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唐夫   唐夫诗选:寂静的默然 2013-08-07 13:41:36  [点击:175433]
无题

仟云弄巧是电波,飞星传恨黄粱搓。
夜来无语窗外雪,星星点点何其多。

2019-02-14 3:42

读语独语

唐夫

淡云待清风,流泉寻石缝。
落花追芬芳,夜莺唱黎红。
醒来问苍茫,睡去见周公。
人间本无事,最烦白头翁。

--2019-02-13



唐夫 的个人文集

从芬兰到瑞典及丹麦之游

我喜欢旅游,到处跑跑,当人生的蚕丝。将纵横交错的阅历织成锦缎铺设在心灵深处,那是别开生面的美画。对我而言,没有旅游的人生,就象活在雾霾里,只有窒息。人生没有旅游,若磅礴大海没有一点起伏斑斓,崇山峻岭的峡谷里没有悦耳动听的流泉,周而复始的吃住穿戴,日出日落的碌碌作息,睁眼闭眼的淡淡呼吸,坐井观天的打发岁月,可能比泥菩萨同志还不愉快,作为凡夫俗子,我不知道这是否遗憾。

为此,我将人生定为三福:

一为口福、那是生命构成的初期,在母体里开始体会吃的味道,从见天的第一场狂叫,不外乎是要满足嘴里的乳头,口福见天日就自然而然的品尝。为人生的必修课和福分之最。然口福引来的祸患,百病丛生,五中具乱,六经错杂,那是什么药铺手术台也不能解决的问题。为一张嘴巴吃出来的怪病,那是数不胜数。不此一一。

二为艳福、七情六欲交汇最具刺激莫过于艳福,为美人不要江山的例子谱写在古今多少辉煌的作品里。说穿了,不过就是为了那么一点点进出而已,肾上腺的起伏,荷尔蒙的高矮,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啊。一个艳字,贯穿的历史,不可谓不惊心动魄。到头来人老珠黄,留得一把枯泪乱溅,几点唾沫横飞。为此,和尚教主等将此看得无是不处,就干脆把女人冷落得视若寇仇,发誓一辈子都不挨一下。这也是艳福之对立面的极端了。更有穆斯林国家,干脆将异性的敏感部位用河蚌壳生拉活扯的切除,此为艳福之魔阵,非残忍二字得以。

三为眼福,这是人生最赋予诗意的赏心乐事之福,眼福能荟萃出想象力的数码,从看透人生再极目自然,用自己的足迹给自己写出生命的华章,这是读不够的长篇。眼为心之窗,用眼必由心,饱览世界,穿越南北,今生今世将寰宇看得羞涩如霞,那才是最好的享受,用来到老的时候下酒。眼福百利而无一害,多多益善,绝不会患上癌症和魔阵,赏心乐事,爱山爱水爱云爱天,没有后遗症之害,只有酿酒般的回香,那是妙不可言。

活到而今的岁数,我感觉还是眼福最好。而今身在北欧,位于自由世界,在这广袤的大地,有碧空如洗的蓝天,波澜壮阔的云霞之,行船汨汨而过湛蓝得一尘不染的海波,看着清宁的乡村,闻名遐迩的北欧市镇,古香古色的城区,真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的地方,这人类文明的竞技中,是他们将智慧和品德推向至高的顶点。

这里有圣诞老人的礼物,有诺贝尔的奖品,还有安徒生的童话,如此等等塑造和建设出来的天堂,当仁不让的佳冠荣誉。这次复活节期间,出游四天,跑了两千来公里,历经北欧三国,从芬兰海湾到丹麦海口,游走在车船之间,极目于云天之下,奔驰在城市与乡村内外,真可谓目尽青天怀自然,肯儿曹恩怨于往昔了。

下面是旅游中的一点图片,还没有整理裁剪,直接贴来,实在抱歉。

注:

(鱼兄,谢谢你拷贝了夜叉的“甜言蜜语”这我之前的贴中。对于这样无理取闹的缠头,我从来不会去打开这类帖子。对此类而言,若沈三白在浮生六记中调侃的那狗无胃而不知粪臭而已。拿如此卑贱的它来以其类之道,还治其物之身?没有时间是一回事,值不值得是另一回事。需要六六六药粉的地方,还是隔远点,甚至不看它一下,好得多。网络上这样下流无耻的东西我见多了,曾经和芦笛恶战过,只是这东西的分量太低了。人总不能对犬也恶叫吧)

好!不啰嗦了,我还是贴我的旅途拍摄景片吧,雪儿催我了。她很想看呢。



25 评论

诺贝尔博物馆位于市区中心小岛旧城的一高处,周围老式石头房屋环绕一处广场。这样的广场大约就一两个篮球场大。周围四通八达的小巷,古典欧洲的小块石头铺设的路面,走在上面令人怀缅。

观赏在这座令世界人士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殿堂里面,看到诺贝尔生前的一些器具,他生涯的描述,以及获得奖品的人士的纪念品和扼要的纪录片。令人感慨而心情十分复杂。

这里荟萃了世界顶级人物的贡献记录,各种各样的奖品展示出人类进步的历程。当然,客观而言,我觉得自己的渺小,不足以撼动世界,但也无妨于洁身自好的不研究杀人武器来摧毁人类。我认为诺贝尔的伟大是他以忏悔的心情来刺激人类社会需要良知和道德。也许,这就是他的遗嘱和成立这个基金会的意义。

初春的瑞典还是寒气丛生,我不得不穿上臃肿的衣服步行游历。

下面将继续贴图。需要时间,比较费神。

唐夫 [评] 2015-4-7 13: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5-4-7 13:22:
诺贝尔博物馆位于市区中心小岛旧城的一高处,周围老式石头房屋环绕一处广场。这样的广场大约就一两个篮球场大。周围四通八达的小巷,古典欧洲的小块石头铺设的路面,走在上面令人怀缅。

观赏在这座令世界人士来..

橱窗里面有达赖的和平奖以及他用过的经文和眼镜为展品

简介诺贝尔的一生

去丹麦途中


哥本哈根市里

唐夫 [评] 2015-4-7 13:25

  唐兄勤快,眼福不淺,令人羨慕不已。諾貝爾博物館莊重氣派,美輪美奐,內館金碧輝煌,人文薈萃。以個人名義創辦的博物館,這大概是世間的首屈一指。諾貝爾死後之殊榮,和對人類的貢獻,已經遠遠地超越了其在世之日矣。

xyy [评] 2015-4-7 14:58

谢谢唐夫上传的图片和文字介绍!诺贝尔博物馆外观建筑好象不怎么宏伟,内里却是如海洋一般博大广袤深渊!图片中的天真蓝。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见这么蓝的天了。

冬雪儿 [评] 2015-4-8 00:21

“活到而今的岁数,我感觉还是眼福最好。而今身在北欧,位于自由世界,在这广袤的大地,有碧空如洗的蓝天,波澜壮阔的云霞之,行船汨汨而过湛蓝得一尘不染的海波,看着清宁的乡村,闻名遐迩的北欧市镇,古香古色的城区,真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的地方,这人类文明的竞技中,是他们将智慧和品德推向至高的顶点。”——嗯,有如此眼福,也算是一种生命的极致!

“看着清宁的乡村,”——这样的乡村,估计在故国已难觅了。

冬雪儿 [评] 2015-4-8 00:25

雪儿之感叹我也有。的确,北欧算得上一片净土。

赞同鱼兄的见解。诺贝尔的心境的确辽阔深远。


从瑞典到丹麦之间的边境海桥,大约十几公里。

霞光铺路


哥本哈根街市


基督大教堂建筑


哥本哈根市内一景

唐夫 [评] 2015-4-8 01:12

  哥本哈根市內怎麼沒啥人啊?商店都好像關著?週末的關係?

xyy [评] 2015-4-8 19:16

  從瑞典到丹麥的跨海大橋,可能一眼望不到頭吧?橋上的車也這麼少,北歐真是個寧靜的世界,遠離塵囂。

xyy [评] 2015-4-8 19:18

“从瑞典到丹麦之间的边境海桥,大约十几公里。”——这么长的跨海桥,肯定是一眼望不到头。真真切切羡慕那蓝天,真是纤尘不染。

冬雪儿 [评] 2015-4-8 21:24

北欧人一到假节日,不是去乡间,就是投亲访友,城市里面空空如也,这和中国恰恰相反。

拍摄了很多照片(两千多张),一时难以整理,匆匆几张搪塞,不尽人意。

唐夫 [评] 2015-4-9 02:42

現在年紀大了﹐我最注重的是口福。吃下去增加營養﹐增強體質。旅游﹐特別是跟團
旅游﹐是非常累的。乘十幾小時飛機也是很累的。眼福不是那麼容易能飽的。

海外逸士 [评] 2015-4-9 08:08

  老年人不能貪圖口福,營養不能過剩,平衡就好,新鮮就好。另外,要享眼福,就看唐夫。

xyy [评] 2015-4-9 13:39

  以前的攝影,都是用的膠帶(甚至玻璃片)底片和相紙洗印;許多專業攝影師,一輩子也拍不到兩千多張。

xyy [评] 2015-4-9 13:41

呵呵,鱼兄笑我瞎跑乱窜了。我还想跑几年就静静的坐下来写作,现在还属于心猿意马啊。

的确,现在拍摄多么方便啊,不需要成本,随意就将沿途景色纳入数码里面,回来慢慢玩赏。

海兄可有7旬?大差不错??

唐夫 [评] 2015-4-9 14:20

再来几张


那天跑在瑞典乡间一湖,黄昏可嘉景色,不想摄影逆光成了夜景。有趣。


湖边玩趣,实在不想傻呆呆的一动不动的拍摄。


云色可酣。


兽状




丹麦街市




美人鱼旁

唐夫 [评] 2015-4-9 14:25

我看着姑娘可与美人鱼竞选了。随即抓拍一张。

奇怪啊,现在我才体会到金童玉女一词的含义。曾经怎么补觉得呢,也许自己是其中一员,就“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唐夫 [评] 2015-4-9 14:30

谢谢唐夫的美图!

唐夫在湖边的几个动作照象剪影一样艺术。

冬雪儿 [评] 2015-4-10 03:1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5-4-9 07:25 PM:
再来几张

美人鱼旁边的女孩,真可跟美人鱼媲美。

冬雪儿 [评] 2015-4-10 03:24

今年78。希望忘記年齡﹐糊裡糊塗活下去。

現在只能看圖片代替旅游。幾年前去過挪威。有太太親戚在那裡。

海外逸士 [评] 2015-4-10 10:1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5-4-9 02:20 PM:
呵呵,鱼兄笑我瞎跑乱窜了。我还想跑几年就静静的坐下来写作,现在还属于心猿意马啊。

的确,现在拍摄多么方便啊,不需要成本,随意就将沿途景色纳入数码里面,回来慢慢玩赏。

海兄可有7旬?大差不错??

  怎麼會呢?我的意思是鼓勵你多跑,多拍些照片,多寫些觀感,好讓伊甸網友坐享眼福。以前雪兒也做這事,最近詩人做過一回,早些日子格兄也有做。

xyy [评] 2015-4-10 13:41

  瑞典的白雲為甚麼如此貼近地面?

xyy [评] 2015-4-10 13:45

  丹麥是個非常平和的國家,聽說上海開世博會時,曾把美人魚借去展覽,卻被中國遊客惡意羞辱。可笑羞辱的不是別人,正是五千年文明古國,及其不屑子孫。

xyy [评] 2015-4-10 13:49

現在世界名勝地照片都能在網上找到。如果要親歷﹐不可能到世界各地。各有好處。

海外逸士 [评] 2015-4-11 08:28

我已经订了澳洲的机票,到时候给各位看看南太平洋的风光。一位朋友邀请我去那里观光。

是啊,北欧的云彩都是很矮。曾经我拍摄到的芬兰云彩也是一样。美得像各种各样的动物在天空默默的无声的奔跑。一会儿就变样了,霎时万变,真令人触景生情啊。

老海居然如此高龄?真想不到,我还以为您最多比我们大几岁而已。

还能这样笔耕,真佩服!

问候一声,聊表敬意!

您老比我大足足十四岁。

唐夫 [评] 2015-4-11 10:12

唐兄玩好!

街头拍美女还需小心谨慎。美国有人曾因此出事,被报了警。


我写东西总是一挥而就,过后看又觉不尽人意,边读边产生新的念头,新的想法,新的见解,于是,充实,再充实,直到把自己累得望峰息心。人说文不厌改,的确。我觉得诗歌奥妙在于语音的跨度,声韵的协和,结构的严谨(现在他多不讲这套路)。一首好的诗歌除了读来朗朗上口,声韵柔和协调,更多的是玩味无穷。我还是欣赏古人那四个字对诗的鉴定:诗无达沽,那种意味深长之感,比啃腊肉骨头还舒服多啦。



寂静的默然

蓝天下 我这样想念你
云儿在空中摆动 以及
风儿在山谷吹起
春雨丝丝飘零
嫩草浑身也挂满颗颗水珠

思绪被展示 淋漓尽致
飞鸟在空中悠悠的徘徊
鱼儿在海浪里偶尔跳跃
松林里那些可爱的小松鼠
好像在说:想你的小曼

是的,我在想她
那是一种萤火虫般的闪烁
那是一种山泉哗哗的呼声
我手捧过的小溪清流
都成为她拍打的碧玉

蓝天下 我这样想念你
有时我就当你为千手观音
摸着我的灵魂
轻轻的敲打 是一种弦音

只有你用诡秘调侃我
那些飘逸的文字不是纷繁的学说
寥寥数语的藏头露尾
字里行间还有多少浓缩
中文绕出的藩篱
被你用英语来层层解脱

不知道你蜿蜒多少心绪
铺开一叠叠段落
将那些曲折幽深的字字句句
打磨成另一种光泽闪烁

月儿在你的窗前微笑
艳阳又翻开那神秘的角落
笑容已铺满太空
还有我为你颂唱的赞歌


千百遍咀嚼你那迷人的神情
甜在荧屏 独享俏丽
沉醉中我在推梦 圆圆的滚动
水晶球中的你 那么飘逸

叹息将挤满我的皱纹
还夹杂着你的身影
微风用山谷来弹奏交响乐
那是最美的韵

忧心忡忡在松柏之间徘徊
是鲮凌苍苍的树枝
挑逗着我那灰白的发梢
只有月儿的笑 能钩弯你的心


总见你时时虚无飘渺
如大海研磨狂澜的波涛
似山脉凹凸之弦
牵连云雾 直上九重凌霄

星星在深夜冥灭
太阳在七八月里高照
是谁把盛夏又调制为药
热汗为盐为硝

我在寂静中回首
半生流失的水月 镜花缘妖
那些暗香浮动的剪影
湖波涟漪 听歌带韵调笑

青春的欢乐被划上句号
一别匆匆 三十年分道扬镳
花甲时再频频相见
额头纹路 已伴随挥手遥遥

最是那关关睢鸠之心
在眼帘里弹跳
不知月儿早已经走得很累了
留得半脸阳光微笑

你曾经的模样
铭刻身影的那一字是“飘”
泉水汨汨流过之声
拍打了断水抽刀

你何时将电波化为
不尽滚滚的霞光万道
突然间峰回路转
是阴影丛丛 柳枝遥遥


我看你还能潜伏偷读的文章多久
我知道你会忍不住出来抹油
别怪我一看你就喜欢上
因为你是可爱的小九九

你就喜欢每天和我逗乐
说得你翻来覆去没法装狗狗
等我见到你的时候 哇!
你一定要被我吓得抖一抖


只有你能理解我
飘逸的文字不是纷繁的学说
字里行间浓缩多少意思
唯你能英语解脱

不知道你蜿蜒多少心绪
铺开一叠叠段落
将那些金碧辉煌的字字句句
打磨成另一种光泽闪烁

月儿在你的窗前微笑
艳阳又翻开那神秘的角落
笑声已存放在太空
那是我为你颂唱的赞歌


谢谢你翻译我的文章
像叮着一罐蜜糖
别人读来过只是目而已
你的沉浸 欢欣若狂

一页页诗文被你惊叹
一篇篇文笔经你推广
因你栽种的颗颗豆芽角角
把眼球引得闪闪发亮

感激你任劳任怨
豪情挥洒宝贵的时光
可爱的你是一首美的诗歌
将在无形的峰巅飘扬

我仰望你在云空
万里外枫叶依旧随风轻飏
但愿那是我赠送给你的礼物
碰撞微风 哗哗的响


听说 你要将我的作品翻译
悄悄 独自 欢喜
那些从岁月堆里挤出来的黄汗啊
被窈窕的目光挑来点滴

我的文字是条长长的河流
里面混同了我那些几经生死的血迹
岁月从页面飘来荡去
唯有你能抓住 回旋的叹息

谢谢你 可爱的后起之秀
我醉酣你正驾驭这惊涛骇浪的英语
悬望你的孤灯闪烁
一串串词汇按下去 再跳起

几十年前的牢狱
铭刻了我和难友的悲欢合离
时光能扫去所有的空间
扫不掉奔放在日月之间的波光电子

听说 你要将我的作品翻译
悄悄 独自 欢喜
但愿你能扯开那时代的羞布
展出来 又一部雾雨雷电的连续剧


你那如火如荼的文字
如魔的色调
扭曲了我的魂魄 还
牵动我的心跳

是不是怒涛汹涌的激情
在深处狂躁
是不是山洪已猛烈的暴发
波罗的海也悄悄动摇
涌入北大西洋
涌起一叠叠高潮鸣啸
伴随地震滚烫
原始之林熊熊燃烧

那是看不见的冲天火焰
水与火的气体裂爆
布满长空的青烟
张狂的心神展翅扬扬如飘
进来、进到深处
抵满九窍的一次过招

月儿弯弯的风澜
膨胀中荟萃了密集线条
最美的黑森林
正覆盖你那冥顽不灵的头帽
柔软的隧道渐渐轧紧
应对百慕大峡谷的魔妖

吞噬你 弥合的阴阳凹凸
发飚撕咬
一片眉飞色舞的梦廊
翻滚出九天云霄
云和雨的扑跌
是黄帝对巫山的感召
扑向你 爱的山魈
改写生命的情操只有两个字
来来、来、捣捣、捣
曲线的紧紧收缩
享受于生吞活剥之妙
用弹性的爱莲掀翻灵魂
犁 是一种滑撬

今夜 我开始吃你
吃够你那舌尖上的狂叫
抽出你的精灵之苗
浸润我需要膨胀的内核
一边满足 一边微笑
今生今世的乐章
是这样撕咬

你那如火如荼的文章
如魔的色调
你那红艳艳的诗篇
压一代天骄
如果今生今世没有你
我就去阎王殿重启炉灶
等我重新下凡
让你过不了奈何桥

你总想逗留在我的裙边
学牡丹花的鬼叫
征服 是三界的欲望
得到 是毕生的高标

看、无边激情萧萧之下
痴、不尽目光滚滚来潮
你就是我的峰巅
我就是你的海涛


盯住你 那丰腴滚圆挺拔的乳房
颠颠的颤动 频频的心荡
红玉般乳蒂
耸立如火如荼 呼啸癫狂

扑上来的舌尖啊 旋转
让灵肉碰瓷 碰为山泉似的冲撞
那别致的染色体
还有你的胴体 已经填满了我的心房

馨馨微微而芬芳的花蕊
突兀在馨黑之林下 是红霞的怒放
一汪深邃的幽谷
是浓缩的凯旋门 是弹性的天堂

莫非你真要赶我到地狱
让黑夜和白天都混合为一片片魔方
身影已化为万有
引力在呢喃中 裂变为磁场

你那举世无双的乳房啊
还有分开的腿 搅动出龙蛇之声响
一股股电波从清溪里闪现
激发出汹涌而神秘的快感 是魔的张扬

扑上来 用灵犀Make LOVE
雄狮狂躁的震惊 撼动了原野山岗
唯有白云能悠悠的覆盖 在你的白玉胴体下
揉动一座火山 还有蜜蜜衷肠

今夜 我偏要进来
卷起那百慕大峡谷里的高挑海浪
翻滚升腾出来的惊雷闪电
西子骑白马 颠鸾倒凤在贵妃玉床

清晨疯话


我软骨绵绵的向你坦言
吃不了兜着走也是爱的体现
甜蜜的语言 以及无限的漫思
都不能阻挡现实中的羁绊

我们可以生活在不同的国度
但不能幸存于没有养分的空间
于是 你不必冥思苦想
我不过是只狐狸馋滟说酸

日子要过得更加美妙
还是把油盐柴米精打细算
真实的享受不在乎真实
虚幻的品尝才不是虚幻


你一定要称我老师


你一定要称我老师
我得看胸前有没有山羊胡
等你不听话时
才能吹得飘起来飞舞

你总要对我调皮捣蛋
认为我比较好欺负
如果我一天给你写一首诗
那实在是发泄一腔愤怒

听我的话你越来越聪明
照我的指示做你不会倒数
到明年的今天再盘算
你成了名家 因我的下注

那你就经常去吵吧


你喜欢刺激那鼠目獐头
让他感觉比酋长还要少个球
人生本应该光明磊落
他把持网络装得像六耳猴

没事你把他踩到脚下去吧
你有空去耍他几下让他难受
用语要轻缓若绵里藏针
挑刺要揭示出他的纳污藏垢

做人最恶心就是獐头鼠目
装得道貌岸然实为小偷
成天鬼鬼祟祟东望西盯啊
像老鼠在冰箱里瞅瞅


不写诗了

我不能给你写诗了
因为你认为这是犯罪行为
思想 感情 意志 操守
都将因我的诗歌而变得光怪陆离

我的诗怎么会成为你的摇头丸
你还要我滚得远远
这不要紧啊 我本在海角天涯
诗歌却是躲不了的微电

我再也不想为你写诗了
我只能写给我自己看
等到你对我的诗歌上瘾的时候
我再去摸摸鱼竿


无谓的劝解


悄悄的我躲在悄悄的云后
轻轻的你露出轻轻的额头
地球上突然变得万分寂静
寰宇中只有你和我在对啾

感觉中两人的世界美屏幕
分别在阴阳两极各自胡诌
反反复复啰嗦话装一箩筐
到最后西北风喝满肚子馊

爱你的人有房有车有啤酒
你爱的人无钱无奈是老朽
劝你还是满足现状过日子
一步一脚印在春种后秋收


你不想聊了

那好吧 时光也有日出和黄昏的时候
事物总是在阴晴圆缺之间徘徊
所谓的浓郁情感 人人都说是波涛
其实 更多的时候它只是一盘菜

对这样的菜有人吃得眉飞色舞
有人吃得味同嚼蜡 还感觉百无聊赖
有人需要换换口味 各种各样的网站是火锅
吃得醉乐时 还想把脑袋往里面栽

既然你不想聊了 也许当我是有碘的盐
弄得你脸红脖子粗 就把盘子摔
等到你恢复正常的时候
也许 我又是你想用来排毒的牛奶

你不要

你不要那样的疯狂
让天空寰宇都顿时雷电闪光
岁月将人生推向高峰
象日头的你此时此刻在中央

爆烈的语言被你驾驭自如
还要我魂不守舍无法吊儿郎当
调笑本是一种乐趣
差之毫厘变会失之轻荡

没有你的时候我无私无欲
像老和尚在庙宇里面轻弹书香
而今我得意守丹田
努力一遍遍的把你忘了再忘


轻轻之轻

轻轻的我来到你的窈窕身旁
轻轻的你抚摸我的开阔肩膀
轻轻的话语如流 像一种缓缓的溪水
轻轻的月光似液 像蜂蜜在心灵流淌

轻轻的萤火在忽忽闪烁
轻轻的夜莺在靡靡树上
轻轻的来电 是美妙的韵律
轻轻的诗句 是彩虹的桥梁

为你 我折断轻轻的思绪
为你 我打磨轻轻的彷徨
为了轻轻的断章 有一个句号
我把轻轻抚摸 再轻轻弹唱

  2015/12/7

--



恩家齐书

唐夫

见照,婷容貌临屏,令余凝视,觉顾盼神飞。姑妄言婷之美:若芙蓉之摇曳于出水清波,细嫩光泽,似处子之研磨于汉玉春色,灿然惊魂。远观似云霓飘浮蓝天,淼淼,近看如奶酪之柔腻香奈,馨馨。其芬芳沁人,如花似玉,虽年越不惑,依余之见,所谓阳城、下蔡,苏杭、不过尔尔,拟文君之气度,若昭君之胆识,有飞燕之轻盈,得卢浮宫之神韵,似西子湖畔垂柳,相映成趣,能不浮想纵横。

婷美而惠,且妖冶迷离,回眸眼帘似吞云吐雾之能,侧身而并有九曲回廊之深,细语呢喃,汨汨相间,清泉流韵之盈盈,其侧卧游动,线条高低,海浪起伏,时时声短音长,微微带笑,极品之尤。此时此刻,秋宵苦短,日时电驰。与婷整日摩肩接踵,略有间歇而呼唤声闻,执手不尽意矣。

妻婷婷,又名家齐,曾遇同机,赴芬兰途间,询问,居渝碚,曾同乡,现同情,为之言不尽而意更浓,岂世事茫茫难自料,非春愁暗暗得已耶。一时感触良多,渐渐吸引。航程别后,日日音讯往返情真意切,荡胸索怀,朝思暮想,交相仰慕。时下秋景如图,秋霞如画,归鸟高飞,百叶入土,季节金甲,遂求婚,遂知婷心仪我久矣,竟翕然而应,令余喜不自胜,半生索求,一朝定论,忽忽见山盟于字里行间,渺渺渗海誓入电波传书,咫尺天涯,益感亲近。而今光电月华,信息不绝如缕,数月之恋,有感若长风破浪,心悦神怡若曾读唐宋诗词之梦境:西子湖畔,秦楼月怀,旧事流云东坡易安,乐天少游。其必曰,初见贤妻乐而乐,再思夫人喜添喜!

时下燕尔新婚,惊喜爱抚,其娇嫩惠美,声盈携韵,小巧玲珑,有言:楚腰纤细掌中轻,香山之喻也。婷之笑若观音凝目,巧鬼斧神工之线条,牵魂索魄,与之引吸捧吻,粘腻甜馨,余喜洋洋不可终日,才见朝晖即心荡微电,又是夕阳则窗纱徐徐。知我者,爱我者,唯我是命者,婷也,今执手若驾青梅赶竹马,有诗为证:钟情于航程,相恋自云空。肺腑出意外,余音绕梦中。倩影悠游仙,幻觉驾清风,九天仙女妖,王母闺秀功。

僧言:色岂是空,空即是色。以余之见,色即是本,本即是色,人生在世本色而已,言空则大谬矣。人生若梦,万物流逝,回首向来,去也匆匆,来也匆匆,唯万事万物,生生息息,非情莫得,非情莫已,情色交融,相顾尽言,相得益彰,人生之情色得之则幸甚,失之则懊悔难抑,活则何哉? 色空之论,皆巧言弄色,实在诡辩绝情。岂能阿弥陀佛耶!

现有婷为伴,余之喜若悟空腾身九霄,精卫填满大海,夸父得日在怀,所谓漫卷诗书之狂,非襄阳洛阳能比,今生今世,发不同青心同热……矣!余车前马后与妻摩肩接踵,哪怕是轻轻一挥手,也带走一片云。

2017/9/23日于芬兰赫尔辛基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2-14 01:04:0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