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通讯   2005.7.4a 【电子书】安乐业:雪被燃燒的夜晚 2005-07-04 13:07:00  [点击:72]



民主通訊 20050704a













民主通訊 2005.7.4a 安樂業:雪被燃燒的夜晚

下期 上期



雪被燃燒的夜晚



安樂業




◆自序                         
 .





◆冬天來了                       
 .



◆因那個心願                      
 .



◆亡魂指南書(組詩)                  
 .



◆月亮與兔子                      
 .



◆拉薩姑娘                       
 .



◆我在這樣想                      
 .



◆找尋                         
 .



◆掌上潮汐                       
 .



◆喝醉的今夜                      
 .



◆言語低頭于風力之中                  
 .





◆藏歷新年                       
 .



◆我們和高原                      
 .



◆虎                          
 .



◆祈願                         
 .



◆雪被燃燒的夜晚                    
 .



◆絆腳的歲月                      
 .



◆落葉飛舞的季節                    
 .



◆槍口下的幽靈                     
 .



◆那幾天                        
 .



◆我們不是掃帚星                    
 .





◆手牽手                        
 .



◆夜很沉重                       
 .



◆雪域情緒                       
 .



◆夜下散記(組詩)                   
 .



◆寫入鐵窗的詩                     
 .



◆吐蕃──驚醒的巨人                  
 .



◆囚歌                         
 .



◆劃破刀刃走                      
 .



◆淘金者的尊嚴                     
 .



◆第一聲雞叫                      
 .





◆正常死亡                       
 .



◆考驗並非命運                     
 .



◆青春的脈搏                      
 .



◆吻一下就結婚                     
 .



◆掙扎                         
 .



◆聚寶盆                        
 .



◆夢的確很冷                      
 .



◆我屬於誰?                      
 .



◆下車的乞丐(組詩)                  
 .





◆〔後記〕跋出自由,跋出民主…………………………………達
拉嘉



◆作者小檔案                      
 .






下篇 ⊙   ⊙目錄      
    ⊙投稿+訂閱+聯絡





自序


安樂業




一、

這部獄中詩集完成于1993年5月10日至1997年11月14日之間。在此期
間,我先後被青海省國家安全局秘密轉移羈押于樂都縣、平安縣和德
令哈市等地的看守所和監獄。

這是一部用油筆芯子和煙盒紙上所寫成的獄中感受和應事所激發的
(心路歷程)靈感。雖然當時冒着皮肉之苦和重刑臨頭的危險,但
是,我幸運地在難友──漢、蒙、回等──們的庇護和幫助下,逃過
了那場人為的迫害災難。時至今日,我為他(她)們的真誠與誠懇而
感動。同時,在親身體驗中,我領悟到了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往來能夠
創造奇跡的真諦。依我之見,這是人生之路不可缺少的一環。

至於我完成這部集子的環境,的確充滿壓力和暴虐橫行。從這個角度
看,這部集子應該有其獨具特色和超越之處。但是,我不知道她的靈
魂是否建構于“人人心里皆有,筆下全無”的詩魂之上。因為,詩需
要採用這種手法來提高其藝術及內在含量的效果。當然,為正常生存
延續而掙扎是烘托此集文氣與筆者心志的重要介質。也許,這正是在
那種政治災難下正在消失而又永無消失的情感流露之一撇。若是這
樣,應該說我沒有白費自己所經歷的那段時光。

雖然這是個觸及人間與接近地獄的黑色之地,身為“人”並為其尊嚴
和自由而受苦,乃是一種精神解脫。反而,能夠吸收更多這個世界的
另一個層面──這個層面又是個豐富多彩、披黑吞人的大世界。

此時此刻,雖然已把握機遇沿着先輩對詩無國界、無時空、無階級、
也無固定手法之後塵邁進了步伐,儘管如此,最終還需經過讀者來咀
嚼。這是最公平、最合理、最嚴峻的一場考量,如此才能經得起風吹
雨打的考驗。不知讀者是否與我同感?我還是執着于這種詩歌創作和
藝術效果及其依靠西藏傳統文化之審美趣味。不然,難以品嘗其味!

二、

持着“分離國家罪”的釋放證明書,于1999年3月21日到達尼泊爾首
都駐西藏難民接待中心和印北達蘭薩拉後,我得到了有關方面的接待
和關注。

此部集子是在著名學者兼前內閣噶倫丹增華白爾和格德法王、多麥議
員霍蒼晉美等的推薦,及著名詩人兼時局評論員吉姆措(Chakmo
Tso)女士(現居美國)和諾布林卡西藏文化保護中心藏學研究所前
研究員金巴達杰先生(現居美國)的編輯下,于同年12月29日藏文版
《獄中詩集》由時任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倫索南多加主持首發儀式,
並高度讚揚筆者的勇氣以及此部集子的歷史意義。

對於一名普通的流亡藏人而言,這是莫大的鼓勵和最高的禮遇。當時
的心情用文字是無法表達的。當藏文版問世後,一方面:此部詩集得
到了《西藏之頁》(網絡)主編桑杰加先生為主的很多西藏年輕學者
和讀者的讚譽和評論。有人甚至說它彌補了西藏文學史上的一大空白
(即西藏歷史上第一部獄中詩集)。

其中部份中譯詩,被台灣籍美國著名學者兼總編洪哲勝先生發表到
《民主論壇》(網絡),並且轉發至台灣第2大報刊《自由時報》。
這也是我為其它版本苦苦不捨的直接因素之一。至於其它版本的決定
性開端,莫過於經台灣籍美國博士陳素三(Susan Chen)女士翻譯英
文的五首詩得以英國籍著名“西藏問題”專家凱赤(Kate
Saunders)女士和著名藝術家Joanna女士等的賞識下,開始了付諸行
動。

三、

另一方面:藏文版曾受到過某些流亡西藏傳統派學者和部份讀者的暗
中質疑。因為,很多詩的表達方式是繼承傳統的同時,吸收和借鑒現
代精神而刻劃的隱語或創作手法。比如:《吻一下就結婚》一首所表
達的主體是西藏傳統學者奉為詩神的“妙音仙女”。在他們看來,敢
示愛與“妙音仙女”的不是瘋子、就是傳統文化的掘墓人。不然,誰
把神明視為同常人。如果沒有“監獄”這個護身符,不知道需要經過
多大風浪?(或許是多慮。)其實不然。本來這首詩想表達的是一種
吸新繼舊或屬於更新的思索和嘗試。如同每一個人生下來平等那樣,
這是每一個地球人所追求的方向和生存的原意所趨。不過,這又是最
為平常的一部觸及讀者心弦激發他人思索的插曲。

在此,我感謝所有製造這部詩集必出不可的環境和高度重視(正反兩
方面)的人們。他(她)們都是我能夠走完這段歷程的真正動力!

(2004.7.7于印北達蘭薩拉)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冬天來了


安樂業




        冬天來了一切在打顫中起程
        花兒的遺囑風捲搖撼
        來自遠方又惦念天堂的蜜蜂
        失落于敞開裂縫的天地之間
        頭纏皚皚白雪的孤山們在哭泣

        每一次驚動雪域夜空的當下
        向東方五體投地的草木森林
        淹沒于寒風和野獸的腳下
        岩石邊只有只有青松在吐綠

        (1993.10.24于青海平安縣看守所)
        (2002.5.3刊載于《民主論壇》)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因那個心願
──第一審開庭而作



安樂業




        陽光淋濕的詩句在遠方照耀
        隱藏着雲彩深處的溜溜心語
        夕陽下冉冉昇起的時候
        為何不能回首童年的域境
        那是雪山被風雨洗刷後的廢墟
        雪還那麼大風還那麼猛

        自從尋找自我而自己祭天
        手心那麼大的一片藍天
        時常漂浮過眼前
        身心還可能沒有分離于祭祀路上
        時隱時藏的月兒吊在空中窺視
        也許給追求信劃逗號的那個女孩

        歲月呵!騎在時間的閻羅天子
        我們為欣賞那首無暇的詩句
        信念與決心已寄向銀河的浪花

        (1994.7.28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2002.5.3刊載于《民主論壇》)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亡魂指南書(組詩)


安樂業




        走向陰間

        熊牛〔1〕聯合的鋒利爪牙
        剪斷了太陽下山的尾巴
        背駝着笑容之黃昏
        臨終前滲滿一杯沒劃句號的故事
        走向天邊除黑夜
        無從尋到唯一知情者

        陰間大灘

        歲月反轉還是路途很遙遠
        額頭上畫滿了日夜輪迴的腳印
        平時呈現于窗外的便是
        一片藍天一綹白雲
        微弱而吝嗇的一絲光線
        還有那條嗅覺銳利的哈巴狗
        耳聽用心讀過上萬遍

        無橋河邊

        騎狗騎狐騎狼者便捷而過
        無法越河騎牛的亡靈
        吞沒過多少個亡魂和幽靈
        黑紅摻雜的浪花在飄動
        嚶嚶哭泣為嘰嘰唆唆〔2〕招魂
        黑狼滾打着騎牛者的命運
        或許愛吃糌粑〔3〕顛倒了位置

        陰間紅城

        到了
        終於到了
        流浪在山谷和河邊的亡靈們!
        精通往生奪舍〔4〕的禪師們!
        帶着生命和信念到了
        正在登供臺
        紅色的供臺上
        烈火中五臟六腑在燃燒着
        火和煙的交替中
        鬍鬚和頭髮
        還有饅頭維持呼吸的身軀
        為自由之夢而正在焦燒

        隘口鐵索

        散失于古老黑洞的幽靈之中
        往鐵雨追趕猛打的奪命角落
        幾個強行橫渡的步行者
        行于觸及人間和地牢之中段
        給點水滴喲!活在人間的大款們們

        (1994.7.29~8.1于德令哈市監獄)

【附註】

1、佛教認為閻王爺有牛頭大臣、熊頭大臣等說法。
2、苯教祭神時所發為神助威力的一種高亢的呼聲。
3、指藏人的主食之一。
4、佛教高僧用法力把死者的靈魂往生淨土或可以借尸
還魂。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月亮與兔子


安樂業




        每當瞭望寂靜夜空的時候
        想起大自在天變幻乞丐的當初目的
        未唱過歌兒是高原的頑固本性
        曾領略過窗外但已陷於深夜
        如岩石似牢固同于黑煙般朦朧
        “泉水彈唱的小孩們玩耍之身影
        應屬於充數的過度或事實之開端”
        六顆星星在如實訴說

        偷酒故事之前後一切
        若是彎脖子星的過錯
        我們永遠會流傳月亮與兔子的故事〔1〕


        (1994.12.4于青海德令哈監獄)

【附註】

1、月亮與兔子是個神話故事。大意是大自在天為了救
一隻兔子而變
  幻為衣不遮體的乞丐。那隻兔子救後送往月亮上。為此,現在人
  們所看到的月亮上有個兔子原形。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拉薩姑娘


安樂業




┌─────────────────────────
───┐
│ 筆者當時從德令哈市監獄里聽到因藏人的訴求而被囚禁的一 │
│ 位尼姑在拉薩監獄不明死亡的消息,此首為她的早逝而作。 │
│ ──題記                       │
└────────────────────────────┘

        心曲為雪原染紅而彈唱的那天起
        似血似海螺仍雪白的歌調
        跟隨着鐵窗之外的黑雲飄搖
        還戳穿過夜下步行的季節
        在思索與銀河的撞擊之中
        行于九泉那個永無嘆息的河邊
        每當地球的轉動聯接到山影之時
        我的名單也就在你的身邊
        真的!這是從內心流至手指的誓言
        不要怕!咱們一起前往閻老陛下的宮殿

        (1995.3.8于德令哈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我在這樣想
──致才讓措



安樂業




        初夏或許誰也不想成為回眸中的石碑!

        綠雨撫摸航阿草原臉頰的那天
        被你和你的笑容俘虜過的我
        寂靜和風雨共舞之中
        行于遠方遠方的黑色世界

        當貓頭鷹或烏鴉在尖叫無回的時候
        那個寧靜夜空向人間撒下的金淚
        無論使一種欣賞或過度的開端
        一滴淚珠是我贈送給你的思念與祝福之托

        (1996.3.25于德令哈監獄)
        (2002.5.3刊載于《民主論壇》)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找尋


安樂業




         陽光明月星辰
         既吝嗇又微弱之一絲光纖
         光和明的交替中下凡的仙女
         還有嘴脣如光
         乳房似明的光之欺騙
         找啊!尋呀!我不怕?

         未讀完幾頁的人生
         實屬一本書
         又似背不動的行囊
         讀呀找啊!不會叫哭的蠢漢

         前方是陽後臂並陰
         為何站立於陰陽交錯之處?
         找!尋!從陽找到陰
         從陰尋到陽
         未揭的會自動破開
         時間是魔又是夜叉
         並非那段找尋的歷程

         (1995.4.16于青海德令哈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掌上潮汐


安樂業




         被掌紋托起的貝殼
         來回重數于五指之間
         心在咀嚼着空虛的味道
         掌上流逝的歲月如幻影
         從近到遠
         又從遠之近
         當大母指頭解析紅雪的那天
         大風燃起了渾身跳動的血脈
         必須要遠征
         沒有腳印的那個地方
         再見!天鵝
         再見!貝殼
         祝福你!
         珊瑚之園

         (1995.4.20于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喝醉的今夜


安樂業




         我們站在去盡的末端朗誦自己
         並且拾起星星撒向人間的淚珠祭夜
         夜很深
         雖狗叫傳來不寧的信息
         喝醉的靈魂不計其數
         吸幾口煙之後我們開始動身
         今夜如此坎坷無比
         天梯〔1〕變為坎坷的今夜
         祖先落入墳墓的今夜
         今夜呀!
         前往刀尖的野牛
         留下一絲福份喲!
         噢嘛呢貝脈(口牛)

         (1996.1.20于青海德令哈監獄)

【附註】

1、指西藏天座七赤贊普(大約公元前825~前545年)。
傳說諸贊普
  到最後由“登天之繩”(即天梯)上昇虛空而消失了。因此,他
  們都沒有陵墓。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言語低頭于風力之中


安樂業




         在石山的額頭
         樹之頂尖
         系在繩子
         冷凍的希望一把手
         故事與鬍鬚之長九米多
         命運把它系在馬尾上
         世界又把它壓在了屁股下
         一切遠離于祖先之傳記

         滲入牛糞的一切腳印
         熄滅于千盞燈中的苦難之汗
         還漫游雪域山川之童年夢境
         堵塞于紅色冬天之下的一首山曲(歌)

         我們在羊圈里
         心似白色的羊毛
         風力中仍在低頭
         明天去看病嗎?
         住院的群體
         我們仍在咒語與刻薄中演唱
         演唱那夢中的憧憬
         那血跡斑斑的過去歲月
         挨在喉嚨口虛度光陰

         (1996.2.10于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藏歷新年
──致戰友蔡貢嘉的新年禮物



安樂業




        我們屬於最後的騎牛群體
        傳說是彌猴的子孫
        曾瘋狂過
        也征服過野牛的一個民族
        輕如雲彩
        薄如棉花似期待什麼?
        第一個雞鳴喚醒的那天開始
        伴隨夢的翅膀上前行
        雖然祈禱被風雨交加中窒息
        但新年是個剛剛分娩的小孩
        儘快握手吧!
        勇敢的鐵漢
        未來已煥發出多彩的景色
        我們漂泊于許多憧憬的交錯之處
        已火焰中燃燒的盡是我們的軀體
        這應是千萬個祈禱迴旋的縮影
        也是即將過河之前的磕頭或回響之禮〔1〕


        (1996.2.19于德令哈市監獄)

【附註】

1、藏人把人死後,按佛教之規邀請喇嘛誦經超度。當後
人贈送給喇
  嘛的誦經費用叫回響之禮或回響禮。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我們和高原


安樂業




         我們站在最古老
         又最年輕的牙齒之頂
         隨手扶着將要死去的血脈
         冬季卻壓不住內心編織的春天?

         太陽面具被月亮摘去的沿線
         亡靈埋沒于冰凍的沿線
         山尖飄動的經幡酷似遺棄的孤兒
         如果放牧只是命運或權利
         為何不熟睡于一趟大雪的深層

         現在破冰之夢依偎着我們訴苦
         我們又背着高原在大牆下漫步
         看不到黎明又聽不見鐘聲
         雙腳除一顆心之外該揹負什麼?

         (1996.3.19于德令哈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獄中收到姪女德吉措姆畫的
一張老虎圖而作



安樂業




         聽人說虎的別名叫英雄
         是否生命破棄于茂密的森林?
         理想與希望中存活的老虎!
         譏諷和嘲弄中穿梭的老虎!
         虎同永不成長的小孩
         類似背着綠色之夢的遠行者
         也許會消失于遠征之路
         肯會停止伴隨日月流失的步伐
         無悔無恨是老虎的本性
         永無滿足又是尋覓食物的動力
         兩個黑點間找尋自己的日月
         被系在了皮繩之上

         (1996.4.25于德令哈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祈願


安樂業




┌─────────────────────────
───┐
│ 筆者獄中聽到親師或西藏大學者之一普雜仁波切圓寂而作。 │
│ ──題記                       │
└────────────────────────────┘

         一、

         雪山在哭泣
         萬物隨風低頭
         我扶着鐵窗默誦祈願
         淚的燈盞照遍了五臟六腑
         祈願誕生于心思攪繞之中
         火似地燃力傳遍全身

         二、

         晚霞連接晚霞的那個地方
         燃燒過您的慈悲與真心
         面對伴隨黑夜的冷熱
         劃破了人們進入的小徑
         我發誓為您所指引的道路
         生命可以系向奔騰的河流

         三、

         人群埋沒夜下的每個鏡頭
         如同迎接或送別的開頭
         離開星淚下的雪山
         奔向思考以及遺忘過去
         是否已臨近雄鷹飛離之後的無人之地?

         四、

         您所下踏過的每個腳印上
         生長的花蕊被月亮欣賞
         映入天河之您的慈魂
         離開了吊在繁星的當空
         我奉着悲痛和祈願向誰訴說!

         五、

         在鐵窗下
         雖然內心的浪花碰撞着黑雲
         但祈願記入煙盒紙上
         等待您為前願而再次降到人間!

         (1996.5.10于德令哈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雪被燃燒的夜晚


安樂業




        我們的內心下着雪也被火焰燃燒着
        雪怕火焰而汗水嘩拉拉
        火雖怨下雪但仍在哼唱搖籃曲
        若是這裡能夠誕生詩魂之寵兒
        魂或無顏的酸淚流進五臟之後
        在六腑之頂可以朗誦雪和火的傳奇
        冷熱被佩戴皮襖之時
        為破除燒人凍牛的異季
        開始念誦六十食子〔1〕咒文
        星星之嘲弄和月亮的暗笑之下
        猛抿孤獨而醉心之同時前行
        還是黑夜洗刷雙眼後走進那個
        弱魂爆滿的夜下公園聆會?
        螢火蟲答曰:“仍在下雪”
        蒼蠅反曰:“火正在燃燒”
        如此開啟腦門黑夜也在如此嘲笑
        人腦如同無電的機器詩歌酷似沒有滿月之孩童
        哭聲能否打破雪被燃燒的今夜

        (1996.5.19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附註】

1、祭奠護方十五神和閻羅以求禱四業成就的一種宗教
活動。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絆腳的歲月


安樂業




         雙眼被晚霞堵住的那天起
         歲月在胸部深處走向衰老
         黑髮化為點點白色下的每個臉龐上
         漂浮着染滿腥氣的痕跡
         不時遠方劃過的閃電
         誰敢說不是生活的玩弄?

         別你尋覓你的日日夜夜
         雖同走無盡頭的一條大溝
         我們仍在風雨共舞中
         為躲過晚期癌症似地拼搏
         ……

         (1996.7.9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落葉飛舞的季節


安樂業




        颳風了
        從東山刮到男女的陰部
        颳風中落葉在飛舞
        那裡飄舞的便是我們
        永無不想落入別人腳下的一片黃葉
        為了根之一振
        揹負着一個季節的詛咒和謾罵
        心隨雪片穿梭過高原的山山水水
        也進入過石頭之縫際
        但沒有熄滅心中的火焰
        颳風中
        無把握多少體重的今天
        我們再次沿着血脈的循環
        尋找答案
        尋覓根
        呼叫把點燃了飛舞的落葉

        (1996.8.20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槍口下的幽靈


安樂業




         雪原被吞沒
         我們倦縮于極地
         歌已羊群代哼唱
         曲調在四指間穿梭
         腥氣隨風殘草尖飄動

         永遠沒有成長過的人群
         酷似風力中的露珠
         隨夢編織着希望
         絕不會舉行棄尸迎鷹的儀式
         卻心里嘆息和哀嘆仍在賽跑

         槍口下沒有誰是誰非的界限
         誰抬頭誰便是取火自焚的幽靈
         從此人們開始
         反省斷送于天梯的故事

         (1996.9.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那幾天


安樂業




         你後背飄動的黑髮中
         我們卻看到了詩的瀑布
         沒有辨別出性別之前
         臆斷為女性而傾訴滾淌的心流
         有人說:
         “那是色日降生的過失!”

         沒有粘過滴酒的那幾天
         黎明看成你那誘人的胸部
         望着鐵窗編織一件雲彩的婚紗
         等待一個不太平凡的早晨
         怎麼不想儘快披到你的身上
         奪魂的誘惑啊!
         我們注定是這個單向戀的俘虜
         絕氣也得繼續前往
         未曾聽說地無落腳之處

         (1996.9.7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我們不是掃帚星


安樂業




         煨桑!我們不是掃帚星
         當驅鬼食子盤具上跳動的時候
         即將來臨我們的生日
         去煨桑!紅色中挑選血汗
         萎縮中提煉出心臟
         扔向燃燒的火焰之中
         黑煙直扑白雲深處之後
         遠行者有了一把太陽傘
         歌者任意哼唱拿手的曲調
         我們的性格絕非清心寡欲
         如同淹沒大地的海洋
         波濤如雷的濤聲
         從大牆邊飄散到四方八面

         (1996.10.10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手牽手
──致T-M的攜手共進



安樂業




         那天夜裡我們驚醒于雪原
         心跳連接心跳
         請伸開手臂
         我也伸手
         火炬是我們共同的指明燈!
         夜被燃燒的火焰之中
         我們共同前行的時候
         步伐間飛向遠去的每條小徑上
         也許會飄浮出早逝的遺囑
         還會看到希望和渴求
         每當燃燒中獨自步行的時候
         行李已各自的後背之上
         讓謾罵和喊叫腳印中飛揚吧!
         我們不怕!
         黎明呈現東山之日
         雪山似鏡子一切重疊放映

         (1996.10.16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夜很沉重


安樂業




         遠征者的淚水被星星散播的角落
         誰也沒有接觸過黑色的眼鏡嗎?
         去吧!
         背着思戀扶着雙腳
         強行前往貓頭鷹聚集的世界
         奪雙目搶黑鏡!

         事成之後
         我們可以高舉一杯星光碰杯!
         同時西藏最古老的三石灶具上
         煮熟從黑夜裡挖出的營養食物
         這是非常豐盛的一次聚餐
         大家很希望你也在我們的身邊!

         汗水便是從身上流出來的氣溫
         每次飄蕩于銀河的中央之時
         可以當做迎接起明星的祝酒
         又是遠征者撒播人間的珍珠

         (1996.10.19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雪域情緒


安樂業




        當眾神離去之後
        牧者寫入羊圈的邊坎
        經帆在高處不停地傳誦
        馬背上掉下的故事
        老人們搖轉的經筒
        唯一連接古今的聲樂紐帶
        祈求仍在餓狼般的圍攻中漂泊
        毀滅摻入有色化裝品
        人人臉部留下的痕跡不堪設想
        彩虹編織的結果
        只有雪山心里才蕩漾
        藏(Tibet)字如同點綴于高原之頂的雙翅
        哪怕遇到飲夜吃汗的歲月
        與黎明飛往當空的決心仍舊跳動

        (1996.10.2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夜下散記(組詩)


安樂業




        即將密封的鐵窗

        撒滯w榔─仁韝}浮的季節
        是個一切吸入體內之後的景象
        為隱瞞而已拉開了窗帘
        難道不能夠站起來呼叫?
        啊啊!我的心跳如同黃河的波濤

        內外之畫

        為了縫紉哭泣和悲痛
        鐵絲布滿了整個窩室
        這個日夜靜止的後背上
        藏家歌舞呈現出奇人的精彩

        無常輪迴

        被驚慌吵醒的眾神之中
        看破埋怨無助的那天起
        很多人忘卻了自己的來由
        但願不是餓鬼在作祟!

        德令哈與我

        金銀銅鐵被珍珠瑪瑙托起的地方
        最前伸手的乞丐什麼也沒有得到
        為了打破赤拳空手的被動
        正在蒐集無言的詞句
        沿着踏入無回歲月的小徑
        所有流逝的記憶看做生命的部份
        這我可不認為沒有挖出財寶之前的幻覺

        (1996.11.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寫入鐵窗的詩


安樂業




        雖已過了一千二百七十七天
        但我什麼都沒有忘記
        祖先儲蓄兒孫得失的家園
        也許這是個“猴子下山”式的課程
        前者不會得失
        又不怕後者的艱辛
        路已伸向紮根莽棘的頂段
        行人產生無法前行的錯覺
        但我們屬於機器製造出來的人種
        當人間發生星球大戰的時候
        怎麼不進入戰壕和地洞
        刀尖飄飛的生命的雙翅之下
        六道眾生摻入雲霧的深處
        張開嘴巴能夠到達天堂的一族
        如同彈奏《英雄進行曲》那樣很撕裂

        (1996.11.16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吐蕃──驚醒的巨人


安樂業




         我們是這個巨人身上的細胞
         伸腰與四肢伸縮之中
         跟隨着地球的轉動
         心卻飛舞耳在聆聽
         雪原高歌的《無敵神曲》
         巨人踏向世界
         又嘆氣仍在高原的今日
         狼群不停地山城間跑步
         血跡卻四處隱蔽
         白骨頭落成的每個帳篷里
         靈魂和哭泣聯成一片
         羊群和狼的故事從此拉開序幕
         但我們在巨人身體結構中跳動
         雄獅伸懶腰征服的歲月呀昨日
         是誰壓扁了你的脊樑
         因血傷而被驚醒的今日
         踏入世界的今日
         巨人
         即驚醒的一個生命共同體
         看今朝
         盼強人!
         召回自由!

         (1996.12.2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囚歌


安樂業




        兩個饅頭維持生命的那天開始
        一切在十八個平方米組成的囚窩里停止
        遠行的步伐和童年編織的幻想
        還有繁星般四處張望的一條心靈
        可我絕對不會留下遺囑
        因夢在這杯麵湯的後背上前進
        每當生命刀尖上漫步的時候
        只有開水熬白菜的營養在撫摸信心
        這是否是一種力量的源泉?
        未問過也無人回答圓滿的答案
        休息完畢就必須前行
        額頭頂住黑夜腳尖伸向天邊
        抗風沖火跨山越水吧!
        不用問也無需旁人回答
        世界如古運行
        人心還在跳動
        一切從鐵窗里生死輪換
        誓言卻鋼鐵般牢獄的上空矗立頂天

        (1997.1.1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劃破刀刃走
──藏歷火牛年新年
贈送給戰友崗雄、蔡
貢嘉



安樂業




         星星之淚浸濕的世界里
         路伸向刀尖刀深愛生命
         請穿上鐵靴引導者有雪獅
         無論如何要劃開一條道路
         戰爭隨時可能會發生
         走!
         我們扶着永不萎縮的追求馬上走

         劍怎樣鋒利也是人鍛造
         腳掌被鮮血染紅心情更舒暢
         我的哥哥!
         我們迅速前行
         雪獅在高原上威立之時
         黑暗將會驅散
         我們迎着清晨的歌聲前行

         (1997.2.8于德令哈市監獄)

         (桑杰加譯)

         (2001.11.28發表于《民主論壇》,
         並轉載于台灣《自由時報》)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淘金者的尊嚴
──獄中進行第二次絕食那天作



安樂業




         今天的氣息很濃很乏味
         我卻發現
         尊嚴是生命舍出去的回扣
         朋友們!
         死即挽留尊嚴的出路
         德令哈〔1〕的開支很龐大
         懼怕什麼?
         很多很多金銀財寶
         理應留給後人的生存補貼

         (1997.2.1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附註】

1、德令哈即藏語,意為淘金場所或金銀財寶碼頭。
pre>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第一聲雞叫


安樂業




        黎明之前我們在議論
        議論你而忘記了自己是夜幕下的俘虜
        這是屬於感情還是愛好?
        盤座于黎明頭頂的光幻仙女!
        被第一聲雞叫驚醒的物種在流淌
        我們是從千萬個祈禱中分娩的汗水
        也許唯一能夠流進你懷抱中的情人
        此地雖然靜如一攤死水
        可有時能夠聽到遠方傳來的狼嚎
        征服過黑夜的光幻仙女!
        此境此地
        第一聲雞叫如此動人心弦呵!

        (1997.2.25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正常死亡


安樂業




        我無法知情為錢被捕
        又用錢出獄的如此處境
        為何勒緊褲帶吸去嘆息
        威力之下什麼都不缺
        火剪和電棒是你入獄的見面之禮
        社會主義崇尚披衣的武力
        錢罪交易仍在延續
        難友們!
        這裡的“真理”叫做裝飾白紙的黑字
        執法人員酷似貓兒
        老鼠的多少展示威風的資本
        “新生”是個擠血出汗的漫長過程
        你被賣出千元
        送交勞改場的那天起
        壓迫和剝削輪流盤旋于你的頭頂
        千萬不能說成了奴隸或回到遠古
        鐵鐐和捆綁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死了就叫正常死亡呀!難友們

        (1997.2.28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考驗並非命運
──為“3.10”三十八週年而作



安樂業




        認識自我吧!
        曾從天梯下凡的部落
        再次往返天梯的時候
        九層天外也許有很多你們供奉的神靈
        但地下仍舊遠征者的步聲在迴蕩
        回頭看!
        現在不需鑽入銀盒
        鐵釘縫合不了已經裂開的棺材
        考驗跟隨日夜輪迴的步伐靠近
        無知自我的玩笑依依不捨
        等待什麼?
        天梯下凡的部落
        我們內心燃燒的火焰
        能否點燃今夜的黑暗
        誰不希望火炬般高高舉起
        天梯下凡的部落呀!
        你是我遠行傷疤口的疼痛
        認識自我吧!
        考驗並非命運
        繁星中我們有自己的星星
        黎明的招搖中有自己的位置
        考驗是刺激考驗認識自我的動力

        (1997.3.10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青春的脈搏


安樂業




        呼喚吧!
        黎明的步聲在夜下漫步
        請神呀!
        遠征者的脈搏在青春的懷抱里跳動
        呼喚和請神一起搞!
        為何不是黎明為我們而誕生?
        為何不是世界為我們而存在?
        青春的脈搏!
        呼喚請神
        五更的雞叫隱含着眾多希翼
        今夜又背起光芒在前行
        一起呼喚一起請神!
        星淚洗刷的小小生命
        你是遠征者唯一的心病
        我們一起前往
        呼喊裁斷黑夜
        迎神新建驛站
        天空把太陽貼到胸部的那天
        美麗是欣賞的開端
        陽光是青春的回報
        歲月豈不是內心的消耗?

        (1997.3.30于青海德令哈市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吻一下就結婚


安樂業




       腥氣被黑浪推進的步伐之中
       為何還在冰冷的心思壓在屁股之下
       妙音仙女〔1〕!吻一下就結婚

       我向你贈送一把嶄新的電子琴
       當拉琴的指尖飄動詩歌的時候
       能否每一弦會分娩一胎小孩
       每胎小孩也許會有每一本超前的傳記
       不過在鷹犬猛扑的天葬臺上
       什麼都呈現于眾人眼里
       擠圍你那前後之千萬多祈禱
       真為送別遠征者而回到夜下的那刻
       你的琴弦應當是這條黑色之繩子
       我的道路已伸向紅色的大刀之尖

       吻一下就結婚!
       一杯開水專為喜酒而是否會生氣?
       妙音仙女!
       我的精神絕對沒有分離于平生路上
       雖口袋里只有一條生命
       卻心中遠征的渴求仍在掙扎
       如果大海那邊真的有很多很多伏魔樹〔2〕

       我卻會用它編織的項鏈和熱吻一起贈送給你

       (1997.4.5于青海德令哈監獄)

【附註】

1、西藏傳統學者奉為詩神的仙女。
2、一種以其難開易謝的稀有花朵,通稱曇花。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掙扎


安樂業




       自從我們站立在紅花飛騰的季節開始
       始終在祭祀生命
       在歲月的脊背上彫刻了希望與理念
       筑起綠松石的佛塔
       金塔銀塔也將逐步建成
       從邊緣起程吧!
       將在頂峰相聚
       朋友們
       喝一杯開水我們起程
       黑夜的盡頭是黎明
       而且陽光非常溫暖
       也許祭首是勇氣
       祭末是生命
       代啤酒的有開水
       腳步聲會幫你前進
       摧毀死城前進
       那沖天的巨火之下
       氆氌帶為動脈的陰子的每一個追求
       怎麼不是對未來的呼喚和幾代人的掙扎

       (1997.4.20于青海德令哈北山監獄)

       (桑杰加譯)

       (2001.11.30發表于《民主論壇》,
       並轉載于台灣《自由時報》)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聚寶盆


安樂業




┌─────────────────────────
───┐
│ 中共侵佔西藏之後,柴達木盆地稱“聚寶盆”。侵佔之前, │
│ 這裡居住着藏、蒙兩族。現在有很多挖礦的中國人以外,還 │
│ 有很多打獵和淘金的中國人。至於蒙古族為何到此居住一  │
│ 事,可以追溯到五世達賴喇嘛,“噶丹頗章”政權的締造勢 │
│ 力和自願入藏或援藏臣民。               │
└────────────────────────────┘

        地球的左面耳朵──聚寶盆!
        祖輩汗水洗刷過的生日是那天?
        崑崙山下隱藏萬年的富饒心臟
        白雲之下呈現出千姿百態的引力
        今天我給你該寫些什麼?
        淘金者的野心在礦床間飄飛的今夜
        月兒止步
        繁星撒淚
        夜一面搖轉黑色的金桶
        另一面吞沒一切的心思仍在擾動
        從此錫鐵山掏光了口袋
        德令哈失去了胸罩
        大小柴大木在破褲獻青春
        那條冷湖邊臨近餓死的魚兒
        是否準備祭祀的禮物?
        聚寶盆!

        (1997.4.30于青海德令哈北山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夢的確很冷


安樂業




          睡覺的那段時間
          所有心思
          墜入沒有洗過的臉龐
          想問的流入腳下
          為了明天的溫暖
          心坎上喝醉的雪山
          揹負着花兒得失的閒話
          踏過槍口下的每個足跡
          無聲無息之中
          沿入寂靜的牙齒尖
          小鳥驚飛的前後左右
          實在祈禱飛往雲層的時刻
          冷凍那裡的故事仍舊流傳
          誰也不要問為什麼?
          一切答案在夢里蕩漾

          (1997.6.25于青海德令哈北山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我屬於誰?
──獄中致阿嘉仁波切尋求解除疑問



安樂業




        跟隨生活的游戲
        沿着戈壁灘餓死的馬頭之邊
        人類生存于地球之前
        分娩的一條幽靈
        在水火土木的緊縮中前往
        卻息的空間在槍口下延續
        是否因那個誓言或為這個承諾?

        內心的步調加緊快速
        升向天梯之家的遺跡中
        蒙受酒瓶之騙的朋友們
        與我一樣每滴酒精奉為詩神
        從此發覺被鐵鎖封住的世界叫做密林

        自信看破自足為敵人的那天
        開始決戰于人間和陰間接連的地段

        被捆綁吊入上空的幾個屍體
        夏日的天氣那樣為何人們在議論?

        (1996.6.29青海德令哈北山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下車的乞丐(組詩)


安樂業




        再起的大話

        沒有死
        決心如同昔日
        沒有死
        膽識緊跟牢固
        已往踢在前面
        未來裝入背包
        綠色染向時空
        鬍鬚上漂浮銀河的歲月
        叫了一聲“黑夜”
        那是即將休克之前的別名
        怎能忘卻晚霞吞沒時的記憶
        永無死亡的即使我們!
        頭頂長出的雙角有十八米之長
        對不起!
        誰敢說不是戳破黑夜
        穿梭過極地的一頭野牛?

        下車的乞丐

        拾起星星之淚撒向夜空的景象很耀眼
        假如黑夜之後背上有一雙美麗的眼睛
        我們可以捐獻五臟六腑
        火神不許怕!
        護法神更不準跑!

        我們在世界屋極
        又是大小歌聲彙集的搖籃
        筆尖敘說着黑夜
        捐獻出售的心願形影不離
        火神不許怕!
        護法神更不準跑!

        血祭

        諸護法神!
        來此一游
        我們在祭祀
        祭壇上有一顆
        油肉相等的心臟
        雖然經過火鍋里的歲月
        但蒸氣中未斷過跳動的氣息
        三代人漂泊內心的今天
        祭壇上仍舊直立着火焰
        時常燃燒不盡的並是生命
        是那個前仆後繼的威嚴壯觀
        夜下很刺眼!
        生命後浪推前浪的步聲呀!
        希望系于夜下的祭祀
        祭壇代為火炬過了很久很久
        為何不指點天堂的捷徑?
        我還沒有破誓還俗呵!

        回敬死神

        黎明之前的黑夜中什麼都完整
        步聲和吶喊
        還醒酒後的巨人之容顏
        如疼痛時常被甜蜜洗刷
        鏡子里怒放過的花朵叫什麼?
        歌謠或詩的獨舞
        既然最古老的源頭曾被牛奶分離
        我可看不到未染酥油的地段
        將要結果的白花吆!
        花蕊被夜囫圇吞棗之後
        何必拿軟弱對付強硬的對手
        遠方聖地飄飛彩虹的那天
        步聲和吶喊
        巨人身上散髮的光芒
        就會從內心升往腦部
        那時人們已站在夜前
        黑色被驅散到雲層之外

        (1997.5.9于青海德令哈北山監獄)






下篇上篇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
閱+聯絡






〔後記〕跋出自由,跋出民主


達拉嘉




安樂業案件在西藏成千上萬個政治案件,迫害案件中僅僅是
具有代表
性的一例,可在中國可謂是老牛身上一根毛。中共封閉式的管理制度
使外界很難真正了解到中共監獄里的黑暗程度,但通過此案會發現當
今國際社會關注的西藏人權狀況的黑暗的另一面,也不難了解西藏政
治犯在中共監獄里所遭受的虐待及侮辱,並能夠進一步了解這些人的
心理趨向,因為《雪被燃燒的夜晚》是“觸及人間與接近地獄的黑色
之地”,冒着皮肉之苦甚至加刑的危險,把“祈願記入香煙紙盒上”
的所思所想,更是一本難得的第一手資料。通過了解安樂業先生在成
長過程中的思想變化以及他遭遇中共專制迫害,也許會解開西藏知識
分子產生離心心理的謎底。

愚化教育帶來的離心力

時過幾十年的今天,我依然清楚地記起童年時期的安樂業在大聲背誦
“我們的祖國是中華人民中和國,我們的首都是北京”(小學一年級
漢語文第1篇課文)的純真畫面。朗讀聲至今在我的耳邊回響。笨重
的皮帽上縫着一顆紅色五角星的安樂業,為自己生長在五星紅旗之下
而感到驕傲,甚至當看完《奴隸》(是一部以宣傳為目的的敘述西藏
舊社會的電影名)後,卻無知地說我不想當西藏人。如此普天而來得
愚化教育政策,按道理應該播下堅實的種子。可是從安樂業在短短的
十幾年里的思想變化反映出作為一個西藏人對本民族不可取代的使命
感和深深紮根于內心的感情,這也許是一種人人皆有的爆發于骨子里
的愛心。象安樂業一樣的很多西藏人在四面圍攻的漢化教育中,有一
天突然發現我們的祖國才是雪域藏國、我們的首都才是拉薩的時候,
不但不對中共幾十年的栽培感到謝意,反倒恨之入骨,並且感到莫大
的恥辱,與此同時瘋狂地為腦海中出現的千萬個為什麼尋找答案,在
這個過程中對中共產生的離心心理就越加深遠。因為愛國主義是一種
高尚的感情,是一個人對魂牽夢縈的那片熱土的愛心,這種濃厚的感
情無法強加給誰,也無法剝奪其愛國之心。從安樂業的身上不難看清
這一說法的真實性。總之,西藏知識分子產生離心心理翻過來成為反
共的精英,都是中共當局愚化政策失效的直接後果,同時是中共強行
逼迫所產生的必然結果。

“跋自由,跋民主”!

今天,對全人類而言,主權之上都已經是不言而喻的公理。由主權體
系和民族主義架構的人類文明之中,國與國之間僅為一寸領土而開
戰,民族之間為一點不和而翻臉的世界里,國土被侵略,同胞被屠
殺,自由被剝奪的弱小民族喊一聲“還我主權,自由”!就稱之為
“顛覆國家,分離民族”,並一再逼迫藏人忘掉歷史,丟棄傳統文
化,甚至還要忘掉自己是西藏人。在這裡我們不妨換個位置來比較一
下,你為你是大漢族的一員而感到自豪,而我們卻要忘掉自己是西藏
人,這種和人類文明背道而馳,良心被野心吞沒的文化思想難道不是
出自一個恐怖政權下的強盜政策?為了自由和民主象安樂業這樣的成
千上萬個西藏知識分子在等待時機的到來,目前的狀況也許是一點短
時的寧靜,更可能是一種爆發前的沉默,跋自由,跋民主的決心不曾
停止過也不會停止。

安樂業在達然薩拉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其實我到印度達然薩拉才3個多月,我們
在達賴喇嘛的宮殿下相逢,雖然50多天的刻苦跋涉以及翻越夏崗保大
雪山(流亡印度時必須經過的一座大雪山,其海拔約6,000多公尺)
等的艱難使他顯得很憔悴,但這些卻無法掩蓋他興奮的表情,當我們
擁抱問候後,他卻說:我們雖然離開家園到了異地,總有一天我們會
唱着自由之歌回到生我養我的故鄉和親人們永居的。我想這便是他離
境背鄉的目的之一。

沒有人願意在異國他鄉過寄人籬下的艱苦生活,可是無奈的西藏人們
尤其是以安樂業為代表的西藏知識分子一個個離開國土去尋找達賴喇
嘛去投奔西藏流亡政府,其中肯定有很多原因,以我之見有這麼幾點
為主要因素,其一,每個人對發展本族傳統文化和延續祖輩們留下的
腳印而產生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其二,對中共政府現行的恐怖主義政
策的強烈不滿,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證明中共當局對西藏所實
施的“以夷制夷”政策,同化政策和愚民政策的徹底失敗,至少對西
藏。的確,中共當局正在認為人力、物力、財力相結合的多元一體化
政策不久會長出希望的碩果,到那時“以夷制夷”的治藏之道就可以
大顯身手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它所盡心盡力培養出來的“精
英”搖身一變卻成了它所謂的“反黨反革命的分離主義分子”。對此
中共當局百思而不得其解,看來今天還沒有找到其真正的答案。

“不要怕,我們一起前往閻老陛下的宮殿”

從安樂業的詩歌作品來看,他的思維空間非常寬闊,既有以傳統的文
化思維方式追溯到遠古“從天梯下凡的部落”來表達西藏豐富多彩的
傳統文化和源遠流長的歷史背景,也以豪爽的心情自豪地寫下“地球
是贊普的世界”,來滿足或者是彌補詩人當時懊喪的心情,更是對昨
天的無限留戀,也以西藏問題目前所面臨的重重困難以及對西藏文化
面臨滅絕的懮愁心態而淡淡地以“看今朝,盼強人,召回自由”一句
來表達自己對自由的渴求和對西藏命運的懮傷。既是在“大牆下漫
步”,詩人卻把自己緊緊地和高原的命運連在一起,“我們隨高原呼
喚,高原隨我們掙扎”,驚人的語句在講述着一個不可征服的動人故
事。詩人恰似以“殺了我夏命漢,還有後來人”的英雄氣概,無懼無
悔,不屈不撓獻身西藏自由運動的堅定信念在高喊“不要怕,我們一
起前往閻老陛下的宮殿”。安樂業是投身于西藏自由運動中比較具有
理性精神的青年,沒有想到也是一名浪漫的詩人,“吻一下就結婚”
這種超現實超自然的寫作手法使人難以捉摸其情感世界,但有時也以
春雨般柔柔綿綿地露出一點思念之情,承認自己曾經“被你和你的笑
容俘虜過”。雖然這是一本小小的詩集,但它確實是詩人在鐵窗鐵門
里寫下的親身經歷,我不想說是一本落地有聲的詩集,可的確遠遠超
過他本身的價值,值得一讀。

最後,讓我們一起尚在中共監牢里受苦受難的人們早日獲得自由而祈
禱!

(2004.7.24于華盛頓)






   ⊙上篇目錄 >目錄@本文標題投稿+訂閱+聯絡





作者小檔案


安樂業




◆安樂業(Namlo Yak),筆名為東賽、馬爾尼,生于1970年,
是西
 藏安多航阿草原拉爾德部落(青海省海南州興海縣境內)人,曾在
 興海縣教育局擔任過教學研究員。
◆前西藏政治犯:1993年5月9日被青海省國家安全局逮捕;1997年11
 月14日持着“分離國家罪”刑滿釋放證明書獲釋。
◆在西藏時,曾在藏文報刊和雜誌上發表過詩及散文數篇。
◆1999年3月:流亡印度,著有西藏第一部獄中詩集《詩囚集》(另
 譯《城》或《雪被燃燒的夜晚》)及數篇雙語評論文。中英版《雪
 被燃燒的夜晚》中只收錄了代表性的40多首(含組詩)獄中詩。
◆于1999年5月1日至2005年3月31日,自由撰稿人兼西藏流亡政府西
 藏問題研究中心專家所特邀研究員,從事“藏中邊界史”研究。同
 時,《民主論壇》上設有中文詩專欄。在此期間,詩及評論文(雙
 語)創作字數為100多萬,翻譯字數達350萬左右。
◆于2005年4月1日開始,供職于國際聲援西藏運動駐達蘭薩拉研究
 員。






    ⊙上篇目錄 ⊙   
     ⊙投稿+訂閱+聯絡





┌─────── 《民主通訊》+《民主論壇》 ───────┐
│                            │
│ 出版者:(美國紐約市)民主亞洲基金會(asisdemo.org) │
│ 主 編:洪哲勝(Cary S. Hung, Ph.D.)         │
│ 電 郵:caryhung@aol.com               │
│ 網 址:http://asiademo.org/gb            │
│                            │
├────────────────────────────┤
│                            │
│ 訂閱處:dforum-subscribe@yahoogroups.com       │
│     (接到回應時,請回信證實訂閱。)       │
│ 投稿處:dforum-owner@yahoogroups.com         │
│                            │
└──── 讓中國人從內心裡面發出文明得意的微笑!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