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徐水良   ZT黄麟:吹捧过韩寒的教授为何保持缄默? 2012-02-13 17:12:57  [点击:1520]
[转帖]黄麟:吹捧过韩寒的教授为何保持缄默?

园寒 于 2012-2-14 7:46: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张鸣、孔庆东、张颐武这些教授,都曾肉麻地吹捧过韩寒。2010年4月8日张鸣接受深圳读本的记者王莹的采访时说:“现在的中国大学教授加起来对公众的影响力,赶不上一个韩寒。”2010年6月22日,张鸣教授在《杂文报》又发表了一篇题为《韩寒的影响力》的文章,把韩寒比作“齐天大圣”,还说了很多肉麻吹捧韩寒的话。孔庆东曾一本正经地预测过韩寒的“大师”前景;张颐武则把“韩三篇”抬到了“80后的独立宣言”的高度。

   如今,韩寒“出事”了,被方舟子揍得不轻,这些人却一个个象缩头乌龟,屁也不见放一个。按理说,这些人于情于理,都应当站出来替韩寒“助拳”才是。但韩寒被方舟子批得焦头烂额,观众望眼欲穿,仍然不见这些人的影子。这些名牌大学的教授,大约日理万机,只有等到其中一个被揍得奄奄一息了,才会有空发表自己的见解。须知,韩寒的影响力超过了“中国大学教授的总和”,“意见领袖”一倒,天不佑韩寒,万古如长夜,从今往后,咱小老百姓白天走路恐怕也要打手电筒了。曾经力挺韩寒的教授们,生死关头,咋就不出来拉“意见领袖”一把呢?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张鸣教授。元月31日晚,张教授发了一条微博说:

  “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人物的形象就被观众定位了。孔庆东只能在视频上耍彪,方舟子只能谁冒尖掐谁,不管有没有道理。而韩寒也只能做公共知识分子,青春偶像。就像李谷一一出场,就只能唱乡恋一样,不唱不行。其实他们的本色,一个是大学教师,一个是科普作家,一个是赛车手。韩方之战,所谓的意义价值,都是别人找来的,对于观众和媒体而言,就是一个娱乐事件,从开始就是。所谓打假,不就是恶心对方而已。对方在辨别过程中,也只能恶心过去。升级了,就大官司。媒体大乐,观众大噪。吴英命悬一线,苏丹的中国工人命悬一线,还有校车,拆迁,上访……算了,大家玩吧。”


  有趣的是,张教授居然把2012年这场文化批评的开局之战,看成了“娱乐事件”。张教授的喜感实在太强。他的脸长得忧国忧民,思想却相当“小品”。“意见领袖”这块大招牌摇摇欲坠,居然被张教授轻描淡写定调为“娱乐事件”!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德性”。

 方、韩大战正酣的时候,为何不见这些人“见义勇为”,发出自己的声音?我分析,大概和韩寒“粉丝军团”有关。这些人吸取了早几年白烨的教训,对韩寒的“五毛粉丝”的威力记亿犹新,心有余悸,害怕引火烧身,所以不敢对这位大名鼎鼎的“意见领袖”轻举妄动。在我看来,韩寒的所谓“粉丝”,“五毛”而已,其博客的“天价点击率”,“人造”也未可知。网络水军盛行时代,连“日记局长”韩锋同志都懂得拿出10万块钱请网络水军替自己跟贴删贴,粉饰无中生有的所谓“民意”,此等“五毛军团”, 虚张声势,吹影镂尘,用来吓唬手脚不太干净的评论家可以,吓唬与时俱进的知识分子就有点痴人说梦了。

  韩寒迎战方舟子,非但久攻不破,没有再现昔日大战白烨的“辉煌”,甚至落败迹象日显,最重要一条,是民意的真正觉醒,公众识破了网络水军的伎俩。它就象贵州的驴子,只懂得一鸣一蹄,技止此耳。

一般地说,“五毛”发的贴子比较脑残,倾向性较强。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入主出奴、颠倒黑白就是“五毛党”的职业道德;真正网友的跟贴则喜欢就事论事,心平气和讲道理,因为他是有感而发,与经济利益无关。一个知识分子,如果缺乏理性,不懂得选择甄别网贴,缺乏“百万军中取五毛首级”的浩然正气,被排山倒海的“五毛”跟贴所吓倒,左右自己的判断,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甚至连“五毛”不如。

  日前有媒体公布网络调查说有80%的网友支持韩寒,这个数字,依我看,大抵是网络水军的“杰作”。被人家质疑得昏头转向,还有这么高的支持率,韩寒稳如泰山,坚如盘石,又何必劳师动众,要把方舟子告上法庭呢?

所以,我理解的“意见领袖”,其内涵与“意见泡沫”差不多。打个损人的比喻:如果说“民意”是货真价实的人民币,“意见领袖”则是冥币,是给死脑筋的人花的。韩寒自恃的,就是此种“富有”。其实他和我们一样,都是房奴,都是要向银行按揭的穷光蛋。还有2000万的天价广告什么的,除非有确凿的票据,不然,我不会相信这种“商业泡沫”。什么叫做包装文化?小本经营搞得气势恢弘,就是包装文化。十次包装,有一次弄假成真,这些人就拥有了长期意淫的资本,逢人说项。

  不但“意见领袖”是泡沫,“韩寒”图书的实际销量,也是泡沫。据2011年04月2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在畅销书排行榜上,郭敬明的《小时代2.0》以25万余册的销售量,占据去年中国虚构类畅销书榜首,紧跟其后的是韩寒卖了22万册的《独唱团》。”报道指出,中国畅销书的真正销量,已跌至“二十万级”。这个数字与韩寒本人及其身边的人公布的天文数字有很大的出入。不信你查一查,他们嘴巴吐出的数字,动不动就是一百多万,反正永远“供不应求”就是。

  我分析,吹捧过韩寒的教授之所以保持缄默,投鼠忌器的东西,就是“韩寒”身上的一大堆“数字纸老虎”,以为那就是“民意”,其实完全是书商们精心打造出来唬人“草木皆兵”。教授尿裤,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