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BEETHOVEN   刘自立 诗:朱雀——录梦录 2010-10-24 02:54:36  [点击:2008]
朱雀——录梦录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10/5/2010


天地同力,力挺大潮
每一个浪花都是朱雀的飞扬
即为妖,何为怪
都是一路神仙的捷径
那时的黄帝和言帝
本为说话忙碌,以至于炎则火
说则炽, “重”为千里
“出”量千金
我们何以捧得天地,五行
八卦?如同炎炎之地
忽然生死难别,人神难别
苍颉和伏羲,能否言及于字,于画
于声?我们看到、听到、触摸到了什么
东-西?
于是,人权在神权的上-下争夺里面
抑或变高,抑或变低
大地腾空,天空塌陷
都是二郎神驰骋之中华
无远弗界乎?

一路神仙,变做向东之耶稣
一路神仙,变做坐中之黄帝?

海 /水,还是土
仍旧是一个课题

我却看到百年之权变大戏
就和了我熟悉的那条
叫做米市的大道
本是灯市燃盏的闹市
那条胡同延伸的出口
总有人们擘画的游行
一日,为红旗之去处
一日,为蓝旗之向往
我梦中被盗之空间
也有人形不死的朱雀飞飞
忽然,我看到百岁姑母
缁衣罩身,脚踏街中
以娲裔轩昂之举
随众亲众友
重回北京

这是她半个世纪后
突然以构梦者的身份和身姿
闪现在我的面前
我一路尾随
我一旁旁观
夸父之日
射弈之箭
击中的爱
染血的红
都是呼之欲出的悲怆之节奏
这是
什么样子的大限、节庆?
是要拯救,还是要遗弃?
说话的言帝和炎帝
救世之切,解悬之迫,即承神-人合一?
却,都在千年之涂炭里
逐渐销蚀而消殒
龙云台笔触所到
都是昨天战场上
头扎红绳的小女孩的尸体
黯然躺在精华之地
回归了蚩尤的身边
她们再不会说话
不会红移

姑母在世纪中叶
告诉父亲 ——
她,无法阻止战争 ......

如今,是她魂魄归来的一刻吗?
她的行进颇有规模
她的沉默极具重量
我知道左近教会的神祗
死而复活
远处教堂的礼拜
钟磬声声
那是一口王府之井
死水微澜的所在
人们围住那口井
等待京城的乡水复苏?
看吧,王府井昏鸦成蔽的呼唤
重新出现 ——
我变做朱雀,也变做昏鸦
现在都要歌唱
却以澄明的默然之一片云
替代了万种宣誓

我径直走到祭祀不死的朝代
(那人-神的分叉延续了万年?)
看土地小仙
沿一个穴道
直通下之上,上之下 ——上下接通
——这便是形而上之大美学了
我,也许已经来到姑母之前
其间时间很长
时间也颇短
一个人生死的选择
就像萨特所说 ——
一边是自由
一边是地狱
金刚经闪现但丁之河之崖
之天堂
之炼狱
交集之处
人-神的分页
亦由若兮和维吉尔
缓缓打开 ......
就如王府和米市
面对东方一扇关闭中国之中华门
我们,是要出去
还是要回来?
现在,我们又面临择世的考验了
......我和昔日
一个也叫自立者
脚离沙滩,接驳于船
荡浆于景山墙下的不死河
让死亡退到梦外
我逐河水而汤汤
面天地而悠悠

取道崇文之码头
一路而去,而往

回眸京城
一夜蒙沙
迄今,仍是
无月无光

注:年已耄耋之姑母远在美国马里兰。近梦见她回北京。联想到四十年代中叶,父亲在香港和她争论,敦其姐夫李文(兵团司令;蒋黄埔嫡系)放下武器,云云。而做。
最后编辑时间: 2010-10-24 02:55:1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