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露芦潞拢脪禄猫脡   脪陋脳脭脫脡卤脴脨毛脠楼脗铆拢卢脫脨脗铆录脪卤脴脦脼脳脭脫脡 2023-01-20 02:34:13  [点击:5138]
要自由必须去马,有马家必无自由
余东海

【自由】鱼与熊掌难以兼得,马家与自由,难以兼得。要自由必须去马,有马家必无自由。没有马列主义、社会主义的自由,就像没有黑的白天鹅一样。马家集物本主义、党本主义、集体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大成,现代极权主义中最具邪恶性、欺骗性和煽动性者。任何好东西一旦进入其框架,必然变质和异化。自由和二十四字价值观都一样。极权主义永远开不出自由之花来,极权与自由互为天敌和克星。自由只能植根于仁本主义和人本主义两种体系。

【思想】思想决定命运。巴金曾说过:“当你深入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时,你会发现,他们的思想配得上他们所受的苦难。”(巴金《睌熟的人》)百年来主流思想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反儒崇马。这就是百年浩劫的思想根源。主流思想大邪,必然导致政治大恶、社会大难和人民大苦。

【辟马】对于政治人物的判断,论迹不论心,至少论迹为主,论心为辅,其动机、初心如何,仅供参考。如蟊喌辈,造下史无前例的浩劫,铸成天地不容的大罪,初心再好,不足道矣。何况蟊喌辈的初心,亦经不起天理良知和中道文化的考问。好心办坏事是可能的,好心而搞极权搞暴政搞成人间地狱,是不可能的。蟊喌辈四心泯灭、丧心病狂久矣,早已非人化、邪魔化矣。有史以来,最不把国民当人看、最不在乎国民死活、最草菅人民和人命的统治阶级,当非马帮莫属,又以蟊帮为最。

【辟马】马帮有左中右之别。毛派是马帮左派,神契商韩法家,最为反孔反儒,其反儒态度之激烈和极端,反孔行为之凶残恶毒,史无前例。到了挖孔子坟、掘圣贤墓的地步,至矣尽矣,蔑以加矣。邓派包括胡赵江湖们,是马帮右派,倾向西方文明,对于儒家,行为虽然宽容,思想依旧轻蔑。河殇的观点颇具代表性。習派是马帮中派,倾向传统文化,对儒家有所宽容。但说尊儒,还太奢侈,先把言论权结社权教育权还给儒家再说。由于儒马本质矛盾,马家若不作出本质性的文化政治改革,希望利用儒家续命的大愿注定是一场春梦。

【极权】暴君独裁未必等于极权主义。如桀纣幽厉隋炀,都是暴君和独裁者,都不是极权。至于汉武帝,更不是极权。无论古今,极权主义必有三个要素: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制度形态和恶性利益集团,三者相辅相成。暴秦长毛是古典极权,纳粹苏俄是现代极权,都由三个要素共同构成。桀纣幽厉隋炀虽然残暴独裁,但文化和制度都是儒式的。儒制虽败坏,与极权制度性质不同,不能混为一谈。故吾尝言,暴政有两种,一种是极权主义暴政,是文化性、制度性暴政;一种是个体性暴政,因君主个人道德败坏而引起。

【极权】世界应该多极化,但极权主义不配为其中一极。极权主义是对多极化世界最大的威胁和危害。当今世界最大的矛盾是自由主义与极权主义之间的矛盾。极权主义在其势力范围内,最反人道,最不宽容,最爱剥夺人权自由,偏偏在国际上假惺惺地鼓吹文化多元化和世界多极化。

【极权】野蛮化和愚昧化、缺德性和缺智性同步。极权主义时间略久,国人的智力会严重降低,包括被奴役者和奴役者,即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都会普遍丧失逻辑思维能力和创造创新能力,甚至丧失维持生命、养活自己的能力。极权国家,即使在风调雨顺的和平年代,也会陷入饥寒交迫的困境,大规模饿死人。极权时间久了,人种都会退化,甚至国灭族毁。中华民族现在真正到了必须救亡图存的时候!

【极权】极权主义是昊天上帝对一个国家和社会最严厉的惩罚。极权国家,没有内忧必有外患,或内忧外患双管齐下;极权社会,罪孽苦难特别深重,五福罕见,六极普遍。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各有各的罪孽、因果和报应,民不聊生之后必然官不聊生,皆天罚也。

【人心】常有自由派说蚂帮不得人心。殊不知,这百年来最得人心者,非蚂帮莫属。别说毛时期,就是现在,只怕蚂帮也比儒家和自由派更得人心。东海早就指出,任何邪恶政权,只要能够成功和维持,必有相应的社会基础和民意基础。伊教的神本主义政权,蚂帮的党本主义政权,普丁的民族主义政权,各有各的基础。没有众多欺师灭祖、认贼作父的不肖子孙,盗贼是不可能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的。

【邪神】迎神容易送神难。对于这个人世间最大的邪神,迎之固不易,送之更困难,都需要付出惨烈的生命代价。这是最善于吃人而且最善于吃自己人的邪神。迎其到来的时候难免尸山血海,受其统治的时候常常尸山血海,送其离去的时候,依然尸山血海。包括老大哥在内,尸山血海是所有马邦不约而同的共同特征。

【溯源】賦詮群友言:“找不到苦難的根源,就永遠擺脫不了苦難。”此言极是。百年苦难的根源,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反儒崇马。反儒是最大的反华反动反常,反掉人伦常道;崇马是最大的信邪崇恶拜贼,成就极权暴政。反儒崇马的国家和社会,必然罪孽深重、忧患深重、灾祸深重、苦难深重。吾民吾族欲终结百年浩劫,从根本上摆脱苦难,就必须彻底反马,真正崇儒,重新认祖归宗。

【答客】有厅友言:“中国何以是马家的温床?因为千年主宰政权的法家臭了,要寻找一个变相的、看似理论深刻的替代品,有着辩证法外衣的马家正合其时。因为法家的本质即一阶级对另一阶级的专政,此与马家无异。故而有人提出马家是新法家思想的理论基础就不是为奇了。”东海曰:暴秦之后,法家思想虽有一定的潜在影响,远远谈不上主宰。主宰多数政权的是儒家文化。五四反儒崇马潮起,法家才能死灰复燃。反孔反儒才是让中国成为麻家温床的根本原因。

【史眼】蚂家的思想、道德、制度和利益集团,无不极邪剧毒。再好的东西,一旦沾染蚂家,品质也会严重降低。佛道自由派如此,儒家也不例外。蚂家时代的儒家群体,是古来品质最低的儒群,比暴秦、五胡乱华、五代十国等等时代的儒群更低。不过,比起其它所有群体来,儒群毕竟较好,自由群体中尊孔反蚂派也不错。祖国的希望和未来在儒家,在某些自由派。

【史眼】春秋战国和民国的自由都不值得赞扬。丛林化的自由,非自由也。战国和民国各有无序化、丛林化倾向,都很适合极权主义崛起和成功。自由与秩序相辅相成。好秩序或由儒家文化导出来的礼制德治提供,或有自由主义导出来的民主法治提供。其它任何文化和制度,都不能提供良好的秩序,保障应有的自由。

【史眼】反儒的自由派和反自由的儒家,必然品质低下,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会沦为极权主义的学术三帮。反儒反自由,人间最反常。反自由即反人权反人性,反儒即反人伦反人道。反常到这种地步,即使动机善良,结果与邪恶无异。如果说极权主义是恶狼,反儒的自由派和反自由的儒家就是蠢猪。蠢猪恶狼,相辅相成,天作之合。

【史眼】论历史,从尧舜禹到夏,从公天下到家天下,是大降。夏商周是小升,一代胜过一代,但再也没有上升到尧舜的高度。从周到秦,从儒式开明家天下降为法家极权家天下,又是大降。从秦到汉则是大升,重新上升为儒式家天下。汉唐宋三代基本平行。自宋至元是下降,从中华正统降为偏统,不大不小,中等下降。元明清基本平行。从清朝到民国是小降。从民国到马邦,是史无前例的大降,时间虽短,但降幅比从周到秦更大,降到历史最低谷。而今儒家一阳来复,意味着历史从最低谷回升。回升过程非常艰难,难免仍有曲折,但回升之势已成,二阳的到来为期不远,回升的高度不可限量。

【蚂儒】蚂儒非儒。儒文化大中至正,蚂主义大邪至恶,不崇蚂是儒家的底线。不过,论思想品质,蚂儒优于反儒派,也优于原教旨蚂家和蚂法融合论者。在大转型期,蚂儒的存在自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思想跳板的意义。如果说原教旨蚂家是邪魔恶畜,蚂儒多少有些人味。

【困境】耀理厅友言:“當下儒家所受壓力遠遠超越宋。其儒家弟子面臨的文化、政治、經濟、主流等等環境,又遠遠不及宋。任重道遠。”所言甚是,于我心有戚戚焉。今时今世,儒家不仅面临马家特权阶级的巧妙压制和精英群体的肆意歪曲,还要面对正义力量自由派持之以恒的误解和排斥。如此艰难局面,空前困境,对儒家提出了特别高大的文化道德要求。

【责任】今天看到一句话,大赏,特录此共赏。其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无责;匹夫有难,国家有责。”这是非常纯正的儒家思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兴亡,匹夫无责,那是其君其臣、即领导阶层的责任承担。君臣和国家则必须敬天保民。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解救人民于各种患难之中,都属于保民的范畴。不能尽敬天保民之责,就是君不君臣不臣国不国。这种君臣就应该更换,这种国家就必须重建!

【态度】君子说话做事,不问值不值得,只问应不应该。只要应该说,就剖肝输胆地说出来;只要应该做,就义无反顾地做下去。只要是应该的,就是值得的。非常喜欢谢叠山先生的一段话:“人可回天地之心,天地不能夺人之心。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逆顺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志之所在,气亦随之。气之所在,天地鬼神亦随之。”(谢枋得《与李养吾书》)2023-1-11

【傻子】大半辈子常被亲友讥为傻气。置身马时代而辟马,面对党天下而反党,逆极权主义而求自由,逆拜金狂潮而崇孔孟,知其不可而为之,而一志孤行。人不堪其忧,吾不改其乐;世争比聪明,吾不改其傻。无论成败利钝,无视艰难险阻,把东海傻进行到底,把辟马弘儒视为自己的应尽责任和毕生事业,坚持到底!2023-1-18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118202365735.htm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