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沃田之旅2017日本台灣蘇浙徽 2017-08-30 17:31:37  [点击:844]

沃田之旅2017日本台灣蘇浙徽
2017.7.18我隨《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先生起飛自奧克蘭中轉了香港,19日凌晨到達了大阪,在機場受到了日本友人高井先生接待,然後詖導遊去了奈良。當晚回到大阪,次日又遊覽了兵庫、神戶的農家。在大阪的阿帕酒店,我們遇到了遲到的盛雪女士和秦晉先生,參加了大阪市民的中國民主化論壇及劉曉波先生頭七燭光會。22日,我們遊覽了京都。
回顧關西地區的印象,驚歎于民風淳雅、城鄉潔淨、佛寺完美。自行車很多,汽車很少,摩托絕跡,沒有大喇叭霓虹燈廣告牌的聽視污染,沒有到處查身份證的警察,到處是藍天白雲。特別是那些泥墻原構的佛寺,以及寺旁小片空地竟然都是詖保留為清沃的稻田,真是夢中的“祖國”啊。我在各處詖鞠躬歡迎、周到細緻的服務無欺,而我家老華僑叔公1970年代回到江蘇受到的歡迎,則都是包含著巴結嫉妒和榨取投資的動機。22日晚餐,宴請答謝了高井先生。日本大餐的清雅,實在是難以忘懷。當晚,我們乘坐上了大巴。整夜的我多次詖推醒,詖告知:整車的就你在打呼嚕,雷霆萬鈞,太嚇人啦。
23日凌晨到達了橫浜,轉乘鐵路去了三浦海岸的溫泉旅館。下午開始了《2017中港台政局演變及日本的中國政策國際研討會》,這算是中國民主陣線的中國民主化論壇第六屆,是由台灣民主基金會贊助的。正襟危坐之際,我才想起來自己成了“大會代表”以民主陣線紐西蘭支線代主席的身份,并兼北京之春記者。王戴先生的歡迎詞和秦晉先生的開幕詞之後,發言的都是日本的東道主,有:三浦市長代表、議長、議員、教授、作家等等。他們的謙遜典雅靜謐有序又不失熱情洋溢,讓我感到自己像豬一樣齷齪不堪。
24日上午是香港話題,記得有名人程翔先生、戴耀廷先生、黃浩銘先生和兩位大媽。話語都是讓我不知所云一頭霧水。另有一對子靚仔美女詖罷了議員的,頗能吸引眼球。好像這兩撥人還尿不到一個壺內,老死不相往來。他們講的共產黨如何壞的不得了,在我看來已經是好的不得了的一天也沒享受過的。我告訴他們:多讀讀上海1949起的歷史,其餘無需廢話。
24日下午是台灣話題,記得有名人錢達、李酉潭、曾建元、許如亨,還有一位吳大媽。他們的話語內容基本屬於藍綠撕逼,雞同鴨講。特別是錢達,牛逼的不得了,就像信誓旦旦的強姦犯,意思大概是“老子抗日有功、反共有功、保臺有功、民主有功”,卻受蔡英文的殘酷迫害。李酉潭則是漿糊高手,刷七刷八,闡述“主權在民”,意思是蔡英文是有民意基礎的。
25日上午是大陸話題,發言的有張健、丁強、黃河邊等。張健講了自己的六四槍傷、黃河邊講了僑領裝逼。我的話題《日本的偉大推動作用對於漢民族的文明化》,講了《辛亥軍魂趙伯先》及自己家族的漢奸史,記錄整理另附。
中午去海邊散步玩的,有人裝逼提議搞個空椅子,海祭劉曉波。
下午是自由討論,其實也是不自由的詖強制聽取盛雪秦晉的洗地說明。大約混到了下午四點多,實在不好玩。猛然想起夜裡托夢,汪精衛先生告訴我說他是圓寂在日本的,詖運回南京后又詖炸了陵墓,孤魂無依,只能暫棲在靖國神社,又沒有牌位香火。再說明天凌晨就要走了,這個號稱“東京會議”,總不能沒去東京一趟呀?於是決定不跟他們玩了,獨自去東京吧,火車倒火車再倒地鐵,倒騰了兩個半鐘,終於到了靖國神社,那地方早就關門了,就在門外掛起哈達,念誦大悲咒,然後趕回三浦溫泉已是十一點鐘,總算到過了東京。只是一夜無眠,聽張健打呼嚕比我還狠。
打坐了片刻,已是26日凌晨五點,叫了陳維健先生一起趕火車,中途揚鑣分道,我要去台灣從較近的羽田空港。他則直接返回紐西蘭,又要去很遠的成田空港因為訂錯了機票,很垃圾的海航集團香港航空的。不過關於日本大阪地區的旅遊及三浦溫泉的會議,他寫了“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2017《中港台政局演变与日本中国政策国际研讨会》在三浦假日酒店举行 ”,以及及時的Twitter,值得有興趣者參閱。所以我也就無需廢話了。

在羽田空港,大鬧了五個鐘,因為我到台北的簽證還沒搞定。我是中華民國行政院陸委會的客人,而他們的簽證又是網上申請,電腦程序死板,繁體字簡體字搞不清,外交部跟陸委會一直撕逼,不可協調。我算轉機也不行,因為松山機場很小沒有轉機區。空港職員好幾個級別都出來了,叫我去東京的台北代表處搞簽證,或者叫我另買機票去上海,叫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所以我就一直罵,一直鬧,質問:我是你們的消費者、你們的法定國民、你們歡迎“回歸祖國參訪”的貴賓,卻不能登機因為你們的外交部機械程序和你們的機場問題,我已經身無分文啦,你們想讓我留在日本當難民嗎?還是哪位空姐想要帶我回家過夜?鬧到長榮航空的經理出面,那頭由我老婆電話call到台北代表處,終於搞通了簽證。經理像偽軍一樣的點頭哈腰,為我接收郵件打印簽證,改簽航班,提起我的幾個沉重破爛逃荒一樣的行包,帶路走了貴賓通道。我這個“匪區難民”,終於成了趾高氣揚的皇軍,飛向了台灣。
26日下午到了台北松山入關之後,忽然的感到很是搞笑:我又多了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祖國”,就像半路撿到的老幹媽。不過她從未打罵我迫害我,沒有因為我的護照而歧視我猥褻我,這次花錢讓我度假參訪,還沒有不允許我罵她,為何?想起2002和2017在香港兩次轉機一樣惡心,我真的由衷的說,我喜歡台灣人,不喜歡香港人。台灣人學日本不成功,成了半吊子的山寨版。香港人學英國,連陰毛都沒學到。
打車到了士林區的沃田旅店,得知參訪接待尚未開始,於是向一位定居台北老筆友打探了,又去入住了火車站邊的青年旅館,順便逛街。感覺台北還沒有福州廈門那麼牛逼,滿街很多摩托車,有點噪聲,地鐵也有雜語,不過總體的太平安靜,人們說話都是慢條斯理,和聲細語。
27日約十一點,轉到了沃田旅店,開始接待,入住睡午覺,算是休息了一天,到晚會合了日本過來的會友們。晚飯後顯得蛋疼,詖黃河邊老兄捉了做了一期《大勢至門下郭文貴》,誦了大悲咒悼念我的亡妹。唉,她真是苦逼,高中畢業后就沒有過一天的正式職業,沒當過一天“國家的人”,沒見過飛機翅膀,兩年前圓寂了。
28日,錢達先生帶領我們去了民國立法院,其建築像是南京的國民大會堂,還不如東莞的鄉政府的牛逼。錢達是立法院的老領導,到了那裡很是牛逼。立法院秘書處長一位老美女吳大媽,小手揮揮的,動作很美聲音很甜,向我們介紹了立法院的文官制度。到了中午還請我們享用“國宴”,不過那個寒酸哦,還不如福州的家常飯館。飯後不睡午覺,直接去了故宮博物院。眼花繚亂。
29日,錢達先生帶領我們去了慈湖蔣中正陵和大溪蔣經國陵,我也誦了大悲咒,獻了哈達。團友們都是叫我讓他們先去鞠躬完事,我在最後,以免耽擱他們的時間。特別是我老老實實的讓人讓完了,才五體投地長跪祭拜,但是卻有本來圍觀者,突然地從我頭前跨過,這是褻瀆神靈的。難怪,台灣人說“中國人”很是垃圾。晚間,黃河邊兄說上次視頻做得不好,拖泥帶水,於是做了第二次,直截了當講了支持郭文貴,因為他多次鳴冤為楊改蘭,那是跟我妹妹一樣沒有享受到經濟發展成果的苦逼。
30日颱風。睡覺,下午逛街,總算買到了合適的八輪拉桿箱。紐西蘭出發前,詖老婆強加了老岳父好多年前的舊箱包,到了大阪上街一拉就爛了,扔掉,借了陳維健兄的空箱子,拉著拉著又爛掉了。回到旅店,晚間又詖黃河邊兄拉去做了視頻“別拿痔瘡當良心”,痛罵那些裝逼的笑話我妹不算貧的民主人士,以及“僑領霉毒”說那些裝逼犯詐騙犯的無知僑領。
31日,上午還歇著。下午,冒雨參訪了中正紀念堂、中山紀念館。唉,那地方簡直就是偽造家譜哦。然後去101大廈途中,先去參訪了台北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哇才仁先生請喝茶,講了藏人行政中央的觀點是遵循尊者倡導的中間道路,不搞分裂,要搞團結,要佛教傳統得以保存。我獻了哈達,作為漢藏協會的代表。然後去了101大廈,發生了最為恐怖的一幕:一小撮人舉著紅旗唱著紅歌,跟他們說話一不小心差點挨打。
8月1日,參訪了忠烈祠、士林官邸、高雄的野柳地質公園、淡水漁港。在忠烈祠獻了哈達,參觀了那些忠烈牌位,感到悲哀,竟然沒有趙伯先等等先賢的,只有孫蔣嫡系的。
8月2日,上午去參訪了行政院陸委會,這次有意思,接待的是一位副主任,聽他慢條斯理的跟錢達淘江湖。我提問了,既然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了我們是國民,可否發護照給我們?也是哼哼哈哈不知所云,雖然態度很是和藹可親。完了吃午飯匆匆,更沒有時間睡午覺,趕去了松山機場,飛往上海。
總體印象,台灣不失為一片沃田,各個市縣區都有農訓協會,重視組織農民,維護農業的根本大計。回想沃田旅店墻上的格式竹匾,忍不住的揮淚告別。

8月2日下午16點多,到達了上海虹橋機場,再到南翔,會合了網友小喬姐和無劍兄,晚宴。這一路,熱浪撲面,噪聲震耳,令我感到自己成了白癡。聽無劍兄講他的家務爛事,嘆小喬捨棄瑞典返滬探父而失護照,唉,都是親情國情惹的禍。
8月3日下午,到了無錫見到了佛友小書童,勸他忘了拆遷上訪的爛事,好好賺錢找老婆。
8月4日下午,總算返鄉鎮江,好好睡下。
8月5日,上午,總算見到了父母在養老院的。他們出乎意料,如同嬰兒見父母的痛哭起來。我知道,自從前年妹妹圓寂后,父親經不起精神打擊而腦梗,日漸衰退不堪。
連續幾日的走親訪友,診牙,詖告知要全部拔掉,不勝惶恐。
8月11日,去了杭州紫陽衛生院何大夫處診牙,晚去紹興培元中學會見了網友一教員,感覺他們的補課教育也是莫名其妙。
12日返鎮江,晚聚小學同學們,甚歡。又是連續幾日的喝酒喝茶,莫衷一是。
8月17日晚又去了杭州,18日晨再見牙醫何大夫,試了牙模無礙,約定了下週二取牙,遂離杭州,下午抵達金華,會見了一網友,匆忙一飯后,趕了那趟晚班火車到黃山的但是車票只能買到上饒的,需再補票一段。到了黃山,由一位網友接待到了七天酒店。19日下午游宏村,深感其螺螄殼內做道場的封閉性。20日游黃山,重溫30年前的豪情壯志,無奈今日之陽萎不堪。晚與那網友兄把酒后,又趕夜車。21日凌晨到達南京,去了梅花山,思念汪精衛先生,不由得敬佩他的遺訓哲理,講了國人病根在於虛矯,亦即今人所云之裝逼,病入膏肓的裝逼。中午會見南京大學的一位老友后,回到鎮江。
轉法輪了一圈蘇浙徽,感覺自己如同老鼠進風箱,無可奈何對於一切。感悟所謂“中國民主化”只是一個意淫只能在三百年後,最該學習的是台灣人的老實平和,有話放到桌面講,不該在桌下見不得人的爾虞我詐潑污恐嚇。所謂“中國民主人士”,最需要的是聽懂別人的說話,而不是只顧自己喋喋不休的“抗日有功”之類的廢話。
草于丁卯橋20170831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9-21 09:49:5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