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資料:中醫的騙局 2019-01-10 23:52:20  [点击:41971]
原来中医经络理论来源于印度埃及和希腊!

类似于经络的模糊认识不是中医独有的,比中医历史更悠久的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的传统医学与中医有许多共性,在阐述人体的机能结构、生理病理、诊断和治疗方有的认识都有过相似的表述模式。古人通过对人体结构及生理活动的初步观察,发现人有呼吸过程,体内有血液、尿液、粘液等,认识到人体内有气体和液体的流动。意识到人体内存在着脉络状的管道系统,负责气体、液体物质,甚至能量和信息的传输和联络。

目前发现的古埃及纸草医书(成书于约公元前1900~前1500年)中,有多部记载了人体的metu系统。由于其发音与汉语的“脉”极为接近,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兴趣和关注,而此时汉字的“脉”还没有造出来。根据纸草医书的描述,metu系统包括血管、肌腱、薄长肌肉、神经、气管、胆管、输尿管等。其功能是传输血、气、黏液、尿液、精液,也有运输和排泄病原体的作用。认为由心脏发出的22条脉管,主宰了人体的生命。

中国最早的关于“脉”的记载是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足臂十一脉灸经》和《阴阳十一脉灸经》,其中脉(此时还没出现经络概念)的起点与古埃及metu系统的描述基本相同,只是馬王堆汉墓帛书时代的经脉仅在体表,而metu可深入到胸腹内脏,直到《黄帝内经》中,经络才与内脏发生联系。

古埃及医書与《黄帝内经》关于经络的描述与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如古埃及医书认为metu系统与尼罗河等水系相应,《黄帝内经》 则以华北和西北地区的十二江河附会十二经脉。此外,古埃及人與中医同样以诊脉的方式来判断疾病。

英国学者John F. Nunn生《Ancient Egyptian Medicine书中指出,古埃及医学描述的大多数疾病治疗都是如何疏通、调节、平衡metu系统,从metu中排除有害物质,恢复metu的正常功能。同时也认为metu中运行气和血,这与中医的观点完全一致。

古代埃及人认为metu的通畅是保障健康的关键,并相信其中气和血液的不平衡是产生疾病的原因。如认为不能怀孕是因为生殖metu關閉所致,这与中医的经络理论完全相同。除医书外,古埃及其它文字史料中经常出现关于metu的描述和对话,如“你的metu通畅吗?”、“他的metu叻能强盛吗?”等,与中医強調经络的畅通和协调如出一辙。

有些史料表明,古希腊文化的传播也曾对中国产生过影响。有学者考证并推测,《黄帝内经》中的医神“岐伯”就是“希波”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希波克拉底文集》中描述了人体的通道系统Phleps包括了血管、神经以及肌腱等条索状结构,其分布与走向与中医经络循行的路径相似得令人惊讶。

希腊医生亞历山德曾于1996年专门来中国学习针灸,他对比了《希波克拉底文集》和《黄帝内经》关于经络的描述并认为,希波克拉底阐述的人体经络系统和穴位与中医极为相似,其刺络的位置和方法与中医针灸基本类似。

公元前15世纪,古印度医学家Charaka Samit描述了人体的管道系统nadis,中国学者将nadis譯作经脉,日本学者则译作经络。nadis可由脐部至全身运送生命之液。印度古医学认为人体经络共有24条,并注明了其中物质的流动方向。此外还指出人体有107个穴位,与中医经络腧穴的说法可谓异曲同

印度古医书《妙文集》中记载,“经络对于人体就像花园和牧场的沟渠,经络分支状态恰如树叶的脉络”。印度古医学同样认为人体上存在著若干具有特殊意义的穴位,这些穴位具有治疗意义。在以梵文为原本翻译的佛经中可以看到不少有关针灸的记载,例如《长阿含经》、《法华经》、《圆觉经》、《成实论》、《灌顶经》等等。

古玛雅医学认为人体内有行气和疏血的通道系统,以肚脐为中心发散至头、胸、背及四肢,在这个“经络”系统上还分布有50个穴点,由此总结出了针刺、推拿、热灸、拔火罐、膏药热敷等与中医极为相似的疗法。此外,古玛雅人的“冷热”概念与中医的“阴阳”学说基本一致。玛雅人多以植物荆棘、豪猪刚毛和角骨为针,其针刺方法与穴位的选择与中医近似。

Hernan Garc簡著的《Wind in the Blood: Mayan Healing and Chinese Medicine》对比了玛雅人与中国的传统医学,认为二者之间具有相似性,都是带有一定巫术色彩的古医学。

一位历史学家曾经说过,“每个国家都有群人说他们的文化是多么的独特,这证明了一堆人对世界思想史的认知是零。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什么稀奇的思想,就是那几种观点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用当地习俗和语言包装一下,然后就变成了独特文化粉墨登场”。

中医与其它传统医学一样,仅仅意识到人体具有网络状的运输和传导系统。由于认识水平的限制,既分不清具体结构也不明白其中的生理机能,只好暂且加以笼统的想象式描述。这不是什么中国特色,也更不是什么“博大精深",而是人类都曾有过的粗浅认识。

经络的骗局
2011年12月13日 科学公园

作者:龙哥

经络学说是中医基础理论的核心内容,是构建中医理论体系的基石之一。据《黄帝内经》记述,“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说明经络是运行气血、联络脏腑肢节、沟通上下内外的通道。

什么是经络在中医理论中,经络指的是人体内的通道和联络系统,最早以“脉”的概念出现,后演变为“经脉”与“络脉”等。现行中医教材认为,经络的形态是管道与通路,功能是输送某些气态或液态的物质即气与血,也可能包括某些生命信息。数千年来经络一直是中医临床实践的重要依据,《黄帝内经》云:“凡刺之理,经脉为始”,并指出针刺的作用是“通其经脉,调其气血”。

经过历代中医不断演绎和推测,认为经络系统由经脉、络脉、经筋、皮部四部分组成。经脉是纵行的主干,大多循行于人体深部;络脉是纵横交错的分支,循行于体表;经络系统网络今身并分布有众多的腧穴(穴位)。

中医认为经络是人体的联络系统,是人体组织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联通脏腑、传导物质与信息,从而调节人体生命活动。自现代医学传入中国以来,经络学说一直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既找不到具体的形态结构,也无法验证其具体功能。中医界一方面依赖于患者的主观感觉来强调经络的存在,另一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寻找经络存在的客观依据。

在人体解剖学的层面上,人类已经进行了数千年的观察,逐步纠正了以前的错误认识。已经清晰地了解到人体通道联络系统的形态结构,将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淋巴系统区分开来,并进一步明确了各自的生理功能。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人体结构早已被反复审视了数千年;在微观层面上,近几百年人们借助高倍显微镜也对人体进行了细致入微的了解。伴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们的认识从模糊的整体观逐渐微观细化,组织学与细胞学也应运而生,甚至直至分子和基因水平。

而中医的经络学说还停留在2000年前的认识水平,如果承认经络就是古人对人体通道联络系统的模糊认识是中医界无法接受的,这会导致中医的针灸、推拿、养生等疗法失去理论依据,甚至导致中医理论的全面崩溃。但是要证明经络的客观存在无疑是难以想象的,虽然几十年来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但结果不外乎两种,否定经络的存在或者用新的谎言去掩盖最初的谎言。

其它传统医学的“经络”类似于经络的模糊认识不是中医独有的,比中医历史更悠久的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的传统医学与中医有许多共性,在阐述人体的机能结构、生理病理、诊断和治疗方面的认识都有过相似的表述模式。古人通过对人体结构及生理活动的初步观察,发现人有呼吸过程,体内有血液、尿液、粘液等,认识到人体内有气体和液体的流动。意识到人体内存在着脉络状的管道系统,负责气体、液体物质,甚至能量和信息的传输和联络。

目前发现的古埃及纸草医书(成书于约公元前1900~前1500年)中,有多部记载了人体的metu系统。由于其发音与汉语的“脉”极为接近,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兴趣和关注,而此时汉字的“脉”还没有造出来。根据纸草医书的描述,metu系统包括血管、肌腱、薄长肌肉、神经、气管、胆管、输尿管等。其功能是传输血、气、黏液、尿液、精液;也有运输和排泄病原体的作用。认为由心脏发出的22条脉管,主宰了人体的生命。

中国最早的关于“脉”的记载是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足臂十一脉灸经》和《阴阳十一脉灸经》,其中脉(此时还没出现经络概念)的起止点与古埃及metu系统的描述基本相同,只是马王堆汉墓帛书时代的经脉仅在体表,而metu可深入到胸腹内脏,直到《黄帝内经》中,经络才与内脏发生联系。

古埃及医书与《黄帝内经》关于经络的描述与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如古埃及医书认为metu系统与尼罗河等水系相应,《黄帝内经》则以华北和西北地区的十二江河附会十二经脉。

此外,古埃及人与中医同样以诊脉的方式来判断疾病。英国学者John F. Nunn在《Ancient Egyptian Medicine》一书中指出,古埃及医学描述的大多数疾病治疗都是如何疏通、调节、平衡metu系统,从 metu 中排除有害物质,恢复 metu 的正常功能。同时也认为metu中运行气和血,这与中医的观点完全一致。

古代埃及人认为metu 的通畅是保障健康的关键,并相信其中气和血液的不平衡是产生疾病的原因。如认为不能怀孕是因为生殖metu关闭所致,这与中医的经络理论完全相同。除医书外,古埃及其它文字史料中经常出现关于metu的描述和对话,如“你的metu通畅吗?”、“他的metu功能强盛吗?”等,与中医强调经络的畅通和协调如出一辙。

有些史料表明,古希腊文化的传播也曾对中国产生过影响。有学者考证并推测,《黄帝内经》中的医神“岐伯”就是“希波”(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希波克拉底文集》中描述了人体的通道系统phleps,包括了血管、神经以及肌腱等条索状结构,其分布与走向与中医经络循行的路径相似得令人惊讶。

希腊医生亚历山德曾于1996年专门来中国学习针灸,他对比了《希波克拉底文集》和《黄帝内经》关于经络的描述并认为,希波克拉底阐述的人体经络系统和穴位与中医极为相似,其刺络的位置和方法与中医针灸基本类似。

公元前15世纪,古印度医学家Charaka Samitha描述了人体的管道系统nadis,中国学者将nadis译作经脉,日本学者则译作经络。nadis可由脐部至全身运送生命之液。印度古医学认为人体经络共有24条,并注明了其中物质的流动方向。此外还指出人体有107个穴位,与中医经络腧穴的说法可谓异曲同工。

印度古医书《妙文集》中记载,“经络对于人体就像花园和牧场的沟渠,经络分支状态恰如树叶的脉络”。 印度古医学同样认为人体上存在着若干具有特殊意义的穴位,这些穴位具有治疗意义。在以梵文为原本翻译的佛经中可以看到不少有关针灸的记载,例如 《长阿含经》、《法华经》、《圆觉经》、《成实论》、《灌顶经》等等。

古玛雅医学认为人体内有行气和疏血的通道系统,以肚脐为中心发散至头、胸、背及四肢,在这个“经络”系统上还分布有50个穴点,由此总结出了针刺、推拿、热灸、拔火罐、膏药热敷等与中医极为相似的疗法。此外,古玛雅人的“冷热”概念与中医的“阴阳”学说基本一致。玛雅人多以植物荆棘、豪猪刚毛和鱼骨为针,其针刺方法与穴位的选择与中医近似。

Hernan Garcia等著的《Wind in the Blood: Mayan Healing and Chinese Medicine》一书中对比了玛雅人与中国的传统医学,认为二者之间具有相似性,都是带有一定巫术色彩的古医学。

一位历史学家曾经说过,“每个国家都有一群人说他们的文化是多么的独特,这证明了一堆人对世界思想史的认知是零。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什么稀奇的思想,就是那几种观点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用当地习俗和语言包装一下,然后就变成了独特文化粉墨登场”。

中医与其它传统医学一样,仅仅意识到人体具有网络状的运输和传导系统。由于认识水平的限制,既分不清具体结构也不明白其中的生理机能,只好暂且加以笼统的想象式描述。这不是什么中国特色,也更不是什么“博大精深”,而是人类都曾有过的粗浅认识。

经络研究的丑闻面对现代医学的迅猛发展,找不到客观依据的经络学说越来越难以立足。于是不断有人试图借助现代科技手段来证明经络的存在,也即所谓经络学说的科学论证。

自1954年起,朝鲜平壤医科大学教授金凤汉开始研究经络系统,但朝鲜学术界普遍认为金凤汉不遵守科学研究的范式,并准备将金凤汉从学术界清除出去。但金凤汉获得了某些领导的支持,1963年,金凤汉宣布发现了经络的解剖结构,声称经络系统是有实体的,由“凤汉小体”(即穴位)和“凤汉管”以及在管内流动的“凤汉液”组成,是新的、独立的解剖学和组织学结构。这一消息震惊了世界医学界,朝鲜领导人宣称,原子弹、宇宙飞船、凤汉管,是20世纪世界三件最伟大的发现。

仅仅两个星期之后,《人民日报》用两个整版刊登了金凤汉的研究报告和中国卫生部致朝鲜保健省的贺电。《人民日报》在评论中认为,金凤汉的发现是具有世界意义的贡献,这一巨大成就为现代生物学和医学科学开辟了新的广阔前景。然而中国学术界对金凤汉的研究和《人民日报》的报道普遍持怀疑态度,并担心由此导致学术上和政治上的极大被动。中国科学家认为,金凤汉的研究报告中缺乏具体的方法描述,无法进行重复验证;而凤汉小体和凤汉管既然肉眼可见,但数千年都没有人看到更是无法理解。

1964年,卫生部部长钱信忠率专家代表团应邀访问朝鲜,参观了金凤汉的研究所,在回国后的汇报会上出现了两种不同意见,因此决定进行验证工作。中国科学家用简单的实验就否定了“凤汉管”的存在,金凤汉的研究成果实际上只是血液中凝固的纤维蛋白,属于生物化学和生理学的基本知识。“凤汉小体”的验证结果同样也是否定的,数十人在显微镜下观察了兔子全身皮肤的无数切片,仅仅在兔子肚脐部位发现了类似“凤汉小体”的组织,而且是早就知道的淋巴细胞。

中国科学家的工作揭露了金凤汉弄虚作假的真相,但这一结果却不能如实形成报告,因为领导层面批评了验证工作没有得出肯定的结论。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学术界只好继续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继续验证,浪费了很多学者的宝贵时间,有的学者甚至被认为是犯了政治性错误。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表示:找到了“凤汉小体”,但都是组织学上已经发现过的。

国际科学界不断要求金凤汉公布后续的研究成果,但金凤汉始终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这使得朝鲜非常被动,最终金凤汉的神秘自杀把朝鲜政府和领导人从尴尬境地解救出来。《人民日报》的草率报道也使中国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以至于验证结论至今也不能公开,这一著名的丑闻生动地揭示了科学精神被粗暴扭曲的恶果。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通过高倍电子显微镜在细胞水平上的观察,从体表到深部组织均没有新的发现,人体并不存在一个独立的经络系统,要发现经络系统的实体形态和结构无异于在自然界中去寻找活的恐龙。

然而,经络的研究热潮在中国却是一浪高过一浪。1989年,“经络的研究”作为唯一的医学课题列入中国首批自然科学基础性研究的十二项重大项目中。1992年初,“经络的研究”作为预计在本世纪内可望取得具有中国特色研究成果的项目,再次被列为国家基础性研究的30个攀登项目之一。子虚乌有的经络研究在中国变成了前沿学科。

经络的研究分为四大主流学派,即神经生理学派(神经传导学说)、生理生化学派(体液循环学说)、生物物理学派(生物场学说)和整体间隙学派(结缔组织结构学说),先后提出了20多种具体的学说并发表了大量的论文。甚至连韩国与香港也不断有人参与到经络研究中,声称有新的发现。但是,这些成果均没有引起医学界的关注,仅仅成为部分人骗取科研经费、获取个人名利的噱头。

例如南方医科大学原林认为人体存在一个筋膜支架,是人体的第十个功能系统——检测与调控系统,是穴位的载体。通过计算机软件的透明化处理可以构建出类似经络的串珠样结构。原林的硕士与博士导师、著名解剖学家钟世镇院士则发表声明称:“原林急功近利,用主观臆测代替客观试验,特别是用人为干预手段来标记筋膜集中处……打着弘扬祖国医学的旗号……用弄虚作假的手段哗众取宠谋取名利”。钟世镇院士指出,解剖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如果还有任何与经穴有关的,未被发现的形态学结构的存在,只有病变或变异组织,否则是不可能的。

再如生物物理研究所祝总骧,其“经络客观证实”课题居然获得了鉴定通过,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崔月犁亲手书写贺信:“祝贺您发现经络的存在”;中医药管理局局长吕炳奎也撰文说:“经络系统的客观存在,已从多种生物物理实验中得到证实”。但这一成果连中医界内部都无人响应,这一足以震惊中外的研究成果很可笑地沦为养生骗局(祝总骧312经络锻炼法)的欺骗工具。

部分中医界人士清楚地知道不可能发现经络,于是提出了经络不是客观存在的人体结构,而是患者主观的“循行性感觉”。然而他们的临床试验无一例外地没有阻断神经,所谓的“循行性感觉”不能排除神经系统的作用。但这个拙劣的谎言却被冠以了科学研究的光环,继续招摇撞骗。

几无可取之处的经络学说披上了祖国医学的神圣外衣,成为骗子们工具和盾牌,不断展现着他们卑劣的人性,耗费着巨额的研究经费。作为当代中华民族的耻辱,经络研究的丑剧究竟何时才能结束,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1.12.10(龙哥)
http://www.100md.com/html/201112/1336/3122.htm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1-11 01:54:0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