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杜智富   新狂人日记及后记 2010-04-04 21:00:28  [点击:2217]
新狂人日记及后记

新狂人日记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高悬, 街市上已经蛮热闹的了, 忽然一个狂人提着一个大灯
笼冲进街市,逢人就问,你看到了西方吗?你看到了西方吗?我在找西方。众人大
笑, 有的说这是个疯子, 有的说他书读得太多糊涂了,也有的说他一辈子没娶,
家里没有女人和孩子,思想怎能不混乱, 忽地,狂人跳到众人面前,目光炯炯地
说:西方在那里,我告诉你们吧,西方已死,是你们和我一起杀死了西方, 我们
都是谋杀者啊, 这样地球就脱离了太阳,坠入宇宙的深处,向上,向下,向左,向
右, 谁知道啊? 你们感受到宇宙深处的寒冷了吗?掘墓者来了吗?不埋葬,死了
的西方是会发出腐臭的,我们如何安慰自己啊, 这世界上最神圣最伟大的文明:西
方已死, 谁来替代西方?忽然狂人静下来了, 众人无语,目带恐惧, 狂人一下子
把大灯笼摔了, 口中念念有词:我来的太早了,我来的太早了, 虽然这些人还没
听到西方死亡的消息,但是西方却的确是他们杀死的,那天稍后,又有人看到狂人
进出大教堂,在大教堂里独自大唱安魂曲, 神甫把他拉出教堂,问他怎么回事,狂
人说:你们这些教堂难道不是西方的棺和墓吗?

几天后有人说狂人进了精神病院,他登记时用的名字是尼采。

街坊议论 (上)

人群中一个学者模样的年轻人, 人叫小翟 (全名Hubert L. Dreyfus), 说他打听到
西方是怎么死的,西方是得了一种绝症而死的, 众人急问,什么绝症?小翟说西方
得的是虚无绝症(Nihilism), 这个病是一种病毒感染,得病的人会不信一切,怀疑
一切,病到后期会胡言乱语,整天嚷嚷宇宙间没有真理,也没有主宰,人生没有意义,
什么都没有意义,对所有公众事务失去兴趣,只对个人吃喝玩乐,极度消费, 整天看
肥皂剧,还保留了点兴趣,对任何其它事物都采取负面,抵触和对立的心态, 到了最
后期,人的四肢肥大臃肿, 思想迟钝萎靡而死,小翟还说今天欧美街头像这样痴肥到
三四百磅的人都是得了这个虚无绝症,众人抗议,说从来没听过有这样名字的绝症,
小翟说你们要是不信,听听我老师的解说你们就明白了。

此时从小翟后面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中年人自报名字, 姓海名德格 (全名Martin
Heidegger), 海德格说:西方这个病,打从娘胎里就感染了,确实的说,感染始于
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年代, 众人一听越发糊涂,于是海德格就摆开阵势,
为众人开课了, 说是这个虚无绝症的病源体的拉丁学名叫形而上哲学(metaphysics),
其实就是一般大家叫的西方哲学(philosophy), 这个病源体是始原于苏格拉底和
柏拉图师徒二人的脑袋里,据说是因为他们脑子里老想着最终的善 (the Good),
完美的形状 (the Form),自然在人身之外, 想多了,引起脑子内基因异变就成
了病毒,两千年来这个病毒不断异变,在不同的时代,异变后的名字也不一样,比如
在加里略的时代,人们叫它科学, 到了迪卡尔的时代人们叫它为物我分离的意识学,
到了尼采的时代它的名字变成科技(technology)。

这时,人们说不要再说这些学理和拉丁名字了, 说说病症怎么看得出来吧, 海教
授有点失望,但是还是顺从了众人的要求, 他说今天的医学界有三个方法可以趁断
一个人是否得了虚无绝症, 第一个是,要是某人相信唯物主义,那他肯定是得了这
个病, 第二个是,要是某人崇拜科技教,那他也是得到了这个病, 第三个,也是
最重要的一个, 就是凡是坚决表示自己没有虚无病的, 那他肯定是有了此病,这
第三条其实是包含了你我和全体西方的民众, 一个都逃不掉,非西方的民众没事,
因为这是西方独有的基因遗传病。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 惶恐到了极点,海德格也担心起来, 马上开解大家, 说其实
这个病,甚至到了后期, 也不一定非死不可, 只要大家不明真相, 人们还是可以
继续吃喝玩乐,极度消费, 整天看肥皂剧, 重要的是不要点破, 虽然是比较痴肥
脑残,会短命一点, 但是不会剧烈地死去, 可恨的是那个尼采, 大家急忙的问,
那个疯子尼采吗? 他又干了什么坏事, 赶快给大家说说啊。

海教授欲言又止, 吞吞吐吐的, 后来终于被大家劝服, 道出真相,原来疯子
尼采没疯前也是虚无病毒的研究员, 据他的研究,病毒最新的异变体叫权力意志
(the will to power),又叫价值虚无论, 原来世界上真的没有真理,更没有上帝,
真理和上帝都是人的创造, 价值是人的说词, 意志也是人的意志,而在临床实验时
尼采还发现, 你只要告诉病人这个真相,本来不会马上死的病人, 会忽然全面地
发作,会全面的不信一切,怀疑一切,开始胡言乱语,甚至大声喊叫宇宙间没有真理,
上帝已死, 然后就忽然暴毙, 我们大家开了个会,作了个决定,从此禁止尼采参与
研究, 也禁止他发表他的临床发现, 怕的是出现大规模的死亡。尼采被赶出研究所
不久之后,由于心里有话说不出,最后就憋疯了, 此时一个东方面孔的人举手要求
发言,海老师累了, 众人也累了, 大家说今天大家就散了吧, 明天同一时间,
同一地点再议,东方人只好与大家一齐散去。

街坊议论 (下)

第二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大家积极地再聚到一起, 海教授和小翟又站在众
人面前,只是这次小翟推着一个轮椅, 轮椅上坐着一个极其衰老的长者, 长者头
埋在胸前, 眼睛紧闭, 大家很怀疑他能否跟得上海教授的讲课,海教授往人群里
一看, 马上点出昨天要发言的东方人, 叫他先说, 东方人先自我介绍,说他的名
字叫达三, 意思是达天, 达地和达人, 还说达三跟德文里的dasein有近似的意思,
众人担心这个东方人扯远了,就说我们都叫你东方得了, 省得大家去理解你那么
复杂的名字, 达三明白大家的意思, 就马上转入正题。

据东方(达三)说,他来到本地是来探望他病中的学长:西方先生, 不意他病的那么
重, 住在加护病房里, 医生说西方已经进入弥留状态, 不出一个小时就会停止呼
吸, 东方心想他学过针灸,反正没事干, 趁医护人员不在,就替学长把了一下脉,
掏出了金针猛地在西方脑后扎了一针, 不意奇迹出现,西方苏醒了, 医护人员一
下手足无措,看来束手无策之时, 东方的办法可能是救西方的办法也未可知,众人
听了大为惊异。

可是东方说他今天来主要不是要说西方生还的奇迹, 他昨晚想了一晚,认为虚无这
个绝症用东方的方法来医,很有前途,而他的理论却是根据昨天海教授讲的虚无病
毒的由来和异变的历史,今天要向海教授一一讨教。海教授点头示意东方继续说下
去。

首先东方认为,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对自然外在于人的态度, 基本上不是问题,需知
道人在宇宙之间连微尘都不如, 放眼四处,百分之99.9999999..., 都是人身
之外的事物, 能不如此观察问题,还能怎样呢, 再说了,西方认为希腊哲学是西
方的DNA, 那是自己往脸上贴金, 你自己本来就是像尼采说的充满了生气,杀气,
豪迈到不行的蛮族,干吗老是把希腊那一套说成是自己的DNA呢, 要说继承希腊,
人家穆斯林比你们更有资格,你们第一次看到希腊的书,还是穆斯林的翻译本呢,
海教授一面听一面点头称善.

东方继续说加里略的Science也不是问题, 迪卡尔的物我分离的意识论是有点搞过
了头,造成人视世界如一副图画,于是人置身于世界之外,与世界成了对立的关系,
对思想混乱有一定的贡献,但是不是致命的, 要命的是尼采这个疯子的发
现,是他最后说穿了这个绝症的真相:一切都是人的说词,价值如此,意志如此,
更不用说真理和上帝了。但是尼采疯子的这个发现也不一定非要致命, 关键是西方
还自己为自己添加了另一个外来的DNA, 这时海教授耳朵竖起来了, 连坐在轮椅上
的长者也抬起头来了。

东方说这就是你们坚决地继承了犹太教和基督教原罪概念的DNA, 把一个本来生龙活
虎的英雄人格, 变成了尼采说的永远心存歉疚和罪恶感的奴隶人格,要是没有上两
千年的基督教对你们心灵的枷锁, 你们就不会一意识到上帝并不存在, 就惶惶不
可终日,连大声疾呼要回归超人的狂人尼采都难免有奴隶的恐惧,你们要是有东方的
天地人鼎足三立的观念,也就是我的名字,达天,达地, 达人的意思,那么今天发
现到除了人和自然之外,别无他物,全是人的意志,全是人的价值,那又如何?本来
就应如此嘛,人要善养浩然之气,人要顶天立地,何至于像你们这样的如丧家之犬,
海教授和老者一时陷入沉思里去,场面有点凝结, 小翟赶忙给大家介绍,长者是大名
鼎鼎的黑格尔教授, 大家倒吸一口冷气, 今天难道是撞鬼了,两百年前的老人都
出现了。

不意老者发话了, 老者让小翟问大家,难道大家没有听过他的伟论,历史终结论吗?
历史老早在1806年,当拿破仑在Jena一战大败普鲁士封建部队后,就终结了,历史终
结之时,时间就停止了,过去的时间本来就是永恒的,时间停止了,将来不再发生,
倒是当下与过去一样变成了永恒, 当下与过去等同, 古人和今人在一起, 就再正
常不过了。众人心里想这老头不知是否有老年痴呆症,大家敬老,也就沉默不语。

东方向前向黑格尔教授行深鞠躬礼,表达了深刻的敬意, 说道黑格尔教授,您或许
不知道,历史的终结也是虚无病毒异变的一种,历史都终结了,人还有什么奔头呢?
您或许还不知道另外一个事实,其实历史并没有终结,当年您用的环形思辩
(circular knowledge), 严密无缝,后学仔细的研究过,发现自一个起点,
就是您用的奴隶和奴隶主之间的斗争为起点, 必然会导致您的结论:即历史是自由
的不断括大化,和历史必然以奴隶得到完全的自由为终结点,弟子非常钦佩,这的确
是完整无缺的智慧, 可是您有没有想过, 要是您的起点不是这个,您的环形思辩
必然会把您引到何方呢?还会一定是历史的终结吗?黑教授脸上出现了疑惑,问道,
那东方先生请您举个实例,是如何的起点,我们来走一走我的循环思辩,看看结果会
是什么。

东方说,那就恕我今天大不敬了, 黑教授听说过孟子的君臣,父子,夫妇, 兄弟,
朋友五伦一说吗, 黑教授摇摇头说没听说过,东方说, 那么我们今天就把五伦代
入您的循环学说里, 替代了奴隶和奴隶主这一关系, 黑教授请您计算一下, 结论
会是什么。此时黑教授开始进入长考, 海教授和小翟也进入了长考, 人们屏住了
气息,全场鸦雀无声。

良久, 黑教授口中吐出一声长叹, 喃喃自语道, 难怪人们叫我是德国东方主义的
鼻祖啊,这孟什么子的,我还真没听说过,看来我们得看看虚无这个在西方已是束
手无策的绝症,能否从东方那里给咱们开出几副草药良方,妙手回春也未可知。来
来来, 今天我家有上好的啤酒和猪肘子, 年轻人, 来我家,大家喝酒长谈, 我
还想听听您对时间的看法呢。东方认真的回答说,的确,我对你们对时间的看法有
不同的看法。那我今天就欣然从命,到府上一尝著名的德国啤酒和猪肘子了。

黑格尔, 海德格,小翟和东方四人离开了广场,渐行渐远, 众人得出一个朦胧的
印象, 好像是虚无这个病不这么绝了, 可能四人明天会给大家带来新发现,甚至
好消息,大家也累了, 众人散。
最后编辑时间: 2010-04-09 20:34: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