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武振荣   艾未未…… 2011-04-22 04:43:05  [点击:7194]
艾未未……
——读艾未未作品有感赋打油诗五首
武振荣

(一) 《一亿颗搪瓷葵花籽》
你用搪瓷做质料,
造出了一亿颗瓜子
——谁敢要。
放在牙间不能咬,
下在肚里不能耗。
种在地里不出苗,
拱在桌上不是牢。
有心扔进垃圾桶,
也怕此行遭天报!
天啦,天啦!
艺术品味何堪道?

中国无处放,
神州无人要。
索性放到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
也显摆、显摆我中国之艺道。
占它一千平方米,
把住道儿来收票。

君当信天下总有人识货,
一亿颗瓜子意义多。
看起都一样,
个个赤裸裸。
缘是一个种,
外表差不多。
仅就数量言,
中国头一个。
不信屈指数,
世界上哪个国家可比我?
又当是:
一亿数字算什么?
乘以十三才见多。


嗟乎,
我堂堂大国人物多,
人压人,成摞摞,
人挤人,成垛垛,
只是吸气出气有困难,
所以得找替代物。
葵花籽,两口缺,
对我国人正适合。

(二) 《一虎八奶图》

名为《一虎八奶图》,
却坐六裸人。
五女配一男,
一阳压八阴。

男人中间坐,
左手挡中央(党中央)。
肥女姿势稳,
双手搭右旁(资产阶级右派),
左边眼镜女,
搔首弄姿相(小资)。
小三和小四,
藏在身后方。
老五、老六和老七,
却都未出堂。
虽然未出堂,
人气却在场。

人言虎为山中王,
雌雄配搭居一方。
娘娘家,
好一副中华儿女英雄相。
惊煞世界,
气贯八方。
艳盖宇宙,
技压群芳,
也一个“裸”字大放光!

裸,裸,裸!
光,光,光!
神州成为黑包厢。
“裸”字已成风,
全民尽脱光。
奴隶无生计,
都已被包养。
配上重庆的红太阳,
才一副完整的“和谐社会”众生相。

(三) 草泥马

草泥马,草泥马,
好个草泥马!
草里面觅食,
泥里边长大。
天生性温顺,
礼让也到家。
看起不高大,
力气有些差。
羊的模样马的架,
骆驼的脖子兔的牙。

草原美丽如图画,
草泥马膘肥体壮都发达。
无忧又无虑,
弹唱又吹拉。
谁料某一日,
一群河蟹(和谐)闯入家,
三下五除二,
要吃草泥马。
一时间,河蟹大战草泥马,
腥风血雨满山涯……。

神州似大厦,
支撑靠假话。
尽是谄媚语,
不容一句骂。
于是乎,高人未未出奇招,
摘字谐音造此马。
此马网上一亮相,
一夜间走红网络世界成奇葩!

其实呢?
“草泥”不是“马”,
只是一句骂。
待到中国自由时,
回头去看草泥马,
那时候,“草泥”非马亦非骂。

(四) 中指

古有疱氏解牛不见全,
今有艾氏画人只见指。
四指紧紧拳,
唯有中指直。
所指无方向,
只是对自己。
意不在别人,
不干他人事。

面对天安门(艾未未《中指》作品里有一张指向天安门的照片),
中指只我指。
二十年前事,
是活还是死?

当狗且活着,
有肉有酒旨;
做鬼已经去,
至今魂孤泣。

面对“河蟹”(喝血)世,
中指只我指。
我血已被喝,
我肉已被撕。
我屋已被拆,
我业已被歇。
我子已辍学,
我妻已离异。
活着多艰难,
死也死不起(当前的墓地改革)。

我已散了架,
所以“全”不起。
画人只画指,
并非不得已。
中国画儿讲章法,
这是艾氏大写意。

君当记:
佛争一炉香,
人争一口气。
若是见我指,
当知我有气;
有气我不弃,
一念我在兹。

于是乎,君读《中指》若是添力量,
证明你对行为艺术是内行;
若把《中指》当枯枝,
拿它当柴烧了、又何妨?

(五)末了

末了,我说:
艺术大家——艾未未……,
你何不学习翰林画家之榜样,
画他个康熙帝读书庄严像,
画他个乾隆爷打猎大排场。
画他个同治皇帝登基儿童样,
画她个慈禧太后抟国女帝王。
画它个平和鸽子满天翔,
画它个红太阳照得人身暖洋洋。
画它个锦绣江山风景亮,
画它个莺歌燕舞人无恙。
可是你,不这样,
为什么偏要手工制作搪瓷瓜子一亿颗,
都不怕劳民把财伤?
为什么要让草泥马儿网上忙,
不嫌它非马又非羊?
为什么要拿一虎八奶凑个九(常委),
九五至尊逼民亡?
为什么要立个中指粗又大,
指桑骂槐气嚣张!
你的眼睛脑门上长,
把咱党之官家们往哪儿放?

惜亦乎,
你视官家如无物,
官家当你是歹货。
你的罪名未敲定,
便已在四堵墙里儿角角坐。
2011年4月18日
《民主论坛》上载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