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成玉环   虚逐子:一锅浆糊——评易中天《我看方韩之争》 2012-02-15 07:26:00  [点击:1205]
一锅浆糊——评易中天《我看方韩之争》



虚逐子



易中天的奇文一开始就表明了要从“文化事件”的角度来谈方韩之争,并拟定了三个论题: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看起来都是宏大命题,让人以为高屋建瓴,细读全文,却发现是一锅浆糊。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锅浆糊是如何熬成的。



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



易中天先肯定了方舟子质疑的权利,并表示自己主张批评三不问,“不问动机,不问资格,不问对象”。听起来很象回事,但是,他马上话锋一转,开始满嘴跑火车。



易中天先是说“质疑方舟子的动机,则是可笑的。” 本段最后他又说:“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首先应持有最大的善意。” 自己掌自己嘴巴。



易中天说: “一旦质疑失误,对被质疑者的伤害也大。这个时候,赔礼道歉都未必管用。” “如果被误疑的还是公众人物,他可能一辈子都“跳进黄河洗不清”。



质疑固然可能出错,但既然最后能发现质疑错了,被质疑者自然就清了,怎么还洗不清了?就方韩之争来说,如果最后公认方舟子质疑错了,韩寒的公众形象只会更好。不管你喜不喜欢方舟子,你都不能否认他在打假方面的公信力,经过他的质疑而不倒,等于为韩寒做了一个影响巨大的广告。从方舟子这一边来说,质疑错了也不是毫无代价,赔礼道歉不算什么,他多年积累的公信力会大大受损,代价是很大的。



易中天说:公众的“知情权”是要满足,名人的“名誉权”难道就一文不值?真相固然重要,善意难道就可以罔顾?



我实在看不懂,易中天为什么要把真相和善意对立起来,意思是真相很残忍,韩寒必然会受到伤害?公众追寻真相,为什么就会让名人的名誉权一文不值,易中天是在暗示如果真相大白韩寒将名誉扫地?



易中天逻辑混乱自掌嘴巴,我就不继续分析了。其实他想表达的意思是:方舟子你要质疑韩寒?质疑错误的后果你考虑好没有?重大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方舟子是吓大的吗?



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



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文章有人代笔,是文学批评范畴的事,有理有据。“天才作家”韩寒不是回答质疑以证清白,却选择了告上法庭。这被公认为一招臭棋,遭到很多人的嘲笑和批评,原本一些支持他的人也因此反水。易中天却有不同的看法。



易中天说“起诉是韩寒的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 废话,没谁否认起诉是他的权利。这句话表达的另一个意思“起诉是(韩寒的)言论自由”,对不起,历史学家的文字我看不大懂。



易中天说:起诉是韩寒的事,公众和媒体,都可以议论,不可以干涉。又是废话,谁干涉他起诉了?



易中天说:起诉是否“不智”,也是韩寒自己的事……公开指责,就未免没有心肝。易先生,这和上面一条又打架了。



易中天想说:名人是应该更宽容,但宽容不是纵容……所以韩寒因该选择起诉。



易中天想证明:韩寒起诉,不是“示弱”。



易中天想证明:韩寒起诉,不是“滥用诉权”。



易中天还想证明:韩寒起诉,不会“妨碍了方舟子的言论自由”。

……



易中天通篇都在说韩寒有权利起诉方舟子,可是没有人否认这一点啊。他是想打稻草人呢,还是故意摆一堆废话,营造大家认为韩寒不能起诉的假象?



大家认为的是韩寒不应该选择起诉,这不是好的应对方式,是无能心虚的表现。注意,能不能和该不该不完全是一个意思,易中天这个论题改为“韩寒能不能起诉方舟子”或者“韩寒有没有权利起诉方舟子”才和他扯淡的内容一致,否则有货不对板的嫌疑。



另外,易中天应该稍微学一点逻辑,阿Q不选择起诉,不代表不选择起诉的都是阿Q。其他的混帐话还有“韩寒提供了法庭这样一个平台,方舟子反倒有了更好的发言机会”、强奸犯的比喻之类。



其实,易中天就这个问题想表达的是:质疑已经突破韩寒能容忍的底线,韩寒名誉受损,韩寒不能纵容,不能“大度”……韩寒就是不应该对方舟子客气,就是应该用法律来严厉对付方舟子。



看懂什么叫预设立场了吗?



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



易中天口含天宪,满嘴大词,什么言论自由、政治责任、审美责任之类,其实是满嘴胡喷,“无论一个人的言论多么错误,多么离谱,都不得因此而被剥夺人权,判处徒刑”、“至于普通民众,骂爹骂娘,百无禁忌”之类,简直是笑话。



易中天说,方舟子如果质疑错了,不能“没品”,得认账。 要准备“负科学责任和道德责任,即承认有违科学良知和职业道德”。 “不负责任的言说,决不是自由的言说;不能追究责任的自由,也决不是真正的自由。这正是“韩寒诉方舟子”一案的意义所在“……



这一堆堆词藻,是用来包装唬人的,还很多都包装错了。易中天其实就是想表达:言论自由不是保护神,你方舟子质疑错了,你要负blabla一堆责任。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易中天这篇貌似立意高远客观的文章,其实通篇预设立场,就是方舟子质疑错了。熬这一锅浆糊,就是连唬带蒙,为韩寒站台而已。



我想提醒一下满篇逻辑混乱,文字表达不通,概念表达错误的著名学者易中天先生,品三国是一个文化问题,但文化问题不都是品三国,别下错口了。



2012-2-14

-------------------------------------------------------------------


附:

易中天《我看方韩之争》原文

韩寒与方舟子的这场“官司”,是“关公战秦琼”,还是“三英战吕布”?要看事态的发展。但不可否认,它已经是一个“文化事件”。要想不沦为“娱乐节目”,而能对社会和公众有些意义,恐怕得说清三个问题: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

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

当然可以。这是方舟子的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也就是说,只要没有被剥夺公民权,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质疑和批评。其对象,则可以是政府,可以是企业,也可以是公民。说名人必须保护,是不对的。相反,名人更应该接受监督。因此,我支持方舟子质疑韩寒。如果哪天他要质疑我,我也表示竭诚欢迎。

质疑方舟子的动机,则是可笑的。公民行使权利,根本就不必问动机。比如某个台湾人因为喜欢“三只小猪”,就去投蔡英文一票,不可以吗?同样,质疑方舟子的资格,也是不对的。公民二字,足以表明其资格。这就是我主张的“批评三不问”:不问动机,不问资格,不问对象(请参看《李辉、文怀沙与批评的自由》,原载2009年6月30日《南方都市报》,已收入广西师大出版社《书生傻气》一书)。

但,批评权人人都有,“权限”(空间尺度)则因人而异。普通民众的最大,想质疑谁就质疑谁,想怎么质疑就可以怎么质疑。公职人员的最小,因为很难分清他是代表政府还是个人。一旦被认为代表官方,就有公权力侵犯私领域之嫌。也因此,一旦他的质疑失误,不但必须赔礼道歉,还必须辞去公职。

公众人物的空间,介于二者。因为他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都大。一旦质疑失误,对被质疑者的伤害也大。这个时候,赔礼道歉都未必管用。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公众记住的,往往是第一印象。如果被误疑的还是公众人物,他可能一辈子都“跳进黄河洗不清”。

这就不能用“公众人物就该如何”来说话了。没错,公职人员最该被监督,公众人物次之,普通民众守法即可。但,该被“盯着”,不等于该被“冤枉”。公众的 “知情权”是要满足,名人的“名誉权”难道就一文不值?真相固然重要,善意难道就可以罔顾?

有鉴于此,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首先应持有最大的善意,其次要有过硬的证据。第三,一旦失误,不妨郑重道歉。当然,对此,我只有建议权,也不认为可以强迫道歉。但,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道歉只会加分。死硬到底,则可能“反误了卿卿性命”。


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

首先要肯定,起诉是韩寒的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包括:说,不说;说什么,不说什么;这样说,那样说。这三条,都自由。而且,既然是权利,就可以行使,也可以放弃。回应、答辩、起诉,是行使“言论权”。不回应,不答辩,不起诉,是行使“沉默权”。无论哪种,都是我们的自由权。

因此,起不起诉,是韩寒自己的事。受不受理,则是法院的事。这两件事,公众和媒体,都可以议论,可以批评,更可以建议,但不能干涉。议论、批评、建议,是行使“言论权”。干涉,则是“越权”,也“越位”。

起诉是否“不智”,也是韩寒自己的事。何况每个人能够忍受的尺度和底线,是不一样的。自证清白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这就像节妇断腕、烈女跳楼,虽不宜提倡,却应该同情。把人家逼到那个份上,哪里还谈得上智不智?出于爱护,私下里劝劝是对的,说说也没关系。公开指责,就未免没有心肝。

所谓“笔墨官司笔墨打”,则是扯淡!学术观点不同,艺术评价有异,才是“笔墨官司”。包括《红楼梦》的作者是谁,因为曹雪芹没说是自己,不存在名誉问题,也该“纸上谈兵”。疑人窃斧,也“笔墨打”?说你是“强奸犯”,还弄得谣言四起,大家都将信将疑,也不起诉?这种“大度”,留给阁下自己为好。

没错,名人是应该更宽容,但宽容不是纵容。你们家的宠物,也该善待吧?公园里的草木,也不能践踏吧?名人就可以随便蹂躏,然后让公众消费、媒体狂欢?士可杀不可辱。被逼无奈,也可以拔剑而起,何况诉诸法律?你说韩寒不成熟,是孩子,我看他是汉子。方舟子慨然应诉,也是汉子!

韩寒起诉,是否“示弱”?问问阿Q就知道。阿Q是决不会起诉的。他只会说,这是“儿子骂老子”,或者“方舟子小时候被父母卖掉,没有爱心”。至于把法院等同于“官府”,把起诉看作“打不赢就叫哥哥”,恐怕太不像法治社会的观点。大家若都这么想,法官们真可以去“休假式治疗”了。

韩寒起诉,是否“妨碍了方舟子的言论自由”?当然不是,除非法庭剥夺方舟子的答辩权。但即便如此,那也是法庭的错,不是韩寒的错。相反,正因为韩寒提供了法庭这样一个平台,方舟子反倒有了更好的发言机会。难道在微博上说就是自由的,到法庭上就不自由了?没这道理吧?

还有人说,现在司法不独立,韩寒的起诉,会造成更多的人不敢说话。呵呵,依此逻辑,小白菜就不该告御状,那时可是慈禧当家;秦香莲则要算运气好,因为包公只有一个。那么请问,韩寒是该去找包公呢,还是等到司法独立那天再诉呢?如果大家都这么等,那一天又啥时候能到来呢?

至于韩寒起诉方舟子,是否“滥用诉权”,则要看情况。如果韩寒视清白为生命,那他就是在为生命而战,岂是“滥用”?这事也要看结果。结果不是谁胜谁负,而是能给我们什么启示。也就是说,如果借此机会弄清言论自由的概念,制定批评质疑的规则,那就不但不是“滥用诉权”,还应该说是“功德无量”。

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

首先必须确定,言论自由是法律概念和人权概念。也就是说,无论一个人的言论多么错误,多么离谱,都不得因此而被剥夺人权,判处徒刑。其次,自由即责任。任何人在行使权利的时候,都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言论权也一样。第三,任何人的言论自由,都不能侵犯他人权利,剥夺他人自由,无一例外。

责任也有种种。比如,一个外交官出言不慎,引起国际纠纷,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但要负政治责任;一个教授在课堂上当面骂学生,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但要负道德责任。前者可免职,后者可开除,但都不能判刑。至于普通民众,骂爹骂娘,百无禁忌。但被认为素质低下,也得认了。这叫“负审美责任”。

名人责任更重。比如方舟子,是以“打假”闻名于世的。他对韩寒的质疑,如果被证明错了,得负“判断失误”责任。当然,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可以原谅。但前提,是得认账。不认账也行。既不违法,也不缺德,但“没品”。说他“死皮赖脸”或“不像男人”,也得认了,也是“负审美责任”。 另外,由于方舟子是科学工作者,一贯主张科学,因此,如果他的质疑,被发现违背科学精神,不守学术规则,则还要负科学责任和道德责任,即承认有违科学良知和职业道德。这一点,希望方是民先生能有思想准备。

最后要说的是,所谓“言论自由不负法律责任”,是指“不负刑事责任”。由于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不容侵犯,因此,一旦侵权,就必须负“民事责任”。不负责任的言说,决不是自由的言说;不能追究责任的自由,也决不是真正的自由。这正是“韩寒诉方舟子”一案的意义所在。哪怕最后法院判决方舟子不构成侵权,也如此。

因此,正如我支持方舟子质疑韩寒,我也支持韩寒起诉方舟子。但我希望,双方都做好败诉的准备,并表现出良好的风度。“寒战”虽非“选战”,但今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其参选人的表现,是可供参考的。果能如此,则方韩之争,就真是意义深远了。

刊载于2012年2月14日《南方都市报》B07版,责任编辑李小焉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