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BEETHOVEN   刘自立:诗三首 2010-07-19 02:36:57  [点击:2093]
诗三首
——录梦录





一,足球赛事


一个足球请我来捧
他方圆俱佳,不成犄角
只是我路过往事
一个身高者,让我和他一起
踢球,于是,我们二人
在同一路边
找到足球小伙伴
他们也高矮不等
就像森林削剪成篱笆墙
从高处下落,再下落
一个猛力,球,从低而起
直线,交叉着弧线
划出一道原矢之光
箭头上明光闪闪
所到之处
无不一脚临门
人在球外,抑或
相反,都是无关紧要之事
最主要,是有一条
在外空间游荡的章鱼
说出了全部规则——
它说,可以以手击球
只要犯规后
一脚临门
却大失所望
遮蔽,阻挡和排除似谶出所言
就是遮蔽本身
……也可以抹球出场
而世界变小,变无
变成球之偶像崇拜者
下跪和狂欢的地方——
体育场,承接斗兽场
斗兽场,承接思想领域
思想领域
成为思想搏击思想的场所
一击之下,还原
搁置和我思
都在瓦解,瓦解成胜利者的狂欢
和最简单不过的失败
一切失败者
和胜利,都走型了
他们不知道确定规则者是鱼
是水,
还是海

一条船在足球腾起的时候下沉
它的沉默,是上升的另外一个
兆头?


二,通缉


我是一个画家
我在几堵墙上作画
且纵横驰骋,画出金线银线
且将横竖拉扯,由点
到面,到立体主义
于是,一座房子无中生有
横空出世了
我的房子在画上
画在房中,在大地下
天空上,在你-我-他(她)之间
那个叫做我的、和叫做他的
被你,一口吞掉——
这是一个警告
我们两人在罪与罚不同的领域
各自,为自我辩护
于是,一个我无中生有
一个大写和小写的我
站在窗口边上
日日等待,等待着
等待——我看到
万丈深渊下
一道梯子拾级而上
一个工人,像宫人一样
向着帝座攀爬
他是我这个帝王的制服者
抑或,相反,我是他的
制服者,于是,他来了
就像我现在分身为二,为三
为N,我,几乎就要非我了
梯子本身也在蛇探,它很犀利
就像一条霓虹
或者子午线
(你读过什么是
子午线吗?——见保尔.策兰)

这时,我看见他这个工人的面目了
“绳”(绳梯,梯绳)清目爽,凌空而上
我,小心为他拔开窗栓
一个小小的手势
做成大祸
他被我的手势所害
所触,所感——
他一个翻身,就直线落下
落-下-去-了
摔死了
于是,这个于是就是
我,成为一个罪人
一个通缉犯
通缉令涂满了
我在房中作画
在画中盖房之处

我的决定,是逃往吗?
还是,取消画符
拆毁房子
解构,自我?


三,春之祭


春之际有春祭
这是一个惯例
演奏者不断换人
今天,换成西门.拉特
他在雨中演奏(指挥)
人在演奏中淋浴
春,在乐声中成画
乐,在画声中成乐
——这都是不可思议的
事情,只有我断断续续
理解,这个林乱的森林
其间,砍刀所过
节奏更加出彩
旋律更加亮力
一窗眼睛,布满眼睛
之窗,在所有鼓声忽然息止之处
跳舞,本身就是舞蹈
在舞谱中静舞,直到你
视而不见,画而空白
白骨铮铮,死而如生
我,要在无数个括弧里
把我自己藏匿起来——
就是这样:
《《《《《《《《《《《我》》》》》》》》》
我躲起来
我,因为不是拉特
不是春
不是祭祀
不是大祭祀诺玛
不是春之际之香乃尔
不是我和我的分身
所以,我躲在《》里
你,觉得很好笑吗?
还有一些人在笑
是这样:
:》;是这样:)
是这样……
所以,我,走出括弧的日子
还有很长时日
即便我走出了括弧
那个春日,是不是
也被一些哲学家
搞进《》里去呢?
我悄悄出走
撞翻篱笆墙
和,一些年代的称谓
我,就是时空的判断者
裁判
生效?
无效?
呵呵!
春天
秋天?
冬天?
寒苦之
酷暑
一样之
一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