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幽灵   不幸之信 2010-06-29 20:42:14  [点击:2127]
家门不幸之信

你这样简单想问题,一如既往把老汉和妈扯在一起仇视对待,还自以为有理,眼不见老汉,心不烦自己,长期对妈不闻不问,我很不理解,你还说得头头是道,气“质”不减。我早有所言:妈在一天是一天,哪一天一口气不来,我们只有追悔莫及,那是无法偿还的“贷款”。

想起外婆,我就觉得自己的脸成了猴子屁股。那是因为我出国,让她一直蒙在鼓里,这样“销声匿迹”让老人离世之前,如何回光返照?我不敢思及。现在对母亲你也要重蹈覆辙么?何不趁她还有感触,有反应,有理解力,有感知,有共鸣,多抽点时间去见面,让她那枯焦的内心像井底水汶有点波澜。总比如此无声静坐,无人问询,无人去来,小屋子空空如也,比真空还空的空,好得多。就你所知,有人陪伴,她还可以应付麻将,可见思路不弱于同龄老人。遗憾没人问津,她也从来不下楼,与世隔绝。要是妈在空门,早就坐化了。那样忍耐,那些沉默,那样简单,活着好像只与退休金对着干。这奇迹,上金石大全都行了。当然,说来滑稽。该怪谁?

我们的妈一生很不幸,本来身体不好,到十二岁做童工,成年婚后就生养我们,经历多少痛苦岁月,不言而喻。她用自己的鲜血为路,引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她在三班倒的纺织厂里,被折磨得浑身病痛,汤药未断,我还记得我才几岁的时候----就像现在远涉重洋-----走过长长的街头,走过一些田土,去几里外的大佛段正街中央地段的药铺,为她站在高高的柜台前交递处方,然后提起一包包抓药,摇摇摆摆走回来,交给外婆熬煎,让妈妈下班回来可以喝上一大碗。可见她的健康是如何维持。当我们从乳臭未干到一个个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当我们也做妈做爹做父母的时候,当我们该报答妈的时候,竟然置她于可有可无,甚至不闻不问。

不可遗忘,洗整你初生的儿子,是她最先的孙子临世的喜讯,接着带弟弟的儿子,是她的应接不暇义务,把幺兄弟的太保养育到考上高中,是她遭受遗弃的时辰。从1972年退休到2004年的病魔缠身,三十多年,从她侍候外婆送终,到养育几个孙子,长年累月不辞劳苦,以子女家务为己任的贡献,为啥?因为她是妈,是你我他共同的妈。你知道,我的孩子曾经东寄托几天,西安置两月,不得已还扔在工厂托儿所,那些极不负责的混工资阿姨,能将孩子摆在痰盂上几小时不置一顾,却优哉游哉于一旁相互说三道四,吹牛打趣。为此,我不得不另寻寄养,女儿童年受虐,没齿不忘,至今怨语未毕。为啥,因为妈的任重道远已经超量,早就又重又远,我能比你们?

那十几年里,妈曾居住老幺的恶劣环境,要生计操持,要爬坡上坎,要上街买菜购物,一次不慎摔断背脊,我闻听之后急忙寄回一千美金,结果被老汉拿去买冰箱彩电花掉。生命力顽强的妈竟然康复,给老幺带孩子,一如既往,持之以恒。到最后那一席之地(长期睡客厅的沙发)也不允许,“废物利用”不再,就一脚踢开。为此,妈才伤心欲绝,一病不起,从忧郁到痴呆,六年来默默无声,是度日如年,或是度年如日,天明白。默默的想,默默的坐,是不是一种控诉,一种争抗,一种难言的悔恨?依我说,老幺真是绝情高手,功夫非常,要排座次,他的心肠可达化境。现在又挖空心思,想独占房产,对此我已不惊愕,惊愕已经多余。思前想后,我不敢回忆外婆,她老人家的最后日子他如何“尽孝”。将来他的儿子会怎么对他?这问号还在我心里。

前次回国,在公车上见一老太,她拥挤上来,神采奕奕,一大背篓草药,说来市区里卖点小钱,维持残年。说来说去,除了住宿,除了城管费,地摊费,所剩无几,但不这样更不能活。这位新时代的巾帼卖炭翁,肤色黑黝,面容枯焦,双手粗糙的老婆婆,个子不算矮,神情矍乐,很善谈,经我一问就滔滔不绝,还述说她们村里有个故事,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你呀,生成不晓得我们农村人哟,问这嚒,现在的老人,要后人来招呼嗦,不把你(指她自己)背去摔了,那就阿弥托福了哟!”

“还不至于吧?哪有这样对老人的?”

“你不信嗦,听我说嘛。我们村的一个老太婆,病得(在床)起不来,嗨!你想都想不到结果为啥子,她的儿子怕她死在屋头麻烦,硬是把她背到岩边丢了就走 。这么做‘涉’(川话口音),总比埋了还得交一笔丧葬费好得多嘛。”

“有这等事!?”

“嗨!怎么不。那老婆婆命大呀,摔到岩下还不死,活转来,只‘搭’(跌)断了双腿,她自己一路爬,爬到镇上,被认得的人看到佬(了),跑去她的女儿家,把人叫来抬她回去。还好,她有个认她的女(儿),才讨得一命。这年生(头)嚒,哼......!”

听这背药老太讲这个故事,满脸纵纹还能舒展自如,却令我毛骨悚然。不知为什么,当我想到老幺对妈,要是他也住那样的村,有那样的岩......。古人说不孝有三,现在是有四,连五,加六......,与时俱进。难怪坐皇宫的干脆乱讲和谐,还加八荣八耻,真恬不知耻。 日本影片《追捕》里有个横路进二,就是这么进了下去。今天的中国,进九都不嫌多。

扪心自问,你们需要妈,她一口应承,绝没有推诿,能办到,她就去做,默默无闻的做,熟视无睹的做,见惯不惊的做,习以为常的做,无论白天夜晚,无论天晴落雨,无论春夏秋冬,为家务,为孩子,何曾她为过自己,谁想过这是妈妈的境遇,她何曾得到休息,有过闲散的松弛,有过舒心的旅游,有过自由自在的,随心所欲的日子。要没有当年退休的妈,你们的孩子在襁褓里会遇到多少焦头烂额事。婴儿是一时一刻都离不开看护。你要工作,他要出门,一声招呼妈就来之,安之,此起彼伏的杂事,有多少,做多少,最后病倒为止。你的儿子至今还不敢生孩子,为什么?那是因为没有一个像我们一样的妈,才干脆不要。

人生天伦,谁愿舍弃,没有万事万物都能依赖的妈,的确很难。这么久你们都不去看她,让85岁的母亲独自的,麻木的,寂寞的,绝望的,孑孑而不能独立,半年多不去看望,连春节都不去,真有“恒心”,我无法释怀。每当我回国看望她,还是那样木然的,菩萨样的,不可言状的,没有七情六欲的,如徘徊於中阴阶段,我会生一种恨,一种抱怨,一种自责。所以,时时安奈不住怒火要对老汉争吵。他多年一直对妈恶语交加,变相的精神虐待,令妈总想远离,让她微有“安居乐业”之感的老幺,最后那么绝情,川戏样的翻脸,对待自己的妈,和那个背老母摔下岩的,大巫小巫否?当年你的家不能容纳外婆,现在不能容纳妈,我说不出口,另一个弟弟的家,让妈不便。我远涉重洋,爱莫能助,也自责,要不出国,妈的居住环境会这样吗。我做黄金生意的时候,金戒项链指当无用之物,随手给妈。现在,我仅能为之付出,就那点点微不足道的保姆费。


人生是一种感觉,亲情一但化作烟云,余下只有空濛,冥思苦想,再没有机会相见相问说长道短,那是家中亲情,无价之宝,天伦之乐。没有这些,将是一种莫可名状的隔离,冷漠的,无法跨越的隔离,被时光和空间阻隔的境地,是一种悲情。就像我们今天想外婆外公,两茫茫也。早知如此,当年多陪老人几天,多好。但已经万万不能。要是真有个冥界,灵魂与灵魂之间,岂有喜怒哀乐,一出三界,六亲不认了啊。今天在世, 可以问候。可以交流,可以喜笑颜开,可以彼此感受亲情。你为什么就不愿意付出一点时间去看妈。我曾说过,你们把养狗遛狗的时间和心情,抽十分之一,也算天理昭彰。老汉不是不可恨,像他这样不通情达理的,我在社会上闻所未闻。他曾经是家暴冠军,现在是专横之主,对你更有不公,这是事实,对他谁都无可奈何,恨也不能解决问题。家常事,清官难断,他是我们的老汉,出生没有可能选择,不然,都去中南海投胎,可以荣宗耀祖,做洋洋自得的窃国大盗,好乐。命运给了我们这样的老汉,只有认“输”。

老汉的缺点是严重,但他也有他的苦衷。他的性格因他的环境而已,没有获得应有的教育,缺乏起码的知识文化,缺乏修养,他很自私,也贪婪,又刻薄,更寡恩,又极其虚伪,特别自以为是,一辈子没亲没朋似的度日;反之,为他着想,童年的走街串巷,贩卖针线,水果,一分一厘的捞去生活,在兵荒 马乱的年代,在社会最底层的游弋,让他看到的世界是那么冷酷无情,使他变得只顾自己。要看到这些年来,他也很无可奈何,守着妈过日子,冷冷清清的乏味,也是一种难堪。到底他还天天侍候着妈,打点生活,买菜洗衣,内内外外,油盐柴米,无论巨细,都是他在处置。

他一辈子也没有过舒服日子,他甚至没有离开过重庆,没有坐过火车,没有乘过飞机,八十年如一日,就在重庆市内,涉足就这么短的路程。他从小就受苦受难,人间悲凄品尝不浅,佛家讲饶恕原谅,慈悲为怀,你不都信的么。再说,现在老汉毕竟还算健康,支撑多年,没有给我们带来麻烦,要是他病了,瘫了,倒床了,不是我们的责任么?不管可以么?他的硬朗也是我们的福气,除了脾气态度心态而外,并没有给我们增加丝毫负担和麻烦。这是谢天谢,有时候我也感激他,因为他是老汉。

好!想到这些,想到父母80多岁,余日不多,我不说不舒服,说来有些让你不快。
今天见信,你说周五去看妈,我释怀若干。

其实,扪心自问,我写这些莫非一吐为快;反之,换个角度让你写,也许我更不如你多多。

2020--6--30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0-07-01 09:18:0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