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無題   2017-08-04 08:44:40  


作者: yezi   no content either? ! 2017-08-06 12:10:48  [点击:20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639858.html

翻译之觞 精选
已有 3480 次阅读 2012-12-6 04:32 |个人分类:译海沉浮|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翻译 职业化

曾几何时,翻译在我国近代史上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早在清末民初,翻译曾被视为向西方寻求救国的必由之路。可时过境迁,现在翻译作品可以说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了。不仅不如鸡,而且简直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一,对翻译工作的误区。就拿英语来说,现在学英语的中国人可以毫不夸地说,要比英文单词还多。从小学一直到博士,都在学英语。而且普遍认为,只要会英语,就会搞翻译。学英语的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二个环节,听说在先,读写在后。这就可以把英语(外语)学会了。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听不懂,说不溜,而读写也多为Chinglish(中国式英语)。所以每每向外刊投稿时,大都有一条很恼人的评价,英语不过关。设想一下,就这种英语水平,能从事翻译工作吗?不可能。

其二,翻译在语言学习中的缺位。听说读写,是学习掌握一门外语的基本功。但仅仅有这些我个人认为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应该在外语学习中专门加入“翻译”这个环节。于是,外语学习就变成三个,听说、读写、译。译是门艺术,尤其是笔译,绝对不亚于自己写东西。严复曾提出过“信达雅”的最高翻译境界,可见其难。现在我们根本不敢提这几个字了,能做到“信”,咱们就应该念阿弥陀佛了。译文读起来还通顺,甚至有了朗朗上口的感觉,“达”就出来了,我们就可以山呼万岁了!可是若想求其“尔雅”,恐怕谁也无法做到。

其三,翻译价值取向的误区。如今无论是大学还是科研单位,对待翻译作品只算“工作”,不算“成果”,所谓工作,科研人员搞翻译,虽然不被说成是不务正业,但却被视为“工作”。什么叫“工作”?以我之见,就是人人可以做的事情,例如事务性工作、党务工作等等。那么翻译就是此类工作吗?我并不认为有点儿常识的人会这么想。由于业务考核就是这么规定,谁也没办法改。什么是成果,那肯定科研工作才算成果。写篇文章,算是成果;写篇报告,算是成果;写本书,算是成果。这样的价值取向必定把翻译这门活计,或者说再创作的艺术给毁了。

其四,翻译报酬过低无人过问。翻译的报酬一向都是很低的。就拿我个人为例,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参加过中国科学院组织翻译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的工作。李约瑟是位老派学者,写的英文本身就是西方人所谓的my grandfather’s English(我爷爷那辈人的英语),虽然不能与中国的文言文和白话文做类似的比较,但理解起来也是够费劲的。由于他写的是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所以引用了许多古代文献。李书翻译委员会规定,对这些古文献的处理,首先要将其译成白话文,然后找到该段文字的中文出处并将其用括号标注。仅仅这一项,一条古代文献就要耗费相当多的时间。那么有人会问,稿酬多少钱?坦率地说,真还不少,20元/千字。80年代啊,那还是有相当大的诱惑了的。可问题是,这20元钱你何时才能拿到!要等到科学出版社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后才会给你。李约瑟的书是那么好出的?翻译完了就完事了?例如,我1989年翻译的那么点儿东西,直到10多年以后才出版。主持翻译的人都作古了。后来我到北京读博士,把手里的那部已经完成了1/3炼丹术的大部头还给了李书办,他们给了我3000千元钱的样子。我就彻底从中解放出来,我这还是幸运的,那位翻译内丹部分的译者交了全部译稿就死去了。我交了1/3,还没死,万幸。也许有人会说,你那是80年代的事情,现在肯定会有所改观。呵呵,我还是要说,的确改观了,但要看怎么个改,有的出版社最多给你60元/千字。最近一家出版社找到我,让我组织翻译一部书,提出的稿酬是45元/千字。我说,您请找别人吧,我老了,干不动了。

其五,翻译被机器替代。谁也不能反对新科技,包括翻译。计算机的强悍绝对是一流的。举例来说,北京大学与无锡共同开办了“软微学院”就是从事计算机辅助翻译的。我有一个亲戚的孩子今年被保送到这个学院读硕士,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了解了一下,原来这个学院可以说就是翻译说明书的。目前全球化越来越凶猛,国外的大公司纷纷进入各个国家,那么它们相应的产品说明书就必须“入乡随俗”。所以要将其译成当地语言。想想看,培养一个学外语的人要多少钱?说明书的语言大多比较简单,机器基本都能胜任。因此,正是看中这一点,要求大学本科培养学会懂外语人才,然后硕士期间学机器翻译,毕业是发工学硕士的文凭。一家伙从文科变成工科了。我承认这的确就是一个新方向了。但是,我还不得不承认,将来这些学外语的人离开了机器和软件,能再独立从事翻译吗?所以,我没有同意孩子去北大,尽管北大的牌子很响。亲戚知道孩子被保送到北大,说学吃屎都能有好工作,这似乎不对。

摆出种种“毁”翻译的现象,那你总得提出个解决办法吧。说实在的,我真不希望那些学有专业知识的人从事翻译工作,的确浪费他们的时间。就让他们读原文吧。有人曾跟我抱怨过,看中文的译本还不如看原文。那么,把真正的翻译工作留给那些有翻译资质的人。现在,要想进入翻译这个行当也要参加相应的资质考试,就像会计、律师、医生、编辑等职业一样。职业化的好处至少可以为他们带来较好的待遇,如今对于翻译而言,待遇才是硬道理。让他们进入相应的翻译公司,去揽工程一样去揽翻译的活。

至于那些真正严肃的文学作品和名著翻译,还是让它们成为业余的工作,要真正的大家小火慢炖,业余的才是美好的。业余的变成职业的绝非美好,而是大波轰,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出来的,即便有也是昙花一现。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639858.html

上一篇:有益于老年人的新技术
下一篇:北大校徽与装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