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BEETHOVEN   刘自立 死亡赋格 2010-12-25 23:25:14  [点击:2011]
一,





一个人死去

一群人死去

一组数字死去



人啊,千千万万,死去



数字和人体

对位?

赋格?

死去?

复活?



他或者轮回再世

或者就此消失

在消失的云彩雨滴和风暴里

教堂的眼睛就像闪烁的彩窗

洞射她不安的眼光



那是一个出生和死亡并肩的日子

上帝垮塌

神也死去

他或者轮回

或者就此消失



院子尽头那座小教堂

拐角处雨滴蒙蒙的彩窗

投射的影子坚硬

如不屈的信仰



我,就在这里

受到远行的挑战

驰骋在大乐谱中

一缕低低的延音

引我颟顸而行



对位,在人体和历史的交织中

留下配器中风暴大规模的涂炭

抹去我和所有的符号



人,并未握手于神

他们脚下的大地

和天空对位

策兰说——那是空中监狱

(硕大无比的空间

不但犹太人

而且一切民族

可以容纳)



尚有空中坟墓



天地赋格曲



和天地和谐



不,那是天地倒转的时期

土地的别名

领袖的别名

和人的别名

上升到无以复加的最低端



就像囚房转动她不育的

乳房,奶汁和灰尘

垢抹在孩子的脸上



我,转动自身

梦觉打开牢门



我,走出天空监狱

像萨拉芬走入花蕊



我们无论行止,生死,

走动,停滞

轮回,消失

叫喊,沉默

我们等待建造地上的天堂

而不是面对空中的

监狱



那一天——地上,终于建造了天堂

——教堂的眼睛就像闪烁的彩窗

洞射她

不安的

眼光













对位

缺少一环

萨拉芬加入恋爱

对位记忆

和爱之死

进而,加入到巴赫

和整个大地的恋情

赋格曲

玄妙笨拙

就如笨笨的

一手诗



第三者,究竟是谁?是巴赫

是萨拉芬

还是大地



无人知晓

我不是第三者

也不是第四者

我走来

每每听到赋格以外的声音

左手和右手

加上无形的第三手

挥动着东、西方之间

灰色的地带

永恒的这边

和那边?



区隔

篱笆

铁丝网?



即便是傅科摆

她摇动的,划一而非

对位的时间差里

我得以小舔



我愿意和她在一起

留住瞬间

和永恒



但是,踏板

被强烈触动了

声如洪钟

节奏和速度



从来没有这样的效果

像克里默德强劲有力

而软弱无比、而纤细无比



情若坚硬的石头建筑

千年不毁

又如清风一缕

对位于我

看见的

剥蚀和

齑粉







三,





战壕

断臂

脑浆

血污



他们是活体

死体

和记忆体的赋格——

永远的赋格——不可分开的

某种艺术的原则



手臂

就像雕刻,滑向另外一个空间

年年月月

在另外一条

战壕里

重遇



就像G.古尔德

确定数字感情

和一些不感情



那是手臂声响/伸向左处的一个动机



即便在几次战争和协调会议中

即便右边一直占有绝对的优势



不管是塔列朗还是梅特涅

他们才是赋格失败胜利的

双重高手

甚至不亚于巴赫精彩绝伦的织体

因为富歇和塔列朗双双走出格局

又一个局面

霍然开朗了——



那就是赋格

在断臂之间

行进

再世

谈论







左面是死

右面是活

抑或相反



即便右派如画如花如真谛



左面,依然是

战斗

革命

正义



左臂弹奏着活的拉威尔

左手钢琴协奏曲

右面,是火炬游行中

那个疯子

和历史

对位



战壕如蛇

隐动于麦田



麦田如象

屹立于山亘



左手伸向右键

抑或相反

就是赋格艺术

最为精彩之处



于是,有人鼓掌

有人叫嚷——



一个死去的影子

叠加在活着的

指挥的身体上

战壕挂在墙后







四,





人,退如自己的视线

彩窗

琴键

画布



人,和人和女人和男人

组成对位与赋格

那是十分美好的宁静

因为,宁静,由琴声组成



当人旱化于战场或者沙漠

当沙漠变型千万英魂附体

我们看见就是风暴和冰雪

冰雪,是一种十分干旱的雨水



十分干旱的雨水

就是天下大旱

天下大旱

就是以泪

洗面





死水之赋格





是活火

之赋格



她们都有漩涡

中心

和边





所以,我跟在水火后面的千年历程

看见的,都是水火赋格曲

并不高调的声响

那是一种

喑哑的低音

环绕着

直立着

蜷曲

而且

抖动



赋格的绝对精神

就是失去火也失去水的

那种绝大绝望的对位了







五,





就像一列历史列车

他驶过田野两边

让东、西瞬间成立

而明天变成昨天



列车停顿的时候

战败者和

战胜者

对位

失语



条约和掠夺

组成赋格曲



一个大人物像皇帝一样退位了

其退位,是不是另外一个对位呢?

是的。因为胜利者的花冠上

充满了牺牲

充满了死亡

充满了赋格



那并不是策兰所言

一种屠杀的产物



她本身就是上帝

魔鬼和不是上帝

不是魔鬼之间的

并不珍稀的产物



我没有定罪蝴蝶(效应)

也没有定罪玫瑰(语言)

我没有定罪生

亦没有定罪死

所以,数字列阵

悄然成全了音乐



那是西西里情歌

和贝多芬凯旋歌

留下的极大空间



于是,蝴蝶扇扇翅膀

对位的另外一方

于是天诛地灭了!













萨拉芬,我的偶像

你不是修衣特,不是克里默德

你是无声花蕊的创造者

是牺牲和生命之间的赋格

我于是知道

你是花朵和

命运之对位

你疯癫地

扑向

病室外面

一颗

安静树

你是她无穷静穆的祭身

所以你趋前往爱

为了和她一体

为了树之间

人之间

刹那间

之联合



萨拉芬

你是分裂和

崩溃的榜样

就像枪支

作响

在纷纷弹语中

你掐算花的

语言

前言成谶

规避战争和革命的啸响



是为了花朵在这个革命里

如此怒放凋零毁灭而不已!



所以,萨拉芬

你是花朵

眼睛

瞳仁

细菌

孢子

和一切体形:

手臂,臂湾

航线织体之

再度创造者

你是上帝和你之间

绝对伟大的赋格曲



你所以疯到直接走进树的身体

花的身体

是因为

树的眼睛

花的眼睛

看见你

欢迎你



你是相反的、人的、相反的存在

相反的方向,相反的否定体

——没有人会为此感到不安

和恐惧



就像一座山

为了一个人

她屈膝下跪













赋格

就是左右之间

天地之间

人兽之间

惠特曼和彼得拉克之间

巴赫和疯癫派一切同仁之间

战争暴动和秩序之间

P.策兰和动摇派之间

中国和俄罗斯之间

和平与战争之间

之一种艺术



所以,我看见一个暴君

为友人打开了

一本托尔斯泰

他念道:

拿破仑为了攻不破的堡垒

噩梦连连

他伸出手

他握紧拳



他击打

软绵绵



这就是暴君的软弱

这就是强大的预言



赋格

留恋

是对峙艺术

和谐的语言



而这个语言

所以强大

是他的

软弱

和软弱所预示的

一种爆裂的因子



这个区别

就是暴君

他占有的

也是软弱







注:路易斯.萨拉芬(Séraphine Louis) ,1864年生。法国女画家;曾为佣人,艰苦于画,后出名。近有电影《花开花落》,演绎了她的一生。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