发去惠灵顿,参加国会听证会反渗透的,都沉默着。

想想那辆遇难的红车,原定有四个人:余洪明,习卫国,王乐成,还有一位老前辈达尔,他因为21日当天有房管公司临时验收,未能去惠灵顿。还有另一辆蓝车的两位,就是新婚的纽西兰民联主席江朝阳夫妇,最先到达惠灵顿。我们都是纽西兰价值联盟的成员。法轮功学员 21日当天已经在国会举行二百多人反渗透示威游行,其中有一些在22号未离开惠灵顿的,将继续示威与我们一起。

21日早9点前,我如约到达草虾家,因为不是很熟悉西区,怕耽误时间,就由草虾驾我的车,逐个接上了陈老、徐文、丁海江,齐了已经将近10点。然后由我驾车上 1号高速,怕第一次去惠灵顿路线不熟,听陈老轻车熟路的告诉我说顺这 1号高速走就可以。

对于这次出行,我有所准备,首先已经保养好车辆wof,准备了几道拿手好菜,泡好了热茶,想用好旅途上的八个小时,聆听纽西兰民运的精神领袖陈维建先生和六四经历者草虾大哥讲讲七九民运和八九民运的故事。听到我和海江,徐文不停述说对匪党暴政的不满,陈老逗趣说,你们的控诉,就是给我的最好的点心,真为你们的觉醒高兴。哪里想得到,去程的愉悦心情将与返程的悲痛形成巨大的反差?

那辆红车因为习卫国经常跑这段路线,先到了预定沿途搞活动的第一个地点Huntly,而我路线不熟,顺着 1号高速很快就到了汉密尔顿,觉得不对,错过了匝道出口?海江的手机导航作怪,把我们导下了1号高速,就剩一格汽油了,赶紧路边加油休息片刻。徐文说我驾车一个多小时该疲劳了,换他继续驾车吧。海江陪着喝茶,陈老与草虾讲故事,哪想到两天以后讲的却是事故?痛啊!

徐文用他的Red apple导航,上了39号转4号高速。真是“作怪”!两部手机的两次导航都错过了1号高速,错过了习以为常的必经之路,错过了美丽的湖滨城市涛泊、高峻的雪山、宁静的大学城北帕。下午沿途,陈老和草虾,都给余洪明习卫国打了几次电话,都是无人接通,以为走在山区没有信号?反正很快到晚就会合了嘛!估计因为午餐吧,我们带足了食品无需停车,而他们要停车休息一个小时,进行预定的沿途展览、散发传单。

但我们走出山区后一个多小时到达了惠灵顿的滑铁卢宾馆,会合了最先到达的江朝阳先生,趴车入住以后,他们也该走出山区了吧,怎么还没有通话?大家都饿了,先喝一点啤酒,吃点路上余下的食品,等待他们很快就来会师,共进晚餐。无奈天不随人愿,岂料此时已两隔?陈老疑惑的说:“他们是否迷路了?还在信号不通的山区?”忧心忡忡去309房间处理北京之春的编务。

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要面对。草虾首先接到余洪明太太的电话,她说接到习卫国太太电话,奥克兰警察找到了习家,通知:余洪明重伤,习卫国和另一位当场遇难。我问草虾该怎么办?这位从六四死人堆里爬出来,半生经历无数风雨的前辈哑口无言,表情凝重。我们放下电话,默然不语,等了一会陈老进来,草虾一字一顿的向他通知噩耗。这位奉献了大半生给民运事业的领袖,顿时跪下,捶头痛哭,又用头不停的撞墙哀哭:“我怎么对得起他们啊!我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家属啊!” 三位都是陈老的心头肉啊!多年积聚起来的精锐力量,反攻的急先锋,纽西兰民运的敢死队长遇难、宣传部长遇难,陈老的接班人组织部长重伤!撕心裂肺啊!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度过了无眠的一夜。

第二天22日清晨,知道噩耗的法轮功女学员Daisy来劝慰我们,送了两个护身符(一个在当天晚上九点四十我们到达汉密尔顿重症监护室时,由海江挂在了余洪明的床头,另一个至今还在我车里每天保佑着我)。我们詖迫进入善后阶段,取消了预定在惠灵顿的一切事项,只是来到国会大厦前默哀,献上两条哈达,无声的表达抗议对共产中国的罪恶渗透,告诉淳朴善良的纽西兰人民:我们的两位战友为了守护纽西兰的纯净,倒在了反渗透的路上,永远到达不了这里了!我们是打不垮的民运人将会继续他们的事业!

我们在下午四点到达了Tokoroa,由警官引导至遇难现场看见路边散碎的汽车零件,还有鲜血…风声呼呼,好像述说着不该发生的故事;又由警察带领去Rotoroa医院,会合了难属和从奥克兰、哈密顿赶来的友人们,参见两位壮士遗体。那幅惨烈悲壮,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习卫国遗体躺在一间玻璃房内,他大女儿与国内大姑通视频,让大姑仔细查看他的头部,大姑不停的嚎啕哭说:脑袋也没有什么伤啊,怎么就走了呢,啊,是不是没死啊,你再看看?…壮士为了信仰与追求,奉献了自己的生命,可谁又能抚平失去了弟弟、丈夫、父亲的女眷们的悲痛?

躺在另一间的王乐成先生,生前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经我们全体笔友一致追认为独立中文笔会纽西兰分会主席,性格腼腆内向,身形高大是我们的擎旗手,还是作家写报道、小说、政论,多才多艺,曾在国内深受迫害。刚好在lockdown前的笔会活动,是他唯一的笑容,因为刚有了甜蜜的女友。他的高雅人格,悲壮遗容,让大家都抹着眼泪叹息离开。草虾落在最后,向每位遗体磕头跪拜,拜了又拜,泣不成声的念叨大悲咒,硬让我拉了出来,又一起去哈密顿。。。

我和海江到习家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告诉习家人,我们在门口待着,有任何事情随时招呼。想起以往活动,习卫国都带儿子参加,经常看见他们买披萨,看到习公子出来,就问他“你喜欢吃披萨吗?”他说“我都吃够了!”可见老习作为父亲是多么的疼爱他的独子。我说“那我带你去麦当劳好吗?”他答“恩!”我想比刻能做的也就这些了。一个男孩在七岁以后的成长过程,没有父亲的关爱,会不会受到同学朋友的欺凌?就像家中的屋顶倒下了,意味着什么?在习卫国出殡会场,我与几位同仁商议,不能让爱缺失!以后无论谁有时间,在习嫂同意的前提条件,领他儿子出去旅游也好,吃麦当劳也好,也算是不枉与习卫国兄弟一场。

头七那天,我们这车五个人在陈老家吃豆腐饭。陈老说感谢尊者达赖喇嘛保佑我们安全回家。此时我恍然大悟:曾听草虾说,我们反渗透是護法除魔的义举,乃為眾生背孽,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法力不夠,背不动,就會折了自己,必需請高人背孽,罩住自己。想想尊者 85寿辰庆贺法会,我们连续两天捐款,出行前又准备了日照雪山旗、班禅喇嘛十世十一世的法像,两条哈达,准备在国会大厦敬献。就這意思?



想想今年六四还在一起纪念六四的两位兄弟,转眼就成了明年六四的詖纪念者,真的是血祭的六四纪念碑满了三十年,还要用血喂吗?想想习卫国最爱辛亥先烈熊成基说的“我早死一日,自由之花早一日得我血浇灌开遍中华,死而无憾!”,想想王乐成作文呼吁的“让文明的力量更加强大!”,忍不住泪水滂沱。愿他们在天堂一切安好不再有恐惧,愿以后在想起721就像想起抛弃我的初恋女友--伤痛中还有人生的回忆,不敢忘记。因为主人公是我的战友,志同道合的难兄难弟。

2020.08.20

作 者 :刘军
出 处 :北京之春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4-27 23:34:0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