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廖季威上校所見:蔣軍不配佔領日本 2018-08-17 01:36:06  [点击:9540]
https://m.discuss.com.hk/index.php?action=thread&tid=25479085

香港討論區
香港討論區> 學術及文化交流> 歷史討論


探究國軍上校眼中的戰後日本

坐B24 轟炸機進駐日本

  1945 年9 月2 日,日本代表在東京灣美國“密蘇里”號戰列艦上簽署投降書,至此,法西斯軸心國中最後一個國家日本正式投降。根據《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後應由盟國派遣佔領軍,在日本要地實行佔領,以監督其解除武裝(只保留警察武裝)和降書的具體實施。美國以盟國總司令官名義,多次要求中國向日本派駐佔領軍。

  1946 年5 月27 日,上海江灣機場, 一架B24 轟炸機載著13 人往日本飛去。這13 人是中國派駐日本的先遣部隊。當時,32 歲的廖季威是這支先遣部隊中的一員,任中國駐日代表團軍事組上校參謀。為顯示戰勝國的威武,他們乘坐的這架美製遠程重型轟炸機保留了十幾門機關炮。廖季威是成都人,於1932 年18 歲時考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學習砲兵,1936 年畢業歸國。在南京步兵學校任學兵連區隊長,武漢會戰時為砲兵51 團營長。他因精通日語,1940 年調到軍令部擔任參謀,從事對日情報研究工作。抗戰勝利後,廖季威第一批還都南京,隨又遷往上海。按照原計劃,繼這13 人之後,一支近1.5萬人的部隊也將開赴日本,行使管制日本的任務。最初美國希望中國派出一個5 萬人編制的軍,並指望派孫立人的新一軍去,但新一軍要去東北擔任接收任務,最後蔣介石只答應派一個1.5 萬人的師去日本。實行這一光榮任務的,是曾在越南河內擔任受降任務的榮譽一師和榮譽二師合編的第67 師,師長為戴堅。戴堅接到任務後譜寫了一首佔領軍軍歌:“國軍堂堂入東瀛,止戈揚武德。奠亞洲安定之基礎,為世界和平之干城。”當天,時任陸軍副總司令兼南京警備司令湯恩伯、上海特別市市長吳國禎等大批軍政要員、媒體及家屬前往送行。

  飛機於日本時間下午4 點多降落於日本厚木機場,當年麥克阿瑟從菲律賓飛抵日本,也是在這個機場降落的。代表團取道橫濱前往東京。到達日本後,最重要的事是去找美國人商量。按照1945年在華盛頓召開的對日委員會的決議, 關於佔領日本,是由盟國成員美、英、中、蘇、法等十一國委託美國全權統一辦理有關事宜,美國總統任命麥克阿瑟為盟軍總司令,負責執行佔領管制日本的任務。

  到達日本的第二天,戴堅去會見美軍第八軍軍長艾克伯格。艾克伯格對他說,中國駐日占領軍的駐防地以愛知縣為中心,加上靜岡和三重兩縣。師部設在愛知縣的首府名古屋市,隸屬美軍第八軍的第一軍團。

  駐日占領軍為何沒去日本

  6 月4 日,戴堅拜見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後,給了廖季威兩個任務:一是參考美軍的薪餉,擬出一個中國占領軍的薪餉表;二是抓住機會解決汽車問題,好使部隊全部機械化。

  6 月6 日,戴堅回國,住在橫濱的廖季威開始著手辦這兩件事情。之前戴堅給了廖季威一份第67 師的編制裝備表,“說是15000 人,實際上是14500 人,有三個步兵團,一個砲兵團,一個運輸團,戰車、工兵、通訊兵各一個營,師部還有一個特務連和其他後勤單位。”廖季威對於部隊的編制爛熟於心。

  砲兵團的第一營是加農炮,由汽車牽引,第二營是榴彈砲,由馬匹拖曳,第三營是重迫擊砲,由騾馬馱載。而運輸團第一營為汽車運輸營,第二營是獸力運輸營,第三營則是人力運輸營,號稱“鐵肩隊”。“你們師的砲兵用了三種運動速度不相同的部隊,使用三種射程不一樣的火砲,你們的團長是怎麼指揮的呢?你們的運輸隊也一樣,汽車、馬匹和人力又怎樣能同時運用呢?”當時第67 師的裝備在國內算是佼佼者,但在美軍眼裡卻成了笑話,盟軍總部參謀部的上校科長柏奇故意帶著迷惑不解的表情問廖季威。

  美國人的用心廖季威當然清楚,他編了一個理由回答美國人:“我們中國軍隊一般以營為作戰單位,雖然三種火砲的射程、速度不同,但我們可以分割使用。運輸方面也一樣,我們的指揮官在這方面是很有經驗的,不管情況怎麼複雜都能運用自如。”美國人聽後也不能確定真假,於是笑了笑說,這個問題就不談了。

  要談的重要事情是汽車和薪餉問題。柏奇說我們有的是剩餘物資,補充你們是沒有問題的。接下來是談炊事用的燃料問題。美國人說,我知道你們炊事使用的燃料是木材,但根據規定,木材和柴火不能在日本徵用或購買,必須全部從自己國內運來。廖季威說,可以將此情況報告國內,建議將燃料改為煤炭。美國人說,煤炭也不能征用,因為日本是缺煤的,也必須從國內運來。

  接著,美國人要求廖季威在3 日之內提出一份佔領軍由上海到名古屋的運輸計劃,主要是第67 師整個部隊所需要物品的噸位。這難住了廖季威,留在日本的6 個先遣人員都不知道第67 師的具體情況,要第67 師參謀部才能正確制定。柏奇很不高興地說:“現在飛機無定期航班,誰知道你們什麼時候才能把計劃寄來,希望下次會談時能夠得到你們的計劃。”

  而對薪餉問題,柏奇說,關於你們佔領軍所需的軍費問題,我們總部已經研究決定了,我們可以代墊支付,但將來必須由美國政府和中國政府結算,而汽車,我們也可以調撥剩餘物資給你們,原則上是作價調撥。

  部隊還沒有來,問題就一大堆。按照廖季威參照美軍薪餉標準,打了七折後做出來的薪餉表,第67 師一年的費用是1200 多萬美元。除了房屋,一針一線都要從國內運來,看來國民政府對占領日本的事不熱心,除了忙於打內戰無暇他顧外,也不想多惹麻煩。

  1946 年7 月上旬,準備工作正在進行,突然接到國內通知,第67 師轉為內戰部隊,赴日計劃取消。其實到了8 月下旬,第67 師這支準備派到日本的駐日占領軍,在奉命進攻蘇魯豫解放區時,就被粟裕、譚震林率領的華中野戰軍消滅。

  當時廖季威和其他先遣官轉入中國駐日代表團,他為代表團軍事組成員。從此,廖季威開始了他在日本三年的生活。

  戰後日本民眾很可憐

  對於日本,廖季威並不陌生,他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畢業生,在日本接受過軍事訓練。而戰後的東京市區滿目瘡痍,絕大多數房屋都被燒光了。他印像很深的是,斷垣殘壁中常常能看到一些基本完好的鐵質保險櫃,成為整個廢墟中唯一沒有被毀壞的東西,顯得格外醒目。

  廣島更為嚴重,原子彈爆炸中心直徑兩三公里內的建築物全部夷為平地。很多日本人在廢墟中撿來熔化物當紀念品賣,廖季威也買了幾個,他說鋼鐵、水泥、玻璃融為一體後變成另外一種混合物質,真是一種奇觀。

  在東京、橫濱、名古屋等地的街頭,廖季威看見來往的日本人,男的大多穿黃色軍服,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看見盟軍的軍官,都很自卑地不敢正視,而婦女一般是埋頭疾走,偶爾有笑容或者向他們俯首鞠躬表示尊敬。一些了解日本國民性的中國軍事代表團成員分析說,日本是個講究現實的國家,勝了,它就耀武揚威、作威作福;敗了,它便俯首稱臣。

  最初登陸的美軍,因為身邊的同伴戰友很多被日軍殘殺,所以對日本人非常仇恨。包括麥克阿瑟本人, 差點被日軍俘虜,對日本管制的時候也就很不客氣。美國士兵看到日本人還穿軍裝,很是憎惡,不順眼還要去打他們。“戰爭結束後美軍軍紀比較鬆弛,士兵酗酒打人、搶劫強奸的事情經常發生,我曾在日本的報紙上看過一條新聞報導說,美軍進駐一年來,日本醫院有好幾個黑娃娃出生了,這是日本第一代黑人。”廖季威回憶道。

  知道自己是戰敗國的日本人,對盟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逆來順受。廖季威還記得他曾看見美軍軍營附近的木牌上,用英文、日文寫著“凡日本人進入此線以內者,格殺勿論”的告示。戰後的日本糧食缺乏,每人每天供應4 兩大米,飲食店幾乎絕跡,糖果糕點根本沒有。一般做工勞動的日本人的午餐是幾個土豆或一點紅薯,因此,很多日本人都面黃肌瘦,營養不良。公園裡的花圃草坪被用來種蔬菜土豆,動物園的動物,如獅子、老虎等則被殺來吃掉了;由於布料短缺,日本成人大多穿著拔掉領章的軍裝。學生校服則是黑色校服;盟軍士兵在街上扔下一個煙屁股,立即有日本人搶著去撿。

  廖季威說,1945 年美軍初到時,要日本政府徵用幾萬勞力為其服務,其中需要幾千名少女,這讓日本政府感到棘手,因為極端分子造謠說是徵去做營妓,於是適齡少女紛紛逃避。後來知道被徵的少女是分配到招待所當招待或者清潔工,因為有殘羹剩飯吃,還是西餐,不少日本人認為這是個美差,後來這種工作要經過百般說情懇求才能去做。

  普通人的生活苦不堪言,皇親國戚的日子也不好過。日本投降後,除了裕仁天皇的直系親屬外,其他皇族貴族全部廢除,特殊待遇被取消。這些人斷絕經濟來源後,以賣古董、字畫、珠寶為生。有一個侯爵經人介紹後找到廖季威,說家裡有很多中國畫、西洋畫,請他鑑賞,希望廖季威或者其他中國人購買。但當時的廖季威不懂書畫,也沒有興趣,只好置之不理。這位侯爵後來又來找廖季威,送了他一幅名畫,請他轉告中國代表團,願意將家中所藏的20 多件名畫出手。

  在此期間,廖季威在東京刻了一枚水晶私章,邊款為“民國三十五年秋,購於東京”。新中國成立後,廖季威回國。1960 年,精通日語、英語等語言的廖季威進入四川省圖書館,管理外文書庫。2005 年,抗戰勝利60 週年之際,他將右手手印留在了建川博物館中國老兵手印廣場上。

  2007 年,廖季威在成都逝世,享年94 歲。其子廖品正遵照父親遺願,將那枚水晶印章捐贈給建川博物館。2009 年11 月,這枚印章被國家文物局評為國家一級文物。

反映1945~1950年的日本...

。。。。。。

1937年11月30日《东京日日新闻》(今《每日新闻》首次报导百人斩竞赛,12月13日跟踪报道,向井与野田两个在10日中午持斩得豁口的军刀相会时,向井敏明屠杀了106个、而野田毅屠杀了105个中国人,于是两人继续比赛先杀一百五十人为胜。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三十六年度审字第十三号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参加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战犯审判的中国检察官秘书高文彬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报道[1](另一说法是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上校参谋廖季威发现的[2][3]),立即通知中国南京,两名日本军官在1947年(昭和22年)9月2日、被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逮捕。后被引渡回中国。12月4日被南京军事法庭起诉。经南京军事法庭审判,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枪决。

…………

观察者App观察者App点击下载
观察者网

蒋丰:中国军队差一点就进驻日本
2015-09-01 09:54:51
日本宣布投降后,在各方激烈博弈之下,按照二战反法西斯同盟国商定的结果,盟军总司令部设在东京,中、美、英、苏被称为“四强”的国家开始准备分别派出武装部队进驻日本。

日本《外交史辞典》(日本外交史编撰委员会出版,1979年3月)指出,1945年8月,美国出台了名为“JWPC385/1”的分割占领日本方案。为了让一部分饱经战争的美军尽早返回祖国,方案提出中国、苏联、英国军队进驻日本,占驻日盟军总数的一半以上。在预想的联合国管理理事会中,美国也不占压倒性优势,北海道及日本东北地区全部委托苏联驻军管理。斯大林曾致函美国总统,表示出希望分割占领的意向。10月,美、中、苏、英、法在伦敦召开外长会议。苏联外长提出美中苏英四国共同占领日本,遭到了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王世杰的强烈反对,最后苏联的要求被搁置。其实,是蒋介石一直反对美中苏英分割占领日本的方案,王世杰不过是在会议上表达了蒋介石的诉求而已。



另一方面,1945年8月17日,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国将军魏德曼向美国政府报告称,已经同蒋介石讨论过占领日本的问题,蒋介石考虑派遣约3万人前往日本。这也说明,蒋介石当初已经悄悄地行动,想把苏联排除在外。或许,这就是冷战的萌芽吧。

美国商请中国派兵进驻日本

最近,我看到先后任中国驻日占领军(第六十七师)参谋、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上校参谋廖季威写的一篇名为《回忆中国派遣驻日占领军的经过片断》的文章,让我心中的这种遗憾更加浓重。

从这篇回忆文章可以得知:1945年9至10月间,美国驻华大使馆转来一份美国政府致中国政府的公文,“商请中国政府派出一个由五万人编成的军,协助盟军占领日本事宜”。这件公文经过中国的外交部、军委会外事局、蒋介石的侍从室等机关再到军令部。当时的军令部长徐永昌批示:“由军令部一厅会二厅拟一个由五千人编成的支队派遣日本呈核”。

中国派遣占领军进驻日本的道路并不顺畅。最初,美国希望中国能派出一支五万人的军队,而且点名要孙立人的第一军。当时新一军还驻防在广州,运输也较方便。但是,老蒋不同意,因为新一军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强有力作战部队,早已决定派遣到中国东北去接收。说白了,老蒋要用它和共产党的军队较量呢!

为了敷衍,蒋介石只答应派遣一个混成旅编制的五千人支队。但美国不干,提出至少要派一个师,否则实在说不过去。蒋介石反复研究,才决定派出一个一万五千人编制的占领师前往日本。该师隶属于美国第八军指挥,计划驻防日本的爱知、三重、静冈等三个县。师司令部设在爱知县的首府名古屋市。

中国占领区几经调整

作为战胜国,早在1946年3月,中国就成立了“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中华民国驻日代表团”。盟军总部最初想把中国军队安排在以新潟县为中心的日本北陆区驻防。但是,中国代表团认为,新潟县既不是日本重要地区,也不是工业区,而是日本的农业地区,且山多人口少,这让中国占领军的很没有面子。因此,中国代表团要求把日本四国岛上的四个县作为中国占领军驻防区。四国虽然不是大的工业区,但是一个完整的岛。如果中国军队在这里驻防,不与其他部队接触,管理控制也相对容易。但是,盟军总部表示,四国区已经是英军的驻防区。

接下来,中国代表团又提出驻防九州区,理由是长崎离上海很近,补给、联络都很方便。盟军总部又表示否定称,九州区的防务很重要,不是中国军队能担负的。当时,朝鲜三八线附近,苏美已经形成敌对之势。日本九州地区距离朝鲜最近,只隔着对马海峡,美国已经将这里视为韩国的后方基地,当然不愿中国军队在此驻防。

最后,还是盟军总部提出,在日本的东海区以爱知县为中心加静冈县、三重县,划定为中国军队驻防区。爱知县首府名古屋市是日本的第三大工业城市,静冈县即是风景区又是农业区。

中国占领军人均身高1.70米以上

1946年3月20日,《大公报》刊发消息:“我将参加占领日本。已指定一实力充足之师担任,现做初步筹备,并与麦帅商洽。”这应该是中国媒体首次披露中国将派军占领日本的消息。

实际上,准备前往日本的中国占领军是陆军第六十七师,由派遣至河内受降的荣誉第一师和荣誉第二师合编而成。1946年5月10日,《大公报》又做出报道,正标题是“赴日占领军即将出发”,副标题是“下周由海防乘船驶横滨”,内容写道:“滇西战役中卓著战功,曾攻克怒江西岸重要据点松山腾冲之五十三军荣誉第二师,近奉令调赴日本,与盟军共同担任占领日本工作。该师已自驻地集中海防,定下周搭船直驶横滨。”1946年5月8日,中央社南京电也报道:“我国派往日本占领军荣誉第二师师长戴坚将军,8日自越南经粤沪抵京。据悉,该师正集中海防,候命赴日。”

为了为国争光,第六十七师进行了严格整训,淘汰老、弱、矮、丑的官兵,并从其他部队中选调五官端正、身高1.70米以上、具有小学以上文化程度的兵员进行补充。整训待命期间,部队特别进行了军容仪表和国际交往礼节的课目训练,连以上军官甚至还进行吃西餐和跳交谊舞方面的训练。

中国代表团享受战胜国待遇

为了先与驻日美军总部和美国第八军联系,同时侦查中国军队的驻防区及部队营房,1946年5月27日,第六十七师师长戴坚、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朱世明中将率领其他13名团员从上海的江湾机场出发,乘坐中国空军第八大队派出的轰炸机前往日本。

出国启程之日,国内各新闻机构都做了大量的宣传报道,《大公报》、《新闻报》、《中华时报》、《自由中国》等都报道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扬眉吐气的历史事件,有的报纸甚至将占领军人员全部名单及军衔广为刊载。

那一天,有人曾在候机室问朱世明将军:为什么不乘客机而乘坐轰炸机呢?朱将军的回答掷地有声:“我们是以战胜国的姿态前去的,必须要武装进出日本,才能展示战胜国的威武。轰炸机除了不携带炸弹外,机上的机关炮是原封不动的,就表示我们是武装进出。今后中国代表团的联络运输,都由中国空军第八大队担任。”

中国代表团乘坐的飞机是B24型轰炸机,当时有“空中堡垒”之称。当这架轰炸机徐徐降落在距离日本横滨市大约四十公里的厚木机场后,美国第八军派遣十余名宪兵来护送。中国占领军人员前往横滨市第八军招待所。

焦土一片。通过几天的视察,中国代表团看到遭受了美军空袭的名古屋市区受到很大破坏,幸存下来的几所楼房都挂着美国的旗帜,显然已经被美军占用。据当时跟踪报道驻日军事代表团的重庆《东南日报》记者赵浩生回忆,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其驻日军事代表团工作人员在日本享有各种特权。在神户,工作人员下榻的神户大厦是专门用来接待占领国人员的。从神户到东京的火车也有占领国人员的专用车厢。到了东京,住进“外人记者俱乐部”,更是进入了特权阶层。这些待遇都是日本平民乃至大部分官员所无法享受的。

1946年6月4日,戴坚师长由朱世明中将引领,在东京见到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元帅,并由麦帅夫妇招待了一顿午餐。戴坚师长以中国目前外汇困难为由,向麦帅提出由盟军总部支付中国占领军费用,麦帅回答可以考虑。同时,戴坚师长还要求解决汽车问题,争取把六十七师完全改编为机械化师。

内外交困导致驻军计划流产

1946年6月6日,戴坚同朱世明乘坐原来的轰炸机回国。7月初,六十七师整师到达了上海。其它代表团成员则仍然留在日本,与盟军总部协商相关事宜。最后,盟军总部传达了华盛顿远东委员会制定的相关文件、盟军总部据此制定的有关驻日占领军的主要法规:一是保证美军对日本的专控权,二是各国占领军所需费用、物资都由本国负担。

这些内容让中国代表团成员大吃了一惊。美军的吃穿用,都是由美国运来,他们经济实力雄厚、船只非常充足。而中国方面根本无法做到,又无权在驻防区征用任何需要的物资。其实,当时在德国等战败国,战胜国征用当地物资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至于中国占领军的军费,盟军总部研究决定,可以代为垫付,将来由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结算。对于中国军队需要的各种汽车补充,盟军总部可以调拨剩余物质,原则上也是作价调拨,也要记账。

不难看出,与战胜国中国比起来,美国出于各种战略考虑,似乎更加站在战败国日本一边。而正在此时,中国国共之间又爆发了战争,蒋介石要把全部军队投入到内战中,更加不会耗钱耗力把军队派往日本。因此,派军占领日本的事情就此搁浅。

中国占领军不去日本了!这不仅使整装待发的六十七师全体官兵极度失望,饱受日本军国主义蹂躏的中国民众也无比气愤。而在日本的华侨每次见到中国代表团人员,尤其是穿军服的军官,也带着质问的口气询问为什么不来,中国代表团人员难以回答,只有推说不知道。

当时,积贫积弱的中国,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终于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最后却因国力所限和蒋介石发动内战,无力摘取战胜国的胜利果实。

战后70周年的今天,我们回过头再看这一段历史,只能是扼腕长叹!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8-17 01:51:3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