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資料:帕木竹巴,達賴喇嘛,俺答汗,金剛持   2011-12-16 09:49:47  


作者: 草蝦   資料:仰華寺大法會 2011-12-16 20:20:25  [点击:1480]
仰华寺的旧址详细文字介绍:

从日月山下的倒淌河向西南 40公里处,便是海南藏族自治州的首府恰卜恰镇,也是共和县政府所在地。
现在的恰卜恰已是颇具规模的草原新城,有不少皮毛加工厂等,文教事业也颇发达,镇上就有大中专四所。楼房高耸,街道宽敞。然而据记载,解放前夕这里还仅仅是一个只有十来户人家和一个小商栈的小村子。
然而,赫赫有名的仰华寺,由明代蒙古首领俺答汗修建,曾是三世达赖喇嘛讲经,“达赖”名号产生,黄教传入蒙古的宝刹,就在恰卜恰镇。
16世纪后期,漠南土默特蒙古首领俺答汗的势力进入青海,成为环海地区最强悍的游牧民族。不久,黄教首领索南嘉措派了一位青海籍喇嘛阿兴去内蒙传教,俺答汗被他劝服。俺答汗打算仿照忽必烈、八思巴建立经教的故事,干一番很有影响的大事。1575年(明万历三年),俺答汗在青海湖边的恰卜恰镇建了一座十分壮观的大寺,并请求明神宗赐额“仰华寺”,同时派大规模的使团往西藏迎接索南嘉措。
1578年,索南嘉措被几千人簇拥着,来到了仰华寺,与久已等候在这里的俺答汗会晤。随之举行了大法会。在法会上,参加者多达十万以上,其中有一千多蒙古贵族弟子受戒,108名土默特人削发为僧。俺答汗高兴地自比忽必烈,将索南嘉措比为八思巴,互赠尊号。俺答汗给索南嘉措的尊号是:“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瓦齐尔达喇”是梵文,意思是“执金刚”;“达赖”是蒙文,“大海”的意思;“喇嘛”是藏语,“上师”的意思;“圣识一切”又是汉译的梵语词。这个叫局外人感到佶屈聱牙的蒙藏梵汉语合壁的尊号,就是西藏大活佛达赖喇嘛名号沿用的开始。清朝顺治皇帝更是赐以夹杂着满语的尊号,从而奠定了达赖在蒙藏佛教界最高领袖的地位。索南嘉措当时是西藏哲蚌寺的大法台,因此又追认前两任法台为一、二世达赖,自己为第三世达赖喇嘛。
三世达赖索南嘉措赠俺答汗为“转千金法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尊为法王和汗王。俺答汗借此大大抬高了自己的地位。
在法会上,三世达赖和俺答汗根据黄教教义和蒙古实际情况,制定了一系列有利于信奉黄教的令,比如,废除用处死的妇女、奴隶和活牲畜陪葬的殉葬制度,禁止在年祭等活动中杀人和屠宰牲畜,废止一切血祭,禁止萨满教,捣毁萨满神像(作为黄教的护法神者除外),修建佛教寺庙,尊崇黄教。
仰华寺大法会是在蒙藏关系史乃至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一次宗教活动。从此,黄教迅速传入并普及蒙古地区。接着,三世达赖应邀去蒙古,途中经过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指示修建一座寺院,这就是今天的塔尔寺。后来,三世达赖又应邀去北京,途中圆寂于内蒙古。
仰华寺是当时青海等地蒙古、藏族的宗教乃至政治、经济活动中心。蒙古王公们在这里聚会密谋,商定策略。明代 1590年,由于西宁、河州等地屡遭蒙古骑兵侵扰,边地父老们呼吁出兵,朝廷派兵部尚书郑洛平定青海。第二年,明朝军队打到青海湖地区,将仰华寺一火烧毁。
俺答汗建仰华寺,郑洛焚仰华寺,千秋功罪,任人评说。当年梵塔佛影,早已杳无踪迹,一座草原新城在旧时灰土上矗立,成为这一带藏族人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这里,旅游者既可笑谈种种掌故,又可观赏新城风貌和藏族新牧民英武潇洒的姿态,了解藏族人民奇异多姿的民俗风情。

====

仰华寺大会述略
发布时间:2008-10-22 16:21:28 点击:1445

明朝神宗万历6年(公元1578年),在青海湖畔的恰卜恰(察布齐雅勒)的仰华寺,由蒙古族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俺答汗(阿勒坦汗)主持召开的迎接喇嘛教格鲁派代表人物、后来的三世达赖索南嘉措的大会,在蒙藏关系史和喇嘛教发展史上,都是值得一提的大事件。
仰华寺是由蒙古土默特首领俺答留在青海的儿子丙兔请求明政府于万历5年在青海修建的。寺院规模宏大、壮丽,一时成为整个青海的喇嘛教中心。
黄教,是十五世纪在西藏产生的一个喇嘛教派别,其创始人为宗喀巴。宗喀巴为青海湟中人,16岁时赴西藏拜师学习喇嘛教经典,很快成为西藏很有影响的佛教大师。他鉴于当时萨迦(花教)等教派僧人违反佛教本旨,不守戒律,玩弄魔咒神法欺骗群众等弊端,主张“敬重戒律”,不娶妻,不饮酒,不杀牲和僧人“苦行”,逐渐形成了一个派别。因此派僧人皆著尖顶黄帽,因此称为“黄帽教派”,简称“黄教”。黄教创立后,影响迅速扩大,受到了当时明政府的注意。明政府曾邀请宗喀巴赴京,宗喀巴派其大弟子释迦也夫两次进京,被明政府封为“西天佛子大国师”和“大慈法王”。释迦也夫在两次赴京途中,在青海地区先后修建了灵藏、弘化、隆务等寺,积极宣传黄教,使黄教势力得到了迅速传播和发展,为以后蒙古部落入据青海、信奉黄教打下了基础。
黄教到了根敦嘉措任哲蚌寺和色拉寺池巴时,西藏政局发生了变化,黄教受到了其它教派的敌对和排挤。甚至在嘉靖16年(公元1537年),黄教噶丹寺遭到了噶举派的武装打击。
索南嘉措被认定为根敦嘉措的转世灵童后,为寻找比较强大的政治势力的支持,于1576年,欣然接受了俺答请他到青海会面的邀请。
万历6年5月,索南嘉措到达仰华寺,受到了俺答等人的热烈欢迎。5月15日,俺答汗在仰华寺举行了规模宏大的集会,参加者有汉、藏、蒙、维吾尔等民族的僧俗人众十余万人。仰华寺“举行了盛大的开光安神仪式,并举行了火祭烧施。”“是时,汉人、土伯特、蒙古、卫国尔喇嘛等聚集十万余人,闻奏是言、如孟夏鸣鸠之声,俱倾耳以听,所有人众,共相欢悦称奇”。
在这次仰华寺大会上,正式宣布漠南蒙古各部废除萨满教和用人畜殉葬.杀牲血祭翁衮的野蛮风俗;确立喇嘛教为正式宗教,在蒙古各部正式传播;索南嘉措被顺义王俺答尊为“圣识一切达喇达赖喇嘛”的称号,这便是达赖喇嘛的由来。索南嘉措被尊称为“达赖喇嘛”的消息传到西藏后,立即得到了黄教寺院上层僧侣的承认,并把他指定为三世达赖喇嘛。(同时追认宗喀巴最后的弟子,建立扎什伦布寺的根敦主为第一世达赖喇嘛;哲蚌寺的第十一任池巴,根敦主的转世灵童根敦嘉措为第二世达赖喇嘛)从此,“达赖喇嘛”承袭了灵童转世制度,成为喇嘛教黄教的当然首领,得到了公众的承认。后来,五世达赖在顾实汗的支持下,建立噶丹颇章政权,集西藏政教大权于一身,1653年经清政府册立,“达赖喇嘛”这个称号及其政治地位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承认,成为历史惯例。所以,仰华寺大会在达赖喇嘛转世制度上,有着开启始先的贡献,在喇嘛教的发展史上,也是一个根本的转折点。
可惜的是,这一早于塔尔寺(塔尔寺建于万历11年),对塔尔寺建筑有着重要影响的汉藏佛教建筑艺术结晶在万历19年被郑洛等一火烧毁了。


《青海工作——2007年7期》
(省档案馆 景庆凤供稿)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