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泰僰藏传佛教在西方 2011-09-03 05:28:11  [点击:3216]
藏传佛教在西方(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1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8-31报导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七月达赖喇嘛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了名为时轮金刚法会的宗教活动。许多藏人从世界各地赶赴现场,盛装出席这场法会,同时,一些手持念珠或转经筒的西方信徒,和披上绛红色僧袍、蓝眼睛高鼻子的洋喇嘛,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以下是本台实习记者达娃的采访报道。此篇报道分三部分播出,今天播出第一部分,重点讲述藏传佛教在西方兴起的原因和一位美国作家在监狱中传播藏传佛教的故事。

“当铁鸟飞翔、马车奔驰的时候,藏人会散布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佛法将弘扬到红皮肤人的土地上。”相传公元八世纪时,藏传佛教的创始人莲花生大师曾作出以上预测。

早在中国元朝时期,欧洲各国就有文献记载旅行家和传教士到达西藏,并有关于藏传佛教的文字描述。而西方学术界对藏传佛教的研究始于十九世纪初。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匈牙利学者乔玛进入西藏,研究藏文大藏经并撰写了藏英辞典,成为现代西藏学的创始人。此后,一些西方学者纷纷进入西藏,开始对藏传佛教的研究。然而,因为西藏的闭塞等种种原因,西方对于藏传佛教的了解仅限于极小的学术范围。

1959年,西藏流亡政府建立之后,随着大批喇嘛流亡到西方国家,大批西藏学者在美国各大学任教,许多寺院在西方国家建立,藏人社区陆续出现,以及大量的藏传佛教文献被翻译成西方语言,藏传佛教开始走出东方。另一方面,上世纪60至70年代美国经历了反政府学生运动、以毒品、摇滚、性解放为代表的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风潮,经过战争的洗礼的人们开始对意识活动及心理状态的研究产生兴趣,不少人热衷于从东方宗教哲学中寻求精神的自由和灵魂的呼唤。

与此同时,国外的藏学学术界得到美国洛克菲勒财团的资助,与藏族中一些外流知识分子和上层喇嘛合作,有了较大发展。在伦敦、巴黎、东京、罗马、西雅图等地建立了国际藏学中心,聘请在外的僧俗知识分子参加。据统计,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数十年中,西方研究西藏和藏传佛教的较有学术价值的著作约有一百多部,专门出版有关藏传佛教研究论著的机构有二十余个。美国的研究后来居上,如哥伦比亚大学、印第安那大学、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等六所大学设有藏文或藏传佛教的课程。

上世纪八十年代成立于美国纽约的雪狮出版社目前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出版藏传佛教作品的出版社。据了解,雪狮出版社已经发行关于西藏和藏传佛教的出版物近150个主题,并发行了其它出版社500多个相关主题的出版物。该出版社尤其致力于出版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作品。

维多利亚•卓玛(Victoria Dolma)是一位美国作家,她曾为雪狮出版社的期刊供稿,1997年她偶然地在该期刊上发现一个监狱犯人征笔友的信息,从此开始了她长达八年的与监狱犯人的书信往来。

维多利亚•卓玛在采访中告诉本台记者,一些人在监狱里开始自我反省,一些人感觉内心痛苦无助,他们希望从宗教中寻求精神的力量。在她与第一位犯人开始写信交流后,这个消息在监狱内传开,甚至流传到了其他多处监狱和服务监狱的宗教组织,有犯人开始主动给她写信。维多利亚•卓玛在书信里解答他们的疑问,并向他们灌输藏传佛教中人生的理念。

维多利亚•卓玛说,并不是每一个犯人都有机会学习宗教。

采访:在南方地区的一些监狱,如佐治亚州、南北卡罗莱纳州等,有的监狱是非常传统保守的基督教组织,他们不希望有人学习佛教,他们甚至会违反犯人的公民权利。这种情况下,犯人们很难得到任何佛教的资料。而有一些开放的监狱则提供各种项目活动,甚至会邀请佛学中心的僧侣给他们讲课。他们给我写信,问我问题,我会为他们解答,同时从书上或杂志上找一些与之相匹配的有名望的喇嘛开示的一些相关的哲理,复印下来寄给他们,这样他们可以看到这是权威人士的,比如说达赖喇嘛的解答。

在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下,维多利亚•卓玛把自己的全部收入都花在了这些书信往来中,她的笔友数量逐渐发展到近一百人,覆盖全美国各州。如今维多利亚•卓玛由于年事已高,力不从心,无奈中断了与监狱犯人的书信往来,但她希望还有志愿者愿意把这种交流方式延续下去。

此外,美国的智慧出版社和香巴拉出版社等也发行了许多藏传佛教题材的书籍。香巴拉出版社告诉本台记者,该出版社成立于60年代末,迄今已经发行藏传佛教相关的书籍近200个主题,其中许多书籍被翻译成多种语言,更远销至亚洲,如中国大陆、台湾、新加坡等地。一些美国的老牌学术出版机构,如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和柯林斯等商业出版社,也意识到了藏传佛教书籍的热销,增加了藏传佛教的出版条目。

有学者预言,21世纪将是藏学的天下,日益增加的西方藏学研究者无疑为西方普通人士接受藏传佛教打开了方便之门。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9822005
========

藏传佛教在西方:(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3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9-02报导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七月达赖喇嘛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了名为时轮金刚法会的宗教活动。许多藏人从世界各地赶赴现场,盛装出席这场法会,同时,一些手持念珠或转经筒的西方信徒,和披上绛红色僧袍、蓝眼睛高鼻子的洋喇嘛,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此篇报道分三部分,这里是第二部分,重点讲述藏传佛教组织在西方所做的改革。

根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不完全统计显示,欧美各国的藏传佛教寺院、坐禅中心、佛学院的分布情况为:美国五十余座、法国十三座、比利时六座、西德四座、瑞士三座、希腊两座、奥地利两座、意大利、挪威、瑞典、芬兰各一座。1990年的一项不完全统计显示,美国有佛教徒40多万人,其中藏传佛教徒有有两万余人。

而根据网站buddhanet的近日统计数据,欧美的藏传佛教组织及禅修中心已经大大超过了上述三十年前的数量:美国有621座、澳大利亚145座、英国139座、法国133座、西班牙82座。

美国在数量上独占鳌头,而藏传佛教在欧洲的发展情况也不容忽视。

据了解,70年代开始,法国成为欧洲佛教活动中心。到八十年代末,法国的藏传佛教已拥有40来个坐禅中心,1万多名信徒。仅噶举派的噶鲁活佛一人就在欧美创办了近70座坐禅中心。

1988年,法国政府承认了藏传佛教噶举派享有合法宗教地位,不需要向政府纳税。这意味着噶举派和罗马天主教享受了同等的地位。

然而,如何使西方人产生兴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学习藏传佛教多年的美国人克雷格(Craig)说,作为一个美国人,他曾经对东方文化望而却步。

采访:我一开始读过许多佛教类的书籍,佛教禅修的。我读过创巴仁波切的书,诺布仁波切的说,此外耶喜喇嘛有些书很好。我对藏传佛教的了解有一个过程,不是某一天突发奇想决定要当佛教徒。但是我刚开始对藏传佛教感兴趣的时候,我感觉对它太深奥了,作为一个西方人我很难理解。

据了解,喇嘛们在向西方人传授藏传佛教时,注意开创适合西方文化的方式,如简化入教手续,缩短修习时限,以适应西方快节奏的社会;把现代科学某些成分如医学、心理学、营养学等融入藏传佛教的修习之中,使宗教与科学相融合,将今生修行与人性回归和人类的追求结合起来,传授瑜伽禅定,掌握饮食控制和催眠术,把宗教视为文化产业,与西方宗教如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进行交流。上述的教学方式吸引了西方人对藏传佛教的兴趣,促进了藏传佛教在欧美的传播。

另一位学习藏传佛教多年的美国人兰斯(Lance)表示,他非常赞同与欢迎上述的对藏传佛教的改革。兰斯认为,信仰某种宗教,并不代表要全盘吸纳该宗教所属的文化。

采访:我们应该尝试像理解自己的宗教文化那样去理解藏传佛教。我们应该吸取东方文化中一些重要的内涵,同时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它。

兰斯为马里兰州的一座藏传佛教中心做义工,教学佛教基础知识已经有十一个年头了。他任教的这门课程长度为十周,每周两个小时,为有兴趣接触佛教的人们解释佛教的基本教义。兰斯说,这个佛学社区拥有近500个成员,几乎每周都有新成员加入。

维多利亚•卓玛(Victoria Dolma)和兰斯都认为,喇嘛把佛教与西方宗教进行交流的方式是很好的。他们一致认为,宗教之间是相通的。

采访:(维多利亚•卓玛)我们西方人有很多压力。学习佛教后,开始更深入地理解基督教。我从佛教中看见一些熟悉的基督教的理念。

然而,兰斯也表示,佛教也有其独特的地方。

采访:我发现藏传佛教和西方宗教有很多共同点。佛教注重对自己负责。而西方宗教里,你把责任都托付给神。这是最大的不同。

几位受访者普遍认为,佛教对于现代人的焦虑及不安提供了极佳的疏解效果。

克雷格认为自己在学习藏传佛教后,性格改变了很多。

采访:我变得更有耐心,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更放松,心态更开放,更能理解他人,对人更有爱心。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9820338
========

藏传佛教在西方(三)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3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9-02报导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七月达赖喇嘛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了名为时轮金刚法会的宗教活动。许多藏人从世界各地赶赴现场,盛装出席这场法会,同时,一些手持念珠或转经筒的西方信徒,和披上绛红色僧袍、蓝眼睛高鼻子的洋喇嘛,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以下请听本台实习记者达娃的采访报道。此篇报道分三部分播出,今天播出第三部分,重点讲述藏传佛教和西藏问题所面临的困境。

丹麦的藏传佛教学者欧雷•尼达尔认为“在西方,人们需要经验而非信仰,宗教信仰只适合东方人”。也就是说,欧美人接纳东方宗教大多是非信仰层次的,而更注重其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在美国生活多年的藏人达瓦表示,根据他的观察,东西方人在学习宗教时的确有较大的差异。

采访:我在一些佛教中心和宗教活动中看到不少美国人。总体来说我认为佛教在美国是很受欢迎的。我经常去我家附近的一个佛教中心,有很多藏人去那里,一家老小,大多数去那儿的是藏人,也有与藏人结婚的西方人或者亚洲人,也有美国人。一些西方人对佛教思想研究很深,同时他们具有一针见血的批判和分析能力,相比而言,我们藏人可能就不会对一些佛教理念提出质疑,我们听什么就信什么。美国人总是能提出问题并积极寻找答案。这是两种文化上很大的一个不同。但是这没有错与对,应该权衡这两种文化。

然而,随着藏传佛教在西方的迅速发展,媒体不断传出一些在西方德高望重的喇嘛酗酒、抽烟、吸毒、甚至性丑闻的消息,使人们不免对藏传佛教团体提出质疑和指责,甚至对宗教本身失去信心。

克雷格(Craig)表示,他也听说过此类负面新闻,尽管难以核实,但宗教团体应该对此类事件给予重视。

采访:我认识的一些喇嘛都是作风很好的,没有这类不好的行为。我个人不喝酒吸毒,但我认为一个有大成就的、值得大家学习的人也可能会犯错。但我也认为,每一个宗教团体都有此类不良的事件发生。同时我也认为如果一些掌权的人滥用权力与自己的信徒发生性行为是很不好的。

兰斯(Lance)则认为,一些修行者和喇嘛不可避免会在西方物质文化环境下迷失自我。兰斯认为,相对而言,更令他感到担忧的反而是有一部分东方人进入西方社会后,并没有学会了解或尝试逐渐融入西方文化。他认为,尤其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藏传佛教的前景,兰斯表示乐观态度,他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佛教教义,并把它运用到生活中。

采访:我认为藏传佛教会健康地发展下去,随着西方对探索心灵世界的需求的增加而发展下去。越来越多人会寻求自由。佛教寻求的就是一种心灵、自我的自由。

而克雷格则认为,藏传佛教的传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采访:很明显藏传佛教处在一个转型期。藏人走向世界,拥抱现代文化,他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令人担忧的是许多修行者花在修行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师傅带徒弟的传承方式日渐式微。生活在当下,人们要挣钱吃饭、需要物质财富和娱乐,最终他们的精力大多都集中在积累外在的物质,而不是内在的东西。

此外,维多利亚•卓玛,兰斯,克雷格和达瓦都表示对西藏问题非常关注。维多利亚•卓玛说,西藏曾经是一个封闭的国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感谢中国,使藏传佛教文化向世界传播开来。

尽管受到残酷镇压,藏族僧俗对自由的呼吁从来没有停止。2008年西藏拉萨发生了动荡,此后不断传出有喇嘛与中国当局武力抗争、绝食甚至自焚的消息。倡导和平、慈爱的僧人却采取这些极端的方式来表示他们的不满,对此兰斯和克雷格都表示难以接受,他们认为抗议者应当使用非暴力手段来争取自己的权益,毕竟流血事件,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维多利亚•卓玛表示,希望中国下一代领导人能够启动民主改革,缓和与西藏的土地、语言文化以及宗教信仰等的矛盾。

达瓦则表示,他对中国领导人没有信心。

采访:中国的领导人应该容许差异和多样性的存在,他们应该倾听同一个国家内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的感受,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对自己的土地的感受。而我认为中国的领导人没有做到这一点。中国的领导人应该站出来,说我们需要西藏,我们需要达赖喇嘛,我们需要西藏文化,而不是处心积虑去毁坏它们。这一点我对中国的领导人并不乐观。西藏单方面的努力没有用,必须中国跟西藏的领导人合作,一起协商,开展对话,握手言和。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982205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