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乌鸦嘴   最详尽文本分析铁证《三重门》乃韩父子合写(第一部分)zt 2012-02-14 14:40:22  [点击:1430]
作者:歌行


确切地说,《三重门》系在老韩原稿基础上经重新排序、修改、部分增补及删除而来,且修改、增补的部分中仍有很大部分为老韩代劳。小韩自己写的东西仅仅是高中生活的一小部分,且仍融合了不少老韩的东西,其中不乏老韩穿插补充的警句之类。

我将陆续对该书进行详尽地文本分析,敬请网友关注!



第一部分 整体情况



一、二人合作概况:


  老韩将其大学生活主要地安排给了小韩的初三生活,部分穿插在“高中”(即小说中的市南三中)生活中(即文学社内部斗争部分);小韩高中时代生活——主要是自己亲笔写成。当然,将二人写的东西完全割裂、生硬拼接也是不行的,他们还做了一些修改和衔接处理。 所以,“三重门”这书名真是取得好,大门和小门叠加,交叉后成三道门。


二、二人故事原貌:


  【老韩故事原貌】:老韩在进入大学——小说还相当清楚地点明了是华东师大——中文系后,结识了一位学历尚浅但热爱文学的老师,这位老师还是文学社的指导老师。由于当时入文学社门槛较高——要考试,不过这是修改之后的入社规则——老韩那时要加入文学社还需先提交代表作,由于老韩生性叛逆,或者说很喜欢批判,所以提交过两次入门申请都被拒绝。而结识了那位热爱文学的老师——当然这个老师也是中文系某门专业课的任课老师——之后,才终得以进入文学社。
  老韩与文学社指导老师关系亲密—— “于是常和马德保同进同出,探讨问题。两人一左一右,很是亲密”(《三重门》原话)——加之文学社成员常为诗歌小说散文的地位而争论,于是在指导老师的青睐和“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作用下,老韩得以升任文学社社长。期间,老韩还参加了“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当代文学研究组”的征文,得了个大奖,这大概也是老韩得任社长的原因之一。
  进入文学社之后,在一次郊游当中,老韩认识了一位英文系的美女Susan。不过美女总是追求众多,老韩对此美女虽是一见钟情,但爱使人胆怯,老韩一直不敢表白。
  老韩与美女Susan的故事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了。

  【而故事的结局,被修改后移植到小韩的高中生活中】:美女痛斥韩寒在市重点中学不肯用功读书,而当年考试时她为了能跟小韩上同一所高中,顾虑到小韩学习差,有意在中考中留了几道试题不做。没料到小韩因为特长及其他关系,最后竟得以进入市重点,而美女兼尖子生Susan却进了区重点。基于这双重“恨”——一层遗憾一层痛恨——而跟小韩说88.
  这样的结局显然太过平庸,不过这就是老韩故事挪用到小韩身上的结果——其实结局还可以编得更意外一些,可惜小韩不具备这样的功力,当然老韩看来也没想出更好的结局。

  因此,老韩当初不过是写了个中篇,讲了一下自己在大学文学社的经历,穿插了一个令人伤感的不完美的爱情故事。

  【小韩故事原貌】:小韩没有故事,仅仅是描写了跟几位体育生哥们的日常交往,实在是乏善可陈。

  【小结】:老韩的故事是《三》的灵魂和主线,如果抽去了老韩的故事,小韩关于自己高中生活的叙述实在不值一提,更没有任何资格称得上是“小说”,只是一篇篇记录比较详备(对话非常多)的生活日志而已。


三、二人文风比较


  老韩确实老到,尤其对男女关系确有深刻见解,这一深刻见解尤体现在常以男女关系为喻体,来形容各种现象上。此外,他还善用典故,古今中外名著在行文中安插得算是恰到好处,尽管难免有堆砌之感。老韩除了善于引经据典,还喜欢使用半文半白的语言——书信往来以文言为主,即便是日常对话,也多之乎者也,充分展示出一位中文系才子的风貌。当然,虽身在中文系,但仅仅精通中文那可太不够水平了,老韩还喜欢卖弄英文,时不时穿插一些英文妙用——一位钱钟书资深粉丝跃然纸上。此外,老韩还经常使用一个喻词——“我军”,足见老韩对我军感情之深,也算是一个特点吧。

  小韩的行文跟老韩一比,那可真是惨不忍睹啊。小韩主笔的部分是在主人公升入“市南三中”之后,其文字水平与老韩比立见高下。在老韩的行文中,对话很少,而以议论居多,恰恰是这些议论,正是老韩发挥其博学多才、引经据典、妙语连珠的文学水平的地方。而一到小韩这里,长篇累牍、毫无亮色的枯燥对话占据了大部分篇幅,特别令人懊恼的是,原本在“初三”时候一个个跟人精似的同学们,到高中时却忽然幼稚起来,那些小孩子们之间的无聊对话,让人根本没心思去阅读。
  最搞笑的来了:原本在小学时候就已阅读了几十部中外名著的“天才”主人公、那个善于引经据典、博通古今的初三生,到了高中时忽然呆滞起来——“雨翔带这些书的目的是装样子,自己也不曾看过,那本《俏皮话》也只是雨翔军训时在厕所里看的,上面说到的那则《畜生别号》是这本书的第一则故事,雨翔也只看了这一则”; “雨翔听不懂‘自恋’,心里明白这肯定不会是个好词”;“ 雨翔又听不懂“方外之人”的意思,只好翻着书不说话” ; “ 雨翔没读过《红楼梦》原著,只读过编写本,而且缩得彻底,只有七八百字,茫然一片空白,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还不够,初三时博览群书的主人公到了高中便只知道歌词了,连写文学批评都不得不写成了歌手批评。写下本稿的小韩同学确实也如他所称的“掉书袋”了,可真是,掉了一堆书名,然而书确实都没看过。
  我说两位韩大人啊,你们父子间的沟通也太少得可怜了吧,怎么连一部小说中最核心的主人公的形象都不给好好统一起来呢?小韩倒是真诚实,没读书死活不肯充读书多的,可是这样一来,主人公的形象就完全分裂了,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很严重、一旦公开发表便不可挽救的致命问题吗?呜呼,悲哉!
  其实,对于二韩来说,没有最搞笑,只有更搞笑。原本在初三时就声称“向余与诸大学中文系教授通信”的主人公,到了高中时全用起了大白话,而且还是几乎不带任何修饰的口语。


【小结】二韩之间的行文差异实在太大了,大到让我目瞪口呆、无言以对了——这么明显的差异,作为作品发表人居然能视若罔闻,这“掩耳盗铃”的古老寓言现代版能在21世纪上演真是要我要惊掉下巴了。哦,我还没说出那个最明显却也最简单最容易辨识的差异,其实就俩字乘以2:“男人”与“男孩”。以及这对词的相对应的:“女人”与“女孩”。在那个初三的孩子口中,张口闭口必称“男人”“女人”;而待这个孩子升入高中,却突然羞涩懵懂起来,把原来大方谈论的“男人”“女人”悄悄地改口称作“男孩”“女孩”。
  毕竟啊毕竟,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不,因为小韩声称他写三重门的时间更早——是绝无可能拥有成熟男人的经验和男女观的,而不同年龄段的人,其措辞口吻也是绝无可能完全一致的,哪怕是模仿,但毕竟十五六岁的孩子实在太稚嫩。要说一个五十岁的人模仿七十岁人的口吻倒是有可能,因为到了50岁,人生该经历的也都经历得差不多了;或者让一个成人模仿一个小孩口吻,虽有做作的可能,但以假乱真的效果也未尝达不到;但让一个只有十五六岁不谙世事的小孩去模仿成人,实在太难为他了。

  初看《三》前几章时,我还想挑拣一些漏洞明显的句子来论证此为老韩手笔;但当读到小韩亲笔写就的高中生活部分,我感觉已无此必要。一是漏洞实在太多太多,二是,根本就是老韩手笔,整章整章都是老韩手笔,这还要去挑漏洞吗?

  如有人不相信,一,请你先去仔细阅读一下文本;二,若阅读之后仍不相信我的判断,那么接下来我将奉上详细的文本分析。


四、小韩自证


  1.小韩一会儿声称自己的“作品”是一气呵成,很少修改,一会儿又称自己还有个“写废了的10万字”。其实其真相是这样的:那个所谓“写废了的10万字”其实是老韩的文稿,由于文稿不能完全照搬,比如至少要把某“大学”的字样改正某“中学”,于是这10万字上就有大量的修改、拆分、删减、增补。最后将老韩与小韩的作品融为一体——可惜融合得并不那么完美啊!

  2.小韩声称自己是在课堂上写作——尽管他也说过彻夜写作、逃课写作之类,就不跟这小孩计较了吧——,且写完一张纸就会让他的同桌看。这个情况属实。不过这仅限于《三》中的高中生活部分,因为其糟糕的笔触实在没法跟老韩的相提并论,这部分确实是小韩本人亲笔写的。

  3.小韩曾在某中学做演讲,当时的报道称,在场有读者提问他对主人公Susan的看法,小韩称“忘了”,读者便质疑他创作时是否认真。当然小韩回答说他是很认真负责滴(这事的详细记述请见方某人的博客)。这真的不要怪小韩 ,因为Susan原本就不是他创造的主人公,而是老韩的梦中情人,对一个不熟悉的人物,他能说出什么来呢?而且小韩的亲笔写就部分与老韩写的衔接太差,原本中考刚过去时还对Susan美女恋恋不舍,因为分离而无限惆怅,可一到高中居然几乎把这位心上人忘没了影儿!!知道故事快结束时,美女才匆匆再现一次,不过这“现”也太仓促——仅只一个不到一分钟的电话和一番没头没尾的呵斥而已。于是,一段美少年之恋(这里当然是指少男少女之间啦)就这样草草了结了。

  4.小韩还称越是年少,刚读点儿书,才越爱卖弄,现在成熟了,不需要卖弄了,所以他年少时的“作品”才爱“掉书袋”,现在则不需要了。这显然是说他胸中存有万卷书,只是不需显摆把了。只是,他又在多个场合称自己根本不读书,只看报纸和咨询。那么,教人相信哪句话才是真的呢?呵呵,当然是后者啊!在此,我特别要问小韩的忠实粉丝们,你不是早就对其大作烂熟于心了吗?既已看过其“大作”难道还不知道,一个不读书的少年只是掉了一堆书名么?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2-14 15:30:5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