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露芦潞拢脪禄猫脡   录芦脠篓脥鲁脰脦戮脙脕脣拢卢脠脣脰脰露录禄谩脥脣禄炉---露芦潞拢驴脥脤眉脗脹脗铆掳茂 2023-03-01 23:24:02  [点击:2115]
极权统治久了,人种都会退化---东海客厅论马帮

余东海

【辟马】马家最可怕的是毁人,从德智体三个方面毁人不倦。马邦人普遍缺德缺智缺健康,根本原因在此。唯物论使人物化,党主制和公有制使人恶化,恶劣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使人多愁多病。吾多次指出,极权统治久了,不仅政治经济教育科技各个领域越来越落后,国家越来越不宜居,连人种都会退化。

【辟马】有人说马家重术不重道,重物不重人。过于抬举。马家不是不重道,而是背道而驰;不是不重人,而是以民为奴,轻贱人命。而社会原子化,各种社会组织包括家庭丧失精神属性,是马家政治的必然结果。马学是绝学,败坏人伦、摧残人格、灭绝人性之学。马学剧毒,马制巨恶,最容易物化人心、恶化人类。恶化可分为夷狄化和非人化,非人化又可分为禽兽化和邪魔化。夷狄化是一般恶化,虽然野蛮,还有人味;禽兽化是严重恶化,虽有人形,几无人性;邪魔化是极端恶化,良知泯灭,善根断绝。马邦上上下下,禽兽邪魔成群,比较而言,夷狄算不错了。

【辟马】党主制是最大的政治腐败,公有制是最大的经济腐败。以公有制、集体化、国家化的名义劫夺财产,是最巧妙的劫夺;以国有、国营企业的名义垄断市场,是最高明的垄断。无数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被劫,还为劫夺和垄断者歌功颂德,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此之谓也。

【学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此言非常正确,但有一个前提,必须坚持正确的立场观点方法。仁义中庸之道,作为立场观点方法,不愧为人道最正确。反孔反儒反掉了最正确,必然乾坤颠倒,丧失是非善恶、精华糟粕的分辨能力,还谈什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呢?无论怎样努力,结果只能是取其糟粕去其精华。学习西方文化和文明的时候,其精华必然百学不会,其糟粕必然一学就会。百年来西方各种思想政治糟粕都集中到中国来了,中国成了世界垃圾场,根本原因在此。厓山群友言:“从晚清开始,中国人对西方的仰慕就一波胜于一波,到新文化运动的时候就已经仰慕到自灭的地步了。一个民族学习别人的长处,好处是应该的,但丧失自信心后,就分不清好坏了,甚至专拣人家自己已经抛弃的垃圾。”

【乱伦】乱伦本意是混乱了人际关系,破坏了伦理道德,大不祥也。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夫不夫妇不妇,兄不兄弟不弟,都是乱伦,是乱世的重要特征。欧阳修《新五代史•一行传》序中说:“五代之乱,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至于兄弟夫妇,人伦之际,无不大坏,而天理几乎其灭矣。”这就是《洪范》所说的彝伦攸斁。而今伦常之混乱败坏,与五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谓恶况空前。

【底线】易中天有文章通往《我对未来中国的希望就是守住底线,不唱高调》。东海曰:守住底线是必须的。但是,仅仅强调底线,就守不住底线。只要蚂学在宪,以蚂为主,就没有底线可言。易文中感叹说:“比如恻隐之心,比如敬畏之心,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比如杀人偿命借债还钱,这些原本都是常识,却被丢到九霄云外。”殊不知,这些儒家常识,早被反孔反儒反掉了。西方文明的法律底线也是建立在自由主义五常道之上的。要守住底线,就必须去蚂归儒,或者走自由主义道路。

【儒眼】权力恶化和资本恶化,都是人性恶化的结果。极权社会,权力穷凶极恶,资本作为特权的奴婢和附庸,邪恶程度最高,或者本来大不义,或者恶化最容易。在自由社会,权力和资本也可能恶化,白左和华尔街分别是权力和资本恶化的典型,但恶化程度很有限,远远低于极权政治和特权资本。在王道社会,资本最不容易恶化,即使恶化,也是个别性、浅层性和短暂性的。

【儒眼】邪恶国家的崛起, 既是国际社会的大麻烦,更是该国人民的大不幸。极权主义、极端主义、社会主义、民族主义都是邪说,这些国家都是邪恶国家。这些国家的强大,是人类的灾难和文明的巨障。好在这些国家再强大也有限,再强大也斗不过自由国家。伊朗斗不过以色列,小金朝斗不过韩国,俄罗斯斗不过乌克兰。全世界所有邪恶国家加起来,斗不过美欧。让它们疯狂吧,疯狂是它们灭亡的前奏。注意,这里的它们是指窃据了这些国家的邪恶势力。人类将在与它们的战斗中不断成长并最终把它们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儒眼】脚比嘴老实。在没有人权的国度,国人的嘴特别不老实,纷纷反对人权、支持极权、赞美特权,但他们的脚却老实得很,只要有能力和机会,就会用脚投票,把自己投往美国和西方。特权阶级及其三帮集团的脚同样老实,它们自己的脚、妻儿的脚和财富的脚,都知道往美西走。有没有往罗刹国和小金朝走的?莫须有,吾未之见也。当然,它们会把国家的钱投向罗刹国和小金朝。

【儒眼】政治败坏,极权猖獗,精英和民众各有各的责任。文化精英负文化责任,政治精英负政治责任,民众负有因果层面的道德责任,这是必须分清辨明的。在文化政治层面,不能批判和苛责民众。朱一新言:“邪慝之作,作于士夫之心,凡民蚩蚩,庸足责焉。”注意,儒家实事求是指出民德民智的低劣,是为了更好地负起文化道德责任,并非苛责于民也。王夫之言:“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 百不得一也。”(《俟解》)

【自由】歌德名下有一句名言:“最无可救药的是被奴役的人还以为自己活在自由中。”这句话仿佛是为马奴量身定制。四九至今,无数马邦人连自由的味都没闻到过,比传统奴隶更无人权保障,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统统无保障,却以为自己活在自由中。他们的自由,无非支持、拥护、赞美的自由。当然,有些人是假装活在自由中。知识群体最善于假装。这是它们生存法则和上升秘诀。从奴隶上升为奴才,从小奴才上升为中高级奴才,都离不开假装和假话,离不开助党之恶、逢君之恶的努力。

【背锅】在马邦,儒家和自由主义堪称两大背锅侠。马家制造的种种政治经济社会问题,或被归咎于儒家和祖宗,或被归咎于自由主义和西方。马邦之所以人祸不断,灾难深重,不是儒家的流毒,就是西方的阴谋。归咎于儒家是反儒派的恶习,归咎于西方是反自由派的惯例,都是现代版的指鹿为马。

【问答】问:“为什么十四亿国人对权力大规模的明目张胆的长时间的侵犯权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当没有一样?”东海答:根本原因在于国人奴性恶性深重。奴性深重则拜权,崇拜极权政治特权阶级,以挤入特权队伍或分一杯羹为毕生追求;恶性深重则对权力之恶麻木不仁习以为常。国人普遍奴化恶化,是马学洗脑、马制熏陶、马法威慑、马力奴役镇压的结果。马力者,马家权力暴力也。

【问答】问:为什么大多数拜物国家包括原生国家都已凋落,而此地依然花开不败?答:此地官民特别反常,物化特别严重,特别适合拜物教统治。主要原因是反传统反得特别激烈、持久和深刻,把最好的传统连根拔起。有孔子和儒家本是最大的幸运,却导致了最大的不幸。反孔反儒就是反人性、反人伦、反人道和文化弑父,比其它认贼作父的国家罪孽更加深重,地狱化最严重和持久,就是天理和因果的必然。

【击蒙】马邦人普遍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社会,不关心民生疾苦、天下兴亡。很多人以此为成熟和知命的表现。何其愚蠢乃尔。恰恰相反,这是麻木不仁,极端冷漠,绝无成熟和知命之望,却有自绝善根之虞。自绝善根,就是自绝人天两道,沦为地狱种子,甚至活着就坠入地狱。天地之性人为贵,天道贵人,厚爱人类,但对逆天背道的人,惩罚也特别重。

【都好】极权主义若能改良向善,固然是好事,可以减轻民生疾苦国家灾难;如果怙恶不悛,疯狂造孽,未尝非好事,可以早日恶贯满盈而退出历史舞台。极权主义邪径依赖极端严重,极难彻底改良。改良若不彻底,难免毒性深藏而反复发作,人民和国家将不胜其扰,长痛绵绵无绝期。

【笑话】它就是个笑话,一个一本正经、十分恐怖、百年黑暗、千古不遇的历史笑话。无数人主动或被迫为这个笑话牺牲了一生乃至生命。这是个红黑交融的笑话,血海的红和地狱的黑交融在一起,让人哭笑不得。想哭又忍不住笑,想笑却已经热泪盈眶。好在这个笑话即将结束并万劫不复,永远不会再重复。

【儒化】只要不去马家化,年老年轻都不行,怎么换人都不行,换来换去都非人。吾早就指出,领导层是否年轻化不重要,至少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儒家化,比人员更新更重要的是文化更新,更换脑袋里的思想观念,换脑袋。吾尝言,有必要开展中道文化大革命,大革马学马制之命。如果说汤武革命离不开砍脑袋,中道文化革命就是换脑袋。脑袋换过来,换成儒文化,就是革面洗心,自我革命,重新做人,重做中国人,就是好同志。2023-2-17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10049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