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徐水良   安魂曲:关于少年韩寒不可能写出《书店》系列的三重证! 2012-01-26 07:23:21  [点击:2204]
[原创]关于少年韩寒不可能写出《书店》系列的三重证!
10104 次点击
196 个回复
0 次转到微评

安魂曲 于 2012-1-26 8:36: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
自从麦田率先发难以来,质疑韩寒的声音就没有断过,而且不断有新的质疑出现。。。客观分析一下这些质疑,我们不得不说其中并无任何直接证据,相当部分甚至仅仅处在Reasonable Doubt,也就是“合理怀疑”的阶段。既然是“合理怀疑”,一般来说,替韩寒说话的人们也总是不难找到针对这些怀疑的“合理解释”。

比如说韩寒作品的思想和风格”深刻老成得不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种质疑就不甚有力,因为十几岁的青少年(尤其假如是天才的话),是完全可能刻意模仿出成年人甚至老年人之语调风格的----本人初中时就曾写过模仿杜甫的五言律诗,并得到老师的交口称赞,其中有不少对人生如梦、世事无常的感叹,现在看来完全是装B,但青少年的一大特点就是喜欢且善于模仿么。。。不过模仿成功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有长期学习模仿的对象,韩寒的作品明显模仿钱钟书,如果他承认自己是钱钟书的小说迷也就罢了,但他偏偏却咬定自己不爱读小说,这就难免让人起疑。好在这让然仅仅属于”合理的怀疑“,因为韩寒也确实有当年模仿过钱钟书,如今不好意思承认的这种可能么!

再比如对韩寒对”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现场命题”纸入水杯“偏偏给改成”布入水杯“,虽然很让人搞不懂,但对此同样并非不存在“合理的解释”-----毕竟假如韩寒在当时真的已经具备作家才能的话,那么他观察问题的角度自然会非常深入而和常人不同。或许他第一感觉就想到了”写布“也说不定,而从来不重视考试的他,不那么在乎让自己的作文百分百切题也是可能的。

-----我举以上两个例子,无非是想说明,为什么很多针对韩寒的质疑仍属于”合理的怀疑“,也因此不能构成任何韩寒让人代笔造假的证据。

(二)
然而对韩寒的质疑发展到了今天,我们却忽然得以看见一些堪称Circumstantial Evidence,也就是”环境证据“的东西----这类质疑不仅远比一般主要依靠常识+推理产生的”合理怀疑“有力得多,而且,至少在北美的司法体系中,这类证据如果足够多的话,就完全可以作为刑事罪案定罪的依据----哪怕没有半点直接证据也罢!前些年美国有一个著名的Scott Peterson妻子失踪(后来找到了尸体)案,最后陪审团就是凭借一些环境证据(比如案发当天他去过弃尸的湖边、他在一些关键地方撒过谎、他已有情人、案发后一些表现不合常理、尸体发现后携大量现金前往边境附近。。。等等)判定Scott有罪。

“环境证据”的出现,再加上此前大量根本未被韩寒团队及其支持者合理解释的“合理质疑”,无疑将把对“韩寒作品涉嫌让人代笔”的公众质疑推向一个新高度,成为有根有据的诈骗指控。。。那么,如今究竟冒出了什么新的“环境证据”呢?

-----证据就在韩寒此前据说分别于初二(14岁)和高一(16岁)发表的两篇文章《书店》和《书店后记》之中-----关于这两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及一般性分析质疑,大家可以参考彭晓芸先生的这篇文章链接。
其中最有力的、可以从侧面同来证明“写《书店》的韩寒绝非青少年韩寒”的证据,猫眼这里早几个小时已经有人指出并讨论过了,那就是下面这段----
”世纪末的最后几年,书店越来越开放。记得以前买书只能远远观望,书则安然躺在柜橱里,只能看着名清内容。最要命的是书价被压在下面,侧身窥视,仍不知价目。木论身心,都极为痛苦,更不好意思惊动售货员。”

这段文字让很多人一看就皱眉头:“以前买书只能远远观望,书则安然躺在柜橱里”这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啊?1982年才出生的韩寒怎么可能拥有这种“过来人”才可能拥有的独特体验呢?

以本人的例子来说吧,本人68年出生,比韩寒大了差不多整整15岁。中学时自己没在书店买过书,因此毫无记忆印象。。。但84年上了大学后,虽然地处经济不发达省份的中等城市(也在华东,但比苏州无锡都落后),但当地的书店却家家都是开架售书,只有杂志等少数柜台才是闭架,而且我们同学都从没提过这是一个新事物,说明开架售书在当时的中国尤其江南经济发达地区已经相当普及。事实上,韩寒《书店后记》之中的那种独特观感,我这辈子还真没有一点体验呢!

连我们这些“六零后”在韩寒刚出生不久就完全体验不到了的旧事物,“八零后”的韩寒却不仅清楚记得,反而感受深刻,这还不足以说明“韩寒”写下的上述文字,其实根本不可能出自“青少年韩寒”的笔下、而只能出自其父亲那一辈的人么?----我前面强调过:一个青少年完全可能模仿出中老年人的思想和文风,然而有一样东西他们绝对模仿不出来:这就是老一辈人真实的生活体验。

就这样,对“韩寒有人代表”尤其是“韩寒作品可能出自其父”的质疑第一次拥有了强有力的旁证,此一重证也!

(三)
但这个旁证似乎还不够,因为马上有了很多替韩寒辩解的声音,比如中国在九十年代应该还有不少乡镇书店仍然在闭架售书,身处上海郊县的韩寒完全有可能体会到“闭架售书”的经验。。。云云。

可惜这样替韩寒辩解的人偏偏忘了一点:韩寒究竟是怎么具体描述自己的“闭架售书”体验的。

请让我们再好好读一遍这段文字:“记得以前买书只能远远观望,书则安然躺在柜橱里,只能看着名清内容。最要命的是书价被压在下面,侧身窥视,仍不知价目。木论身心,都极为痛苦,更不好意思惊动售货员。一旦惊动,碍于面子,不买不行,于是佯装草读一遍, 心里暗叫:不要太贵!切莫太贵!偏偏这书看上去薄薄一册,一拿到手里感觉不妙,竟不知怎么增肥不少。西方哲人说不可相信第一眼的爱情,买书亦是如此。然后愈翻心愈往下掉,最后服一闭,嘴角肌肉一抽,狠把书翻个身扫其身价,两眼一瞪,不自主地咽下去一口口水,想万幸万幸,贵得不算离谱,尚可承担。”

----既然韩寒此前14岁所写的《书店》一文中已经描绘了开架售书的场面,而且这里的用词是“记得以前买书只能。。。”而不是“记得其他地方买书。。。”,说明他感受“闭架售书”时的年龄肯定最多14岁-----这就不免带来了新的疑问:一个最多十四岁的孩子,还没有独立生活,怎么会对自己心爱之书(或者任何商品)的书价如此敏感、对花钱买书能否让自己“尚可承担”如此在乎,甚至,对“看书不买丢面子”、“不好意思惊动售货员”。。。这类明显只有成年人才在乎的东西也如此当回事呢?!

一个父母疼爱的少年人买起自己喜欢的东西来,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我想很多人应该还记得。反正我当年是只要口袋里有属于自己的钱,就绝无爱不释手却最后放弃的道理。。。至于什么不愿惊动售货员、担心不小心丢面子云云,我根本想都没有想过----可我们的韩寒呢?你注意他的用词却是“尚可承担”(也就是明明有钱买却怕自己承担不起),而不是这个年龄段人真正应该在意的“兜里尚有钱”!

如果说韩寒少年磨难、惊人早熟,因此在14岁不到年纪就懂得勤俭持家。。。这个尚有可能。可我们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懂得生活艰难、懂得照顾自己面子和他人感受的韩寒,居然在自己父母望子成龙的教导下,居然会不好好读书、只想着扣女、任凭自己的所有功课差到不能再差的地步!

所以韩寒根本不可能在14岁前就拥有上述基本只有习惯了克制欲望勤俭持家、又特别在乎自己面子形象的成年人思维,也因此上述文字绝无可能出自少年韩寒之手!

所以说,少年韩寒不仅不大可能拥有“以前都是闭架售书”的生活体验,而且更极不可能拥有文中说描述的那种独特成年人辛苦无奈生活感受-----此二重证也!


(四)

如果说上述两重证据还似乎有些“出自一处”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个“三重证”就是完全独立不相关的了,但同样拥有极大的旁证说服力。请看“韩寒”在1996年年《书店后记》结尾前的文字----

“近日传来一大喜讯,写文章可以致富矣!文人的致富领头羊是专写科幻小说的倪匡,由于看这类小说的人文化水平都不太高,所以他怕姓名里两个字一个都不识,改名为“废品(Westrel)”,就是现在大多数人所钟爱的卫斯理先生。传闻卫先生写书速度甚快,而读者买他的书速度更快,令人折服”

----看清楚了没有?“韩寒”显然是在写这篇文章前不久的“近日”,才听到“传来”有关“写文章可以致富”的“大喜讯”,而且是关于倪匡先生的。。。可惜倪匡先生早在1992年就隐居离开香港移民美国不再露面写作(详见维基百科和百度),因此所谓“倪匡致富“的新闻,只可能在92年前出台并广泛流传,却绝无可能在96年“近日”突然成为什么“一大喜讯”。”韩寒“在这里,无疑突然时空颠倒,穿越到了好几年前!

而且,到96年那阵子,所谓”写文章可以致富“早就不再是什么新闻了----贾平凹的《废都》就发表在1993年,那时的韩寒已经开始写作,并且据自己写已经拥有在书店柜台前流连忘返依依不舍的体验,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废都》“洛阳纸贵”(当年新闻标题)、贾平凹大赚版税的当年最引人注目文化现象呢?他又怎么非要到96年才突然听说“写文章可以致富”这“一大喜讯”呢?!

尤其,韩寒自己在接受记者采访以及其他场合都强调过:“我不喜欢看小说,我就喜欢看杂志,军事类的东西。我自己会写,干嘛要看你们是怎么写的?”。。。前面分析过:他这样的说法其实让自己靠刻意模仿钱钟书等小说家成为少年作家的那种可能性变得不存在。而在这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从不喜欢小说、也根本不喜欢科学的韩寒,怎么居然会突然对一个通俗科幻小说作家倪匡的“新闻”如此感兴趣并大发感慨起来了呢?他又怎么知道倪匡就是卫斯理的呢(这个连我也不知道,今天在猫眼才学到,因为我是真的对这类小说毫无兴趣)?

----时空倒错,穿越倪匡,这就是有关青少年韩寒不可能写出《书店》系列的第三重证据。

其实同样两篇《书店》,其中引人怀疑值得推敲的地方还更多----

比如“韩寒”写到“也有专门研究称谓的,告诉你女人无论老少, 一律“小姐”,佩服自己怎么没想到,“小姐”、“大姐”乱叫“------且不说一个14岁的上海少年,可不可能和中年人一样习惯叫“大姐”,单单这“女人无论老少、一律小姐”的习惯,早在94年之前很久,就已经被中国社会普遍接受了,“韩寒”在这里却表现了某种大惊小怪,这难道不是又一次“时空穿越“么?

再比如,”韩寒“描写”磁带包罗万象,声音略带呻吟,唱到“情丝百结” 时突然无声,反复调查才发现原来带子与机器“情丝百结”了”。。。。可是据网友考证,这首“情丝百结”是许冠杰1989年的不甚有名流行曲,很难想象到了1994年还会被书店播放,这里同样存在“时空穿越”的明显痕迹!

至于七门考试不及格,至今不懂任何一门外语的韩寒,居然能拥有连我这个英语大拿都不知道的“Humor原意是体液”常识,且看得出来自己很喜欢卖弄英语知识。。。这个,就只能算“合理的质疑”了,呵呵:)

我总的感觉:“韩寒”这两篇《书店》,其实是写成于89-90年----那个时候许冠杰的那首歌还在流行、倪匡正在当红(都上电视主持节目了)。。。书店里还没有大量出现小平南巡之后铺天盖地的“成功类”“经商类”书籍(“韩寒”根本没提,很奇怪哟),反而琼瑶三毛的言情小说还在流行,那年月距书店大批改为开架也应该不过几年时间。

那个时候的韩寒才八岁,其父韩仁均正在辛苦持家的年纪,酷爱写作却家中清贫。。。他是多么高兴地听到“近日传来一大喜讯,写文章可以致富矣”的消息啊!^-^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猫眼和其他地方对公众人物韩寒提出合理质疑的素质越来越高中国人)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