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中華民族”竟是日本製造的假貨! 2019-01-22 04:47:24  [点击:43802]
“中華民族”竟是日本製造的假貨!且從上海蘇州杭州的日本租界輸入支那。

日本輸入種族革命-《革命的真相》
漢民族主義運動

甲午戰爭期間,宗方小太郎為日軍起草了大量中文文告,在其中提出利用滿漢矛盾和漢族會黨推翻清政府的建議。他寫道說:「(滿清)前之叛亂者殆無義名而叛,今之叛亂者無不以恢復明祀為名義。其故何在?曰:『恢復明朝』一語最易煽動民心,又為民心之所向故也……方今中國之形勢頗似元朝末運。彼因起于滿州異族,奪取明之天下,正如元之於宋,出自異族而統治中國則一也。故目今背叛朝廷者多為人民飽嘗弊政之餘而開始種族競爭者也。征之該國歷史,自古以來凡由異族起而奪取天下者,常於人種之競爭中被奪回。」[30] 「今愛新覺羅氏之天下百弊叢生,已瀕於陽九之末運,岌岌之勢有如敗屋之將傾倒,殆已呈不可收拾之勢」,[31]「歐洲各國對中國之深謀遠慮既已如此,一朝中原鼎沸之日,豈能止於徒手旁觀乎?」他建議日本「制天下之機先,一朝有事之際,方可凌駕歐人,使之不能呈其慾望于中國中原也。」「此時若有非凡之士,其于草澤之間,收拾以上各黨派(指哥老會、三合會、白蓮教等秘密會黨)成一體,以大義名分明示天下,誠心誠意代天行道,普救蒼生,乘機而起,覺羅氏之天下不知所歸也」。[32] 宗方因上述分析與建議得明治天皇接見,被日本朝野「譽為中國通之第一人」。 日本陸軍大臣山縣有朋大將統帥第一軍在東北發布了宗方小太郎撰寫的《開誠忠告十八省之豪傑》告示,其中號召:「切望爾等諒我徒之誠,絕猜疑之念,察天人之向背,而循天下之大勢,唱義中原,糾合壯徒,革命軍,以逐滿清氏于境外,起真豪傑于草莽而以托大業,然後革稗政,除民害,去虛文而從孔孟政教之旨,務核實而復三代帝王之治。」[33]

按照宗方小太郎的建議,日本朝野支持漢民族主義以推動排滿。在日本人資助下,留日學生和在日中國會黨掀起了漢民族主義熱潮。1902年,日本的大陸擴張派召集章太炎為首的中國會黨和一大批留日學生在橫濱舉行了「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號召反清復明。隨後,《江蘇》、《浙江潮》、《湖北學生界》等一大批鼓吹恢復漢族統治的刊物湧現出來。留學生們在日本的圖書館里尋找漢族征服異族、統治異族的歷史資料,掀起了再造中國歷史的運動。

漢民族主義運動的內容之一是宣揚黃帝為漢族始祖。春秋前文獻記載的最古帝王是禹,戰國文人創造出了比禹更早的堯、舜;戰國后的文人再創造出了比堯、舜更早黃帝。胡適指出:「老子的年代太近,無論怎樣把他的年歲拉長,《史記》里有百六十余歲及二百余歲等說法,總還不夠老,於是齊學有另尋一位古人的必要。這時候,各家學派都不嫌托古改制,抬出一位更渺茫無稽的黃帝出來,醫卜星相,陰陽五行,都可以依托于黃帝……共計黃帝一人名下有書十二類,452篇,此等書的出於六國晚期人的依托,是漢朝學者所承認的。」[34] 戰國后的文人創造出黃帝后,華夏各族,如魏、遼、夏、金、元、清等非漢族的王朝也稱自己為炎黃後裔。但日本興起的漢民族主義運動宣布只有漢族才是「炎黃子孫」。1903年,《江蘇》雜誌率先改光緒二十九年為黃帝紀元四千三百九十四年,並刊登《中國民族始祖黃帝像》。隨後,黃帝迅速成為排滿的標誌,日本人資助的「軍國民教育會」設計徽章正面為黃帝像,背面小字為「帝作五兵,揮斥百族,時惟我祖,我膺是服;劉師培發表了《黃帝紀年論》,提倡以黃帝紀年取代光緒紀年和公元,聲稱「黃帝者,漢族之黃帝也,以之紀年,可以發漢族民族之感覺」;革命黨人的《黃帝魂》、留學生辦的《江蘇》等期刊立即以黃帝紀年;《黃帝魂》、《黃帝書》、《猛回頭》、《警世鐘》等歌頌黃帝「始祖公公」的小冊子在日本大量出版;廣東留學生領袖歐榘甲撰文稱說:「合中國漢族之始祖,黃帝也;合中國漢種各族姓所自出,黃帝之子孫也」;[35] 湖南留學生陳天華在其小冊子中呼喚黃帝「始祖公公」「給漢種速降下英雄」,以匡國難,還有刊物乾脆宣布漢族為「世界民族第一之黃帝胄裔」。[36] 上述宣傳通過反清刊物傳播到國內,各地會黨開始了將黃帝漢族始祖觀念與驅除韃虜相聯繫。例如,陝西的會黨開始重陽節祭掃軒轅黃帝陵活動,在黃帝陵前宣誓:「驅除韃虜,光復故物,……復漢族之業」。

漢民族主義熱潮中,康有為批判種族主義說:「滿洲雲者,古為肅慎,亦出於黃帝后,我國皆黃帝子孫,今各鄉里,實如同胞一家之親無異,排滿論不過宋、明來據夷之舊論而已」;[37] 嚴復指出:「滿漢同是炎黃貴種,當其太始,同出一源,排滿民族主義乃宗法社會之真面目也」;[38] 最早用中華民族一詞的梁啟超指出,煽動排滿並不利於中國的進步,鼓吹大漢族主義的「驅除韃虜」口號與立憲共和的方向背道而馳,在漢民族主義甚囂塵上時拋棄曾經鼓吹過的漢民族主義,轉向宣傳改良。

漢民族主義運動的內容之二是貶斥少數民族。革命黨人在日本圖書館史籍中尋找漢族輝煌的證明材料,鼓吹漢族統治少數民族天經地義,其它民族入主中原天理不容。宋教仁在其《漢族侵略史》中歌頌漢族對外侵略擴張說:「集合四百五十余神明聰強之血族,盤踞四百六十余萬里肥美膏腴之地殼,操用五千余年單純孤立之語言,流傳一萬四千余形完富美備之文字,……其人類學上之價值,則不獨于亞細亞系統人民占第一等位置,即於世界亦在最優之列。」陶成章在其《中國民族權力消長史•敘例》一文中說:「中國者,中國人之中國也。孰為中國人?漢人是也。中國歷史者,漢人之歷史也,敘事以漢人為主,……則我祖先創拓之豐功,不敢不頌言也」。他吹噓說:「漢民族既有政治上的帝王豪傑、科技文化上的巨匠鴻儒、也有熱心愛國的大義之士……皆世界莫能及。」

漢族主義運動的內容之三是宣傳漢族英雄。1903年,日本學者世川仲郎出版了鼓吹大漢族主義的《中國民族主義第一偉人岳飛傳》一書。史學家呂思勉指出:南宋立國之初,軍事實力沒有辦法跟金國抗衡,大將如岳飛、韓世忠等人的部隊都是群盜糾合,「既未訓練,又無紀律,」,平定盜寇尚可,遇到金兵,則非敗即遁。偶有小勝,也無補大局。大將們把持軍區內財政、人事大權,架空中央。金宋如果交戰,中央只能繼續容忍大將割據,金宋議和中央才能收回兵權。議和在當時不可避免,高宗皇帝殺岳飛收國兵權才能勉強立國。岳飛只郾城打了一個勝戰,郾城以外的(抗金)戰績都是莫須有的,岳的戰功長期被誇大,最著名的郾城大捷也嚴重注水。[39] 宋孝宗繼位後為岳飛翻案收買人心,但宋后百年史書鮮有歌頌岳飛之詞。明朝,在異族侵略威脅下,漢族文人推出了托岳飛之名的《滿江紅》詞和「還我河山」手書以振奮民族精神,使岳飛成了家喻戶曉的漢族英雄。從南宋孝宗開始,歷代君王不斷加封岳飛,用意不在鼓吹漢族主義,而在為本朝統治作政治宣傳。乾隆多次造訪杭州岳廟,親撰《岳武穆論》,道光帝重修岳墓,慈禧太後為岳飛題匾「忠靈未泯」,用意在希望消除民族隔閡。而《中國民族主義第一偉人岳飛傳》一書鼓吹漢族主義。該書在《湖北學生界》刊載后,一場宣揚漢族英雄的熱潮在日本興起,文天祥、鄭成功、史可法等漢族英雄傳記、小說大批湧現。《江蘇》第四期卷首附史可法畫像一幀,后錄詞一闋,推崇史可法「義析春秋、防嚴夷夏」,第六期載《為民族流血史可法傳》一文,稱史可法為文天祥第二;《揚子江》第三期也刊出黎士宏所撰《史可法殉難記》;《中國白話報》發表了白話文《中國排外大英雄鄭成功傳》(鄭的生母是日本人,日本人也稱鄭為民族英雄)。宣傳漢族英雄熱潮傳到國內,種族主義會黨組織大量湧現,陳獨秀在安徽搞起了岳王會,陶成章等人在江浙組織了龍華會,在會章規定:「凡入會,必供少保忠武王岳爺爺神位於中央,左首列楊將軍再興之神位,右首列牛皋之神位,左下列王將軍佐之神位,右下列施義士全之神位,供三牲……刺左臂,歃血盟,祭文(黃紙寫),四起四拜,誓畢,斬雞頭……」 會黨每次行事,都要重複以上程序,儀式與各國的民粹組織,黑手黨,恐怖組織大致相同。

漢民族主義運動的內容之四是宣揚仇殺滿人。運動中,留學生刊物中最具煽動性的是宣傳清軍屠城的「揚州十日」故事。事實上,明末人口大量減少是「闖、獻」造反的禍害。在闖、獻和明朝兩敗俱傷后,清兵入關迅速奪取政權,是歷史上流血最少的改朝換代之一。從明末到清末,兩百多年來沒有「揚州十日」屠城的記載。日本人、中國會黨和留日學生們為煽動種族仇恨合作造假,編出了托名王秀楚的《揚州十日記》,聲稱這篇披露清兵在揚州屠城的文字在國內遺失,被留日學生從東京和大阪的圖書館里發現。《揚州十日記》所講的清軍屠殺八十萬漢人(這一數字大大超過了當時揚州的人口)的故事在清軍火炮與城牆的關係、史可法行軍路線、當時揚州城的人口數字、清軍的軍紀、書中人物的民族語言等方面漏洞百出,將江陰,嘉定降清漢將的屠殺也宣傳為滿人屠城,完全經不起學者的推敲。[40] 魯迅記錄當時的情況說:「在東京的大批中國留學生專意搜集明末遺民的著作,滿人殘暴的記錄,鑽在東京或其它的圖書館里,抄寫出來,印了,輸入中國,希望使忘卻的舊恨復活,助革命成功。」[41]

漢民族主義運動的內容之五是罵漢奸:章士釗在其《漢奸辨》一文稱:「所謂真漢奸者,助異種害同種之謂也。滿人所謂的漢奸乃漢族中之偉人碩士,即為愛同類之故,甘心戎首,雖犧牲其身而不顧」;刊于《民報》的《虎倀遺恨》一文將清初的吳三桂、施琅父子、李光地等人列為漢奸;刊于《漢幟》的《驅滿酋必先殺漢奸》一文將與非漢族人交往者皆罵為漢奸,從「召戎伐周」的申侯鄫人一直罵到岳鍾琪、紀昀、曾國藩、曾國荃、胡林翼、李鴻章、左宗棠、駱秉章、沈葆楨、彭玉麟、羅澤南、劉銘傳、康有為、梁啟超、張之洞,鼓吹「謂之殺漢奸也可,謂之殺滿人亦可也。」[42] 照革命黨人的邏輯,全體國人基本都是漢奸,連他們自己也逃不掉漢奸罵名。

漢民族主義運動的內容之六是宣揚漢族族粹,通過發掘漢族語言文字,典章制度,人物事跡來宣揚漢族優越。章太炎主持的《民報》、陶成章在東南亞創辦的《教育今語雜誌》均連篇累牘地刊出論述國粹的文章,宣稱:「環球諸邦,興滅無常,其能屹立數千載而永存者,必有特異之學術,足以發揚其種性,擁護其民德者在焉」,[43] 山西留學生辦的《晉乘》則將宣傳國粹列為「六大主義」之首。

由於人多勢眾,大漢族主義成了日本留日學生與會黨中不容爭辯的思潮。最能說明漢民族主義運動之偏狹的是革命黨大力宣傳的三本排滿小冊子:《革命軍》、《猛回頭》和《警世鐘》。在清政府全面革新,推動立憲,國家快速進步之時,三本鼓吹極端民族主義和恐怖主義,鼓吹「誅絕五百萬有奇被毛戴角之滿洲種」、「手執鋼刀九十九,殺盡仇人方罷休」。小冊子出自不久后自殺的陳天華之手並不奇怪,但是否真的出自十八歲的鄒容之手頗有疑問。《革命軍》曾經革命黨理論家章太炎修改,鄒容后在上海法庭上說自己書稿被竊,不記得小冊子的內容,也不知市上所售之《革命軍》為何人所刷印,[44] 讓人懷疑是小冊子是留日會黨煽動仇殺的作品,或是出自日本人之手,托病弱青年鄒容之名是為了增加蠱惑性。在黑龍會的支持下,興中會,光復會等會黨將這樣的小冊子以及《江蘇》、《浙江潮》、《湖北學生界》等宣傳排滿革命的書刊印刷上百萬冊,運到國內和海外派發給各地的會黨。小冊子中血腥,混亂的文字對中國的會匪有著強烈的煽動力。清廷軍機處向各地方當局發出查禁從日本流入革命書報的電令說:「近聞南中各省,書坊報館有寄售悖逆各書。如《支那革命運動》、《革命軍》、《新廣東》、《新湖南》、《浙江潮》、《併吞中國策》、《自由書》、《中國魂》、《黃帝魂》、《野蠻之精神》、《二十世紀之怪物》、《帝國主義》、《瓜分慘禍預言》、《新民叢報》、《熱血潭》、《瀏陽二傑論》…….等種種名目,駭人聽聞,喪心病狂、殊堪痛恨。若任其肆行流市,不獨壞我世道人心,且恐環球太平之局,亦將隱受其害。此固中法所不容,抑亦各國公法所不許。務希密飭各屬,體察情形,嚴形查禁。」[45] 清政府電文所言是事實。這些小冊子確實「駭人聽聞,喪心病狂」。

日本興起的漢民族主義運動和排滿運動通過在華日租界的排滿報刊迅速傳播全中國。這時上海的日租界是日本在華推動排滿運動的據點。轟動一時的「蘇報案」證明了這一點。《蘇報》為1896年日本駐滬領事館創辦,轉由湖南人陳范接辦后仍是日本人在中國扶植排滿革命的宣傳平台。在清政府推行新政之時,蔡元培、吳稚暉、章太炎等革命黨人接受日本人資助充當寫手,在《蘇報》上大量發表鼓吹種族主義、排滿興漢的文章,咒罵清廷肆無忌憚。1903年5月,《蘇報》刊出鼓吹殺滿人的《革命軍》和章太炎鼓吹排滿革命的《駁康有為論革命書》。章太炎在文中鼓吹暴力排滿,罵光緒帝為「未辨菽麥小丑」,在《革命軍》序、《客帝篇》等文中稱《革命軍》小冊子為「今日國民教育之第一教科書」,「為動員推翻專制政府的號角」,「其宗旨專在驅除滿清,光復中國」。在日本人的支持下,章文和《革命軍》小冊子「不及一月,數千冊銷行殆盡」。正在推行各項改革的清廷在輿論管制方面已經極為寬鬆,但對公開鼓吹殺滿人,推翻政府及辱罵皇帝的報紙不得不採取行動,諭令兩江總督魏光燾查辦。魏光燾命上海道袁樹勛查禁《蘇報》。躲在租界從事排滿宣傳的章士釗、蔡元培、吳稚暉、鄒容等人從容逃走。章太炎知道在日租界庇護下清廷奈何他不得,堅持不逃,要在租借地接受洋人審判以擴大影響,並寫信給躲在日租界的鄒容讓其投案自首,相約共赴大義。由於《蘇報》報館設在英租界內,上海道不得不與上海的外國領事團交涉,請求籤發拘票捕人。各國領事為了維護租界治權,堅持不允。清政府只好委託洋人律師指控《蘇報》「污衊今上,挑詆政府」。經過交涉,租界當局同意中西巡捕聯合搜捕,但堅持此案為「租界之案」,只能由設在租界的「會審公廨」來審理此案。清政府只好作為原告,在中外聯合組成的法庭上對子民提出起訴。經過清政府與外國領事團長達半年的「討價還價」之後,合議法庭改判章太炎監禁三年,鄒容監禁兩年,不引渡,在租界服刑。清政府未達到彈壓排滿革命的目的,案件審判反而幫助革命黨人作了一番宣傳,使革命黨人更加有恃無恐。章太炎在租界受審的策劃成功,一舉奠定了革命理論家第一人的地位,成了青年心目中的英雄。而鄒容在關押期間病死獄中。

1903年春,在《交收東三省條約》條約規定的第二期撤兵期限期時,俄國不僅違約拒不撤軍,反而增派軍隊進駐滿洲,並照會清政府外務部,提出任命阿列克塞也夫為遠東總督,將東三省划入其統治區域等進一步侵略東北的七條要求。推動對俄開戰的黑龍會派人召集漢族十八省商學各界人士在張園舉行了譴責俄國侵略東北的「拒俄」大會,順便煽動反清革命。會後,革命黨派人在北京、湖北、安徽、江西、浙江、廣東、福建、湖南等地召集學生集會,成立了以拒俄為名的反清革命組織。日本政府尚未決心對俄用強,要求停止操縱中國留學生和會黨組織「拒俄義勇隊」。根據日本方面的轉變,革命黨改「拒俄義勇隊」之名為「軍國民教育會」,專門從事策劃革命排滿,「起義、暗殺」。[46]

清政府所言的「名為拒俄,實為革命」是事實。全國各地的拒俄組織拒俄是假,借拒俄之名組織排滿革命黨是真。拒俄運動中,黃興、宋教仁、劉揆一、陳天華、章士釗等在日會黨首領以拒俄義勇隊名義回國組織排滿會黨,于1904年2月在長沙組織成立了排滿會黨「華興會」。作為哥老會的「龍頭」,黃興自任會長。華興會以「驅除韃虜,復興中華」為宗旨,以「同心撲滿、當面算清」為口號,對外稱「華興公司」,以辦礦名義發行華興公司礦業股票籌集革命經費,承諾革命成功后給予回報,迅速發展了500多會眾。在窮困的國人中,發行什麼革命股票也不可能籌集到收買哥老會骨幹和新軍官兵的足夠金錢。黃興等人能成立新會黨,設立機關,成立教日文的「東文講習所」以發展學界會眾,成立「黃漢會」以發展軍界會眾,成立「同仇會」以發展洪門會眾等等,是因為手中有日本人扶植中國會黨的金錢。華興會成立后,黃興、劉揆一等密謀在次年的慈禧太后壽辰日發動以湖南哥老會等反清會黨為主力的武裝暴動,但由於暴動計劃泄露,黃興等人又逃回了日本。同年,蔡元培、陶成章、章太炎、徐錫麟、秋瑾等浙江會黨也以拒俄名義回國,在浙江等地組織排滿會黨,在上海成立了光復會。光復會的宗旨與早在日本興起的漢民族主義運動內容一致,以「光復漢族,還我山河,以身許國,功成身退」誓詞。

日本人發起,中國留學生與會黨跟風的漢族主義運動是日本向中國擴張計劃的一部分。幾年中,革命黨活動的背後都是日本金錢在推動。在清廷迎合世界進步潮流時,會黨代表著專制、倒退的方向。漢族主義運動的倒退性質可以從它與會黨合流看出。會黨的組織、幫規和儀式顯示它們與幾百年來反清復明的會黨相比並無進步。洪門為明末發端于東南沿海的反清復明秘密會黨,在清代擴展至全國各地。據說名稱中的「洪」來自朱洪武的年號,以示以反清復明為宗旨。洪門別名、支派眾多,著名者有天地會、三點會、三合會、江湖會、哥老會、致公堂、洪幫、紅幫等。洪門各地成員都可以山、堂、香、水命名「開山」,各建名號,彼此不相統屬。新入會者須仿照洪門三十六誓:「第一誓誠心入會,不敢反悔,如有反悔,天誅地滅;第二誓入會以後,協力同心,不敢畏避,如有畏避,雷殛火燒;第三誓會中秘密,不敢漏泄,如有漏泄,身受千刀;第四誓祭旗起義,聞命必到,如有不到,命盡五殤;第五誓兄弟同心,如同手足,如生外心,身死五刑……」。光復會成立后立即聯絡浙江、安徽和上海一帶的各路會黨,組織暗殺滿族官員的恐怖活動,陶成章聯絡了台州寧海伏虎會殘餘(伏虎山,因製造了焚毀寧海天主教總堂,處死神父和教民的寧海教案而被政府軍剿滅)、嚴州白布會、雙龍會、三合會、哥老會、大刀會頭目內,洪幫,青幫等會黨,徐錫麟則前往嵊縣、諸暨、義烏、東陽、縉雲等地聯絡龍華會、白布會、雙龍會、洪幫會黨。[47]

1904年,孫中山受黑龍會委派,到檀香山去聯絡洪門。美洲的天地會會黨的主要組織是美洲致公堂,其組織龐大,會眾數以萬計。孫中山經洪門前輩鍾兆養介紹,拜盟加入了檀香山洪門致公堂,在五祖像前發三十六誓,誓守洪門二十一條例十條禁,然後被洪門大佬黃三德封為「洪棍」(洪門軍職分洪棍、紙扇、草鞋幾等,洪棍相當於元帥)。他向致公堂建議,舉行全美洪門會員總註冊,並代擬了《致公堂重訂新章要義》,在其中提出了「驅除韃虜,恢復漢族」口號。當時北美洪門堂口多接受康有為的改良維新主張。在致公堂大佬黃三德支持下,孫中山打出「排滿革命,重整洪門」的旗號,對各地致公堂會員進行重新登記,爭取到了多數北美洪門堂口的支持。

清代,洪門發動了多次反清暴動,都不能成事。其中著名的有朱一貴暴動、林爽文暴動,太平天國時期的陳開、黃德美、劉麗川、朱洪美、朱九濤等暴動。華興會、孫中山的洪門、光復會與南明以來的反清復明會黨的不同之處是,二十世紀會黨們得日本朝野扶植,的主要文件來自日本,接受日本的金錢。與中國民間、軍中一樣,留日學生中也是遍布秘密會黨。孫為首的革命黨人手中有黑龍會提供的革命經費,對留學生和來日本混的中國會黨有不可抗拒的號召力。留學生和會黨們紛紛投身革命黨,即投身到黑龍會門下。黑龍會以孫中山的名義開辦了青山軍事學校,從來投的中國會黨中選出部分送去軍校培養,作為中國革命的骨幹。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