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唐夫   唐夫诗选:寂静的默然 2013-08-07 13:41:36  [点击:76803]
我写东西总是一挥而就,过后看又觉不尽人意,边读边产生新的念头,新的想法,新的见解,于是,充实,再充实,直到把自己累得望峰息心。人说文不厌改,的确。我觉得诗歌奥妙在于语音的跨度,声韵的协和,结构的严谨(现在他多不讲这套路)。一首好的诗歌除了读来朗朗上口,声韵柔和协调,更多的是玩味无穷。我还是欣赏古人那四个字对诗的鉴定:诗无达沽,那种意味深长之感,比啃腊肉骨头还舒服多啦。



寂静的默然

蓝天下 我这样想念你
云儿在空中摆动 以及
风儿在山谷吹起
春雨丝丝飘零
嫩草浑身也挂满颗颗水珠

思绪被展示 淋漓尽致
飞鸟在空中悠悠的徘徊
鱼儿在海浪里偶尔跳跃
松林里那些可爱的小松鼠
好像在说:想你的小曼

是的,我在想她
那是一种萤火虫般的闪烁
那是一种山泉哗哗的呼声
我手捧过的小溪清流
都成为她拍打的碧玉

蓝天下 我这样想念你
有时我就当你为千手观音
摸着我的灵魂
轻轻的敲打 是一种弦音

只有你用诡秘调侃我
那些飘逸的文字不是纷繁的学说
寥寥数语的藏头露尾
字里行间还有多少浓缩
中文绕出的藩篱
被你用英语来层层解脱

不知道你蜿蜒多少心绪
铺开一叠叠段落
将那些曲折幽深的字字句句
打磨成另一种光泽闪烁

月儿在你的窗前微笑
艳阳又翻开那神秘的角落
笑容已铺满太空
还有我为你颂唱的赞歌


千百遍咀嚼你那迷人的神情
甜在荧屏 独享俏丽
沉醉中我在推梦 圆圆的滚动
水晶球中的你 那么飘逸

叹息将挤满我的皱纹
还夹杂着你的身影
微风用山谷来弹奏交响乐
那是最美的韵

忧心忡忡在松柏之间徘徊
是鲮凌苍苍的树枝
挑逗着我那灰白的发梢
只有月儿的笑 能钩弯你的心


总见你时时虚无飘渺
如大海研磨狂澜的波涛
似山脉凹凸之弦
牵连云雾 直上九重凌霄

星星在深夜冥灭
太阳在七八月里高照
是谁把盛夏又调制为药
热汗为盐为硝

我在寂静中回首
半生流失的水月 镜花缘妖
那些暗香浮动的剪影
湖波涟漪 听歌带韵调笑

青春的欢乐被划上句号
一别匆匆 三十年分道扬镳
花甲时再频频相见
额头纹路 已伴随挥手遥遥

最是那关关睢鸠之心
在眼帘里弹跳
不知月儿早已经走得很累了
留得半脸阳光微笑

你曾经的模样
铭刻身影的那一字是“飘”
泉水汨汨流过之声
拍打了断水抽刀

你何时将电波化为
不尽滚滚的霞光万道
突然间峰回路转
是阴影丛丛 柳枝遥遥


我看你还能潜伏偷读的文章多久
我知道你会忍不住出来抹油
别怪我一看你就喜欢上
因为你是可爱的小九九

你就喜欢每天和我逗乐
说得你翻来覆去没法装狗狗
等我见到你的时候 哇!
你一定要被我吓得抖一抖


只有你能理解我
飘逸的文字不是纷繁的学说
字里行间浓缩多少意思
唯你能英语解脱

不知道你蜿蜒多少心绪
铺开一叠叠段落
将那些金碧辉煌的字字句句
打磨成另一种光泽闪烁

月儿在你的窗前微笑
艳阳又翻开那神秘的角落
笑声已存放在太空
那是我为你颂唱的赞歌


谢谢你翻译我的文章
像叮着一罐蜜糖
别人读来过只是目而已
你的沉浸 欢欣若狂

一页页诗文被你惊叹
一篇篇文笔经你推广
因你栽种的颗颗豆芽角角
把眼球引得闪闪发亮

感激你任劳任怨
豪情挥洒宝贵的时光
可爱的你是一首美的诗歌
将在无形的峰巅飘扬

我仰望你在云空
万里外枫叶依旧随风轻飏
但愿那是我赠送给你的礼物
碰撞微风 哗哗的响


听说 你要将我的作品翻译
悄悄 独自 欢喜
那些从岁月堆里挤出来的黄汗啊
被窈窕的目光挑来点滴

我的文字是条长长的河流
里面混同了我那些几经生死的血迹
岁月从页面飘来荡去
唯有你能抓住 回旋的叹息

谢谢你 可爱的后起之秀
我醉酣你正驾驭这惊涛骇浪的英语
悬望你的孤灯闪烁
一串串词汇按下去 再跳起

几十年前的牢狱
铭刻了我和难友的悲欢合离
时光能扫去所有的空间
扫不掉奔放在日月之间的波光电子

听说 你要将我的作品翻译
悄悄 独自 欢喜
但愿你能扯开那时代的羞布
展出来 又一部雾雨雷电的连续剧


你那如火如荼的文字
如魔的色调
扭曲了我的魂魄 还
牵动我的心跳

是不是怒涛汹涌的激情
在深处狂躁
是不是山洪已猛烈的暴发
波罗的海也悄悄动摇
涌入北大西洋
涌起一叠叠高潮鸣啸
伴随地震滚烫
原始之林熊熊燃烧

那是看不见的冲天火焰
水与火的气体裂爆
布满长空的青烟
张狂的心神展翅扬扬如飘
进来、进到深处
抵满九窍的一次过招

月儿弯弯的风澜
膨胀中荟萃了密集线条
最美的黑森林
正覆盖你那冥顽不灵的头帽
柔软的隧道渐渐轧紧
应对百慕大峡谷的魔妖

吞噬你 弥合的阴阳凹凸
发飚撕咬
一片眉飞色舞的梦廊
翻滚出九天云霄
云和雨的扑跌
是黄帝对巫山的感召
扑向你 爱的山魈
改写生命的情操只有两个字
来来、来、捣捣、捣
曲线的紧紧收缩
享受于生吞活剥之妙
用弹性的爱莲掀翻灵魂
犁 是一种滑撬

今夜 我开始吃你
吃够你那舌尖上的狂叫
抽出你的精灵之苗
浸润我需要膨胀的内核
一边满足 一边微笑
今生今世的乐章
是这样撕咬

你那如火如荼的文章
如魔的色调
你那红艳艳的诗篇
压一代天骄
如果今生今世没有你
我就去阎王殿重启炉灶
等我重新下凡
让你过不了奈何桥

你总想逗留在我的裙边
学牡丹花的鬼叫
征服 是三界的欲望
得到 是毕生的高标

看、无边激情萧萧之下
痴、不尽目光滚滚来潮
你就是我的峰巅
我就是你的海涛


盯住你 那丰腴滚圆挺拔的乳房
颠颠的颤动 频频的心荡
红玉般乳蒂
耸立如火如荼 呼啸癫狂

扑上来的舌尖啊 旋转
让灵肉碰瓷 碰为山泉似的冲撞
那别致的染色体
还有你的胴体 已经填满了我的心房

馨馨微微而芬芳的花蕊
突兀在馨黑之林下 是红霞的怒放
一汪深邃的幽谷
是浓缩的凯旋门 是弹性的天堂

莫非你真要赶我到地狱
让黑夜和白天都混合为一片片魔方
身影已化为万有
引力在呢喃中 裂变为磁场

你那举世无双的乳房啊
还有分开的腿 搅动出龙蛇之声响
一股股电波从清溪里闪现
激发出汹涌而神秘的快感 是魔的张扬

扑上来 用灵犀Make LOVE
雄狮狂躁的震惊 撼动了原野山岗
唯有白云能悠悠的覆盖 在你的白玉胴体下
揉动一座火山 还有蜜蜜衷肠

今夜 我偏要进来
卷起那百慕大峡谷里的高挑海浪
翻滚升腾出来的惊雷闪电
西子骑白马 颠鸾倒凤在贵妃玉床

清晨疯话


我软骨绵绵的向你坦言
吃不了兜着走也是爱的体现
甜蜜的语言 以及无限的漫思
都不能阻挡现实中的羁绊

我们可以生活在不同的国度
但不能幸存于没有养分的空间
于是 你不必冥思苦想
我不过是只狐狸馋滟说酸

日子要过得更加美妙
还是把油盐柴米精打细算
真实的享受不在乎真实
虚幻的品尝才不是虚幻


你一定要称我老师


你一定要称我老师
我得看胸前有没有山羊胡
等你不听话时
才能吹得飘起来飞舞

你总要对我调皮捣蛋
认为我比较好欺负
如果我一天给你写一首诗
那实在是发泄一腔愤怒

听我的话你越来越聪明
照我的指示做你不会倒数
到明年的今天再盘算
你成了名家 因我的下注

那你就经常去吵吧


你喜欢刺激那鼠目獐头
让他感觉比酋长还要少个球
人生本应该光明磊落
他把持网络装得像六耳猴

没事你把他踩到脚下去吧
你有空去耍他几下让他难受
用语要轻缓若绵里藏针
挑刺要揭示出他的纳污藏垢

做人最恶心就是獐头鼠目
装得道貌岸然实为小偷
成天鬼鬼祟祟东望西盯啊
像老鼠在冰箱里瞅瞅


不写诗了

我不能给你写诗了
因为你认为这是犯罪行为
思想 感情 意志 操守
都将因我的诗歌而变得光怪陆离

我的诗怎么会成为你的摇头丸
你还要我滚得远远
这不要紧啊 我本在海角天涯
诗歌却是躲不了的微电

我再也不想为你写诗了
我只能写给我自己看
等到你对我的诗歌上瘾的时候
我再去摸摸鱼竿


无谓的劝解


悄悄的我躲在悄悄的云后
轻轻的你露出轻轻的额头
地球上突然变得万分寂静
寰宇中只有你和我在对啾

感觉中两人的世界美屏幕
分别在阴阳两极各自胡诌
反反复复啰嗦话装一箩筐
到最后西北风喝满肚子馊

爱你的人有房有车有啤酒
你爱的人无钱无奈是老朽
劝你还是满足现状过日子
一步一脚印在春种后秋收


你不想聊了

那好吧 时光也有日出和黄昏的时候
事物总是在阴晴圆缺之间徘徊
所谓的浓郁情感 人人都说是波涛
其实 更多的时候它只是一盘菜

对这样的菜有人吃得眉飞色舞
有人吃得味同嚼蜡 还感觉百无聊赖
有人需要换换口味 各种各样的网站是火锅
吃得醉乐时 还想把脑袋往里面栽

既然你不想聊了 也许当我是有碘的盐
弄得你脸红脖子粗 就把盘子摔
等到你恢复正常的时候
也许 我又是你想用来排毒的牛奶

你不要

你不要那样的疯狂
让天空寰宇都顿时雷电闪光
岁月将人生推向高峰
象日头的你此时此刻在中央

爆烈的语言被你驾驭自如
还要我魂不守舍无法吊儿郎当
调笑本是一种乐趣
差之毫厘变会失之轻荡

没有你的时候我无私无欲
像老和尚在庙宇里面轻弹书香
而今我得意守丹田
努力一遍遍的把你忘了再忘


轻轻之轻

轻轻的我来到你的窈窕身旁
轻轻的你抚摸我的开阔肩膀
轻轻的话语如流 像一种缓缓的溪水
轻轻的月光似液 像蜂蜜在心灵流淌

轻轻的萤火在忽忽闪烁
轻轻的夜莺在靡靡树上
轻轻的来电 是美妙的韵律
轻轻的诗句 是彩虹的桥梁

为你 我折断轻轻的思绪
为你 我打磨轻轻的彷徨
为了轻轻的断章 有一个句号
我把轻轻抚摸 再轻轻弹唱

  2015/12/7

--
最后编辑时间: 2015-12-07 21:06:1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