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孔子春秋笔法“为尊者讳” 礼赞活人祭祀 2016-06-12 06:37:37  [点击:839]
中华民族注重道德,甚至提倡过“以德服人”。德育很早就从娃娃抓起。无论是古代的《三字经》、《弟子规》,还是现代的“三好学生”、“五好学生”。德育总是被高举,排在第一位。

孔子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人物。孔子思想的精髓是“仁”。他一生致力于推行“克己复礼”,以“礼”来贯彻他的“仁”的思想。他用一个中国梦,就是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传说中的“三代之治”作为标杆,规劝当时各国的君王,恢复周公礼仪。所以,“三代之治”一直被孔子和后人奉为中华民族历史上盛世。而“三代之治”的核心就是德治,德治的本质就是人治。让有道德的人治理天下。就像《尚书 大禹谟》所说的:“惟德动天,无远弗届”。意思是:只有高尚的品德能感动苍天,有高尚品德的人没有达不到的境界。

中国历史真的存在过“三代之治”的黄金时代,理想社会么?这就不能不提到孔子的“春秋笔法”。

孔子生活在东周时期,算是“夏商周”那个所谓“黄金时代”的末年。孔子作为历史最悠久的鲁国的史官,负责撰写史书《春秋》。因为编撰历史,也因为酷爱周礼,他比其他人更了解“三代”的真实史料。他很清楚,上古时代根本不像传说的那么人民淳朴,君臣礼仪有加。不但不淳朴礼仪,而且很残暴,很血腥。

春秋笔法中有个原则就是“为尊者讳”,意思为了崇高的目的,可以对伟人,圣君“隐瞒美化”其历史。这样就可以把商周打扮成“大道之行,礼仪谦恭,君主英武,天下为公”的理想社会,以此“乌托邦”的黄金盛世,与“礼崩乐坏”,“江河日下”现实世界相抗衡。

“为尊者讳”具体怎么做呢?以我们熟悉的《春秋 左传》里的《郑伯克段于鄢》这个故事为例。原来的记录是《郑伯杀其弟段》。但孔子认为“杀其弟”这三个字,是负能量。于是就将“杀其弟”去掉。变成了“克段”,看上去满满的正能量。这就是所谓的“春秋笔法”。就是孔子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在记述史实的词语中暗藏褒贬。春秋笔法下的历史,其真相就这样被充满正能量的“好意”篡改了。

孔子也知道他这样的做法一定会被后人病垢,但他无怨无悔,说:“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我知道我用这样的方式写历史,后人一定会褒贬不一,毁誉参半。但不管怎么样,我的用意是好的,我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我觉得这样做是有价值的。那我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至于周礼究竟是什么?让我们从没有经过“春秋笔法”加工过的史料,揭开“春秋笔法”下掩盖的真相吧。

我们都知道孔子有一句话“敬鬼神而远之”。单看字面,单凭这一句话,很多人会误以为孔子号召人远离鬼神,所谓“敬而远之”。不要在乎敬鬼神这件事。或者说他在宗教信仰上是“不可知论者”。其实,在我看来。孔子这样说,实在是因为他太在意“敬鬼神”这件事了。为什么呢?我们不妨看看这句话的语境。这句话的上下文是这样的:务民之意,敬鬼神而远之,是为知(智慧)。

原来孔子这是在君主们劝诫: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啊,如果在敬鬼神这件事上能长久的坚持不懈,那就是治理天下的大智慧了。

在敬鬼神这件事上,孔子为什么那样执着?因为他深知,只有恢复并坚持夏、商、周的“敬鬼神”之礼,才可以让黎民百姓服服帖帖,天下才能够太平不乱。

原来,夏商周之礼,本质是敬鬼神之礼。要了解真正的夏商周,必须借用记载商周历史的一个重要工具,就是甲骨文,来认识三代。甲骨文其实就是“商代简史”,里面透露了很多历史密码。活人祭祀就是甲骨文透露的最重要的历史信息。

商周天子“敬鬼神”,活人献祭就是“敬鬼神”宗教活动中的重要项目。甲骨是商代巫师的占卜工具,巫师也是商王的“国师”。商周的君王,王后王妃同时也可以是巫师。比如著名的商王武丁和他的妃子妇好就是兼君王、军队统帅,巫师与一身。巫师做什么呢?天会不会下雨,作物有没有收成,战争能否取胜……,都要进行占卜。甲骨文就是传递“鬼神”旨意的灵媒。

杀人献祭,无论是对敌军,还是对统治下的人们,都具有强悍的震慑力。从甲骨文的记载可以看到,杀人献祭以殷时代最为盛行,以战事最频繁的武丁、妇好王朝最为惨烈。到底商王的活人祭杀惊人到什么程度?中外不少专家都曾试图统计出一个数据。资料记载,自上世纪三十年代起,海内外众多古文字专家、考古专家,曾对甲骨文进行过研读、统计。但由于所掌握和研究的甲骨卜辞片数量的不等、出土时间、批次的不同,至今并没有哪一位专家能给出一个确切数字,只能称“数量惊人”!

1974年《文物》杂志上发表了已故甲骨文学家、史学家胡厚宣先生的《中国奴隶社会的人殉和人祭》。胡先生根据其所掌握的甲骨文资料,对被祭杀的人数进行统计:从商王盘庚迁殷到帝辛亡国(公元前1395年-前1123年),在8世12位商王年执政时期,共用人牲13052人。另有1145条卜辞未记所人牲数字,如果以每条1人来算,被杀掉用于祭祀的全部人数,至少在14197名。这个数字是根据仅有的甲骨文统计的。遗失和尚未发现的,不计其数。但就这一万四千多被杀献祭的人,对于人口并不多,军队数量最多只有三万人的殷商王朝来说,的确是“数量惊人”。

从甲骨文发展出来的许多汉字,特别是和宗教祭祀有关的字,都能打开我们思想的空间,让我们看到“周公礼仪”中一幅幅活生生,血淋淋的画面:

1. 祝:在甲骨文里,象一人跪在示(祭台神主)旁,张着口,表示向神明祝祷;祝就是巫师,即祭主赞词者,是祭祀时主祭礼的人。
2. 祭:在甲骨文里,象手抓着一块流血的肉块,以杀牲献祭给神灵。
3. 烈:在甲骨文里,其上象残骨之形,其下象滴血,表示杀牲取血,用以血祭。汉字的“裂”,甲骨文从“列”,即以刀裂骨,具有分开、分解与分裂的意思。
4. 燎:在甲骨文里,象火烧木头,木上冒烟,即燎祭之形;殷商燎祭时,会焚烧人或牲畜。
5. 旱:“旱”字原型为“熯”。甲骨文里,“熯”的象形就是把一个双臂交缚、头颈戴枷的人牲放在火上焚烧之形,以人牲献祭求雨。此外,甲骨文里,“烄”与“赤”字,都是“熯”字类似,属于“焚烧人牲”与“求雨之祭”的用字。
6. 薶:“薶”字同“埋”。甲骨文里,“薶”字象在坑洞里埋一头牛,牛与坑之间四个小点,表示泥土,此祭埋牲祭神之意;殷商人祭山林土地之神时,采行活埋牺牲的方式;殷代的墓穴,常发现有殉葬埋活人的习俗。
7. 丞:在甲骨文里,象双手将人埋进坑洞里,即活埋人祭。与此字意义相反的是“拯救”的“拯”,就是双手将人从坑洞里救出。将人拉出死亡境地,就是拯救。
8. 甬:在甲骨文里,象人在盘中,即人祭之象;后来演变成殉人的代用物,即始作俑者之“俑”。
9. 沉:在甲骨文里,象水中有牛羊。即沉牺牲于水中以祭河神;金文的“沉”字,左边象水,右边象一个被捆绑的人,表示沉人于水中。

孔子作为鲁国的史官,专门研究历史和文字的学问家、教育家,他非常了解夏商周的礼仪及其统治的效力。也因此,孔子不但不会阻止君王献祭,还要奉劝君王不要放弃。

孔子在《礼》中这样说:“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崩,七月而葬,五重八翣,诸侯五月而葬,三重六翣,大夫三月而葬,再重四翣。”

这里的“五重”、“三重”、“再重”,指棺槨的层数,墓主人的等级与层数有严格规定。“八翣”、“六翣”、“四翣”指殉葬的妻妾或侍女数目。“翣”,形声会意字,意指头上饰有羽毛的嫔妃。

由此看来,《周礼》就是将杀人献祭格式化,明细化,条律化。对此,孔子不但透彻明了,而且狂热拥护。对于杀人献祭之礼,孔子在向学生传授周礼的时候,曾经有这样津津乐道的说明:“有虞氏祭首,夏后氏祭心,殷祭肝,周祭肺”。意思是以往“三代圣人”的杀人献祭,他们用人体的哪一个部位是有区别和偏好的。有人喜欢用头颅献祭,有人喜欢用心、肝、肺献祭,他们好像知道他们的祖先的神灵喜欢享用哪一个部位。

周公礼仪中还有“尸位”一说。这是中国古代对地位最尊贵的人的代称(如《尚书》“太康尸位”),因为举行祭祀之时,最尊贵的人处在用于献祭的尸体的最前面。“尸位”透露了华夏文明中古老的杀人献祭习俗。

献祭的尸体如何摆放是大有学问的。孔子说:“周坐尸,诏侑武力……夏立尸而卒祭,殷坐尸,周旅酬六尸。”

意思是说周礼规定献祭的尸体要弄成坐姿,夏人则把尸体立起来,一直到祭祀完毕才放下,周礼献祭最丰厚,规定每次献祭需用六具尸体。“旅”这个形声会意汉字的本义就是众人在旗帜下杀牲献祭。难怪他的学生曾子听了老师的教授,感叹说:“周礼是最醇烈(庄严)的啊!”

其实,这种惨无人道的杀活人祭礼不但古代上层社会有,近代民间社会还有。我上小学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叫《一块银元》。有个小孩,家中穷,要给奶奶治病,向地主家借了一块银元。可因为还不起,地主就将小孩年幼姐姐抓去作小丫头。有一天,小男孩跟他母亲听到街上人声鼎沸,锁呐声声。原来是地主家给老地主婆送殡。小男孩挤进人群中一看,大吃一惊。他的姐姐和一个年龄相当的一个男童,分别坐在一个被人扛着的纸扎出来的莲花座上,穿着非常漂亮的衣裳。小男孩在人群中,朝姐姐喊叫,可是的姐姐目不斜视,毫无反应。小男孩的的母亲在一边却已经昏倒过去了。原来,为了那一块银元,小男孩的姐姐成了地主婆的殉葬品,给活生生灌了水银,死了,然后放到莲花座上,给老地主婆陪葬去了。

所以,孔子所谓“仁”全都体现在祭祀之中,而且还特别强调祭礼是否隆重。越隆重,鬼神越喜欢。所以,如果“仁”只是“仁爱”,那就不会出现“杀身成仁”之说了。

说起“杀身成仁”,有一个例子。安史之乱的时候,乱军困城。唐将张巡坚守睢阳城,城中粮绝,于是张巡带头,杀了自己的妻妾和城中三万多妇孺,给守城将士当“军粮”。事后张巡被尊奉为“司马圣王”,作为义士供奉在庙里。

因此有人追问:一个连妻妾都可以当牲畜宰杀烹饪而食的人,还有人性可言吗?“护国”如果不是为了保护百姓生命,那还有什么意义?是不是建立在“泯灭人性”基础上的所谓“杀身”,才是“仁”的真实面目呢?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就是孔子非常看重的“礼”,而且特别讲究献祭的货真价实,不可弄虚作假。

所以孔子说:“涌诗三百,不足以一献,一献之礼,不足以大飨(xiang),大飨之礼,不足以大旅(旅酬六尸),大旅具矣,不足以飨帝。”

你就是整天吟唱《诗经》三百首,也比不上祭一杯酒。祭一杯酒比不上杀牲献祭。杀牲献祭,比不上杀人献祭。这才是唯一能够取悦祖先神灵的方法。

所以,当有人觉得杀人杀牲畜太残酷,用泥人,木偶代替活人殉葬的的时候,孔子就口诛笔伐,视为“礼崩乐坏”。所以才有了“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孔子诅咒那些用陶俑、木偶陪葬的人,说:你们的祖先算是白生养了你们,竟用一些泥巴木头来糊弄死去的祖先是神灵,如此弄虚假的人真该断子绝孙

由此看来,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把中国历史中“满纸的仁义道德”看穿为“吃人”两个字,实在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

http://www.jingxinf.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58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