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白兰   海上罗宾汉的脑袋(中) 2010-03-20 05:11:52  [点击:2226]
海上罗宾汉的脑袋(中)

上期讲到,史多特贝克船长的头骨自从展出以来一直被称爲海盗头。1999年经过牛津大学来的考古专家仔细鑑定,断定这件头骨的年代为十四世纪后期或十五世纪前期被梟首示众的。博物馆中世纪处的处长维希曼先生说,这样一来,正是汉莎联盟对抗史多特贝克的海盗组织“为他兄弟会”(Vitalienbrüder)的时期,所有的特征都指向史多特贝克船长。
当时砍头的大案只有这件,海盗头受到防腐处理这样高级待遇的只有两位首领,由法医专家根据头骨制作了复原头像,其中一个面貌与流传已久的史多特贝克船长的画像,特征完全吻合。

博物馆公布这件消息,马上引起轰动。

关於这位传奇人物,除了传説和儿歌,人们还知道什么呢?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据考证当时的政府文件记录,1401年10月20日在汉堡格拉斯桥被砍头的克劳斯•史多特贝克船长很可能就是出生于梅克伦堡公国维斯玛的具有骑士头衔的尼寇拉斯•史多特贝克,他在维斯玛附近有一小块名叫阿尔琨的领地。据查维斯玛市的治安记录,这个尼寇拉斯•史多特贝克年轻时在一次斗殴中被两个醉鬼打得多处骨折。

当年丹麦和挪威的女王玛格丽特一世爲了统一斯堪的纳维亚,联合对德国人当国王不满的瑞典贵族,发动了推翻瑞典国王梅克伦堡公爵阿尔布莱希特三世的战争。1389年公爵战败被俘,和他的继承人埃力希王子一起被押往丹麦。整个瑞典只有被城墙围护的斯德哥尔摩市还在国王的人手中。国王的侄子尤翰公爵在羞愤交加中宣布代理瑞典国王,他急急忙忙组织舰队过海前往斯德哥尔摩,临走还作了一个决定,宣布梅克伦堡公国对海盗开放两个港口城市维斯玛市和罗斯托克市!公告上还动员人民去抢劫丹麦和挪威以及他们的同盟者的船只,以此来削弱敌人的力量,并呼吁,所有想获得战利品和试试运气的人,请到上述两个城市的市政府去领取“出击许可令”(Kaperbrief),持证人可以把抢来的战利品在上述两个城市的市场上公开出售销赃。

公告一出,不仅是水手海员和城市游民欢欣鼓舞摩拳擦掌行动起来,很多下级贵族也砸锅卖铁,卖房子卖地置办炮艇,带上家中的伙计加入抢劫的洪流。史多特贝克是这时武装起来自命船长的还是以前就已经是海盗,现在谁也不知道了。只是知道,由於贵族的身份他自幼接受专门的格斗训练,并学习战术和军事知识,这些使他在乌合之众的海盗队伍中很快就崭露头角,成爲首领之一。

在斯德哥尔摩被围困的年代,史多特贝克船长和几千名“为他兄弟会”成员多次冒死突破女王海军的包围,向城里抢送粮草,其义举可比美军对西柏林的空中补给綫。这时著名的“为他兄弟会”开始不断见于波罗的海周边国家的文件。有一种説法“为他兄弟会”就是他们为斯德哥尔摩雪中送炭的意思。

本来,他们的任务是攻打和抢劫丹麦挪威和她的盟军汉莎自由城吕贝克的船只,但是很快他们就把抢劫的范围扩大到了他们遇到的所有船只。

海盗行爲受到国家的怂恿和纵容会达到什么程度不难想象,一时间波罗的海上聚集了几百艘海盗船,商船把那里视爲畏途,等不到猎物,海盗竟然四面出击,曾经沿芬兰湾打到俄罗斯,在彼得堡制造混乱。1393年“为他兄弟会”甚至攻打位于北海岸挪威的汉莎城卑尔根,打开城门劫掠一空。到了1395年波罗的海上的商业活动几乎全部停止了,这样一来,造成整个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甚至内地物价飞涨,鱼的价格甚至涨了十倍。爲了让梅克伦堡公爵结束利用海盗复仇的闹剧,汉莎联盟推选了吕贝克市长代表汉莎联盟与丹麦女王谈判,以斯德哥尔摩作交换,请她释放梅克伦堡公爵阿尔布莱希特三世和他的儿子。1395年公爵被释放。同年5月20日,丹麦和梅克伦堡签订和平条约,梅克伦堡宣布“出击许可令”失效,并禁止“为他兄弟会”进入维斯玛和罗斯托克的海港。

小人物在统治者的争斗中为一方卖命,最后落得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下场是常见的,可是这一次却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把平民变成海盗只需要一纸出击许可令,想让他们从论秤分金银的海盗变回辛勤劳作的平民就不那么容易了。他们佔据着位于波罗的海中间的哥特兰岛,继续打劫,汉莎联盟和沿海各国的船只深受其害,直到不堪骚扰的东普鲁士派兵攻佔哥特兰岛,把“为他兄弟会”赶出波罗的海。

他们迁到了北海靠近荷兰的东富丽斯兰群岛,这段时期,史多特贝克显露出他除了战术之外也擅长公关术。1396年史多特贝克船长娶了东富丽斯兰群岛一位领主的女儿为妻,在玛琳港驻扎下来,接着干他们打劫的行当。英国和汉莎联盟不胜其扰,联合发起了清剿海盗的战争。在英国海军和汉莎联盟追剿之下,大部分海盗被剿灭,一部分逃亡到北极附近。只有史多特贝克和他的114个大盗得到一位身兼巴伐利亚公爵和荷兰伯爵的阿尔布莱希特一世保护,1400年8月15日,公爵和他们签约,宣布他以巴伐利亚和荷兰两国君主的身份担任史多特贝克和114个海盗的保护人。换句话说,海盗们用自由换安全,变成了公爵的臣下。

可是汉堡市把这位双料国王的宣示完全不放在眼里,显示了汉莎自由城汉堡作为国中之国在政治上独立的地位和保证这一地位的强大军力。在公爵签定保护海盗条约的当年,汉堡从当时属于尼德兰的弗拉德勒订造了当时航速最快,火砲装备最强的炮舰,加强追剿海盗,与史多特贝克和海盗们进行了多次海战,但是每次都被他从眼皮底下跑掉不知去向。

1401年4月22日,汉堡舰队在黑尔苟兰岛海域追上并击中了史多特贝克的帆船红鬼号。在激烈的海战中,史多特贝克被汉莎舰队的西蒙·冯·乌特莱西特船长(Simon von Utrecht)生擒,由他的名叫花母牛号的战船押送到汉堡。

顺便说一句,这位冯·乌特莱西特船长在参加清剿战役之前不久刚刚被批准得到汉堡市民权,首战大捷,成了万民夹道欢呼的英雄。

汉堡市的档案中记载着,由米勒斯市长主持,经过半年审理,同年10月20日,史多特贝克船长与三十个被俘的同伙一起被判处死刑,由一位叫罗森费尔德的刽子手砍掉脑袋枭首示众。
文献记载这么简单,不见记载的传说比较详细。

传说他临刑前和汉堡市长米勒斯谈判,他提出要求在他被砍头后,没有头颅的身体能跑多远,列队捆在那里的他的同伙就必须获得自由。米勒斯市长答应了他的要求,在人头落地的时刻,他被反绑双手的身体开始跨步,一步一步,跑到第十二米,刽子手把砍头的木枕扔到他腿上,才使他倒下。按照约定这11个同伙应该被释放。但是在他倒下之后,米勒斯先生食言,下令把所有73个海盗全部砍头。

还有关于宝藏的传説,说在宣读死刑判决时,他对宣读判决的部长说,他要花钱重新买回生命和自由,代价是一条金链,这条金链长到可以把整个汉堡市区围绕起来。部长对他说,别做梦了,你所占有的赃物已经被判决没收,一分钱也不属於你。死刑执行后,部长带兵到他的红鬼号船上去搜查,结果一无所获,部长觉得既然“为他兄弟”们平均分配,还能有藏宝吗?於是政府把那条弹痕累累的破船卖给了一个造船的木匠。木匠在拆卸船身可用的木料的时候,发现海盗宝藏在三根桅杆里面藏着,一根是金的,一根是银的,一根是铜的。木匠师傅把黄金贡献出来打造了汉堡市中心圣卡塔琳娜教堂顶上的金冠。

还有研究者认为,史多特贝克船长并没有死。2007年德国电视一台的一个文献片中这样讲述的:至少在1413年还有人在但泽见过他。要是这样的话,那个在博物馆被盗的脑袋是谁的呢?电视片播出后许多专家认为其结论并不可信。
最后编辑时间: 2010-03-20 11:37: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