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戴晴的謊言 2009-03-05 02:09:29  [点击:10194]
戴晴關於“八九民運”的謊言很多,包括隨意編造歷史。最近讀到《亞洲週刊》上的『戴晴八九年「六四」前後的活動』一文,其中有:

五月十四日——接受學生領袖請求,到廣場發布《緊急呼籲》勸說同學們讓出廣場


這是典型的謊言。因為十二學者原本的《緊急呼籲》的三條全是要求中共讓步:

一,要求中央負責人發表公開講話,宣佈這次學潮是愛國民主運動,反對以任何形式對參加運動的學生秋後算賬。
二,我們認為,由大多數學生經過民主程序選舉產生的學生組織是合法組織,政府應當承認。
三,反對以任何藉口、任何形式、任何方法對靜坐絕食的學生採取暴力,誰這樣做,誰將成為歷史的罪人。

我們鄭重重申:如果政府不能做到以上三點,我們將和同學們一道為實現上述三點堅定不移地奮鬥下去。

這三點要求比當時學生的兩點絕食要求還要高,政府根本沒有做到,戴晴等人也沒有“和同學們一道為實現上面三點堅定不移地奮鬥下去”。《緊急呼籲》是在戴晴主持的會議上討論了幾個小時形成的,她全程參加了這次會議並主持了討論。她明知事实是:《緊急呼籲》是針對政府的三點,却故意把它说成是勸學生的。

實際上,戴晴背著大家與中共咨商後,偷偷將學者們原本的三條《緊急呼籲》改為【李鵬出面對絕食同學說一聲“同學們,你們好”,學生就撤出廣場。】結果被廣場學生當場哄下臺。

後來據于浩成、蘇煒、鄭義等人的回憶,戴晴這種做法讓很多知識分子窩火,從此疏遠她。譬如李洪林當時就說﹕“戴晴那樣說很不好,她不應該把學生當小孩一樣的哄,她說的那番代表我們十二人的話,也並不是大家早先商量好的。這個事情這樣一弄僵,往後這個中間斡旋的角色是誰也沒法當了。”(見蘇煒,<十二學者上天安門>,《民主中國》1992.6,頁81-84)一些香港記者也見證了戴晴那時的孤立處境。

知識分子在學生心目中一落千丈,其實是戴晴在搞鬼。其他知識分子中更覺得被戴晴耍弄了。見蘇煒、于浩成、鄭義和蔡詠梅等人的回憶。鄭義回憶中有三段關於戴晴:

一是5月14日,“戴晴的努力適得其反,有學生對我說那是「拉偏架」、「勸降」,對知識界產生戒心”、“當她以自己獨特的政治背景說出那句著名的話(「如果趙紫陽或李鵬來對大家說一句『同學們,你們好』,大家就停止絕食,徹離廣場,好不好?」)之後,她的那點本來有限的政治影響力便即刻化作煙雲飄散!”

二是5月15日,戴晴在電話中對鄭義“勃然大怒,口氣之決絕,令人大吃一驚”,並“砰地掛上電話。後來才明白是昨日她組織的「十二學者天安門廣場勸降」(學生語)被學生噓了,一些學者還說她騙了他們。看來我是撞到她火頭上了。”

三是5月22日,知識界大遊行,戴晴要接「知識界」大旗,被遊行總指揮趙瑜轟走。後來趙瑜對鄭義說起,“頗為憤憤:「這種人,見形勢又好了,全上街了,又來搶大旗!我把她趕回去了,我說:戴晴,回到你的隊伍裡去!」多次遊行中,並無人有搶鏡頭的意識。”(見鄭義《歷史的一部分》第50、70和93頁)

這一“搶鏡頭被呵斥”的場面也被香港記者抓拍到,趙瑜背對鏡頭,正走向高舉“知識界”大旗的戴晴當時尚是一臉興奮璀璨的笑(照片見《百姓》93.1.16號第33頁)。這一場面也被香港時報記者蔡詠梅仔細記錄下來,“趙瑜毫不客氣地對她說,‘回到你自己的單位中去!’”。蔡詠梅暸解道,戴晴被其他知識分子疏遠,就是因為5月14日的斡旋,“他們感到受了欺騙,被人利用了,而且認為戴晴在其間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見香港64記者:《人民不會忘記》第254 頁。


http://www.64memo.com/pub/uploads/wpId7862.jpg

-------------------------------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e&Path=394427701/10ae1d.cfm

戴晴八九年「六四」前後的活動


二月下旬——逐個採訪呼籲特赦魏京生的三十三位作家、科學家。

三月中旬——參加「四十三人」簽名,反對當局對上述呼籲的定性。

四月十五日——雖得知胡耀邦去世的消息,仍按計劃陪台灣《天下》老總殷允芃往見當時中共中央對台辦主任汪鋒,汪告殷「小平同志已經考慮把『四個堅持』從憲法裏拿出來,只放進黨章」。

四月十九日——出席《新觀察》、《世界經濟導報》在北京召開的悼念會,即興發言。

四月二十六日——聲援受處分的《世界經濟導報》總編欽本立,發出「正義為本 民主為道 本立則道生」電報,組織北京諸人齊聲援。

四月二十七日——對走上街頭抗議「四二六」社論的學生欽佩,站在街上為他們鼓勁。

四月二十九日——參加統戰部召開的「官員與知識分子見面會」。為共產黨沒有出手鎮壓慶祝。

五月初——受邀在大學演講,肯定青年學生熱情的同時籲請大家復課。

五月十三日——在統戰部與負責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胡錦濤見面,討論新聞法起草。獲知胡的意見:報紙版面可由編輯部做主。

五月十四日——邀集自由派學者作家在《光明日報》座談,期望發出「民聲」。後接受學生領袖請求,到廣場發布《緊急呼籲》勸說同學們讓出廣場。

五月二十九日——得知絕水學生生命危急,再度介入斡旋。

六月四日——得知六部口坦克碾壓撤退學生,接受香港和日本媒體採訪時,宣布退黨。

七月十四日以「涉嫌搗亂」罪名被公安部收容審查,囚禁於秦城監獄。翌年五月十三日,獲釋放。(江迅)■

最后编辑时间: 2009-03-06 12:18:1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