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yezi need some divine inspiration to translate ...   2016-07-04 05:29:16  


作者: yezi   zt:学习汉语的苦与乐 2016-07-04 07:48:52  [点击:272]
http://www.bbc.co.uk/china/studyintheuk/story/2007/03/070327_diary_yinjiemei.shtml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生 殷海洁
留学日记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生 殷海洁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生 殷海洁
几年前在一次中文比赛的赛场上,抽到了一个即兴演讲的题目,“学习汉语的苦与乐”。
当时糊里糊涂中讲了两分钟的笑话,虽然得以用上“苦乐参半”等新学的成语,但根本没能把外国人学这门外语时所经历的的无数痛苦和无比快乐确切地表达出来。

现在汉语水平似乎有了一些提高,而且最近又受刺激——博客上很多人不相信我是“真的”老外,就决定试图再次展开讨论!

从1999年十月份开始学中文到现在,除了“哪国人?”、“来中国多长时间啦?”外,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应该是“你当时为什么要学汉语?”。

为了保持某种新鲜感、不让自己在说话的过程中昏迷过去,每次我的答案都颇有所不同。从敷衍了事的“喜欢呗!”到说起来最不顺口的有关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之快、历史文化之悠久的解释,好像我不管找出个什么样的理由,问者听完后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怀疑我另有所图。

这次,我下定决心,要老老实实地把我的想法和感受如实地写下来。同时希望表白后,再也不用向任何人解释这个职业和人生选择!

为什么学汉语?

我中学最后三年(十五到十七岁)是在英格兰西南边一所专业的音乐寄宿学校度过的。当时自己是个还有点出息的长笛手,每天要练三个小时的长笛和钢琴。

但我这个人从小就养了个比较要命的坏习惯:给我一个正经事做,我肯定会找好几个不正经事来占用我宝贵的时间。

于是,长笛吹腻了,就开始自学吉他;功课写到了无聊的尽头,就开始写一些古怪的诗歌。

高中一年级,身边的许多女同学正在经历读书外另一个痛苦的时段,一个个患上了少年期厌食症。每到吃饭的时候,我们宿舍的女孩子都会发挥各自的想象力,琢磨出为何不能上食堂吃饭的借口(比如说:晚上要吹小号,吃饱饭再吹就没劲儿了)。宿舍里唯几个照样去食堂吃饭的有我和一些华人同学:一个马来西亚来的,两个台湾来的,两个香港来的。这些人很快就成为了我吃饭的重要伙伴:没有她们陪同,我大概会与那些英国同学一样,瘦成可怜的骨架子。

吃着吃着,就跟那些华人同学结为好友。虽然有不少饮食习惯上的不同(第一次闻到台湾同屋忘在柜子里的牛肉干,以为她在偷偷从事某种血腥的非法贸易,我差点要求立即换寝室),但我很快就发现,我们几个人的幽默感出奇地相似,很是聊得来。

和那些远离家乡到英国来“深造”的留学生一有往来,我的高中生涯就多了许多意外的乐趣。

乐趣的主要源泉是朋友耐心教我的几句广东话。刚开始,他们教我是希望我能当马来西亚女同学和香港男同学之间的口头邮递员和出气筒。观察着两个人惊讶而又不无几分愤慨的神情,就知道我无辜中说出来的话不会很“悦耳”。后来得知,最难听的也莫过于“你长得好丑啊,闭嘴!”以及“我想捏你的屁股”。

如果不是帮华人朋友解决一些感情上的难题,我就会用那些用心学的粤语词句来欺骗学校里的老师。有一次,为了庆祝那年的“一个世界日”,副校长请了我那几个华人朋友主持周三的全校师生晨会。听到消息后,我就冒昧地提出了一个想法:要是晨会结尾的祈祷是中文的,而念祈祷词的是个英国白种人,这样会不会更好地展现“一个世界日”所追求的全球和睦精神?大家同意了。

为了增添一些娱乐色彩,我们决定加入几句不太严肃的祷告,比如“我们为全世界便秘和拉肚子的人祈祷”。当时幽默感比较低级的我们觉得特别好笑。祈祷的最后,马来西亚朋友教全校师生两个中文字,以代替传统的“阿门”。本来想用“吃饭”,后来担心其中一位跟华人学生混熟了的老师能听懂这句,就改成了“开门”。体育馆里七百多个人同声要求上帝给我们开门之前,我先即兴地自我发挥了一下,加上了自己最擅长的那句话:“我想捏你们大家的屁股”。

背后,华人同学们在努力憋气,险些爆出了笑声来。后来知道,低着头祈祷的老师很多并没有发现祈祷词是我念的,只有一两个英国同学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猜到了其中搞笑之意,但发誓要给我们保密。

大学专业的选择

可能是那几次经验给我的印象太深刻,等到高中一年级年底要开始选大学专业的时候,已经觉得自己当时修的那三门课——英语文学、法语和音乐——都没什么意思。

这时我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大可能会成为专业的长笛手,而且对剑桥大学向往已久(父母两个人都是剑桥毕业的,小时候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大学),就决定选一个像样一点的本科专业。

当时是我妈先提出来,剑桥有个“东方学”系,我可以考虑去那里学“中国学”。我想了想:诶?这个主意不错哦!就一向热爱学外语、喜欢标奇立异的人而言,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不仅能迎来新的挑战、展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同时也会带来更多“骗人”的美好机会。我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态申请了剑桥的中文系,好在剑桥的老师看出了我这股热情,录取了我。

很多人曾经问过我的中文是怎么学的,怎么能够在这么“短时间” 内(其实时间不短了!)把汉语学到这种水平?为什么他们英语从初中学到现在,连最简单的日常语言都说不上口?

至于这样的问题,我还是有很多话可以说。

首先,也许是自我要求偏高,但我对自己目前的中文水平依然不满意。从大学一年级到现在我的目标一直很简单,是要把中文学得像地道的中国人一样好,而我现在离这个目标还远着呢。再说,当中国人问我中文怎么说得这么“好”的时候,我往往只不过是说了一声“谢谢”或“我想问一下,这附近有卖DVD的店吗?”之类的简单口语。当然,这种夸奖主要是出自友好的心情,但那些人对老外中文水平的要求和标准未免太低了一点吧!

其次呢,要记得,大部分学过英语的中国人跟我不一样,不是专门学外语的,老师的母语一般来说也不是英语,所以教起来通常会十分的别扭。而在剑桥大学中文系,教语言的都是非常资深的中国老师,教了好多年汉语,对我们“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困难和弱点都有一定的把握。更何况,我们大三那年有机会出国留学六个月,在中国的语言环境里面生活和学习,自然也进步得快。所以,条件好肯定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学中文的辛苦

另外,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我们中文系的本科生过得真的很辛苦!从大学一年级的零起点学起,每天晚上都得背二十到三十个陌生汉字,以应付每天早上九点钟的听写考试。

除了现代汉语以外,我们还学了四年的古文(从《论语》、《韩非子》、《墨子》、《庄子》到《浮生六记》、《唐诗三百首》、《搜神记》、《资治通鉴》,等等),两年的古、现代中国历史(每周都要写一篇几千字的文章,光这份作业已能跟历史系的学生有一拼!),以及两年的中国现当代文学。

可想而知,剑桥中文系的学生淘汰率是不一般的高!就以我们那一年级为例,淘汰率正好是百分之五十,从第一年的八个学生很快就降落到最后一年的四个人。其他人倍受折磨后,只好护守着自己最后剩余的活力逃到其他的系、甚至是其他的大学去。

读书的任务如此繁重,你要不是百分之百确定这是你一定要学的东西,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你愿意把美好的大学时光献给这门专业,那你恐怕永远都学不好。实际上,这跟任何学科一样:自己感兴趣、并且能够从中得到快乐,这一定是最重要的动力。

另外一个常被问到的问题则是,我学习中文是否有些比较管用的技巧可以向大家“泄漏”一下?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但好的“技巧”始终找不出来。要是抛开个人对学习的热情和上进心不谈,其他也只有大家已经知道的:每天读,每天听,每天背生词。

记得大学四年级,我每天早上吃早餐时都会打开电脑,上英国广播电台的中文网页,读一篇当天的新闻,记下没见过和不熟悉的单词,回头再背。这样,不仅能提高现代汉语水平,也能够通过另外一种语言了解一下世界上的最新大事件,长长知识。

最后,有必要说一些严肃一点的话。上面所写只不过是我自己很个人的经历和想法,当然,现在会讲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外国人多的是。也不要忘记,世界各地开有中文系的大学里边都有中文水平高得惊人的教师和学者,包括我在剑桥和亚非学院的许多老师。

那么,为什么一个简单的“谢谢”、“多少钱?”或“你好!”还能引起中国人这么多惊叹和赞扬呢?我认为这里面有两个比较关键的因素。第一,汉语作为一门世界语言流行与推广开来,目前还在初期阶段,学中文的人数还远远比不上学英语的人多。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很多到中国来做生意或旅游的外国人确实连最容易的几句普通话都不会讲,因此无意中使一般中国人对我们中文专业的人大大地降低“中国通”的门槛。

第二,由于历史、地理和文化的种种原因,中国人的语言意识跟民族意识是密不可分的-人们通常认为你只要长有一张中国人的脸,就理所当然应该能讲一口中国人的话。

对长期住国外的华裔来说,这肯定是件很尴尬的事情:一到中国来,被发现是个不会讲国语的假“老中”,就麻烦了。这个问题的另一面呢,就是不管你中文学了多久、说得多牛逼,只要你长得像老外,你在中国人看来就永远是个老外。也就是说,无论你遇到的中国人对你多么好客、多么宽容、多么热情,在他们眼里,你毕竟还是个外来人。

这种情况跟其他在民族/种族上较混合、多样化的国家相比,就形成明显的反差。比如在英国,一个英文讲得巨棒的中国人可能听不到当地人那么多赞美的话,但至少不会永远被看成“外国人”。

其实,很难判断这是好是坏,但起码可以说,中国的现状就是这样。至于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我自己还是比较确信,将来我这种人肯定不会如此罕见。下几代中国人要做好心理准备:“汉语”走向世界的另一种结果是,这门古老的语言很快就不再属于你们的了,就像英语早就不属于我们英国人一样。一个会用中文写文章的英国女孩子?算什么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