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BEETHOVEN   刘自立 圣家堂 2010-11-06 03:41:16  [点击:2013]
1

眼睛。我看着你的眼睛
我看不见天空
看不见历史
但是,我看见你的眼睛。
这是一种用材料镂空的
蓝天。
蓝天被剪裁为灵眸
蓝天说
看着我;
看着天;看着蓝和绿
和星空。
我说,你,看着我
在很多双眼睛关闭
而看见梦境的时候。
这时候,树长起来
荫及高地和
低地——
那是他的西班牙家乡
巴塞隆纳。
他把圣家堂变做
一双眼睛;
与众不同
那是一双雕刻在手掌上的
一只眼。

2

所以,整个树身开始盘桓
生长,囊括天地人间。
一切,都在圣堂的关照下得以改变
巨龟,在天上飞翔
鱼儿,就像八大的所爱
正在地上行走。
手掌,托着一个价值
那是一只卖分文的艺术品
支撑者还有多人
他们从庙宇的立柱上
看到很动机
就像我在立柱的脚踝上
看到力,
看到人
看到奴隶
听到交响。
一只猫,在打坐
直到它完成了涅槃
和一图飞翔的鸟
化成一片

3

这就是旋律
这就是我看见的
你的文本的
旋律——那是马勒以后
马勒自己切碎的线条
动机美得残缺不全。
那也是人和自然
分庭抗礼的节奏
这节奏,是一席红袍
就像高迪的黑圣母
互相搭配
成为一双孪胎。
革命,在西班牙发生
一个走街的裸体
正要解释:
这是为什么?
但是,旋律破碎了
小桥折断了
流水湮灭
化为美丽烟。
你不是看见北京城的
流水,就是这样湮灭的吗?

4

一切建构的、都要通向
未建构的。这就是美学。
面孔和圣相。
他们这样互相钳制
这样搭配
这样毁灭。
他们制造了一尊图像
一段旋律
一场变革
但是,猫儿看不见他们的意图
他们,在手掌上穿过通道。
用孩子睡去时
灌注的模子
制造理想
和真实。

折断了。他们走上死路:
一个死,
一条路。
可以互相对抗
所以,有人接纳了死去活来
有人承受了四面八方。
但是,只有圣家堂
在上升,冉冉
冉冉......
他的烟囱也是圣人之俗
接连着世俗两界。
烟绪,组成女娲
和维纳斯?
达利是错误的
他把人和女人看成灵感
不是这样。

5

切碎的东西无法还原
切碎的碎硝,就像落地的秋叶,
她似乎象征着什么,
但是,她业已见夫生、亡
两界皆空。
可是,圣家堂还是存身的
这棵变奏树。现在,生死,
两趣,达观于
那个孩子滑行旱冰之处。
切碎的路径。
切碎的路径本来也
无路。
孩子腾空滑行。
只是人们见得少了。
路,就和死亡合并,在天然的
颜色里——人们坐在
马赛克镶嵌的漫漫长椅上。
他们和高高在上的堂中圣相
和地下教堂,接通。
一只眼睛的手掌
看着
延伸着
血脉,历史和凝固。
他们洞开圆窗
上下呼应。
楼梯即使变成龙骨。
尤里希斯也
回不来?
诗歌是葬礼;和弦
本来,就是不和谐的
对称,成为一个左右上下作用的暴力。
达利和洛尔伽
先后死去。

6

还要通向什么不恶心的美景吗?
实属枉然。

7

可以预料的美景,还是存在的
就像人们看见北京。
就像郊区堆积的材料城。
那是海船运来的基础,
却完全用在颠覆一个古意。
一个险恶的权力山。
秀水的衣裙
现在换成云彩了;
过眼云烟
裁剪了美的零碎
用大红旗穿上日头身?
琉璃,也变做了价值
到处是清末的膺品场。
另外,是一个学区。另外一种浩劫。
他们就像走街的妓女
完成对于权贵的侍奉
他们挖掉了长在手掌上的独眼
换成戏装。
就像他们从玫瑰里
挖掉玫瑰词,
和玫瑰刺,
她们走来。
他们停滞。
他们就像鱼
回到水里。
龟,回到潭中
它们看不见圣家堂。
西班牙,不会死
北京却死了。

8

它们可以祈祷
但是,他们被捂住了嘴巴
他们的眼睛
不是材料处理后
留出的蓝天。
胴体,很美。
但是,旋律,很败坏。
它们可以祈祷。
它们彳亍于
世界上所有封住、开放的口岸
海浪,风暴和
风暴眼。
它们变做圣相的时间,不多了。
满街都是毕加索的人
兽和牛。
还有祈祷里凋落的黄昏。
什么人说,
太阳,正在一个个落下去;
难道星星不是一颗颗生上来?
这当然是一个恐怖的景象。
共产主义。

9

它们现在要阅读完美
可是,它们都已碎尸万段。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