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唐夫 你让我想起诗   2016-06-22 02:49:20  


作者: 唐夫   德国史料 2016-06-27 20:10:47  [点击:597]
腓特烈•威廉 (勃兰登堡)[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威廉,他是最后一位向波兰国王宣誓效忠的普鲁士公爵;他在1675年打败北欧霸主瑞典,被誉为“大选侯”,任内建立绝对君主制
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1620年2月16日-1688年4月29日),霍亨索伦家族的家长,勃兰登堡选帝侯兼普鲁士公爵(1640年至1688年在位)。
腓特烈•威廉是勃兰登堡选侯格奥尔格•威廉与妻子普法尔茨的伊丽莎白•夏洛特之子,1620年2月16日生于柏林。因其军事和政治技巧卓越,被称为“大选侯”(The Great Elector)。腓特烈•威廉是加尔文主义的忠实支持者,在位期间积极推广商贸,在国内进行改革,使普鲁士在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生效后逐渐强大,从而成为中北欧的领导者之一,奠定其后继者能将普鲁士由公国进一步成为王国。

唐夫评论:

德国王室从1640年开始到1918年,持续了将近三百年的历史,历代帝王兢兢业业,将波兰的一个小公国脱离出来,一步步的发展到今天成为世界强国。
其中有段改变世界历史的机遇,被一个女人在一念之间变更,从此以后,俄罗斯的发展就象脱缰的均码,成为今天的世界头号版图的大国。要不是这给女人的怪癖,俄罗斯不但没有发展机会,说不定也是中国和芬兰的一个弱小的邻居,或者连邻居都做不成的可能性存在。

--------




目录
[隐藏]
• 1早年
• 2婚姻
o 2.1联姻瑞典的失败
o 2.2与奥兰治的联姻
• 3国内成就
o 3.1西发利亚和约
o 3.2驯服容克贵族
o 3.3绝对君主制的建立
• 4外交军事
o 4.1东普鲁士脱离波兰
o 4.2“大选侯”崛起
o 4.3布热格继承失败
o 4.4两次倒戈
• 5死亡与形象
• 6参考资料
早年[编辑]
他一出生,就被教导为严谨的喀尔文派信徒。为了躲避三十年战争的祸乱,1634年他十五岁时,被父母送到喀尔文派的核心国家——荷兰共和国学习,于莱登大学就读。受到荷兰黄金时代(约1585-1713年)的文明洗礼,他醉心于荷兰之繁荣先进,如饥似渴地吸收荷兰首屈一指的科技、商贸与文明(比1697年到荷兰学习的彼得大帝要早六十多年),并结交一批重要的荷兰朋友。因为他的外祖叔是如日中天的荷兰执政腓特烈•亨利(奥兰治亲王),因此他不但与腓特烈•亨利打下良好关系,还在海牙结识了奥兰治派贵族——拿骚-锡根的约翰•毛里茨,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在往后的各个时期都互相援助。腓特烈•威廉在1640年继承勃兰登堡选帝侯之后,好几次在约翰•毛里茨的帮助下,显著提升了勃兰登堡的国力(毛里茨在1652-1679年担任勃兰登堡的荣誉军衔,配戴圣约翰勋章)。
婚姻[编辑]

选侯夫人路易丝•亨丽埃特,1643年结婚前的画像
联姻瑞典的失败[编辑]
原本腓特烈•威廉有机会娶到瑞典克里斯蒂娜女王(瑞典“大帝”古斯塔夫二世的独生女,她母亲玛利亚•伊丽欧诺拉正好是腓特烈•威廉的姑姑),进而成为瑞典国王。从1630年代末到1640年代初,瑞典的摄政团队和霍亨索伦家族,都一直酝酿着这桩婚姻,合并两国的领土与势力。但因为长大成少女的克里斯蒂娜女王,一直反对婚姻,并且展现她对天主教的深厚同情(她后来为了改宗天主教而放弃瑞典王位,并且终身不婚);因此当17岁的克里斯蒂娜女王于1642年正式拒绝腓特烈•威廉的求婚时,计划宣告失败,腓特烈•威廉只好改向奥兰治家族寻求联姻。
与奥兰治的联姻[编辑]
1647年夫妻结婚后的画像
当1646年腓特烈•威廉与奥兰治亲王腓特烈•亨利之女路易丝•亨丽埃特结婚后,夫妻俩暂时住在荷兰艺术名胜——挚友毛里茨的家宅中,约到1648年才返回柏林;1650年新任的奥兰治亲王威廉二世猝逝后,荷兰法院裁定,由腓特烈•威廉夫妇担任威廉二世遗腹子威廉三世(1650-1702年,光荣革命后的英王)的共同监护人(另外两位共同监护人是威廉二世的母亲与妻子)。
国内成就[编辑]
西发利亚和约[编辑]
他在1640年继位时,面临三十年战争后期的灾难。雇佣兵因为财政崩溃拿不到军饷,愤而叛变,使他花了很大的心力才平定叛乱。之后他在荷兰执政——奥兰治亲王威廉二世(腓特烈•亨利之子、腓特烈•威廉的妻舅)、法国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支持下,于1648年结束三十年战争的西发利亚和约中,替勃兰登堡争取到波美拉尼亚东部(目的是限制瑞典的霸权),让国家能以较快的速度回复元气。
驯服容克贵族[编辑]
他利用机巧的外交策略,把落后、贫穷、分三处的领土(勃兰登堡、东普鲁士、布莱沃-马克),变成他可以强力控制的君主国,关键的要诀是扩大常备军与改革税收。1653年他在领地上招募士兵,建立一支数千人的常备军,使他逐渐能够压制各地贵族的反抗;他又任命退休的军官担任收税人,使得收税廉洁有效。为了争取容克贵族的支持与效忠,允许容克对农民强制劳役,换取选侯拥有对平民任意抽税的特权。到了晚年,腓特烈•威廉领土上的税收,变成欧洲最重的税率。普通农民成了容克的农奴,而贵族本身则是免税的。结果就是,贵族地主的政治特权大幅减少,容克地主巩固了庄园的经营,成为军官,他们的最高荣誉则是军职的提升。
绝对君主制的建立[编辑]
大约在1674年陆续镇压各地的反抗运动之后(以东普鲁士的柯尼斯堡为首),威廉建立战争-财政部,实现了绝对君主制。靠着西欧霸权(荷兰或法国)的外交津贴,以及较为廉洁而有效征税的新官僚体系,他把常备军扩大到2.5万人(末年有3万人),并且建立一支小型舰队与贸易特许公司(1682年设立,在非洲取得殖民地)。
1685年路易十四废除南特诏令,迫害胡格诺教徒时,威廉大力招纳拥有资金、技术的胡格诺难民,移居勃兰登堡避难,于是二十多万难民中,有二万多人移居柏林,获得宗教信仰自由与部分自治权,威廉并任命声名卓著的胡格诺教徒——前法国元帅弗雷德里希•绍姆贝格为军队总司令,表示他对胡格诺难民的信任和倚重。之后胡格诺教徒有力地促进勃兰登堡的商业与经济发展。威廉以身作则,替后代的普鲁士人塑造出最早的军国主义模范。
外交军事[编辑]
三十年战争期间,他的父亲格奥尔格•威廉竭力维持一支人数较少的军队,以便在新教和天主教双方之间维持微妙的平衡,从而自保。腓特烈•威廉接过其父留下的微薄底子,开始致力于重建遭受战争蹂躏的领土。
东普鲁士脱离波兰[编辑]
参见:第二次北方战争
当宗教纠纷频繁地给欧洲其他地区造成混乱以及引发动乱时,与之相比,勃兰登堡-普鲁士受益于腓特烈•威廉所提倡的宗教宽容政策。在法兰西王国的帮助之下,腓特烈•威廉组建了一支常备军用来保卫麾下领土。第二次北方战争(1655-1660年)期间,腓特烈•威廉在瑞典国王卡尔十世的奇袭下,被迫签订《柯尼斯堡条约》,不得不成为瑞典帝国的盟友和附庸。但随着战争的进行,1657年腓特烈•威廉倒戈帮助波兰,因此从原来领主波兰手中,获得了整个普鲁士公国(东普鲁士)的统治权。在1660年的《奥利瓦条约》,皇帝利奥波德一世最终承认选侯对公国臣民的宗主权。东普鲁士从波兰独立出来后,当地桀敖不驯的贵族与等级议会,就再也无法向波兰(贵族)政府求援干涉,注定他们被威廉宰制的命运。
“大选侯”崛起[编辑]
参见:法荷战争

19世纪赞美“大选侯”在费尔贝林战役的胜利
1672年法王路易十四挑起法荷战争。路易率领十八万大军,先击荷兰、后攻西班牙所属的勃艮地,造成荷兰大震荡的灾难年,以及勃艮地之弗朗什孔泰被法军占领。威廉率领二万普鲁士军援助荷兰,力抗路易十四;他虽败给法军名将蒂雷纳,但仍在帮助荷兰收复失土后,才于1673年与法国缔约休战。他回军勃兰登堡之后,1675年又起兵抵抗法国盟友瑞典的入侵,并于费尔贝林战役打败北欧霸主——瑞典帝国,戳破瑞典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他因此被刮目相看,称之为“大选侯”(伟大的选帝侯);但是因为路易十四以高明的外交手段让荷兰省背弃盟友,径自和法国停战签约,并取消对勃兰登堡的大量津贴,威廉被迫在1679年的和约中,把占领的西波美拉尼亚等地归还给瑞典,徒获荣耀而无寸土之增。1678年时,威廉的普军在荷兰的津贴支持下,一度扩大到四万五千人,结果被迫在战后裁撤到三万人;他本人更对背盟的荷兰省感到愤怒。
布热格继承失败[编辑]
1675年,西里西亚仅剩的封国、皮亚斯特王朝的西里西亚支系——布热格公国绝嗣灭亡(或称西里西亚公爵,领地占全西里西亚的六分之一)。本来在1537年,布热格公爵就和当时的勃兰登堡选帝侯约阿希姆二世达成协定,规定如若皮亚斯特家族绝嗣,勃兰登堡的霍亨索伦家族成员可以继承公国。可是因为当时的哈布斯堡皇帝斐迪南一世拒绝承认此协定,所以1675年时,已统治大部分西里西亚的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就不顾腓特烈•威廉的继承要求,自行并吞了绝嗣的布热格公国,统一全部的西里西亚。(这使得腓特烈•威廉的后代——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以此为借口在1740年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侵占了大部分的西里西亚,让普鲁士的国力暴增)
两次倒戈[编辑]
因为威廉对荷兰商人(以荷兰省为核心)与皇帝利奥波德一世感到失望,于是他在1681年倒向称霸中的路易十四,成为法国的盟友并获取法国津贴,帮助路易十四在1680年代初成为欧洲霸主;但是1685年路易十四迫害新教的胡格诺派,激使新教徒威廉愤而倒戈,加入奥地利与荷兰在1686年筹组的奥格斯堡同盟,重新领取荷兰津贴并成为反法阵营的斗士。
死亡与形象[编辑]

腓特烈•威廉的铜像,竖立在柏林的夏洛特堡宫。其子腓特烈三世为了尊崇他,在1698年建宫塑像
1688年4月29日,威廉因病过世,此时霍亨索伦家族统治的人口只有一百万,顶多算一个准强国(二流强权)。与后代普鲁士及德意志人对他一致的景仰赞叹相反,他在17世纪当时,其实是个毁誉参半的悲情人物,多次在极尽艰苦地奋斗之后,换来徒劳无功的结局。
他一生为了获取外交津贴与强权支援,喜好倒戈换边、左右摇摆,因此在外国君主眼中风评不佳,被讥为“换边热”(Wechselfieber,有墙头草之意)。但他不以为意,并认为有津贴才能强化枪杆子;他对继位的儿子腓特烈三世留下遗嘱说:“结盟是好的,但自己的实力还是最可靠的”。
他为了强化国家力量(军力),对平民抽重税、对贵族征军役,人民自然不会毫无怨言,但因为恐惧三十年战争的破坏再临,也只好默默忍受大选侯的横征暴敛;部分地区如东普鲁士,因为赋税过重,出现人口逃亡、经济萧条的现象。要到1701年腓特烈三世登基成“在普鲁士的国王”之后,臣民才对霍亨索伦家族心悦诚服的拥戴与效忠,这要归功于“国王”在当时是个宛如魔咒般的字眼。
参考资料[编辑]
• (德)赛巴斯提安•哈夫纳著,周全译,《不含传说的普鲁士》
• (英)佩里•安德森著,刘北成、龚晓庄译,《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
• (英)玛格丽特•谢南著、王琼淑译,《普鲁士的兴起》
• 周惠民,《德国史》,台北:三民,2004
前任:
格奥尔格•威廉
普鲁士公爵及勃兰登堡选帝侯
1640年—1688年 继任:
腓特烈三世

规范控制
• WorldCat

• VIAF: 67256875

• LCCN: n81052570

• ISNI: 0000 0001 0911 415X

• GND: 11853596X

• SELIBR: 214474

• SUDOC: 034437045

• BNF: cb12519319x(数据)




腓特烈一世 (普鲁士)[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腓特烈一世 (普魯士))
腓特烈一世



在位 勃兰登堡选侯:
1688年4月29日—1713年2月25日
普鲁士公爵:
1688年4月29日—1701年1月18日
在普鲁士的国王:
1701年1月18日—1713年2月25日
王朝
霍亨索伦王朝

双亲 父亲:腓特烈•威廉“大选侯”
母亲:奥兰治-拿骚的路易丝•亨利埃特公主
出生 1657年7月11日
普鲁士公国柯尼斯堡

去世 1713年2月25日
普鲁士王国柏林

腓特烈一世(Friedrich I,1657年7月11日-1713年2月25日),全名腓特烈•威廉•冯•霍亨索伦(Friedrich Wilhelm von Hohenzollern),普鲁士的第一位国王(1701年至1713年在位),得到国王的称号前为勃兰登堡选帝侯兼普鲁士公爵。
目录
[隐藏]
• 1早年生活
• 2成功称王
• 3用人治国
• 4评价
• 5其他成就
• 6婚姻和子女
• 7注释
• 8相关条目
• 9参考资料
早年生活[编辑]
腓特烈一世是勃兰登堡大选侯腓特烈•威廉与第一任妻子奥兰治-拿骚的路易丝•亨利埃特之子,1657年7月11日生于柯尼斯堡(今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路易丝•亨利埃特是联省共和国执政奥兰治亲王腓特烈•亨利的大女儿。1688年,大选侯去世,腓特烈继承了勃兰登堡选帝侯兼普鲁士公爵之位,称腓特烈三世。

成功称王[编辑]
1701年前,霍亨索伦家族的领土分为勃兰登堡和普鲁士两部分,勃兰登堡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选侯国,普鲁士是波兰的一个公国。而腓特烈一生的精力在于寻求成为国王,但是根据神圣罗马帝国的法律,神圣罗马帝国内除了一般由皇帝兼任的罗马人民的国王和波希米亚国王以外不能有别的国王。
腓特烈一世为了实现升级为国王的愿望,建立了庞大而精良的军队和宫廷机构。他加入反法的奥格斯堡同盟,联合奥地利、英国、荷兰等国对抗法国的路易十四。在反法的大同盟战争(1688-1697年)中,普鲁士军队表现出色;他还在1688年力挺荷兰执政威廉三世西征英国,把自己出名的军队总司令绍姆贝格调拨在威廉帐下(位列第二指挥),全力援助威廉三世发动“光荣革命”。
1701年,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陷入孤立的境地,腓特烈一世第一个与皇帝结盟并派出援军。作为回报,皇帝在一份秘密协约中答应授予其国王的称号。1701年1月18日,腓特烈一世在柯尼斯堡加冕为王,称腓特烈一世。
腓特烈一世的称号是“在”普鲁士的国王(König in Preußen)而不是勃兰登堡国王,也不是普鲁士“之”国王(König von Preußen),因为第一:神圣罗马帝国内除了一般由皇帝兼任的罗马人民的国王和波希米亚国王以外不能有别的国王,而勃兰登堡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第二:普鲁士仍有一部分(西普鲁士)是波兰领土。
称王之后,腓特烈一世积极参加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继续扩大领土。他相继获得林根、默尔斯、上盖尔登、诺伊堡等地,此外还买得泰克伦堡和奎德林堡,为普鲁士争夺欧洲霸权打下基础。
用人治国[编辑]

埃伯哈德•唐克尔曼,他是腓特烈一世的家庭教师兼前期宰相,也是个伟大的政治家。此图为1690年画
腓特烈一世即位之初,在宰相埃伯哈德•唐克尔曼(Eberhard Danckelmann)帮助下,领地逐渐摆脱神圣罗马帝国的控制。唐克尔曼精明能干、励精图治,在掌政期间(1688-1697年)大力促进贸易、工业、艺术、科学的进步,并增设重要的学院与大学。但是唐克尔曼勤俭治国、不苟言笑的喀尔文派作风,却日渐受到腓特烈一世的厌恶,加上唐克尔曼不但和选侯夫人发生冲突,据说他还反对腓特烈一世获取普鲁士国王的称号;于是在腓特烈一世把他当作1697年里斯维克和约的代罪羔羊(和约结束了大同盟战争,但是勃兰登堡却一无所获,引来埋怨声浪),在同年解除他的首相职位。
之后腓特烈一世的作风转向奢华挥霍与王室排场,更不利的是在1702-1710年重用争议极高的“三W”大臣:Wartenberg、Wittgenstein和Wartensleben,这三位大臣垄断国政,替国王奢华的开销寻找财源,因此开征各种新式苛税;同时却屡次传出三人的贪腐事件与金融丑闻,引起公众强烈的不满。到1710年因为破产危机已迫在眉睫,国王表示自己被三人欺瞒,才让俭朴的王储腓特烈•威廉一世以民意为后盾,把三人赶下政坛、代父理政。从此腓特烈•威廉一世以父亲为戒,励行俭朴吝啬的财政措施,并在1713年腓特烈一世死后继位,成为著名的“士兵王”、“乞丐王”。
评价[编辑]
因为腓特烈一世晚年的失政,后代有些人因此认为他是个优柔寡断、爱慕虚荣的愚者,并把他死后遗留的庞大债务与财政管理不善,归咎于此。但事实上腓特烈的奢华挥霍,才是财务问题的主因;而且他负面的愚者形象,是在其孙腓特烈大帝极为刻薄的主观立场之下,刻意塑造的结果。譬如腓特烈大帝称祖父为“贪财王”(也作“佣兵王”the mercenary King)、“处理小事时精明、处理大事时愚笨”;但事实上,腓特烈一世以国王称号和王者风范,收取民心、团结领地,对霍亨索伦家族有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1]
其他成就[编辑]
值得一提的是,1702年英王兼奥兰治亲王的威廉三世无嗣过世后,虽然其遗嘱把奥兰治亲王传给同族的侄辈兼教子——约翰•威廉•弗里索(John William Friso),但腓特烈一世身为威廉三世的表弟,认为依据荷兰的继承惯例,自己才是威廉的合法继承人,加上他一直是威廉三世的忠实支持者,于是在1702年宣布继承表哥威廉,自称“奥兰治亲王”,并出兵占领奥兰治亲王的封建领地。之后在1713年他虽然把这些领地和法王路易十四的部分领土作交换,但是获得路易十四对他“奥兰治亲王”的承认,他并分割自己其他领地,作为新“奥兰治亲王”的封地。从此普鲁士王一直享有“新教领袖”奥兰治亲王的英雄头衔,直到1918年后代的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于二次大战末被推翻为止。(参见威廉三世条目)
在王后汉诺威公主索菲•夏洛特的影响下,腓特烈一世对艺术表现出强烈兴趣,任命知名的施吕特尔建筑师,建造夏洛滕堡宫等王宫、军械库。他鼓励发展科学和艺术,在位时,柏林创建了哈雷大学(1694年)、艺术学校(1696年)和柏林科学院基金会(1701年)等机构。普鲁士的经济文化得到长足进步,逐步摆脱神圣罗马帝国的影响。这些文艺建设让柏林被誉为“施普雷河畔的雅典”。
腓特烈一世跟随流行,模仿路易十四而生活奢侈,节俭的王太子经常反对他的浪费,继位后将其父的奢华作风称作“世上最疯狂的排场”。
腓特烈一世于1713年2月25日在柏林去世,终年55岁,安葬于柏林大教堂。

柏林大教堂中腓特烈一世的金棺
婚姻和子女[编辑]
腓特烈一世一生共结婚三次,有二子一女:
• 1679年8月23日在波茨坦与黑森-卡塞尔伯爵威廉六世的次女伊丽莎白•亨利埃特(Elisabeth Henriette,1661年—1683年)结婚,有一女:
• 长女路易丝•多萝西娅•索菲(Luise Dorothea Sophie,1680年—1705年),1700年与黑森-卡塞尔伯爵世子、未来的瑞典国王和黑森-卡塞尔伯爵腓特烈一世结婚,没有子嗣。
• 1684年10月8日在赫尔仑豪森与汉诺威选侯恩斯特•奥古斯特的长女索菲•夏洛特(Sophie Charlotte,1668年—1705年)结婚,有两子:
• 长子腓特烈•奥古斯特(Friedrich August,1685年10月6日—1686年1月31日),早夭。
• 次子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1688年8月14日—1740年5月31日),普鲁士“里的”国王、勃兰登堡选侯。
• 1708年11月28日在柏林与梅克伦堡-什未林公爵弗里德里希一世的长女索菲•路易丝(Sophie Luise,1685年—1735年)结婚,没有子嗣。
注释[编辑]
1. ^ 腓特烈大帝认为祖父追求国王头衔并展现王室奢华的行为,是虚荣心造成的愚行,“国王的名号只是个没有实质意义的荣衔”……;但现代学者开始反驳这种论调,如赛巴斯提夫•哈夫纳就认为腓特烈大帝的批判流于肤浅。哈夫纳赞扬国王名号的积极作用,并对腓特烈一世做出许多正面评价,譬如强调国王的名号,让霍亨索伦各领地的人民欢欣鼓舞而团结起来,所谓“在1700年前后,国王头衔是一个宛如魔咒的字眼(其情况正类似今日‘民主’这个用语一般)”;他也批评过往学者对腓特烈一世的评价不公
相关条目[编辑]
• 腓特烈大街(以腓特烈一世为名的柏林街道)
• 腓特烈大街车站
参考资料[编辑]
• (德)赛巴斯提安•哈夫纳著,周全译. 《不含传说的普鲁士》. 左岸文化. 2012. ISBN 978-986-6723-65-0.
• (英)佩里•安德森著,刘北成、龚晓庄译,《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
• (英)玛格丽特•谢南著、王琼淑译,《普鲁士的兴起》

腓特烈•威廉一世[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威廉一世
Friedrich Wilhelm I

腓特烈•威廉一世
普鲁士国王
勃兰登堡选帝侯

在位 1713年2月25日 — 1740年5月31日
前任 腓特烈一世

继任 腓特烈二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出生 1688年8月14日
神圣罗马帝国勃兰登堡-普鲁士柏林

过世 1740年5月31日(51岁)
普鲁士王国柏林

配偶 索菲亚•桃乐西娅
家族
霍亨索伦王朝

父亲 腓特烈一世

母亲 索菲•夏洛特
腓特烈•威廉一世(德语:Friedrich Wilhelm I,1688年8月14日-1740年5月31日),普鲁士国王兼勃兰登堡选帝侯(1713年—1740年在位),绰号“军曹国王”、“士兵王”(Soldatenkönig)。腓特烈一世之子,腓特烈二世之父。他的父亲腓特烈一世成功地使普鲁士变为一个王国,而他本人则大大加强了这个王国的军事力量。
生平[编辑]
腓特烈•威廉一世是勃兰登堡选帝侯兼普鲁士公爵腓特烈一世与汉诺威选侯恩斯特•奥古斯特的长女索菲•夏洛特的次子。在他13岁时,他的父亲得到了国王的称号,他成为了普鲁士王储。他曾参加了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13年2月25日,父亲腓特烈一世去世,他即位成为国王。
腓特烈•威廉一世刚登基,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结束。4月11日普鲁士与法国签订了《乌得勒支和约》,得到了格尔登上区,和法国、瑞士边境附近的纳沙泰尔、瓦伦金两个侯国。
腓特烈•威廉一世实行极端的军国主义政策。他大大加重赋税,把普鲁士军队从3.8万人增加至8.3万人(占人口的百分之四),由此普鲁士成为欧洲第三军事强国。腓特烈•威廉一世在位时,与奥地利、英国关系冷淡,只与法国、萨克森-波兰结盟。
腓特烈•威廉一世的普鲁士参加了反对瑞典霸权的大北方战争,但所得甚微。只是由于彼得大帝的俄罗斯打败了瑞典,腓特烈•威廉一世得到了直到奥得河河口的波美拉尼亚。
腓特烈•威廉一世是一位性格严厉穷兵黩武的战士国王,他以极其粗暴的军人作风对待臣民,把军事训练的严酷推向极至,但是也为普鲁士日后的扩张准备了坚实的军队和经济基础。腓特烈•威廉一世时期普鲁士军纪严格,校阅军队成了他最大的消遣。1733年,实行分区征兵制,并强迫农民当兵,提供半数的兵源,另一半为外国雇佣军。他还有一个普鲁士巨人掷弹兵团:八卦谣言说他派人从欧洲各地绑架身高伟岸的巨人,编入一个特殊的掷弹兵团,从北海到地中海整个欧洲身高特殊的巨人都有可能被他骗去或者抢去。谣传也说:身材高大的女人同样不安全,常常被收集来与这些巨人配对,以产生下一代巨人。在1740年腓特烈•威廉临终弥留之际,当他听到神父布道“人赤条条地来,也赤条条地去”的时候,还能从病榻上挣扎起来说“怎么能赤条条的,我要穿上我的军装”。
1709年普鲁士东部发生鼠疫,人口骤减。腓特烈•威廉一世重新移民,使东部再度繁荣。1719年,他解放自己领地上的所有农奴,废除世袭租佃制度。他提倡重商主义,发展工业。1717年实施全国小学义务教育。
但腓特烈•威廉一世鄙视学问,他在普鲁士禁止法国文学、拉丁文和音乐。由于他生活简朴吝啬,又舍不得在经济文化建设上花钱,人称“乞丐国王”。当“士兵王”正以令人难以忍受的吝啬积累钱财,实施全力建军、提高军备的政策时,邻国的萨克森选侯兼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恰恰相反,大肆推行附庸风雅的文化建设。奥古斯特二世曾自诩其都城德雷斯顿是德意志的雅典(暗指自己高雅),把邻国普鲁士都城柏林比作德意志的斯巴达(暗指士兵王粗俗),士兵王听闻这个评价后却颇为高兴,在1730年与富裕的萨克森(有兵3.6万)公开结盟。两人死后,士兵王的军国主义方针被证明是正确的;他英明神武的儿子——腓特烈大帝继位后(扩军至16万人),在1756年轻易地攻破军备不振的萨克森(军队不足四万),建立北德地区的霸权。
由于腓特烈•威廉一世对王太子腓特烈过分苛刻,禁止他接触法国文学、拉丁文和音乐,反对儿子与英国王室联姻,经常对儿子进行体罚,造成了父子关系紧张。1730年弗里茨企图逃亡英国未遂,被捕,腓特烈的同伙被处决,自己也险些丧命。
腓特烈•威廉一世于1740年5月31日在柏林去世,终年51岁。他一生力倡俭朴,把军队从3.8万扩大到8万人;治下人口更从1713年的155万增加到1740年的225万。他死后,青出于蓝的儿子腓特烈,成为国王腓特烈二世,将普鲁士建设成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婚姻与子女[编辑]
腓特烈•威廉一世于1706年11月28日娶汉诺威选侯,日后的英国国王乔治一世唯一的女儿,也是腓特烈•威廉一世的表姐索菲亚•桃乐西娅(Sophia Dorothea,1687年—1757年)为妻,有七子七女:
• 长子腓特烈•路德维希(Friedrich Ludwig,1707年11月23日—1708年—5月13日),奥兰治亲王。
• 长女弗里德里克•索菲•威海米娜(Friederike Sophie Wilhelmine,1709年7月3日—1758年10月14日),1731年与勃兰登堡-拜罗伊特藩侯腓特烈结婚。
• 次子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1710年8月16日—1711年7月31日),奥兰治亲王。
• 三子腓特烈(Friedrich,1712年1月24日—1786年8月17日),普鲁士国王。
• 次女夏洛特•阿尔贝汀(Charlotte Albertine,1713年5月5日—1714年6月10日)
• 三女弗里德里克•路易丝(Friederike Luise,1714年9月28日—1784年2月4日),1729年与勃兰登堡-安斯巴赫藩侯卡尔结婚。
• 四女菲利品妮•夏洛特(Philippine Charlotte,1716年3月13日—1801年2月17日),1733年与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爵卡尔一世结婚。
• 四子路德维希•卡尔•威廉(Ludwig Karl Wilhelm,1717年5月2日—1719年8月31日)
• 五女索菲亚•桃乐西娅•玛丽(Sophie Dorothea Marie,1719年1月25日—1765年11月13日),1734年与勃兰登堡-施维德特藩侯弗里德里希•威廉结婚。
• 六女路易丝•乌尔里卡(Luise Ulrike,1720年7月24日—1782年7月2日),1744年与瑞典王储荷尔斯泰因-戈托普的阿道夫•腓特烈结婚,1751年成为瑞典王后。
• 五子奥古斯特•威廉(August Wilhelm,1722年8月9日—1758年6月12日),1742年与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主路易丝结婚,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的父亲。
• 七女安娜•艾米丽亚(Anna Amalia,1723年11月9日—1787年3月30日),奎德林堡的女修道院长。
• 六子腓特烈•亨利•路德维希(Friedrich Heinrich Ludwig,1726年1月18日—1802年8月3日),普鲁士将军,1752年娶黑森-卡塞尔郡主威廉敏妮,无子嗣。
• 七子奥古斯特•斐迪南(August Ferdinand,1730年5月30日—1813年5月2日),1755年娶勃兰登堡-施维德特郡主路易丝,有五子。
参考资料[编辑]
• (德)赛巴斯提安•哈夫纳著,周全译. 《不含传说的普鲁士》. 左岸文化. 2012. ISBN 978-986-6723-65-0.
• (英)佩里•安德森著,刘北成、龚晓庄译,《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
• (英)玛格丽特•谢南著、王琼淑译,《普鲁士的兴起》

前任:
腓特烈一世
在普鲁士的国王兼勃兰登堡选帝侯
1713年—1740年 继任:
腓特烈二世

规范控制
• WorldCat

• VIAF: 27862866

• LCCN: n50057300

• ISNI: 0000 0001 1023 2639

• GND: 118535978

• SUDOC: 031308759

• BNF: cb12254866x(数据)


分类:
• 1688年出生
• 1740年逝世
• 普鲁士国王
• 霍亨索伦王朝


腓特烈二世 (普鲁士)[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二世
Friedrich II

腓特烈二世, 74岁
普鲁士国王
勃兰登堡选帝侯

在位 1740年5月31日 – 1786年8月17日
前任 腓特烈•威廉一世

继任 腓特烈•威廉二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出生 1712年1月24日
普鲁士柏林

过世 1786年8月17日(74岁)
普鲁士波茨坦

安葬 波茨坦无忧宫

配偶 伊丽莎白•克里斯丁娜•冯•布朗斯威克-贝韦伦
家族
霍亨索伦王朝

父亲 腓特烈•威廉一世

母亲 索菲亚•多萝西娅
腓特烈二世(德语: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1712年1月24日-1786年8月17日),史称腓特烈大帝。普鲁士国王(1740年5月31日-1786年8月17日在位),军事家,政治家,作家及作曲家。统治时期普鲁士军力大规模发展,领土大举扩张,文化艺术得到赞助和支持,“德意志启蒙运动”得以开展。其使普鲁士在欧洲大陆取得大国地位,并在德意志内部取得霸权,向以普鲁士为中心武力统一德意志的道路迈出第一步。腓特烈二世是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名将之一,也是欧洲“开明专制”君主的代表人物,并且为启蒙运动时期的文化名人,在政治、经济、哲学、法律、甚至音乐诸多方面都颇有建树,为启蒙运动一大重要人物。
目录
[隐藏]
• 1早年生活
• 2转变与成熟
• 3继任普鲁士国王
o 3.1外交与战争
o 3.2内政与改革
• 4逝世
• 5评价
o 5.1军事天才
o 5.2琐事
o 5.3纪念
• 6家族树
• 7参见
• 8注释
• 9参考文献
早年生活[编辑]

年轻时代的腓特烈二世
腓特烈在他的父亲“士兵国王”腓特烈•威廉一世严格和军事式的教育下长大。受其母亲影响,其喜好文学艺术和法国文化,并一再与鄙视文艺与法国的父王发生冲突。1730年,为反抗其父强加的婚姻,他尝试和朋友汉斯•赫尔曼•冯•卡特逃往英国。但以失败告终。他们被囚禁在现在德波边境的小镇昆斯特林(德语:Küstrin)。在那里,卡特被处决。究竟腓特烈是看到还是只听到行刑,目前还有争议。腓特烈同时和彼得•卡尔•克里斯托弗•冯•克斯(德语:Peter Karl Christoph von Keith)和汉斯•卡尔•冯•温特菲尔德(德语:Hans Karl von Winterfeldt)有着亲密的友谊。
他的父亲一再受到亲奥势力(如Friedrich Wilhelm von Grumbkow, Jacob Paul von Gundling等人)的压力。腓特烈在其影响下,不情愿地和伊丽莎白•克里斯丁娜•冯•布朗斯威克(或译不伦瑞克)—贝韦伦(Elisabeth Christine von Braunschweig-Bevern)成婚,后者是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皇后(查理六世皇帝的妻子)的堂妹,这次婚姻使得腓特烈与查理六世,俄罗斯皇储阿列克谢(彼得一世长子)成为连襟。婚后两人感情不睦,并未诞下任何子女。腓特烈基本上和她分居,只在节庆场合一同出现。但腓特烈在其父临终前答应了,不会对伊丽莎白不忠。在莱茵斯堡(Rheinsberg)的四年(1736–1740)可能是两位在一起最幸福的日子了,但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做给他那多疑的父亲的一出戏,目前尚没有定论。
究竟腓特烈二世按当代的标准是否有同性恋倾向,目前尚有争论。但确凿无疑的是,他对女性比较疏远。他希望在女性身上也看到他在男性那看到的勃勃生机。在他身后作的尸检并未发现他患有性病或畸形。因为他的医生Johann Georg Zimmermann透露,腓特烈大婚之前曾感染性病。而难得的几位受腓特烈青睐的女性,都是些所谓的“女大地主”卡罗琳和叶卡捷琳娜大帝,他还给她们写过诗,保持着书信来往。
转变与成熟[编辑]
卡特死后,腓特烈性格开始转变。在向父王道歉并得到宽恕后被从监狱释放。作为交换,其父不再干涉其爱好与研究。之后被勒令进行军事和政治学习,并于1736年派驻莱茵斯堡(Rheinsberg)任地方长官及驻军团长。在波兰王位继承战争中其父参加了奥地利一方,腓特烈则在莱茵河战役期间被派出赴当时欧洲第一名将欧根亲王身边见习军事。很难说腓特烈在那短短的一段时间真就能从欧根亲王那里学到些什么本领,但是欧根确实曾经盛赞腓特烈在战场上的冷静态度,而年轻的腓特烈倒是对老迈年高的欧根亲王印象不深。1740年初,腓特烈写下了其第一部著作《反马基雅维利》(Anti-Macchiavell),标志着其政治思想的成熟。
继任普鲁士国王[编辑]

腓特烈二世塑像
外交与战争[编辑]
腓特烈在1740年6月1日(其父逝世的翌日)登基,年方28岁。受法国启蒙哲学思想熏陶的腓特烈二世甫一继位,就被当时人们认为将是一位善于思考、敢于打破专制统治的开明国王,甚至可能偏于文弱。的确,他一上台,就解散了父亲的普鲁士巨人掷弹兵团(留一个中队作仪仗护卫),而且下令禁止军中体罚士兵(这个命令后来在战争中撤销),同时采取开放言论自由、分派粮食给市民、禁止刑讯的措施。但是腓特烈拥有祖、父遗留下来的精良军队和充足国库,本人对战争也不是生手。最重要的是,腓特烈登基不久,就出现了普鲁士扩张的良机——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其立即打破人们的固有印象,积极发动并参加战争。
1739年,奥地利方才结束对土耳其的战争,所产生的外交破绽,刚好为普鲁士所利用。通过这场战争,他为四分五裂,自然资源匮乏的普鲁士赢得了一块极具经济价值的西里西亚地区,同时为普鲁士赚得了一条易守难攻的边界线。在这次战争,腓特烈二世和陆军元帅什未林的库特•克里斯多夫伯爵为普鲁士赢得了西里西亚。在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中他成功保卫了这一地区。这场战争,普鲁士没有全程参与,只打了一前一后两段,全都是为了吞并奥地利的西里西亚省,对于普鲁士来说,就称为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和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所以这两场战争,实际都是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中的一部分。同时在这场战争中,腓特烈初次亲身领军,在几次战役中展露了他的军事才华。
尽管奥地利王位继承战到1748年才正式结束,腓特烈的普鲁士王国却是从1745年就退出战争,作壁上观。从此到1756年七年战争爆发,腓特烈赢得十年的和平建设时期。西里西亚是纺织工业中心,德意志最为富庶的省份之一,每年的税收要占整个普鲁士税入的1/4。在这十年里,腓特烈整军经武,发展经济,为后来的七年战争作好准备。
1750年代普鲁士的外交形势越来越严峻。首先腓特烈与英国交好,缔结《白厅条约》,保证英王在德意志的汉诺威领土不受侵犯,并以武力“对付侵犯德意志领土完整的任何国家”,大大触怒了与英国争夺海外殖民地的法国。而奥地利女皇玛丽娅•特蕾西娅和她的首相柯尼次(Kaunitz)成功地联合俄国女沙皇伊丽莎白•彼得罗芙娜,和法王路易十五(史学家将法奥结盟称为外交革命),渐渐给普鲁士的脖子套上外交绞索,积极准备收复西里西亚。1756年,腓特烈看到形势日益严重,决定与其坐等战争降临,不如对奥地利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七年战争由此展开。他的部队首先打进了在这场纷争中与奥地利结盟的萨克森王国。之后普鲁士同时和三个邻邦大国作战,就是奥地利、法国和俄罗斯,(这三国在奥地利外相柯尼次的发起下组成了联盟)。当时普鲁士和联盟的军队人数比为1:3,人口数之比更达1:20。经过7年大战,几次面临亡国边缘,腓特烈终于因为勃兰登堡王室的奇迹,保住了西里西亚;他个人也获得军事史上永世的不朽英名,赢得了“大帝”的称号,更树立了“军事天才”的个人荣誉。普鲁士亦一跃成为欧洲五巨头(其余四国为奥地利、法国、英国和俄国)之一。在伏尔泰和米拉波等人的见证下,他在那群雄争霸的年代创建了当时最现代化的国家。
在他的倡导下(1772年),波兰被第一次瓜分。当时奥地利和1764年新近与普鲁士结盟的俄罗斯处于武装冲突边缘。为了自身利益,腓特烈二世用波兰的土地去满足两国对土地的欲望。普鲁士武力兼并了所谓的波兰-普鲁士,即是西普鲁士。从此他自称为腓特烈二世,普鲁士之国王(König von Preußen),而不是像其两届前任,称自己为普鲁士里的国王(König in Preußen)。在腓特烈晚年,他曾发动过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争,使得了奥地利皇帝约瑟夫二世的企图没有得到成功,就是以比利时去换取巴伐利亚的大部分。奥地利的这个计划导致了普鲁士组成君主联盟(1785年)。
内政与改革[编辑]
在内政方面,他推行了农业改革(马铃薯)、军事改革、教育改革、法律改革,在Drömling和Oderbruch实施排水工程,废除了刑讯还建立了廉洁高效的公务员制度。他的名言是“我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公仆。”他对法律的发展贡献良多。另外,当时普鲁士的人民可以通过上书或求见的方式向国王求助。腓特烈二世在他的准则“国王是国家的第一公仆”下竭力避免封建制度的流弊。对此他对自己手下的官员非常不信任,他深深感到等级观念会作祟。

我很不高兴,那些在柏林吃上官司的穷人,处境是如此艰难。还有他们动辄就会被拘捕,比如来自东普鲁士的雅各•特雷赫,他因为一单诉讼而要在柏林逗留,警察就将他逮捕了。后来我让警察释放了他。我想清楚的告诉你们,在我的眼中,一个穷困的农民和一个最显赫的公爵或一个最有钱的贵族没有丝毫高低之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腓特烈二世于公元1777年,致司法部部长的信[来源请求]

奉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是他当政时期的特色。他对移民和小宗教信徒(如胡格诺教徒,天主教徒)采取宽容开放政策,鼓励宗教自由,也是他内政的特色之一。在柏林的弗里德里克花园(Forum Fridericianum)里,一座新教教堂和一座天主教教堂并排而立,可算得上18世纪独一无二的景致。腓特烈甚至说过如果土耳其人到柏林定居,可为他们修建清真寺,后来还说:“Jeder soll nach seiner Façon selig werden”(纵然行事方式各异,但人人都是可到天堂的)。但是对犹太人,腓特烈二世却是一字不漏的继承了其前任各王的利用与歧视双重政策,一方面欢迎犹太人移居普鲁士,甚至建立了犹太区安置他们,并资助“犹太启蒙运动”代表人物摩西•门德尔松活动;另一方面又颁布种种严格法令规管,如1750年修订后的总特权条例(Revidiertes General-Privileg,1750), 1763年的犹太瓷器法规(Judenporzellanverordnung,1763)。普鲁士是欧洲第一个享有有限出版自由的君主国。在这位国王的统治下,同性恋者并不会受到迫害。
他希望彻底废除农奴制,但在地主的强烈反对下失败,仅在国王的属地上逐步实行,腓特烈二世在新开辟的地区里建立小镇和农村,让有自由身份的农民入住。当出于国务原因而需要延长农奴合同的时候,这些帮工,雇农和女仆会被问及他们雇主的情况及待遇,管理不善的雇主,其手下的雇农将有可能被调派到有妥善管理记录的雇主处。
在腓特烈二世统治时期,延续其父的教育政策,普鲁士兴建了数以百计的学校。但乡村学校为普鲁士军事扩张服务,其师资来源多为退伍军人,素质良莠不齐,只能培养出一些仅具有读写能力的国民。但无论如何,普鲁士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普及全民教育的国家(1763年)。
腓特烈二世和伏尔泰有书信来往并且曾在波茨坦会面过。他自己写有大量法文著作,是18世纪影响很大的一位作家。他1740年写下的《反马基雅维利》(Anti-Macchiavell)在欧洲非常有名。在书中,他用批评,进步的角度去分析了马基雅维利的国家政治观点。广为流传的无忧宫磨坊主传说被视为腓特烈二世对法律的一次较量。事实上,磨坊主Vogel确实因此起诉国王,国王给予其权利并从1781年豁免了他的租金。但此后该磨坊因倒塌而被拆除,而今天所谓历史上的无忧宫磨坊其实是由荷兰移民家庭van der Bosch修建的一座三层的顶楼荷兰式风磨。在威廉一世(1871年成为德国皇帝)1861年成为普鲁士国王时,他宣布该磨坊成为纪念物,并且作为免费参观的博物馆。1883年一个机翼出现损坏,结果整个风车被更换一新。
腓特烈当政时期,普鲁士各方面人才开始陆续出现,如洪堡兄弟、施泰因、哈登堡等,为普鲁士19世纪初的改革奠定人才基础。
在腓特烈二世的晚年,虽然内政与经济都因为他的勤奋治理而蒸蒸日上,但是人民却失去对国王的爱戴。人民尊敬、畏惧这位战场英雄,却背地里嘲笑他是个“终日磨麦”的老头。人民承受极端的重税而苦闷不已(连卖艺讨生活的街头艺人也被抽税),重税让腓特烈二世保有强大的常备军(16万人),同时也使他大失民心。一位英国大使曾对腓特烈晚年的新税评论说:“新的抽税方法不只抽走了人民的钱,实际上更抽走了人民对国王的感情”。[1]
逝世[编辑]
1786年8月17日,腓特烈二世于无忧宫中在他的沙发椅上安然逝世,享年74岁。他身后无子,由侄子继承,就是腓特烈•威廉二世。这时距离法国大革命仅有3年。他的意愿是在无忧宫露台他的爱犬旁下葬,但他的继任,也是他的侄子却将他葬在了波茨坦格列森教堂(Potsdam Garrison Church)的地下墓室里。1944年他棺材被移往马堡的伊丽莎白教堂。直到1952年才在路易•斐迪南的发起下被迁到霍亨索伦城堡 。但直到德国统一后1991年8月17日,这位国王才到了他想到的地方,在他生前已建好的墓穴下安身。他的话“Quand je suis là, je suis sans souci”(吾到彼处,方能无忧)。这位思想自由的共济会员在教堂里寻不得安灵。他愿意自己的爱犬离他更近一些。
人们在瓦尔哈拉神殿(Walhalla)为他塑半身像以作纪念。在他过身后人们树立很多纪念碑,最有名的是在柏林菩提树下大街腓特烈大帝骑马像。二战时塑像幸存,并在民德时期重建。
评价[编辑]
军事天才[编辑]

即使忽略他作为政治家的作为和他对立法所做的贡献,单凭他在军事上的表现,就足以使他在历史上占一席位。在西方军事历史学家的著作中,腓特烈在历代名将中的地位,可能等同于亚历山大大帝、凯撒、汉尼拔、拿破仑这四大伟人。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腓特烈初次绽放光芒。索尔战役更是腓特烈第一次试图把经过自己思考和设计的斜线式战术付诸实施。战后腓特烈写出了他最重要的军事理论著作《战争原理》(有译为军事教令,德语:Die General Principia vom Kriege)。这本书集中体现腓特烈对自己早期战争经验的总结和思考,不仅仅是形而上的战争理论,而且贴近实际,是当时最好的战争实践指南。腓特烈其实是用法文写成此书的,后来才译成德文,仅仅下发给普鲁士的将级军官,不得外传。但是他没有把法文原版的第12章翻成德文,因为这一章写的是腓特烈本人驾驭部下的经验,当然不愿意让部下看见。后来在七年战争中的1760年2月,奥地利从一位被俘虏的普鲁士少将那里得到这本书,这才流传于世,1762年这本书传到伦敦,在那里公开刻印出版。
七年战争中,腓特烈大帝遇挫愈强,以惊人的毅力和顽强以普鲁士一个小国之力,独抗法、俄、奥三大强国,其强悍程度,可与瑞典国王查理十二世相媲美。罗斯巴赫会战更是腓特烈斜线阵势完美的表演之一,今天被美国西点军校选作那个时代的经典战役,以大模型重现在它的军事博物馆陈列中。军事史家亦把此战与洛伊滕会战许为腓特烈大帝军事艺术的巅峰之作,就象拿破仑的奥斯特里茨会战一样。仅凭这两场会战,腓特烈就完全奠定了其作为古今最伟大名将之一的地位,普鲁士的一个永远的军事神话,从此诞生。 后世拿破仑评价腓特烈大帝的时候说:“越是在最危急的时候,就越显得他的伟大,这是我们对于他能说的最高的赞誉之词”。
1785年西里西亚一年一度的秋季大演习中,英国王弟弗雷德里克王子 (约克公爵),美国独立战争中出名的康沃里斯将军,拉法叶特侯爵都来参观,并向腓特烈致敬。当时腓特烈指挥的普鲁士军队的操演方法,成为全欧洲军界竞相模仿的样板,老国王在训练场上禁不住掩口偷笑“天下英雄入我毂中矣”。
在战术层次,腓特烈可以说是近代欧洲第一战术家,比拿破仑毫不逊色。尤其是在战役层次上:当时欧洲在战略和战术之间,没有战役学这个分科,而腓特烈就是大战术的创始人,德国人口中的“大战术”,就是现代军事科学中的战役学。欧洲军事学从古斯塔夫开始走入近代化,经过杜伦尼、马尔博罗、欧根、萨克森等历代名将的探索与尝试,到腓特烈手中,不仅从实践上,而且从理论上给以总结。他所确立的作战原则,例如“保护你的侧翼和后方、迂回敌人的侧翼和后方”,“我们注意力的目标,应该是敌人的军队”等等,直接指导了拿破仑。可以说在战役指挥上,腓特烈是拿破仑的启蒙老师。
拿破仑于之后击败普鲁士时,曾经站在腓特烈大帝的墓旁说到:“假如他还活着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在这里。”从此可看出腓特烈大帝军事能力的地位。
琐事[编辑]
腓特烈二世在无忧宫举办长笛音乐会
他对所有艺术都感兴趣,他自己起草设计了波茨坦的无忧宫,并聘请建筑师克诺伯斯多夫兴建。他收有很多名画,吹得一口好长笛(长笛教师 Johann Joachim Quantz)还作曲。他于1747年在无忧宫与作曲家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会面。
除了母语德语,腓特烈二世还能说法语、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他能听得明白拉丁语,古希腊语和希腊语,还有希伯来语。他晚年的时候,还去学习了斯拉夫语、巴斯克语。
纪念[编辑]
2012年是腓特烈二世诞辰300周年。无忧宫、德意志历史博物馆等地将举办一系列展览以纪念。同时,其生日的1月24日晚,柏林举办腓特烈主题音乐会,现任德国总统沃尔夫将出席并致辞。出版业界也推出一系列有关腓特烈的书籍,其中,有关于所有有关其生平的《腓特烈辞典》。
家族树[编辑]
腓特烈•威廉
勃兰登堡选帝侯 Louise Henriette of Orange-Nassau
恩斯特•奥古斯特
汉诺威选帝侯 索菲娅
汉诺威选帝侯夫人 George William
Duke of Brunswick-Lüneburg
Eleonore d'Esmier d'Olbreuse




腓特烈一世
普鲁士国王 索菲亚•夏洛特
普鲁士王后 乔治一世
大不列颠国王 Sophia Dorothea
of Celle




腓特烈•威廉一世
普鲁士国王 索菲亚•多萝西娅
普鲁士王后

腓特烈二世

参见[编辑]
• 古典音乐作曲家列表
• 腓特烈荣誉座,以腓特烈大帝命名的星座
注释[编辑]
1. ^ (美)威尔•杜兰著、幼狮文化公司译,《世界文明史‧第十卷‧卢梭与大革命》(北京:东方出版社,1998),页447
参考文献[编辑]
• Gedanken und Erinnerungen des Preußenkönigs., ISBN 3-88851-167-4
• Theodor Schieder: Friedrich der Große – Ein Königtum der Widersprüche. ISBN 3-548-26534-0
• Karl Otmar von Aretin (Mitverf.): Friedrich der Große. Herrscher zwischen Tradition und Fortschritt. ISBN 3-570-05104-8
• Oswald Hauser (Hrsg.): Friedrich der Große in seiner Zeit. ISBN 3-412-08186-8
• Johannes Kunisch: Friedrich der Große. Der König und seine Zeit. Beck, München 2004, 624 S., ISBN 3-406-52209-2
• Ingrid Mittenzwei: 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Berlin, 1979
• Dieter Wunderlich: Vernetzte Karrieren. Friedrich der Große, Maria Theresia und Katharina die Große., ISBN 3-7917-1720-0
• S. Fischer-Fabian: Preußens Gloria
• Peter Lill: Friedrich der Große, Anekdoten. Ullstein Verlag 1991, ISBN 3-548-34865-3
• Christian Graf von Krockow: Friedrich der Grosse. Ein Lebensbild. Verlag :Bastei Lübbe, ISBN 3-404-61460-7.
• Wolfgang Venohr: Der große König Verlag Gustav Lübbe 1995, ISBN 3-7857-0681-2
• Wolfgang Venohr: Fridericus Rex, Friedrich der Große-Porträt einer Doppelnatur Verlag Gustav Lübbe 1985 und 2000, ISBN 3-7857-2026-2
• 顾剑 《普鲁士腓特烈大帝的生平战役》
• Dennis Showalter "The Wars of Frederick the Great" 1996年英文版
• Christopher Duffy "Frederick the Great: A Military Life" 1985年英文版
• Theodore Dodge "Great Captains" 1889年英文版
• 富勒 《西洋世界军事史》 1981年中文版

前任:
腓特烈•威廉一世
普鲁士国王
1740年—1786年 继任:
腓特烈•威廉二世


腓特烈•威廉二世[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威廉二世
普鲁士国王、勃兰登堡选侯

在位 1786年8月17日—1797年11月16日
出生 1744年9月25日
普鲁士王国柏林

去世 1797年11月16日(53岁)
普鲁士王国波茨坦

前任 腓特烈二世

继任 腓特烈•威廉三世

王室 霍亨索伦王朝

父亲 普鲁士王子奥古斯特•威廉

母亲 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主路易丝•艾米莉娅

(胖威廉)腓特烈•威廉二世(Friedrich Wilhelm II,1744年9月25日-1797年11月16日)霍亨索伦王朝的普鲁士国王(1786年8月17日—1797年11月16日在位)。
有别于前任国王实施25年的谨慎外交,他在任内推行强权政治,获得前所未有的领土增长率。这让普鲁士成为德意志人与波兰人混合的“双民族国家”,并从实际上的次强,晋升为名副其实的列强(great power)。但是,因为他疏于军备改革,普鲁士的战力逐渐下降,无法因应法国大革命之后新局势的挑战。他的宗教文化政策是以振兴新教传统来对抗理性启蒙;此外,他大力赞助文艺建设,使得普鲁士的文化软实力大幅上升,包括1788年在柏林建造著名的勃兰登堡门。
目录
[隐藏]
• 1出身与早年生活
• 2普鲁士国王
o 2.1内政改革
o 2.2神秘主义与新教抬头
o 2.3强权外交与领土遽增
• 3婚姻与子女
• 4注释
• 5参考资料
出身与早年生活[编辑]
腓特烈•威廉二世是普鲁士王子奥古斯特•威廉与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爵斐迪南•阿尔布雷希特二世的女儿路易丝•艾米莉娅的儿子,生于柏林。奥古斯特•威廉亲王是腓特烈•威廉一世的第五子,腓特烈二世的弟弟。他母亲的姐姐是腓特烈二世的王后。由于腓特烈二世没有子嗣,他的父亲奥古斯特•威廉成了普鲁士王位的继承人。1758年父亲去世,他成了普鲁士的王储。
腓特烈•威廉长相英俊,年幼时性格随和,但做什么事都不能持之以恒,心理素质不高,意志薄弱,缺乏主见。他天资聪明,爱好文艺。在他的倡导下,普鲁士的文化事业非常兴旺。他曾是音乐家莫扎特、贝多芬的赞助人,本人也是一个有才华的大提琴家。他的私人交响乐队享誉欧洲。[1]在他的王储时代,腓特烈二世曾聘任他许多的职位,然而腓特烈二世对他的性格和周围环境公开地表现出疑虑。
普鲁士国王[编辑]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
内政改革[编辑]
1786年腓特烈二世去世后,腓特烈•威廉继承了普鲁士王位成为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他刚上任的一些政策似乎使人们消除了疑虑:他减轻了人民的负担、改革沉重的法国式的征税制度、通过减少缴纳关税来鼓励贸易、修建道路和水渠,还对教育进行改革。这一切使腓特烈•威廉二世很受民众欢迎。比起前任的腓特烈大帝,缺乏赫赫战功的新国王虽然没有得到人民的太多敬重,但却比前任广受爱戴,甚得民心。
神秘主义与新教抬头[编辑]
但没过多久,腓特烈•威廉二世就表现出意志薄弱,缺乏主见的弱点,他完全处于一个叫约翰•克里斯托福•冯•沃尔纳(Johann Christoph von Wöllner)的神秘主义者的影响之下,以至于冯•沃尔纳成为实际的首相。1788年,腓特烈•威廉二世颁布了“宗教敕令”,确认了宗教信仰的自由(给予犹太人、门诺会与摩拉维亚弟兄会充分的保护),[2]维护基督教反抗“启蒙运动”,加以诸多限制,如限制传教,限定神职人员只能信仰新教;同年12月18日,制定了一套严厉的出版物审查制度,以压制言论自由。虽然沃尔纳的宗教政策遭到很多批评,但这实际上被证明是让普鲁士国家稳定的重要因素。
国王虽然好色而情妇众多,但是非常虔诚地信仰新教。这个政策导向使普鲁士的宗教热情被重新唤醒,文艺学术也在国王的赞助下而变得文化兴盛、人才辈出。过去穷酸、粗线条与过度理性的普鲁士逐渐在消失,柏林市内的文艺沙龙和政治沙龙开始欣欣向荣,成为德意志浪漫主义的大本营。[3]
强权外交与领土遽增[编辑]
若跟前任国王互相比较,腓特烈•威廉二世的个性与晚年的腓特烈大帝完全相反,他信仰虔诚、好色多欲、心地善良、情绪冲动、积极进取、雄心勃勃。因此他一上台,就打破前任国王谨慎小心的外交政策(腓特烈大帝在七年战争后,曾发誓说:“以后我连一只猫都不会去攻击了。”),推行大胆轻佻的强权外交,并在一连串的好运之下,获得巨大的成功。[4]
1787年,联省共和国发生反对联省共和国执政威廉五世的起义。9月13日,腓特烈•威廉二世为了保护他的妹妹──威廉五世的妻子而入侵联省共和国(获得英国首相小皮特的支持)。联省共和国各省在普鲁士军队入侵下纷纷投降,威廉五世复辟(普-荷-英同盟成立)。1790年,普鲁士参与了俄奥对抗土耳其的战争并获得胜利,但并没有获得领土,这场战争后普鲁士放弃了腓特烈二世以来的反奥传统。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腓特烈•威廉二世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同为最顽固的反对法国大革命的欧洲君主。1791年,腓特烈•威廉二世与利奥波德二世在皮尔尼茨会晤,发表皮尔尼茨宣言,宣称要以武力对待法国革命。1792年2月,腓特烈•威廉二世与利奥波德二世缔结第一次反法同盟,这是后来欧洲形成的一系列反法联盟的基础。但是,同年普军在局部性的瓦尔密战役中输给革命后的法军,腓特烈•威廉二世立刻撤出普军,全力往东去瓜分波兰。

三国瓜分波兰示意图
18世纪80年代,被普鲁士、奥地利、俄罗斯第一次瓜分后的波兰的中小贵族和新兴的资产阶级代表掀起爱国运动。波兰与普鲁士结盟之后,于1791年通过《五三宪法》。1792年,俄罗斯入侵波兰,普鲁士背叛了与波兰的军事同盟,出兵攻占波兰领土。1793年1月23日,普鲁士与俄罗斯完成第二次瓜分波兰,普鲁士得到了格但斯克和托伦、波兹南等大波兰地区,共5.8万平方公里、110万人口;俄罗斯获得相当于今日的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部的领土;奥地利由于忙于反对法国大革命没有参加这次瓜分。1794年3月,波兰民族英雄塔杜什•科希丘什科领导波兰人民在克拉科夫举行民族起义,4月占领华沙,建立革命政权。11月,俄军在普、奥配合下,将起义镇压下去。1795年10月,俄、普、奥3国签订第三次瓜分波兰的协议:俄占立陶宛、西白俄罗斯、库尔兰、沃伦西部、西乌克兰大部;奥占包括克拉科夫、卢布林在内的全部小波兰地区和马佐夫舍一部分;普占其余的西部地区,其中包括华沙和马佐夫舍的余部,面积 5.5万平方公里、人口100万。至此,波兰灭亡。
为了维护普鲁士在波兰的利益,1795年普鲁士以及西班牙、黑森-卡塞尔与法兰西共和国签定巴塞尔和约,法国归还了在反法战争中占领的莱茵河以东的领土,允许莱茵河以东的北德地区成为普鲁士的势力范围。第一次反法同盟失败。普鲁士被多数君主国视为叛徒,在欧洲被俄、法之外的国家敌视。
腓特烈•威廉二世在位期间,普鲁士的国土面积由30万平方公里增加到87万平方公里,人口从540万增加到870万。但普鲁士在欧洲的威望下降,政府无能,财政因为减税与浪费而一片混乱,国债高达4800万塔勒;军队虽扩张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数量——近24万(189,000步兵和48,000骑兵)但守旧老化的情形日趋严重。1797年11月16日腓特烈•威廉二世在波茨坦去世,留下一个近乎破产的国家。
婚姻与子女[编辑]
腓特烈•威廉二世一生结婚两次,有四子四女:
• 1765年6月14日,腓特烈•威廉二世与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爵卡尔一世的女儿,他的姑表妹伊丽莎白(Elisabeth Christine Ulrike,1756年—1840年)结婚,有一女,二人于1769年离婚。
• 长女弗里德里克•夏洛特•乌尔里克•卡塔琳娜(Friederike Charlotte Ulrike Katharina,1767年5月7日—1820年8月6日),1791年与英王乔治三世的次子约克公爵腓特烈结婚。
• 1769年7月14日,腓特烈•威廉二世与黑森-达姆施塔特伯爵路德维希九世的女儿弗里德里克•路易丝(Friederike Luise,1751年—1805年)结婚,有四子三女:
• 长子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1770年—1840年),普鲁士国王。
• 次女弗里德里克•克里斯汀妮•艾米莉娅•威廉敏妮(Friederike Christine Amalie Wilhelmine,1772年—1773年)
• 次子腓特烈•路德维希•卡尔(Friedrich Ludwig Karl,1773年—1796年),1793年与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公爵卡尔二世的女儿弗里德里克•卡洛琳•索非亚•亚历山德琳(Friederike Karoline Sophie Alexandrine,1778年—1841年)结婚,有二子一女。路德维希去世后,弗里德里克先后嫁给了索尔姆斯-布劳恩菲尔斯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和汉诺威国王恩斯特•奥古斯特一世。
• 三女弗里德里克•路易丝•威廉敏妮(Friederike Luise Wilhelmine,1774年—1837年),1791年嫁给奥兰治的威廉亲王,日后的荷兰国王威廉一世。
• 四女奥古斯塔•克里斯汀妮•弗里德里克(Auguste Christine Friederike,1780年—1841年),1797年与未来的黑森-卡塞尔选侯威廉二世结婚。
• 三子腓特烈•亨利•卡尔(Friedrich Heinrich Karl,1781年—1846年)
• 四子腓特烈•威廉•卡尔(Friedrich Wilhelm Karl,1783年—1851年),1804年与黑森-霍姆堡伯爵腓特烈五世•路德维希的女儿玛利亚•安娜•艾米莉娅(Maria Anna Amalie)结婚,有四子四女。
此外,腓特烈•威廉二世有多名情妇,并与她们有多位私生子女。其中一名私生子弗里德里希•威廉•冯•勃兰登堡日后成为普鲁士首相。
注释[编辑]
1. ^ Feldhahn, Ulrich. Die preußischen Könige und Kaiser (German). Kunstverlag Josef Fink, Lindenberg. 2011: 15–16. ISBN 978-3-89870-615-5.
2. ^ Clark, Christopher. Iron Kingdom: The Rise and Downfall of Prussia, 1600 to 1947. Cambridge, MA: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270.
3. ^ 赛巴斯提安•哈夫纳著,周全译,《不含传说的普鲁士》,第三章
4. ^ 赛巴斯提安•哈夫纳著,周全译,《不含传说的普鲁士》,第三章
参考资料[编辑]
• (德)赛巴斯提安•哈夫纳著,周全译,《不含传说的普鲁士》
• (英)佩里•安德森著,刘北成、龚晓庄译,《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
• (美)威尔•杜兰著、幼狮文化公司译,《世界文明史‧第十一卷‧拿破仑时代》
前任:
腓特烈二世
普鲁士国王
1786年—1797年 继任:
腓特烈•威廉三世


腓特烈•威廉三世[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威廉三世
普鲁士国王、勃兰登堡选侯

在位 1797年11月16日—1840年6月7日
出生 1770年8月3日
普鲁士王国波茨坦

去世 1840年6月7日(69岁)
普鲁士王国柏林

前任 腓特烈•威廉二世

继任 腓特烈•威廉四世

配偶 1.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的路易丝
2.奥古斯塔•哈拉赫(贵庶通婚)
子嗣 腓特烈•威廉
威廉•路德维希
夏洛特
弗里德莉克
卡尔
亚历珊德琳
斐迪南
路易丝
阿尔布雷希特
王室 霍亨索伦王朝

父亲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

母亲 黑森-达姆施塔特公主弗里德莉克•路易丝

腓特烈•威廉三世(德语:Friedrich Wilhelm III,1770年8月3日-1840年6月7日),或译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霍亨索伦王朝的普鲁士国王(1797年11月16日—1840年6月7日在位)。
目录
[隐藏]
• 1早年生活
• 2反法战争和拿破仑战争
• 3普鲁士的改革
• 4晚期统治
• 5婚姻与子女
• 6参考书目
早年生活[编辑]
腓特烈•威廉三世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与黑森-达姆施塔特公主弗里德里克•路易丝的长子,1770年8月3日生于波茨坦。在他幼年时,他父亲正与情妇威廉敏妮•冯•利希特瑙(Wilhelmine Enke, Gräfin von Lichtenau)打的火热,将小腓特烈•威廉交给家庭教师抚养。他常在腓特烈二世时代的老兵汉斯•冯•布伦蒙塔尔伯爵(Hans Graf von Blumenthal)的领地帕雷茨生活,与汉斯的儿子一起长大。腓特烈•威廉在帕雷茨的生活非常开心,以至他长大后买下了这块领地。腓特烈•威廉是个忧郁的人,个性优柔寡断,虔诚忠实。
腓特烈•威廉青年时代加入了普鲁士军队,1784年成为中尉,1790年晋升上校。他参加了1792年至94年的反法战争。
1797年11月16日,腓特烈•威廉的父亲去世,他继位成为普鲁士国王。
反法战争和拿破仑战争[编辑]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
成为国王后的腓特烈•威廉三世在第二次反法同盟中保持中立,普鲁士在欧洲的威望下降。1803年,普鲁士的中立立场使他得到了希尔德斯海姆和帕德博恩教区、明斯特教区的一部分、库尔美因茨的艾希斯菲尔德、爱尔福特等地。1805年8月24日,腓特烈•威廉三世与法国皇帝拿破仑签定条约,法国将汉诺威让给普鲁士,普鲁士保持在未来战争中的中立态度。俄罗斯曾诱劝普鲁士加入反法同盟,但腓特烈•威廉三世由于对拿破仑的恐惧和汉诺威的诱惑没有出兵。奥斯特里茨战役后,神圣罗马帝国瓦解,拿破仑建立了依附于法国的莱茵联邦,这威胁到了普鲁士的利益,引起了普鲁士的不安。

拿破仑进驻柏林,1807年10月27日
由于拿破仑在与英国和谈中表示出将汉诺威归还英国的想法,普鲁士宫廷感觉受到了欺骗,反法情绪高涨。1806年7月25日,普鲁士与俄罗斯签订条约,第四次反法同盟形成。在1806年10月的耶拿-奥厄施塔特战役中,普鲁士军队由于武器落后、战术保守、动作迟缓,几乎全军覆没,连普军总司令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爵卡尔•威廉•斐迪南也光荣牺牲。10月27日,拿破仑进驻柏林,普鲁士王室逃亡东普鲁士,受到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保护。
1807年6月弗里德兰战役后,法军占领整个普鲁士领土。7月9日普法签订提尔西特和约,普鲁士割让16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普属波兰的绝大部分领土(第二次、第三次瓜分波兰所得,以及第一次瓜分波兰所得领土的南半部),以及易北河以西的全部领土,并赔款1.3亿法郎。普鲁士王国只剩下了“旧普鲁士”、勃兰登堡、波美拉尼亚和西里西亚四个省。易北河以西的领土被拿破仑整合为威斯特法伦王国,他的弟弟热罗姆成为国王;普属波兰成为华沙公国。
1812年,普鲁士出兵2万助法国入侵俄罗斯。同年底,法国在俄罗斯惨败,普俄签署停战协议,次年3月普鲁士对法开战。俄罗斯、普鲁士、英国、瑞典、西班牙、葡萄牙结成第六次反法同盟。普鲁士将军格布哈德•冯•布吕歇尔在战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莱比锡战役联军胜利后,普军直指巴黎,在受到几次挫败后1814年3月31日联军进驻巴黎。在次年拿破仑百日复辟后,各国结成第七次反法同盟。布吕歇尔与英军统帅威灵顿公爵阿瑟•韦尔斯利在滑铁卢战役中将拿破仑彻底打败。
维也纳会议使普鲁士重新得到拿破仑战争失去的领土,但在瓜分萨克森时,与其他列强发生分歧,几乎与英、法、奥发生战争,后来达成了妥协。普鲁士得到了三分之二的萨克森领土和莱茵河沿岸的土地,而将波兰让给俄罗斯。普鲁士成为德意志邦联内德语居民占优势的唯一强国,以及欧洲列强之一。
普鲁士的改革[编辑]

腓特烈•威廉三世的雕像
1806年普鲁士在耶拿和奥厄施塔特惨败后,普鲁士首相卡尔•施泰因男爵(Heinrich Friedrich Karl Reichsfreiherr vom und zum Stein)开始推行改革,其措施包括让公民参与政治以唤醒其民族主义情感;释放农奴;实行地方自治;改组中央政府机构等。
施泰因在拿破仑的压力下被解职后,卡尔•奥古斯特•冯•哈登堡侯爵(Karl August Fürst von Hardenberg)于1810年继承了他的改革事业。他宣布工商业自由、取消行会特权等。另外格哈德•冯•沙恩霍斯特将军开始对普鲁士军队进行改革,设立了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并发布了《普遍兵役制》。
威廉•冯•洪堡对普鲁士的教育进行了改革,他重新改革了普鲁士引以为傲的义务教育制度,让所有阶层的子女都有相同的机会接受教育;创建了柏林洪堡大学。此后,布累斯劳大学、波恩大学陆续建立。
腓特烈•威廉三世曾对从拿破仑占领下的哈勒大学逃出来的教授们讲到:“这个国家必须用它精神上的力量来弥补它物质上的损失。正是因为贫穷,所以要办教育。我还从未听说过一个国家是因为办教育而办穷了的,办亡国了的。教育不仅不会使国家贫穷,恰恰相反,教育是摆脱贫困的最好手段!”国王甚至喊出了这样的口号:“大学是科学工作者无所不包的广阔天地,科学无禁区,科学无权威,科学自由!”
教育改革为普鲁士迟到的工业化飞速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科学技术人才基础,成为普鲁士重新崛起的动力。
晚期统治[编辑]
拿破仑战争后,腓特烈•威廉三世的统治变得保守,奥地利外交部长克莱门斯•梅特涅对他有一定影响。他不仅没有实现给普鲁士一部宪法的诺言,还强烈制止立宪运动。作为神圣同盟的一员,普鲁士出兵镇压了西班牙、意大利、波兰等地的革命。他在位的最后25年里,普鲁士受限于外部俄奥联盟的规范(1818年亚琛会议上挫败),以及内部离心力量的影响(西部大量的天主教城市抗拒新教国策),国势渐弱。
腓特烈•威廉三世于1840年6月7日在柏林去世,终年69岁。
婚姻与子女[编辑]

腓特烈•威廉三世与王后路易丝
腓特烈•威廉三世在1793年12月24日与表妹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公爵卡尔二世的第三女路易丝•奥古斯苔•威廉明妮•阿玛莉埃(Luise Auguste Wilhelmine Amalie,1776年3月10日—1810年7月19日)结婚,有五子四女:
• 长子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1795年10月15日—1861年1月2日),继位成为普鲁士国王。 1823年与巴伐利亚王国的伊丽莎白公主结婚,无嗣。 享年65岁。
• 次子威廉•路德维希(Wilhelm Ludwig,1797年3月22日—1888年3月9日),1829年与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公国的奥古斯塔郡主结婚,1861年成为普鲁士国王,1871年成为德意志帝国皇帝。 有一子一女,享年91岁。
• 长女腓特烈卡•路易丝•夏洛特•威廉敏娜(Friederike Luise Charlotte Wilhelmine,1798年7月13日—1860年11月1日),1817年与俄罗斯帝国的尼古拉•巴甫洛维奇大公(未来的俄皇尼古拉一世)结婚,改信东正教并改名亚历山德拉•费奥多罗芙娜(Александра Фёдоровна),后成为俄罗斯帝国的皇后,享年62岁。
• 次女弗里德里克•奥古斯特•卡洛琳•阿玛莉(Friederike Auguste Karoline Amalie,1799年—1800年)
• 三子腓特烈•卡尔•亚历山大(Friedrich Karl Alexander,1801年6月29日—1883年1月21日),1827年与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卡尔•弗里德里希的女儿玛莉•路易丝结婚,有一子二女, 81岁时去世。 她的妹妹奥古斯塔后来嫁给了卡尔的次兄威廉•路德维希。
• 三女弗里德里克•威廉敏娜•亚历珊德琳•玛莉•海伦(Friederike Wilhelmine Alexandrine Marie Helene,1803年2月23日—1892年4月21日),1822年嫁给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保罗•弗里德里希,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弗里德里希•弗朗茨二世之母。
• 四子斐迪南•弗里德里希•尤利乌斯•利奥波德(Ferdinand Friedrich Julius Leopold,1804年—1806年)
• 四女路易丝•奥古斯特•威廉敏娜•阿玛莉(Luise Auguste Wilhelmine Amalie,1808年2月1日—1870年12月6日),1825年嫁给荷兰国王威廉一世的小儿子腓特烈。
• 五子腓特烈•亨利•阿尔布雷希特(Friedrich Heinrich Albrecht,1809年10月4日—1872年10月14日),1830年与荷兰国王威廉一世的女儿玛丽安妮结婚,1849年离婚,有一子三女。
腓特烈•威廉三世在1824年续娶了奥古斯塔•冯•哈拉赫女伯爵(Auguste Gräfin von Harrach)为第二任妻子,并封她为利格尼茨女亲王(Fürstin von Liegnitz),二人没有子嗣。
参考书目[编辑]
• 《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历史》 ISBN 7500002653
• 吕中元 《画说拿破仑战争史》 ISBN 7506811596
• 王忠和 《新编德国王室史话》 ISBN 7530635239
• 李工真 《德意志道路——现代化进程研究》 ISBN 7-307-04521-4
腓特烈•威廉三世
霍亨索伦王朝
出生于: 1770年8月3日 逝世于: 1840年6月7日
前任:
腓特烈•威廉二世
普鲁士国王
1797年—1840年 继任:
腓特烈•威廉四世


腓特烈•威廉四世[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威廉四世



在位 1840年6月7日—1861年1月2日
王朝
霍亨索伦王朝

双亲 父亲: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
母亲: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郡主路易丝

出生 1795年10月15日,
普鲁士柏林

去世 1861年1月2日,
普鲁士波茨坦

腓特烈•威廉四世(Friedrich Wilhelm IV von Preußen,1795年10月15日-1861年1月2日),霍亨索伦王朝的普鲁士国王,1840年至1861年在位。
生平[编辑]
腓特烈•威廉少年时曾在1814年参加解放战争,对抗拿破仑的军队。他对建筑学及风景园林颇有兴趣,是当时著名建筑家卡尔•弗里德里希•申克尔的老主顾。他在1823年与表妹巴伐利亚公主伊丽莎白•卢多维卡 (Elisabeth Ludovika von Bayern) 结婚。二人没有子女。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
1848年3月,1848年革命爆发。这位国王想以军队镇压革命,但在3月19日就决定撤军,并自任政府元首。他马上投入德国统一的事业,组成了一个自由主义政府,并召开国民议会和下令草拟普鲁士王国宪法。但是,腓特烈•威廉在后来确定自己的地位稳固后,就马上命令军队包围柏林并在12月解散议会。
虽然如此,他仍然支持统一运动。于是,在1849年4月3日,法兰克福国民议会邀请他出任统一德国的皇帝,却被他拒绝。腓特烈•威廉认为自己不能接受“拾取在沟渠上的皇冠”,结果令议会被迫解散。他尝试成立爱尔福特联盟议会 (Erfurter Union) ,企图统一德国而排除奥地利于统一德国之外。然而,基于奥地利的强烈反对,他被迫放弃计划,在1850年11月29日签署奥尔米茨条约。
虽然腓特烈•威廉四世反对民主的国民议会,却没有恢复官僚统治。他始终成立了一个新的宪法,设置两会制的议会,由贵族代表上议院、下议院则由民选产生。下议院由所有纳税人选出,但选举资格则基于缴税额,所以不能实现普选。宪法容许国王任命部长的权力,并重建了保守的地方议会与州份议会,也保证国王能操纵军队与官僚。这种制度比以前更为自由,但始终是一种保守制度,让国王、贵族与军队阶层掌握大权。这种宪法一直到1918年普鲁士王国被废除后宣告结束。
1857年,腓特烈•威廉被中风影响,身体局部瘫痪并患上精神病。所以,从1858年开始,他的弟弟威廉出任摄政王,直到兄长在1861年去世。摄政王后来即位,成为威廉一世。

前任:
腓特烈•威廉三世
普鲁士国王
1840年—1861年 继任:
威廉一世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腓特烈•威廉四世



威廉一世 (德国)[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威廉一世

威廉一世
普鲁士国王
在位 1861年1月2日—1888年3月9日
(27年67天)
加冕
1861年10月18日(64岁)
前任 腓特烈•威廉四世

继任 腓特烈三世

德意志皇帝
在位 1871年1月18日—1888年3月9日
(17年51天)
继任 腓特烈三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出生 1797年3月22日
普鲁士王国柏林

过世 1888年3月9日 (90岁353天)
德意志帝国柏林

配偶 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的奥古斯塔(1829年-1888年结婚)
子嗣 腓特烈三世
巴登大公夫人路易丝
父亲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

母亲 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郡主路易丝

威廉一世(德语:Wilhelm I,1797年3月22日-1888年3月9日),全名威廉•腓特烈•路德维希(Wilhelm Friedrich Ludwig),普鲁士国王(1861年1月2日—1888年3月9日),1871年1月18日就任德意志帝国第一任皇帝。他死后,因为德意志统一的伟大成就,被其孙威廉二世尊为大帝,号称“威廉大帝”。
早期生活和军事生涯[编辑]

威廉王子和画家弗朗茨•克吕格骑马并行,1836年
威廉一世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的第二子,母亲为路易斯王后。由于没有预料到会登上王位,威廉亲王并没有接受多少教育。1814年2月入伍参与反拿破仑战争,服役报告称他是一名勇敢的士兵。1815年后,他也成为一个有魅力的外交家。1848年他成功地粉碎了针对其兄长腓特烈•威廉四世的政变,得到“霰弹亲王”的绰号。1857年,无子女的腓特烈•威廉四世中风,身体局部瘫痪,然后精神失常无法料理国事,1858年10月威廉亲王出任摄政。
威廉一世于生涯中对普鲁士实施军事改革,普鲁士许多的军事作风都源自于他,老毛奇被任命掌管参谋本部也要归功于威廉一世。 若无威廉一世的军事改革,俾斯麦所实施的数场战争在军事层面上或许都无法进展顺利。
国王和皇帝[编辑]
1861年1月2日,腓特烈•威廉四世逝世,威廉亲王登基为普鲁士威廉一世。他登位后,国王和议会仍然不和。他比他兄长较少干预政治,一般被认为是一个政治中立的人。但他只不过是寻找一个谨慎的解决方法,去解决斗争:他任命保守派的奥托•冯•俾斯麦为首相。根据普鲁士宪法,首相只需对听从国王,并不需要搭理议会。虽然俾斯麦说他和威廉的工作关系是一个臣子对他的长官尽忠,实际上俾斯麦拿着管理内政和外交的实权。数次与威廉不同意见,俾斯麦扬言辞职,威廉只好同意俾斯麦的做法。
普军在普法战争取胜,1871年1月18日,威廉在巴黎凡尔赛宫称帝,亦即德意志皇帝(Deutscher Kaiser)。仪式过后,北德意志邦联(1867-1871) 转改为德意志帝国 ("Kaiserreich", 1871-1918) 。德意志帝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皇帝是君主们的国家元首和总统。君主包括巴伐利亚、符腾堡与萨克森国王;巴登和黑森大公;汉堡、吕贝克和不莱梅参议院等。威廉不情愿地接受“德意志皇帝”的名号。他曾提议“德国皇帝(Kaiser von Deutschland)”的名号,但明显地君主们不会接受。

威廉在凡尔赛宫正式登基为皇帝
在俾斯麦的回忆录里,俾斯麦认为威廉是一个传统、谦恭、绝对有礼的绅士,是名副其实的普鲁士军官。他有些判断偶尔会被“妇人之仁”所影响。
1878年5月11日,叛乱者马克斯•霍德尔(Max Hödel)在柏林企图行刺皇帝威廉一世,但失败。同年6月2日,卡尔•诺比林格(Karl Nobiling)试图行刺,伤了威廉之后自尽。这成为清除社会主义法于1878年10月21日设立的原因。法例由俾斯麦的政府提出,并受到国会的大力支持。法例目的是打击社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行动,并剥夺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合法地位。它禁止所有党组织、工人大众组织、社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刊物,并可用以裁决或充公社会主义者的文学作品,但又给予社会民主主义者赔偿。法例每二、三年扩大一次。虽然惩罚严重,社会民主党影响继续扩大。基于大量工人阶级行动的压力,法例于1890年10月1日被废除。
家庭[编辑]
1829年1月11日,威廉一世在柏林与表侄女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卡尔•弗里德里希的二女儿玛丽•路易丝•奥古斯塔•卡特琳公主(Marie Luise Auguste Katharine,1811年9月30日—1890年1月7日)结婚,有一子一女:
• 子腓特烈•威廉•尼库劳斯•卡尔(Friedrich Wilhelm Nikolaus Karl,1831年10月18日—1888年6月15日),1888年任德国皇帝兼普鲁士国王,称腓特烈三世。
• 女路易丝•玛丽•伊丽莎白(Luise Marie Elisabeth,1838年12月3日—1923年4月23日),1856年与巴登大公弗里德里希一世结婚,有二子一女。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威廉一世 (德国)

前任:
无 德意志皇帝
1871年—1888年 继任:
腓特烈三世

前任:
腓特烈•威廉四世
普鲁士国王
1861年—1888年
规范控制
• WorldCat

• VIAF: 121621349

• LCCN: n80149385

• ISNI: 0000 0001 1063 0020

• GND: 118632884

• SUDOC: 027764486

• BNF: cb113442872(数据)


• 德国主题首页

• 普鲁士主题首页

• 历史主题首页

• 人物主题首页
分类:
• 1797年出生
• 1888年逝世
• 开国君主
• 德意志帝国皇帝
• 普鲁士国王
• 霍亨索伦王朝

腓特烈三世 (德国)[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腓特烈三世

在位 1888年3月9日-1888年6月15日
(99天)
前任 威廉一世

继任 威廉二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出生 1831年10月18日
普鲁士波茨坦新王宫

过世 1888年6月15日(56岁)
德国普鲁士波茨坦

配偶 腓特烈皇后 (1858年1月25日结婚-1888年6月15日,30年142天)
父亲 威廉一世

母亲 萨克森-魏玛郡主奥古斯塔

宗教 加尔文主义

腓特烈三世(Friedrich III,1831年10月18日-1888年6月15日),全名为腓特烈•威廉•尼克劳斯•卡尔(Friedrich Wilhelm Nikolaus Karl),德意志皇帝和普鲁士国王,1888年3月9日—6月15日在位,由于只在位99天,他也被称为“百日皇帝”(德语:100 Tage Kaiser)。他是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与萨克森-魏玛郡主奥古斯塔唯一的儿子。
目录
[隐藏]
• 1早期生活
• 2国王和皇帝
• 3子女和后嗣
• 4外部链接
早期生活[编辑]
1858年腓特烈和英国的维多莉亚长公主结为夫妇。维多莉亚公主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和艾伯特亲王的长女,也是腓特烈的表妹(二人都是梅克伦堡-米罗公爵卡尔•路易斯•弗里德里希的玄孙),她受过严格的教育,也知道皇室公主对于她丈夫有利的影响。
在1861年,腓特烈的父亲威廉一世即位,腓特烈被立为储君。他曾成功指挥过1866年的普奥战争和1870年的普法战争。
1871年,腓特烈成为德意志皇位继承人。由于长期在英国逗留,他受到开明派、立宪派以及中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具有强烈的自由主义思想。他并不赞成首相俾斯麦的铁血政策,俾斯麦也从未喜欢过他。
国王和皇帝[编辑]
1888年他的父亲去世,腓特烈继承了德意志的皇位和普鲁士的王位。但在1887年5月他就患了无可救药的喉癌。由于英国医生莫瑞尔•麦肯齐的误诊,1887年也许能够治疗癌症的手术被取消。当这个错误被发现已经太晚。由这个肿瘤导致的新的肿胀使腓特烈开始窒息,等到1888年2月9日,他的气管被切开并被插入一支银色通气管。由于这操作,腓特烈无法与他的家人讲话,只能由文字表达交流。
腓特烈在位99天后去世,由他的儿子威廉二世继承王位。
子女和后嗣[编辑]
姓名 出生 逝世 备注
威廉二世
1859年1月27日 1941年6月4日 1881年和奥古斯塔•维多莉亚公主结婚;

夏洛特公主
1860年7月24日 1919年10月1日 1878年和萨克森-迈宁根公爵博恩哈德三世结婚

海因里希亲王
1862年8月14日 1929年4月20日 1888年和姨表妹黑森和莱茵大公国的伊莲妮公主结婚

西吉斯蒙德王子
1864年9月15日 1866年6月18日 一岁去世,无后
维多莉亚公主
1866年4月12日 1929年11月13日 1890年和绍姆堡-利珀的阿道夫亲王结婚 ,后来离婚, 再嫁一称为朱可夫的俄国难民
瓦尔德马王子
1868年2月10日 1879年3月27日 11岁去世,无后
索菲公主
1870年6月14日 1932年1月13日 1899年和希腊国王康斯坦丁一世结婚

玛格丽特公主
1872年4月22日 1954年1月22日 1893年和卡尔•冯•黑森-卡塞尔结婚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腓特烈三世 (德国)

• http://www.deutsche-schutzgebiete.de/kaiser_friedrich.htm
前任:
威廉一世
德意志皇帝
1888年 继任:
威廉二世

普鲁士国王
1888年

威廉二世 (德国)[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本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2007年11月29日)
请协助添加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被提出异议而移除。

威廉二世

德意志皇帝和普鲁士国王

在位 1888年6月15日-1918年11月9日
(30年147天)
前任 腓特烈三世

霍亨索伦家族首领

在位 1888年6月15日-1941年6月3日
(52年353天)
继任 威廉皇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出生 1859年1月27日
普鲁士王国柏林太子宫

过世 1941年6月3日(82岁)
荷兰多伦

配偶 奥古斯塔•维多莉亚
赫尔米内•罗伊斯•楚•格赖茨
子嗣 威廉皇储
埃特尔•弗雷德里希王子
阿达尔贝特王子
奥古斯特•威廉王子
奥斯卡王子
约阿希姆王子
不伦瑞克公爵夫人维多利亚•路易丝

弗里德里希•威廉•维克托•艾伯特•冯•霍亨索伦(Friedrich Wilhelm Viktor Albert von Hohenzollern,1859年1月27日-1941年6月3日),史称威廉二世(德语:Wilhelm II von Deutschland),末代德意志皇帝和普鲁士国王,1888-1918年在位。
目录
[隐藏]
• 1早年生活
• 2战前统治
o 2.1社会经济政策
o 2.2外交政策与步向战争
o 2.3帝国主义的道路
• 3萨拉热窝事件
• 4战争
o 4.1影子皇帝
• 5退位
• 6战后生活
• 7去世
• 8祖先
• 9婚姻和家庭
o 9.1初恋
• 10琐事
• 11文献
• 12引用和注释
早年生活[编辑]
他在1859年出生于柏林,是腓特烈三世和英国维多利亚长公主的长子。维多利亚皇后和俄国亚历山德拉皇后的母亲是姐妹,也是英王爱德华七世的姐姐。所以威廉二世是亚历山德拉皇后的姨表兄,亦即爱德华七世的外甥。
由于威廉二世出生时臀部先露出,使他罹患了厄尔布氏麻痹(Erb's Palsy),以致于左臂萎缩。从上面的相片可看出,他拍照时刻意侧着半身,巧妙凸显出功能正常的右手,并且遮掩有缺陷的左手。在很多相片中,威廉二世经常用左手戴着手套,让左手看起来比较修长,他也喜欢用左手倚着佩剑或拐杖,让自己看起来比较体面一点。
1888年3月9日威廉一世逝世后,他57岁的父亲被加冕为腓特烈三世皇帝但却在99天后死于咽喉癌,同年六月,29岁的威廉二世继位成为皇帝。
近年来的宫廷文献中有关于他出生纪录:威廉可能因为罹患严重疾病,导致脑部功能有问题。他如此的健康问题,可能使他日后性格变得充满野心而且冲动鲁莽,以及待人接物方面表现得有些骄横。这是否妨碍了他的政治前途与日常生活,历史学家还尚未有定论。若此论点属实,那威廉的施政弊病肯定是来自于他的个性,例如辞退俾斯麦。他的母亲对他的管教太严,让公婆威廉一世夫妇有机会在威廉二世面前挑拨离间。他的母亲对儿子的生理缺陷有罪恶感,不断要求要威廉二世要勤加运动,却导致威廉二世与其母亲关系非常恶劣。另外,由于腓特烈皇后出身英国王室,她常常向儿子灌输英国地位至上的概念。她坚持只称呼儿子的英语名字:威廉在德语作“Wilhelm”,但她称之“William”;次子之名字是“Heinrich”,就被称为“Henry”。未来皇帝威廉二世从小就对英国有种极为复杂的感觉,也可能因此改变他对于英国的外交政策。
战前统治[编辑]
社会经济政策[编辑]

"领航员下船"政治漫画(Dropping the Pilot)
威廉二世在未当皇帝前,其实是很仰慕俾斯麦,可是他即位后,就马上与这位铁血宰相发生冲突。这位少年皇帝不甘受制于人,想要掌握统治帝国的最高权力。于是,他在1890年解除俾斯麦的首相职务。他先后任命列奥•冯•卡普里维、克洛德维希•楚•霍恩洛厄-席林斯菲尔斯特和伯恩哈特•冯•比洛继承职务。在1909年,特奥巴登•冯•贝特曼•霍尔维格成为首相。威廉尤其尊重贝特曼•霍尔韦格的意见,并肯定他对内政事务的远大目光,例如普鲁士选举法改革。经过三年的战争后,威廉才在1917年与贝特曼•霍尔韦格分道扬镳。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首相都是高级公务员,而不像俾斯麦这样的政坛老手。威廉想避免第二个俾斯麦出现,因为他认为俾斯麦过于专横─—所有官员只能在他陪同下,才可会见皇帝。而俾斯麦退休后,一直猛烈批评威廉的政策。
在社会政策上,帝相二人的意见同样充满分歧。至少,在统治初期,威廉对社会主义组织的容忍,赢得公众的正面评价。
外交政策与步向战争[编辑]

1905年的尼古拉二世和威廉二世(左)。
威廉二世生性冲动鲁莽,故此未能在德国的对外政策上保持理性。其中一个例子是,他跟统治英国的表弟及英国一种爱恨纠缠的关系。对威廉二世而言,跟英国发生武装冲突是“最难以想象的事”;然而,随着威廉二世大量扩建海军的计划开始,德国的崛起令英国甚为忧心。在1914年,战争爆发时,他认为自己是因为其舅父所设的外交陷阱而被卷入战争。实际上,威廉未曾想到,自己的鲁莽行为已经让自己帝王的形象受损。1896年,德兰士瓦的总统保罗•克鲁格成功镇压詹森远征,威廉二世竟然用电报向德兰士瓦总统祝贺。当时布尔人与英国关系紧张,因此英国对这克鲁格电报感到极为愤怒。而在八国联军事件中,他发表演说,勉励参与战役的德军,要仿效匈奴人般攻打中国。导致德军在后来的战争中被冠上“匈奴人”的绰号。
他想为自己外交政策辩护,却屡次犯了严重的错误,反而使得外交关系更恶劣。最著名的例子,是他在1908年接受英国报章《每日电讯报》的访问。他想借此机会宣扬德英的友好关系。可是,他逞口舌之快,竟然冒犯英国、法国、俄国以及日本。他指出,德国人并不喜欢英国人、法俄两国曾煽动德国干预第二次布尔战争,以及德国的海军扩张是针对日本,而非英国。(他还讲了一句:“你们这些英国人真是疯了。”) 因为他这番激进的言论,连他的部下也噤若寒蝉。而威廉二世本人在此事之后几个月,都保持低调。比洛由于没有适当编辑并取舍当天访问的纪录就,被威廉给辞退。
虽然如此,德英两国的皇室仍然保持良好关系。在英王爱德华七世葬礼的出席名单上,威廉名列第一。
不过,这次的报导的事件已令威廉二世心理受到严重的打击。在他最后十年的统治期间,他极少参与政府事务,这是当时社会所意想不到的。
在战争前,威廉不再继续俾斯麦所倡导的:孤立法国的政策。虽然威廉二世的诚意不足,却也努力尝试法国修好—─不过因为法国之前在普法战争受到德国极大的羞辱,所以威廉二世想为两国关系破冰的计画,效果极为有限。
威廉尝试缓和法国的复仇心理,但还是跟对英国的建立外交政策一样,最后都宣告失败,这是因为他实在缺乏随机应变的能力。1906年,第一次摩洛哥危机发生─—他访问丹吉尔时,不经意地提出支持摩洛哥独立的言论,触怒了想在该地扩展势力范围的法国。所幸,外交官员表现出色,才成功在阿尔赫西拉斯会议上避免德国与法国及两者同盟正面交锋。
辞退俾斯麦以后,跟俄国签订《再保险条约》在1890年失效,威廉二世未积极与俄国洽谈如何延续该条约。这令德国失去俄国的支持,从此之后无法保证俄国在德法两国有冲突时会保持中立。威廉的性格和主张,让德国对于英法俄三国的外交政策始终摇摆不定。一方面,他坚持与奥匈帝国的同盟─—1889年,他甚至向奥皇表示,只要奥国以任何理由出兵,德军也会全力支持;此外,德国又与英国合作,甚至曾经想跟法俄两国组成强大的欧陆联盟─—威廉自认为在1905年与沙皇尼古拉二世会面后,就已经得到俄国的支持。
帝国主义的道路[编辑]
威廉二世实行帝国主义,以显示德国蒸蒸日上的国力。他积极推行著名的世界政策,具有强烈军国主义的色彩。
他欲借殖民地扩张,为德国寻找在列强群起之下的立足之地,一改以往俾斯麦以德国为核心的欧洲中心主义。
在1889年的海军演练中,英国海军邀请了威廉二世和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将军到临,以展示其军力。此后,德国不甘在海军上落后于英国,积极争取海上霸权。威廉二世批准1897年与1900年的新海军方案,实行提尔皮茨计划,企图借此赶上英国的海军力量。这与俾斯麦尝试跟英国保持良好关系的政策背道而驰。
萨拉热窝事件[编辑]
1914年6月28日,德皇的朋友奥地利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人刺杀身亡。得知好友的死讯后,威廉感到大为震惊。于是,他向奥匈帝国提供协助,支持镇压计划刺杀行动的秘密组织,甚至容许奥国以武力对付该组织的幕后黑手──塞尔维亚。威廉想在事件平息前留在柏林,但他的部下建议他按每年习惯在7月6日到北海出航。这样的建议,可能是认为皇帝必定会干预事件,利用事件提升国家威望,甚至不惜一战。但即使威廉二世自视甚高,对此事却踌躇不定。
奥国向塞尔维亚发出最后通牒,塞尔维亚于7月26日表示,除了第六条以外,接受其他所有条款:
在奥国政府指示下,塞尔维亚必须采取法律行动,惩罚在塞尔维亚境内策划或执行6月28日之刺杀事件的人士
塞尔维亚认为第六条条款违反了塞国的宪法规定,有损国家主权,所以拒绝接受此条款。威廉于7月28日赶回柏林。浏览过塞国的回应后,他回应:
“非常好。情况比我想像的更好。奥国赢了道义上的胜利。既然赢了,就再没有任何开战理由了。[奥地利外交大使] Giesl 其实应该安心留在贝尔格莱德。读过这份文件后,我不应该下达总动员的命令。”[1]
威廉在开战的最后一刻之前,是想劝奥地利和平解决事件。然而,在奥国政府还不清楚威廉二世的内心想法前,部长和将军就已经说服了高龄八十四岁的奥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于7月28日向塞尔维亚宣战。至此,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战争[编辑]
主条目:第一次世界大战

兴登堡、威廉二世与鲁登道夫;1917年1月。
虽然威廉二世野心勃勃,但他有否有意挑起战争,目前难以有定论。他的确希望德国变得强大,但他从未想要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样大规模的战争。从萨拉热窝刺杀事件到德国向俄国宣战这段时间,德皇已经知道大战将要爆发,他还是竭力争取和平。威廉二世与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在1914年7月29日会面,尝试避免战争。他乐观地解读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最后通牒,认为最坏情况之下:战争范围仅止于奥地利与塞尔维亚两国。然而,威廉的努力为时已晚。在部下的劝说之下,德皇下令总动员并开始进行施里芬计划。
当时,英国普遍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德皇的战争”(正如断言二战是希特勒的战争)。当时的看法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威廉二世要负起个人责任,就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实在有失公允。其实,在威廉二世大力鼓吹军国主义,支持德国军扩,又支持军事工业的发展(尤其是克虏伯公司),已经令德国陷入与周围国家之间的军事竞赛。当这场军事竞赛变得难以收场的时候,战争也就所难免。
据说,威廉二世签署总动员之命令时,他曾经对部下说过“你们会后悔的”。不过,他却鼓励奥地利要对塞尔维亚采取强硬政策。战争期间,威廉自任德军大元帅。
影子皇帝[编辑]

1933年的威廉二世
作为战时国务的最终决策者,威廉要承受的负担实在太沉重。当战事持续,他越来越依赖部下的意见,以至1916年后的帝国变成一个军事独裁政权,由兴登堡与鲁登道夫操控。战争期间,受到现实挫败与对胜利的幻想影响,威廉的策略始终摇摆不定。尽管如此,这位德国皇帝仍然是国家的重要象征。他监督军事生产、颁发奖章与发表演说鼓励士兵。
此外,德皇有自由任命官员的权力,掌握重要的军事指令。1915年,他撤换总参谋长小毛奇,改用埃里希•冯•法金汉。同样地,在1916年的日德兰海战后,威廉下令海军避免与英军正面冲突。
1918年,德军的最后攻势宣告失败,四面楚歌。明显地,结束战争将会是明智之举。而那时,威廉早已失去所有权力。由于他不满被部下架空权力,他尝试在战争末期的危机中争取主导权。得知德军大势已去后,他支持德国向协约国求和,以免德国为继续打仗而遭受灭顶之灾。
退位[编辑]
德国革命在柏林爆发时,威廉正在比利时斯帕的德军总部。兵变令他十分惊讶,不知应否退位。不过,他相信即使自己被迫取消德意志皇帝的称号,仍可保留普鲁士国王的身份。1918年11月9日,为求政治统一,首相巴登亲王马克西米利安突然宣布把威廉的两个封号一并废除。亲王得知只有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弗里德里希•艾伯特能控制德国的局势后,自己也在皇帝退位后辞职。
此外,德军总部首席参谋总长鲁登道夫辞职,由威廉•格勒纳接任。格勒纳向德皇保证在元帅保罗•冯•兴登堡的统领之下,德军会撤回德国并不会镇压革命。因此,德皇只好退位。威廉二世已经失去最后的支持者,就连兴登堡这个一生拥护皇帝的将军,也只能劝威廉二世退位。

荷兰多伦庄园
11月10日,威廉流亡荷兰——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中立国。《凡尔赛条约》第227条明确规定将威廉定为战犯,指他所犯的罪行侵犯了国际道德及条约的圣洁(例如德国入侵中立国比利时)。但是,荷兰的威廉明娜女王拒绝引渡他受审,不理会协约国。威廉凭着与女王的交情,在多伦一座小城堡度过余生。他失去对官员和仆人的君臣关系,但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头衔,依旧过着奢华的生活。
战后生活[编辑]

威廉之墓
1922年,威廉出版回忆录,坚称自己没有犯下战争罪行。他一直邀请贵宾到他家作客,也十分留意欧洲事务。他本来很希望希特勒会帮他复辟王朝,但始终未让他如偿所愿。不过,威廉二世对于希特勒成功解决德国的政经困难这一点却是非常欣赏。德国在1940年占领荷兰后,威廉正式退出政治舞台。
去世[编辑]
1941年6月5日,威廉在荷兰多伦病逝,被葬于多伦庄园宅邸,由希特勒为他举行一个小型军事葬礼。他生前希望葬礼上不摆设纳粹党的标志,但纳粹党并没有理会。
祖先[编辑]
[显示]先祖

婚姻和家庭[编辑]

威廉二世与其妻奥古斯塔•维多利亚

威廉二世与家人
1881年2月27日,威廉二世与表姐奥古斯塔•维多莉亚结婚。他们有七个孩子:
• 威廉皇储 (1882-1951)。有四子二女。
• 埃特尔•弗雷德里希王子 (1883-1942)
• 阿达尔贝特王子 (1884-1948)。有一子二女。
• 奥古斯特•威廉王子 (1887-1949)。有一子。
• 奥斯卡王子 (1888-1958)。有三子一女。
• 约阿希姆王子 (1890-1920)。有一子。他的其中一位曾孙是格奥尔基•米哈伊洛维奇•罗曼诺夫,有俄罗斯大公和普鲁士亲王两个称号。
• 维多莉亚•路易丝公主 (1892-1980)。有四子一女。
威廉与妻子一直感情良好,而妻子在1921年4月21日去世,令他悲痛不已。在威廉被迫流亡荷兰后,他的幼子约阿希姆王子因受到参战后的忧郁症与婚姻失败之影响,在1920年开枪自杀身亡。
1922年1月27日,舍奈希-卡洛拉特的约翰•格奥尔格王子的儿子向威廉贺寿。威廉邀请他与其母赫尔米内•罗伊斯•楚•格赖茨 (Hermine Reuss zu Greiz)到他家做客。威廉觉得她非常吸引,并决定要娶她。威廉受到其支持者与子女反对,但仍在11月9日与她结婚。赫尔米内的女儿亨丽埃特 (Henriette;威廉的继女) 与约阿希姆王子之子卡尔•弗朗茨•约瑟夫于1940年10月5日结婚,却在1946年离婚。赫尔米内则与丈夫感情良好,一直至威廉去世。

威廉二世和其第二任妻子以及继女。
初恋[编辑]
在威廉婚前,他曾深深倾慕美丽脱俗的伊丽莎白•费奥多萝芙娜(后来成为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媳妇,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女,亦即威廉的姨表妹),更为她写下数段情诗。艾拉最初受到他吸引,但后来因无法忍受威廉对周围人的恶劣态度(尤其是其父母)而拒绝了他的追求。在一战期间,威廉曾派专员协助她逃离俄罗斯,但她不为所动。最后,她于1918年被布尔什维克党人杀害,但是威廉到老年时承认没有忘记过她。
威廉在位期间,曾经有传言指他与其好友菲利普•楚-奥伊伦堡-赫特费尔德 (Philipp zu Eulenburg-Hertefeld)有染。在当时,这种同性恋行为乃德国法律所不容许(德国刑事法第175条禁止男性同性恋行为)。传言引致1907年的哈登-奥伊伦堡事件。俾斯麦曾经指出威廉与奥伊伦堡有“不正当关系”,但此话可能只是纯粹的推测。
琐事[编辑]

年少时的威廉与他的父亲腓特烈太子(1863年)
• 威廉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第一个外孙。在女王临终前的一刻,威廉还握着她的手,直到她离世。当时,英国民众曾因此深深感动,但威廉的形象在1914年被破坏了。
• 威廉曾经到希腊的科孚岛旅游,自此对考古学产生浓厚兴趣。他也喜欢在悠闲时描绘宏伟的建筑物与战船,但专家认为他的构想过于浮夸与不切现实。威廉也爱好打猎和砍伐树木。流亡期间,他在自己的别墅大量砍伐树木。该地的森林在最近才恢复。
• 威廉收藏了大量制服与服装,经常转换服装,多达一天内更衣四次。
• 威廉在斯图加特有一座行宫。他在行宫时,会在每个星期日的中午进行巡游。他与部下及骑兵穿上军服,在大街上巡游,吸引附近居民观看。
• 基于与外祖母维多利亚女王的关系,威廉二世有不少亲戚是欧洲王室领导人。德国后来与英国和俄国交战,而当时的英王乔治五世是威廉的表弟;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妻子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就是上述伊丽莎白•费奥多萝芙娜的妹妹,所以尼古拉就是威廉的表妹夫。三位君主都能说流利英语,并以兄弟互相称呼(分别叫做 Willy、Georgie 和 Nicky)。
• 时至今日,仍然有一小群支持君主制的德国人在每年威廉的逝世周年到多伦住宅聚会,以示他们对这位末代德国皇帝的忠诚。
文献[编辑]
在历史研究中,威廉二世在德国历史的角色颇受争议。在1950年代前,他最初被视为重要而令德国历史蒙羞的人物。但后来,一般认为对于世界大战的爆发,他的角色不太重要,甚至完全没有影响。可是,在1970年代,John C. G. Röhl教授等人又不同意此论调。无论如何,曾经有很多关于威廉二世传记推出,其中以第一部传记 (Emil Ludwig) 最为著名。
• Michael Balfour, The Kaiser and His Times, Harmondsworth: Penguin, 1964.
• E. F. Benson, The Kaiser and English Relations, London: Longmans, Green, 1936.
• Lamar Cecil, Wilhelm II: Prince and Emperor, 1859-1900,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89.
• Lamar Cecil, Wilhelm II: Emperor and Exile, 1900-1941,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6.
• Isabel V. Hull, The Entourage of Kaiser Wilhelm II, 1888-1918,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 Thomas A. Kohut, Wilhelm II and the Germans: A Study in Leadership,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 Emil Ludwig, Wilhelm Hohenzollern: The Last of the Kaisers, New York: Ames Press, 1970 (originally published 1926).
• Giles Macdonogh, The Last Kaiser: William the Impetuous, London: Weidenfeld & Nicholson, 2001.
• Annika Mombauer & Wilhelm Deist (eds), The Kaiser: New Research on Wilhelm II's Role in Imperial German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 Alan Palmer, The Kaiser: Warlord of the Second Reich, London: Weidenfeld & Nicholson, 1978.
• James Retallack, Germany in the Age of Kaiser Wilhelm II, Basingstoke: St. Martin's Press, 1996.
• John C. G. Röhl & Nicholaus Sombart (eds), Kaiser Wilhelm II: New Interpretations - the Corfu Paper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reprinted 2005).
• John C. G. Röhl, The Kaiser and His Court: Wilhelm II and the Government of Germany, trans. Terence F. Col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 John C. G. Röhl, Young Wilhelm: The Kaiser's Early Life, 1859-1888,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8 (Volume I of Röhl's massive new biography).
• John C. G. Röhl, The Kaiser's Personal Monarchy, 1888-190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Volume II of Röhl's masive new biography).
• John Van der Kiste, Kaiser Wilhelm II: Germany's Last Emperor, Stroud: Sutton Publishing, 1999.
• Tyler Whittle, The Last Kaiser: A Biography of William II, Emperor of Germany and King of Prussia, London: Heinemann, 1977.
• Wilhelm II, My Memoirs: 1878-1918, London: Cassell & Co., 1922.
引用和注释[编辑]
1. ^ Emil Ludwig, "Wilhelm Hohenzollern: The last of the Kaisers," G.P. Putnam's Sons, New York, 1927 (trans. by Ethel Colburn Mayne), p. 444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威廉二世 (德国)


前任:
腓特烈三世
德意志皇帝
1888年—1918年 君主政体废除
普鲁士国王
1888年—1918年
最后编辑时间: 2016-06-28 04:13:0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