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燕园往事:司徒雷登与军阀陈树藩 2016-10-02 04:40:59  [点击:275]
燕园往事 司徒雷登与军阀陈树藩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3-08 14:28  责任编辑: 老北
1920年,乍暖还寒的季节。受任燕京大学校长的美国牧师司徒雷登来到十三朝古都西安。他此行目的,想用二十万大洋买下陕西督军陈树藩在北平购置的肄勤农园,作为燕京大学将要扩建的校舍。

陈氏所置的园子是明代米万钟创建的勺园,清初收为清廷所有,称为淑春园,也叫十笏园。后来,乾隆皇帝把淑春园赏给宠臣和珅。凭借雄厚的财力,会玩的和珅把淑春园装扮成京城屈指可数的私人园林。和珅被嘉庆皇帝问罪赐死后,淑春园属内务府管辖。后来,道光皇帝又把淑春园赏给了多尔衮的后人睿亲王仁寿。因此,淑春园又被称为睿王园。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殃及与之毗邻的睿王园,昔日冠绝京华的园林被破坏殆尽,只留下山形水系和石舫基座。民国年间,陕西督军陈树藩以两万银元从睿亲王后人德七手中买下这处颓败的园林旧址,修建了别墅和家庙,改名为“肄勤农园”,以供其老爸安享晚年。

司徒雷登来到西安,找到在西安中学任校长的牧师董健吾。董牧师慨然允诺,充当说客,前往督军府游说,不料陈督军以此园的“留让之权,全在老父”为名,没有同意。首吃闭门羹,司徒雷登毫不气馁,他得知董健吾与水利专家李仪祉之父李桐轩、陈树藩之父陈声德都是秦腔票友,就怂恿董健吾找李桐轩与陈父面谈。酒过三巡之时,李桐轩问陈父:“柏生(陈树藩的字)为你在北平置购的花园别墅现在谁在享用?”陈父说:“我不去住,柏生不去住,只是雇了几个园丁,打扫清洁,保护树木,费用倒不少,不如卖掉它,倒去掉我一桩心事。”李桐轩说:“正好燕京大学校长最近来到西安,要与勺园的主人见面,你能否把勺园让给燕大做校址,这也是利国利民的百年善事。”陈氏并非草莽之人,对百年树人的教育自然看重,当面表态:“这事可与柏生商量,至于价格吗,二十万大洋加中间代笔及两年的园子保养费,合起来近三十万银元。”董健吾一听有门,待到便宴结束,就直奔司徒雷登的下榻处。司徒一听,大喜望外地说:“我已从美国募到一笔巨款,除付园价外,还可修建几幢华丽的校舍和教授住宅。不怕卖方开价高,就怕不卖。”

当天晚上,董健吾与司徒雷登如约来到西大街的督军府,宾主相见,略事寒暄,然后入席就座,李桐轩老先生与陈树藩出资兴建的承德中学校长董雨陆也应邀到席。陈树藩幼读诗书,致辞欢迎,司徒也致了答谢辞。这时,陈父出来了,众人纷纷起立以示尊重。接着,陈树藩开始发言。他说:“我购置勺园,是为家父晚年退休养老之用,绝无出让之意,也无谋利之图,有朋友劝我价让燕大,这是违反我聊尽孝道的初衷,我是坚决不肯的,毫无商量的余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司徒雷登听到此心里咯噔凉了,与董牧师用眼光对视了一下,神情呆若木鸡,不知所措,还得硬着头皮听陈树藩继续讲下去:“我遵循家父宏愿,不是卖给燕大,而是送给燕大。”司徒雷登听了,岂止是高兴,那简直是激动得要落泪。

经过协商,陈树藩答应将勺园以六万大洋的低价给燕大,其中之两万元作为基金资助寒苦学生。岂料陈树藩话锋一转,又说:“不过,我要求司徒博士答应我三个条件:一是在燕大立碑纪念捐献勺园的家父;二是承认我在西安创办的承德中学为燕大的附属中学;三是承德中学有权每年保送五十名毕业生到燕大上学,一律享受免费待遇。”

此时,司徒雷登心里非常高兴,迅速站起来,向陈氏父子和到席的诸位行了漂亮的旋转式鞠躬礼。他致辞答谢:“尊贵的督军和尊翁慷慨之举,不仅值得我在中国广为赞扬,而且也值得我回到美国广为宣传,督军和尊翁将可爱的勺园赐给燕大为校址,此举意义极大,一来纪念了尊翁,二来提高了承德中学之地位,三是使寒苦学生有得以深造的机会,四是促进了燕大的发展,中国古圣有云‘为善最乐’。今天,督军与尊翁所行之善举,一举而有四得,其乐无穷,其乐无穷啊!”司徒的答谢恰到好处,听得陈氏父子心花怒放,众人亦是赞语迭出。

陈树藩是陕西近代史上军阀人物,其无私襄助教育一事,给我们上了一课:任何政治人物都有他的复杂性,简单的肯定与否定都是形而上的误区,客观地从当时历史政治及文化语境思考,才有助于还历史人物一个真实。(袁春乾)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