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傳奇:汪精衛的施旦 2017-10-08 04:50:24  [点击:580]
汪精衛的小情人施旦最終流落何方?
時間: 2017-07-18

撰文/王景智

施旦,浙江諸暨人,是大美女西施故鄉之人。出身書香門第的施旦,少女時就入女校讀書,後留學歐洲,會說英語和法語,平日喜歡讀書、寫詩和書法。後嫁曾仲鳴部下凌師長為夫人。

1932年1月28日,日軍繼「九•一八」事變侵占東北三省後,又在上海進攻中國管轄區,遭到駐守上海閘北地區的蔡廷鍇十九路軍頑強抵抗。孫科政府無力處理這個重大事件,宣布辭職,在國民黨內部多數重要人士和廣大愛國學生支持下,汪精衛宣布出任行政院長負責領導政府。汪精衛政府積極領導抗戰,動員國民黨軍隊支援十九路軍,命令在北平的張學良由北方出兵牽制日軍,但所有軍隊都根據蔣介石的暗中指使,拒不服從汪政府的命令,導致十九路軍被迫撤退。心灰意冷的汪精準備辭職,鬱悶難熬之下,他來到南京看望住在這裡的革命好友曾醒。曾醒是同盟會重要創始人之一、黃花崗72烈士之一方聲洞的妻子,方生洞本人不但是汪精衛親如兄弟的朋友,其胞妹方君瑛還是汪精衛的紅粉知己,只是此時,方君瑛己去世十年。說來也是有緣,施旦正在曾醒這兒,汪精衛一進屋,便覺眼前一亮,因為施旦確實有幾分像方君瑛。於是,一見如故的倆人天馬行空聊了起來。臨別時,興趣未了的汪精衛約施旦周日到自己家中小聚。

周日這天,施旦如約來到汪家,院裡和客廳似乎只有他們兩人。一進門,汪便告訴施旦,妻子陳璧君到廬山避暑去了,二十多天才能回來,施旦答道:「太遺憾了,我一直很想一睹陳夫人的風采,那就只有等下次了。」於是,倆人極盡纏綿。之後,在二十多天裡,倆人數次到官邸、到南京比較隱蔽的大飯店幽會。其間,汪精衛告訴施旦,自己和陳璧君只是戰友和革命夫妻,陳璧君感情粗糙、性格蠻橫,只適合做同志,不適合做妻室。施旦因受西方教育影響,很珍視感情真誠和自由,根本不在乎什麼名分,所以明確地告訴汪精衛,她無意取代她,只願做汪精衛的終身情人。

陳璧君從廬山回來,感覺汪精衛有點不對勁,但也沒在意。逐漸流言蜚語傳來,陳璧君這才引起警惕,便天天跟著汪精衛。然而此時的汪精衛,三天不見施旦就食不甘味,於是和國民政府行政院秘書長、鐵桿信徒曾仲鳴約好到廬山避暑,並且安排曾醒、施旦同去。登上廬山,曾仲鳴和汪精衛各自住在河南路自己的別墅里,施旦與曾仲鳴一家住在一起。期間,汪精衛經常到曾家與施旦會面,晚上常住在曾家,而施旦也常到汪精衛別墅去幽會。此時,抗日戰爭愈演愈烈,施旦的丈夫被派到前方,她也隨之一同前往河南開封,在那裡一住便是兩年多。在這段時間裡,施旦與汪精衛只見幾面,但彼此這間的感情只增未減。

1935年初,在汪精衛的直接過問下,施旦的丈夫被調至南京政府任職,成為汪精衛的親信,施旦回到南京。同年11月 1日,汪精衛在南京遇刺重傷,施旦經常前去看望他,並直接參與護理。當時,只要有施旦護理,汪的傷情就會減輕很多,其精神狀態也大不一樣,連醫生也對陳璧君建議:「必須讓施女士參加護理,看來她學習過醫療心理學。」陳璧君想到醫生說汪精衛只能活十年,為了顧全大局,同意了醫生的安排。在施旦護理汪精衛近二年的時間裡,她與陳璧君、汪精衛三個人基本上保持了和平共處狀態。後來,汪精衛痊癒,就與施旦以出差為名到蘇州遊玩。然而,就在他倆如膠似膝時,施旦夫婦突然失蹤。汪精衛派出許多人四處尋找,但一無所獲。汪精衛懷疑施旦夫婦被人暗害,甚至懷疑妻子陳璧君,又覺得她不會做的那麼絕,再說也沒有任何證據。

1940年3月20日,汪精衛在南京宣布建立偽國民政府。一天上午,施旦忽然出現在汪精衛面前。由於過度驚喜,汪精衛差點暈了過去,回過神來後,馬上命令秘書:「讓鑫隆飯店做幾個最可口的飯菜送來,停止辦公,在門口守著,誰也不讓進來!」接著拉著施旦的手,急促地問:「快說說,你這幾年上哪去了?為什麼不告知我?你過的怎麼樣?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施旦微笑著說:「你平靜一下,讓我慢慢給你說,我又何嘗不是和你一樣不知怎麼熬過來的……」說著,眼淚掉下來。原來,汪精衛傷好後,陳璧君決心了斷施旦與汪精衛的關係。一天夜晚,一個姓丁的大特務頭子領著兩個便衣來到施旦家,把一包美元、兩本護照、兩張機票甩到桌上,並且惡狠狠地說:「限你倆三天內離開南京,離開中國,不准再回來,也不能告訴任何人!」當時,施旦的丈夫問:「為什麼?我們也沒有犯法!」得到的回答是:「這是上峰的命令,必須執行!」這樣在一群便衣特務的「護送」下,施旦夫婦從上海登上了飛往歐洲的飛機,在瑞士定居下來。後來,施旦得知汪精衛在南京另立山頭,當上南京偽國民政府主席,立即決定回國與他團聚。因為她堅信,汪精衛絕對不知道自己是被陳璧君逼走的,一定也在苦苦找尋她。於是,精心喬裝打扮的她,秘密潛回南京。汪精衛聽完她的哭訴,一字一頓地說:「施旦,你聽著,你的苦日子永遠過去了,今後我不會讓你離開我一步!」

第二天,由政府秘書長宣布,施旦被任命為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的機要秘書,負責管理主席的機要事務和主席工作期間的生活事務,待遇按照政府有關規定辦理;同時宣布,施秘書的住所就安排在機要室隔壁,無關人員非經批准不得入內。就這樣,施旦成了名正言順的政府官員,可以堂堂正正地出入政府大院和汪主席的辦公室,隨侍其左右;汪精衛也隨時可以召喚她或進入她的住室。汪精衛公開任用她,當然就已不在乎陳璧君了,相反時刻準備與陳璧君算帳攤牌。

一天,陳璧君來到汪精衛辦公室,想勸他注意一下影響。哪知還沒說幾句話,汪精衛就把手一揮道:「不要說了!不就是我和施小姐的事嗎?你是不是覺得沒有把她害死在國外還不甘心?做事不要太絕。她現在是政府秘書,也是我的情人,誰也不准反對,誰也別想再把她趕走!」陳璧君一下子被嚇蒙了,一時不知說什麼好。這時,施旦從裡間緩緩走出來,平靜地說:「陳大姐,您不必發怒。其實我知道,汪先生並不是真正愛我,而是因為我長得像方君瑛,他把我當成方小姐來愛。這對你們夫妻並沒有造成什麼妨礙。汪先生曾對我說過:他1935年被刺時,醫生說只能再活10年,現在只剩下5年了。我與汪先生,為肉慾談不到,為財物也非我所欲。我仰慕汪先生,愛惜汪先生。我這樣做,對我並無利益可圖,但對你卻有好處。起碼我和汪先生相處時,能夠使他浮躁的心情得到安定,使他自覺生氣勃勃。你如果因此和他翻臉吵架,結果對你未必有利。」陳璧君聽了這些話,心裡覺得確實句句是實話,因為她了解施旦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於是淡淡地說道:「那你們就好自為之吧!」說畢,轉身走開。

幾天後,陳璧君又找到汪精衛說:「我並不反對你與施秘書來往,只是提醒你注意身體和政治影響,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任命我到廣東給陳耀祖當指導員。」陳耀祖是其弟弟,廣東又是陳的故鄉,她要把廣東建成為陳家的根據地和大後方,汪精衛一心想把施旦安頓好,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這一要求。就這樣,汪精衛和施旦倒是過了幾年安安靜靜的生活。

1944年初,汪精衛病情劇變,當年遇刺留在脊椎上的一顆子彈造成了壓迫性脊髓炎,十分危險,隨時可能癱瘓或死亡,這是中日名醫的共同結論。根據兩國醫生建議,就在南京條件最好的醫院做了手術,取出了那顆子彈,病情有所緩解,但不幾天又惡化。日本政府和兩國醫生要求他立即到條件比較好的日本治療,汪精衛同意了。同年3月3日,陳璧君和三個子女及其十多個隨從陪同汪精衛飛往日本就醫。

施旦在汪精衛離開南京後,便緊閉門窗,每日按時燒香拜佛,為汪精衛祈求神靈保佑,祈求他平安歸來。當得知汪精衛去世的消息後,她馬上按照汪精衛赴日前的安排,迅速處理罷手頭事情,秘密前往香港。臨行前,她孤身一人喬裝打扮到梅花山拜祭汪精衛,並在墳前燒了一首輓詩:

命定負羈相逢,前緣造化今世;
兩心相映驚天,十年奇情動地;
茫茫乾坤無休,綿綿春夢不已;
他日鳴啼香山,朗朗南海比翼!

施旦到香港後更姓改名,和姑母同住,深入簡出,潛心專研佛法。她在九龍新界后座自己房子裡為汪精衛布置了個小靈堂:廳堂上方掛著一張汪的大照片。兩側的對聯是:「至情矜海石;真理貫人天」。橫幅是「補天填海」。落款則是「精衛」。案子上擺著佛像、觀音像和香爐,整天香菸繚繞。兩邊牆上掛著兩副字畫。東面的對聯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吾將上下而求索」!西面的一副就寫兩句話:「贈施女士:至貴、至潔、至美;至尊、至敬、至愛。」落款是「南海孤鳥」。這兩幅字畫都是汪精衛的親筆作品。每到汪精衛忌日,施旦就把靈堂仔細打掃一遍,擺上他最愛喝的桂林三花酒和茅台酒及其他供品,然後用一部老留聲機放一遍她和汪精衛都愛聽的崑曲《遊園驚夢》,幾十年如初。她還曾托好友,到南京梅花山汪精衛墓地舊址,悄悄地為他掃墓。

施旦在香港始終沒有受到國民黨政府、港英當局和其他方面的驚擾,衣食無憂,生活平靜、安詳,周圍的人都不知道她的身世,不了解她的故事,她活到近90歲才辭世。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