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贝苏尼 还是古人人心古,坦率得可爱。:)   2010-03-27 05:40:07  


作者: 白兰   嘿!就是呀,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才有凝聚力呀!已经破案了(下) 2010-03-27 12:46:37  [点击:2236]
为了不插到你连载里去捣乱,就跟在这里吧。最近没有繁简乱混的情况了,原来那样简直头疼。
冯·乌特莱西特船长的脑袋

想找到史多特贝克头骨失窃案的作案动机,可能应该先注意一下冯·乌特莱西特船长的脑袋。

那位生擒史多特贝克船长的冯·乌特莱西特船长出身于商人家庭,从荷兰入籍汉堡,在黑尔苟兰岛海战之前不久获得了汉堡的市民权。当年要获得汉堡市民权,申请人必须先找到一位市民作担保人,以担保申请人不是贵族家里逃跑出来的农奴或者家臣。当时多数是雇主兼任担保人,申请人在城里登记居住的一年零一天之内,姓名一直在市政厅张挂的布告上,如果这段时间没有人前来认领,才能获得汉堡市民权。万一要是不到日期就有人到户籍部门申诉,证明申请人是这家的农奴或家臣,不仅申请人必须老老实实跟主人回去,担保人还要赔偿原主人的所谓损失,并受到罚款的处罚。所以市民地位来之不易。中世纪“市民”一词的含义和现在不同,市民的称呼有人身自由以及一定经济地位的含义,特别是,他们还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还可以自由加入一个行业协会,通过结社增强自己对城市政治的影响力。相对于人身依附于贵族的农奴和家臣,这是非常令人羡慕和尊敬的称呼。

生擒史多特贝克船长的海战显示了冯·乌特莱西特船长的军事天才,也有说史多特贝克船长是不可战胜的,最后失手是因为冯·乌特莱西特船长使用诡计,收买了一个渔民混进史多特贝克的红鬼号,在开战前用熔化的铅灌进舵把,使船舵无法操作,这样才会在海上被花母牛号追上击中。不过汉堡的官方文件记载着,花母牛号发射的炮弹击中了红鬼号的主桅杆,使其失去制动能力而陷入汉莎舰队的砲火攻击。

海上贸易是汉堡的生命綫,海盗猖獗的年代汉堡也陷入衰败。几次海战之后,冯·乌特莱西特船长几乎被汉堡市民看成救星。他在1425年被选为议员,但是他拒绝出任,因为他不习惯离开舰船当一个坐办公室的政客。他在1432年被任命为汉莎舰队的总指挥官,带兵在北海驱逐海盗并与当年称霸北海的丹麦王国作战。由於战功卓著,1433年被推选为汉堡的荣誉市长。他退休后在汉堡港吕地克市场附近的住宅里安度晚年。

汉堡市民用各种方式表达对他的感谢,不仅有桥梁和大街以西蒙·冯·乌特莱西特命名,并且在港口附近的米勒斯市长桥边为他立了一尊纪念石像。直到现在,在全德国到处热演史多特贝克的戏时,汉堡的圣保罗剧场每年都上演几场儿童剧“花母牛号大战海盗”。

对冯·乌特莱西特船长表示敬佩和爱戴的好像只限于汉堡,很明显海盗获得了更广泛的歌颂。到了现代,杀人越货的海盗团伙“为他兄弟会”还被染上了共产主义色彩,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红色旅经常在墙上涂鸦的一句标语“胡椒口袋们逃不出我们的手心!”就是与史多特贝克船长同为“为他兄弟会”首领的郭戴克·米希尔斯船长的一句名言。1985年6月5日,为了替他们的海上罗宾汉复仇,左派极端分子乘夜把冯·乌特莱西特纪念石像的头砍掉,同时在墙上留下许多喷漆口号:

“胡椒口袋们逃不出我们的手心!”

“史多特贝克还活着!”

“不是所有的脑袋在五百年以后开始滚动!”

最后那句有点报仇不嫌晚的意思,令人不禁特想知道,今年一月九日发生在博物馆的史多特贝克船长头骨失窃案和这种复仇有没有关系。

我可以告诉你,有!我亲眼看见的,今年初,一个风雪交加的冷天,我在博物馆门口的车站下了公共汽车,迎面走来一个小伙子,穿着黑色兜头厚夹克,走到我面前半步的时候,那人猛地双手扒开夹克,兴高采烈地小声说,“看!”我一愣,发现他怀里揣的是一个骷髅头!吓得我惊叫一声,手里捂着暖手的热咖啡都掉到地上了,那人看见把人吓坏了,得意地哈哈大笑着合上前襟走了,我回头看着这人的背影,只见后背上是一个巨大的红五星,五星上是切格瓦拉戴着八角帽的图案。

1月20日,电视上播放了博物馆失窃的消息,我马上想到一个多星期前遇到的这件事,可能这个家伙怀里那个就是史多特贝克船长的脑袋?是不是应该去警察局报告?可是事隔一个多星期:

1,我不能肯定那天就是1月9日。

2,也不能肯定那人展示的是一个真的骷髅头,马路上吓唬人寻开心的疯子用鬼节的时候卖的塑料骷髅也有可能。

3,偷了东西不藏起来,一出博物馆的大门就向陌生人展示,有这样的小偷吗?

4,我根本没注意这人的长相,我的情报对警察局一点用也没有。

5,本侦探可能打电话报案有点太勤了,最近婴儿车那件案子,警察好像有点嫌我多事,当时我详细的记录下那家伙的车号,警察没听完就说“我这里仔细查过了,没有人报案丢失婴儿呀,咱们是不是先等一等,真有情况我再跟您联系好不好呀!”没等我同意就说“谢谢帮助,欢迎举报”把电话挂了,根本就没有做笔录!不想再打扰警察叔叔了。

为了写这篇稿子,我把那段历史翻出来前前后后这么一看,那个穿着切格瓦拉头像图案的小左派向我展示的就是史多特贝克船长的脑袋,这是可能性极大的,替他们的先烈找回了脑袋,他要炫耀战果嘛!

当年被砍头后,史多特贝克船长的尸身由家人领回去秘密安葬了,六百年身首异处,后人希望他能够全尸是可以理解的。

当年史多特贝克船长和郭戴克·米希尔斯船长在不来梅附近的威尔登大教堂捐赠了七个彩绘玻璃窗,以忏悔他们海盗生涯中杀害了七条人命的罪过,教堂给他们发了赎罪证,另外加上1401年枭首示众的处罚,六百年后还在博物馆里示众有点过分的说。

每年复活节前第三个周末之后的星期一,在威尔登市政厅前面有一个传统节日叫做 “莱塔勒施舍”或者“史多特贝克施舍”纪念史多特贝克船长当年对于贫苦农民的馈赠,每年这一天,政府提供4大桶盐浸小青鱼和530个面包,供人们免费品尝,据说这数量和史多特贝克当年提供的一样。当地建有一座史多特贝克泉,船长站在泉水漫过的铜顶上,手里拿着面包和鱼,好像正在向人们分赠。

今年的“莱塔勒施舍”刚刚过去,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大教堂里为史多特贝克船长终于结束身首异处的惩罚而举行庆祝仪式了?

这样一想,我很庆幸没有去报案,对于史多特船长来说,尽管罪行累累,但是六百年的惩罚已经够了,难道非要把黑衣人找到,把脑袋从坟墓里拿出来放回博物馆吗?
最后编辑时间: 2010-03-27 14:29:4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