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paul   方舟子最新博文:对“天才”韩寒《求医》的医学分析 2012-01-27 23:21:42  [点击:979]
对“天才”韩寒《求医》的医学分析 (2012-01-28 10:40:33)


  我在《“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一文中,通过分析用语和用典,认为该文不可能出自17岁体育特长生韩寒之手,而是一位中年老病号的代笔。文章贴出后,几位医生网友给我留言,指出根据该文对病情的叙述,作者并非疥疮患者,而是肝炎患者。我得到启发,看了一些医学文献资料,对该文做医学分析,给证据链补上一环。

  韩仁均《儿子韩寒》说,这篇文章是1999年1月韩寒上高一时得疥疮期间写的。韩仁均在《说说我自己》一文中再次重复了这个说法。《求医》中也明确说了是去治疗疥疮,而且因为校医院不给治,去了大医院。那么韩寒在写这篇文章时,疥疮还没好,对疥疮症状的描述应该比较准确才对。实际又如何呢?

  文中说:“读书在外,身心疲惫,难免某日起床或腮边凸起一块或腿边红肿一片。”“全身突发性部分之大痒……足、头、腹无处不痒……”“而他却不日痊愈,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在印度创始而在中国发展。”

  疥疮是因为疥虫感染皮肤引起的。疥虫钻入皮肤,在皮肤中间穿行打隧道、产卵,引起过敏反应,导致皮疹、瘙痒。皮疹多发生在皮肤皱折处,包括手、腕、腹部、阴部等。只有幼儿患者才会在头部发生皮疹、瘙痒,少年和成年患者不会。所以该文说的“腮边凸起一块”、“足、头、腹无处不痒”,不是疥疮的症状。不把疥虫杀死,疥疮不会“不日痊愈”。

  文中说:“那女医生也问我何病。我告诉她我痒。女医生比较认真,要我指出痒处,无奈我刚才一身的痒现在正在休息,我一时指不出痒在何处。医生笑我没病看病,我有口难辩。忽然,痒不期而至,先从我肘部浮上来一点点,我不敢动,怕吓跑了痒,再用手指轻挠几下,那痒果然上当,愈发肆虐,被我完全诱出。我指着它叫:‘这!这!这!’医生探头一看,说:‘就这么一块?’这句话被潜伏的痒听到,十分不服,纷纷出来证明给医生看。那医生笑颜大展,说:‘好!好!’我听了很是欣慰,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挠,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两只脚彼此不断地搓。”

  疥疮的瘙痒局限于手、腕、腹部、阴部等特定部位,痒处会有皮损,包括皮疹、小水疱或结痂。所以要指出哪里痒,是很容易的,而不是像文中所述无法向医生指出痒在何处,而一痒起来又是全身无处不痒。该文的作者显然没有患过疥疮,至少不是在患疥疮期间写的文章。

  文中所述的这种没有皮疹、全身奇痒却又没有特定痒处的症状,更像是肝炎诱发的,是肝炎患者的切身感受。肝炎造成肝功能损伤,导致血液中的胆红素升高,在皮肤下沉淀,刺激皮下神经末梢,导致全身上下都瘙痒难忍。所以文章所述,是作者把自己初患肝炎的体验移植给了疥疮患者。

  文中还说,他去的那家大医院,皮肤科和外科并在一起。皮肤病容易传染,外科多是外伤病人,更容易被传染,所以规范的医院是不会把两个科室并在一起的,何况是大医院。在医疗很不规范的年代,例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倒是有可能这么做。文中的其他细节也表明这次求医不可能发生在1999年的大医院。大医院都有护士分诊,患者先把病历交给护士,由护士分配医生;而文中叙述的,却是患者自己拿着病历去找医生,认为这个医生看病草率,又自己去找另一个医生,这像是在社区医院才会发生的。医院里患者很少、病历写得不规范、医生对皮肤溃烂患者不做检验就开药、医生手写药方写得药房看不懂、医生骂病人笨、墙上贴礼貌用语,也都不像是发生在1999年上海大医院的事。

  所以该文所写的,其实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或更早)一位肝炎患者在一家小医院的求医经历,而不是韩寒作为疥疮患者在1999年的大医院的求医经历。作者的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

  《求医》的全文见:
  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16.shtml

  参考资料见: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01833/
  http://www.scabiesweb.org

  2012.1.28.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195403385_0_1.html


简评韩寒父亲韩仁均《说说我自己》 (2012-01-27 15:53:11)转载▼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看到了韩寒在博客上贴出的韩仁均《说说我自己》。虽然口气和缓多了,但是口供还是没对好。当然也可能父子俩已练到合二为一了,他看到的就等于我看到的,他说过的就等于我说过的。我只举一例如下,然后继续分析署名韩寒的作品。

【韩寒看到的大赛消息=韩仁均看到的大赛消息】

韩仁均《儿子韩寒》:

前些天他告诉我参加《萌芽》杂志和北京大学等七所高校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事,并且也给我看过两三篇文章。我看后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我便说,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

方舟子:韩仁均《说说我自己》:

因为我事先看见过新民晚报上一则上海萌芽举办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消息,所以就建议韩寒将这篇《求医》和另一篇《书店》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

【韩仁均对新概念的评论=韩寒对新概念的评论】

韩仁均《儿子韩寒》:

我便说,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这种挺随意的、毫不做作的、完全生活化的文章,相对现在通常的应试作文来说,本身就很“新”。“新”并不代表另类。他表示同意,后来我就帮他打印了一份。

韩仁均《说说我自己》:

因为他觉得这次比赛没收参赛费,应该是真正的比赛,不是那种常见的近乎骗人的活动,而且既然是新概念,就不是应试作文的那种,就参加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44.html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