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乌鸦嘴 最详尽文本分析铁证《三重门》乃韩父子合写(第一部分)zt   2012-02-14 14:40:22  


作者: 乌鸦嘴   最详尽文本分析铁证《三重门》乃韩父子合写(第二部分)zt 2012-02-14 14:57:23  [点击:1375]


第二部分 文本分析


注:本分析所依据的是万卷出版公司2010年7月版本


【一、结构框架】

《三重门》的结构框架简单极了,如下:

男一号林雨翔初三时结识老师马德保,进入文学社——男女一号相识——男女一号都升入高中,男一号进入文学社——男女一号分手


按这种写法,估计男一号要是进了大学、读了研,其生活内容还是“文学社”、“文学社”。对严肃的文学作品有一定阅读量的人都应该知道,除非是开头埋伏下一个偈子、结尾时再提到它以前后呼应,一般作品不会让主人公不同时期的生活都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当然内容重复与“偈子”还是两码事)——这样说似乎不太严谨,但是像《三》中的主人公这样的,初中时文学社、高中时仍是文学社,而且除了文学社几乎没有其他可叙述的生活!!!这就问题大了。


为什么会有如此糟糕的结构布局?那是因为老韩大学时的文学社生涯硬硬被撕扯成了两半,前半部(即男一号初三时)主要讲述了文学社指导老师马德保给新入社的社员讲授文艺美学、社员们参加“作文比赛”的事;而后半部(男一号高一时),马德保的角色交由“万老师”一角来担当,这部分中,则重点刻画了文学社社员之间的内部争论。


除了“文学社”与“爱情故事”之外,《三》当然也不是全然没有其他内容,这些其他内容包括:(1)中考的考前准备和考后结果、(2)新生入学、(3)军训与体育特长生的训练、(4)夜间逃课被学校处分,其中(1)(3)(4)主要以小韩上课时写了给同学传看的文字为底稿,略作修改;而(2)则是以老韩的大学入学为蓝本,做了一些修改和增补。


总体说来,《三》主要是老韩的创作,小韩执笔的部分少得可怜,最多就是主线之外的(1)(3)(4)这几个小节,即《三》的12、13、17、19章,而穿插于其中的第15章实在太过醒目,这一描述文学社内斗情景的章节果断在少年简单的生活中穿梭,父子俩的笔力毕竟有高下;14、16章则父子俩二合为一了,不过仍是在老韩的蓝本书修改增补而成。由小韩本人最为完整地写成的部分是第18章,这也是全书最短的一个章节,在这一章里,初三时就博通古今的天才一下子变成一个只会歌词的小孩子——不过,这才是小韩最真实的文字和最本真的少年模样。 当然,以上所述主要是给那些没有看过此书的人提供一个大致的结构图景,这里没有给你提供任何论据,因为论据就是整本书,你自己可以去看。不过接下来我要讲论据了,这是件十分繁琐的事情,不过为了拯救被蛊惑的广大青少年,我自觉责任是义不容辞的。我可真没开玩笑哦。



【二、人物特征】


(一)小韩读过史上最牛中学!初高中语文老师全部讲授大学中文系课程!!

小韩所在的松江二中堪称史上最牛高中!哦,不,应该是上海朱泾镇的罗星中学(初中)。因为以小韩的个人经历为蓝本写成的《三重门》,书中的老师们——书中出现的所有老师们!!除了昙花一现的家教——根本不讲中学课程,讲的全是大学课程!!



【1】马德保:小说中男一号初中时的语文老师,文学社社长。虽然此人连大学文凭都没混上,但人家的文学造诣那可是相当了得,在一个小镇的中学——初中里——马德保居然讲起了大学中文系的文学理论、文艺美学课程来——

“哦,就是讲讲文学原理,创作技巧。文学嘛,多写写自然会好。”

马德保再阔谈希腊神话与美学的关系。
(楷体字部分为《三重门》原话,以下皆同)



既然有如此高明的老师,教出的学生更加神通——

“中国较著名的美学家有朱光潜,这位大家都比较熟悉……”——初三的孩子“很熟悉”朱光潜!!

“还有一位复旦大学的蒋孔阳教授,我是认识他的!”——看来作为初中语文老师的马德保对高校学术界是十分了解的;当然学生比他更牛,不但当即知道“复旦大学的蒋孔阳教授”是谁,而且还能听出老师话中的破绽:

真话差点说出来“我是昨晚才认识的”,但经上面一说,好像他和蒋孔阳是生死至交。马德保为证明自己的话,不得不窃用蒋的学生朱立元一篇回忆恩师文章中的一段话……



马德保不仅学问了得,为人也格外谦和,这谦和绝非是常人所能达到的境界,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末期男人(已经在文化站“笔耕几十年”、比林雨翔大“三十岁”)居然会跟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称兄道弟,视若同辈:

马德保对林雨翔极口揄扬,相见恨晚……马德保也送他的散文集《流浪的人生》给林雨翔,林雨翔为之倾倒,于是常和马德保同进同出,探讨问题。两人一左一右,很是亲密……



“同进同出、一左一右”啊,而且人家还在“探讨问题”!想想看,小韩这孩子得有多成熟啊!!更蹊跷的是,男一号林雨翔的父亲居然跟马德保“有积怨”!但这积怨究竟是什么,作者没有交待。据我看来,大约是老韩想把自己塑造成书香世家的形象,于是连自己的父亲也扯了进来,但是祖父的事,对于小韩来说意味着一下子就得退回至少半个世纪啊,太遥远了太脱离时代了,老韩辛苦编造的世家旧事只好忍痛割爱,但是,却把读者给弄了个不明不白。好,初中语文老师、大学中文系课程的授课者马德保的事迹,暂且就到这里。 不过我们要等下一个老师出现,可得有耐心了。因为初三时的男一号,总共就只有马德保这么一位正经老师,而且讲课还不发生在语文课上,全是在文学社里。至于男一号的其他初中老师,作者是只字未提。尽管后来出现过几位家教,但那毕竟不是中学里的老师,而且授课地点居然还是在酒吧里(注意:小韩补课故事是初中时发生的,在一个小镇里……),不过这无伤大雅了。下一位老师的出现,则是男一号的高中时代了——



【2】胡姝 教高三语文兼西方文学讲座。

看这段话:

胡教导果然教西方文学出身,张口说:“你很喜欢读书吗?”

雨翔忙称是。胡教导问下去:“批判现实主义的书读得很多吗?”只等雨翔点头。雨翔忙说不是。

胡教导沉思一会儿说:“那么自然主义的——比如左拉的书呢?莫泊桑老师的书喜欢吗?”

雨翔怕再不知道胡妹当他无知,说:“还可以吧,读过一些。”

胡教导看见了病灶,眼睛一亮,声音也高亢许多:“怪不得,受福楼拜的影响?不过我看你也做不到‘发现问题而不发表意见’嘛。现代派文学看吗?”(对林雨翔说:)“我发现你有诗人的性格,对朝廷的不满,啊——,然后就——是壮志未酬吧,演变成性格上的桀骛不驯。”



——才刚上高一的学生,一个老师能问他看不看现代派文学?一个才上高一的学生,居然前辈老师认为其已经到了“壮志未酬”的年纪了!也难怪,人家男一号在小学时就博览群书了,在初中时已经接受过大学中文系的专业教育了,到了高一,有老师谈点现代派什么的,似乎也正常。是这样吗?



【3】“万老师”(这名相当于外号)授中国文学史 详情从略



点评:


文艺美学、西方文学、中国文学史——小韩同学,你身在这样的初中高中里还硬要说中学是“应试教育”,这不是睁着眼睛故意栽赃吗?小韩的同学的语文老师们,讲授的课程无一不是大学中文系课程——我说小韩同学,你就不能有点自己的观察吗?你自己的语文老师呢?你干嘛全得照搬你老爸的大学老师?哦,当然,小韩同学自己笔下也有俩老师,梅老师和钱校长,前者是班主任,没见过她讲课,与后者一样,在小韩同学的笔下专事训斥学生。当然,一个上课不读书睡大觉的学生是不可能详细掌握老师讲过什么内容的,唯独对当面训导记得特别清楚;而真正一身学问或至少可以卖弄一下学问的,都是老韩笔下的老师形象——当然,那是大学老师,中文系的。



【人物特点】之二


(一)《三重门》中老韩个人经历体现

以下楷体字部分皆为《三重门》原话:


1、得肝炎



(林雨翔的同学,初三学生罗天成说:)


“我得过肝炎,住了院,便休了一个学期的学。”

罗天诚淡淡说:“你怕了吧?人都是这样的,你怕了坐后面,这样安全些。”“到你得了病就知道这世上人情冷暖了。”


2、大学同学中的东北人


“我还看见你和她一起散步,靠得简直是那——东北,你来说——”

“我说,是贼近啊!”


——这段话出现在主人公的初中生活部分,“东北”一词显然是某个人的绰号。要知道,主人公所在的初中不过是个农村里的镇中心中学,何来东北人?显然,这里是大学生活中的场景。


3、做编辑的经历


林父这时终于到家,一脸的疲惫。疲惫是工作性质决定的,作编辑的,其实是在“偏气”。手头一大堆稿子,相当一部分狗屁不通。碰上一些狗屁通的,往往毫无头绪,要悉心梳理,段落重组。这种发行量不大的报纸又没人看,还是上头强要摊派订阅的……


4、“谈了十几年,黑发谈成白发”


林雨翔经历了比二战还激烈的斗争后,终于下定决心——如果依旧这么僵下去,弄不好这场恋爱要谈到下个世纪。按师训,今天的事情今天完成,那么这个世纪的爱意这个世纪表白,否则真要“谈了十几年,黑发谈成白发”

——初三时的林雨翔,居然能发出真要“谈了十几年,黑发谈成白发”的叹息!!!十四五岁的小孩,就是再过三十年也未必到“白发”的年龄吧!!



5、时代烙印



雨翔学江青乱造毛泽东的遗嘱,说:“那个——‘周庄’走时亲口吩咐要选举的,你不信等他回来问啊。”

磋跎岁月嘛,总离不开一个“磋”字,“文革”下乡时搓麻绳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2-14 15:28:1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